刚刚更新: 〔头号前锋〕〔重生八零之军妻撩〕〔咸鱼大进化〕〔烈日乌云刀〕〔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捡到一个星球〕〔重生空间:首席神〕〔穿越之娱乐香江〕〔骑士和牧师与法师〕〔二次元女友攻略系〕〔小农民大明星〕〔东京名侦探〕〔重生明末之中州崛〕〔我的放牛班〕〔我的王妃我的国〕〔绿茵毁灭者〕〔钢铁之序〕〔诸天万界监狱长〕〔来自瓦罗兰的最强〕〔穿越八零:麻辣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气少女修炼手册 第515章 chapter 514 失控的身体
    我满脸惊恐地看着他,拉美斯却身手矫健地翻身上床,有力的手臂紧紧箍着我。

    他说:“你来找我可是想我了,嗯?”

    “你……”现在可真是像一头处于发情期的公狮子!

    “你不必说出违心的话。”拉美斯锐利的眼眸扫过身下人潮红的脸颊,“你的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阿蒙神自由定夺。”

    我翻了个白眼,竟不知道拉美斯不要脸起来这么彻底,不过谁让人家是王呢,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你可不可以先从我身上起来?”我不太喜欢这种体位聊天。

    拉美斯不悦地皱眉,并没有想要放开我的意思。

    于是,我继续道:“王,我有些头疼……”

    “怎么了?是我刚刚弄疼你了吗?”拉美斯虽然有些怀疑我话语的真实性,可还是半信半疑地挪开了身子。

    我趁机从床上站起身,躲开老远去。

    拉美斯见此,怔了怔,随即便意识到自己是上当了。

    “你就那么讨厌我?”

    旁的女人无不是求着自己亲近,唯独这个女人是避自己如蛇蝎!

    “王误会了,我刚刚躺着的时候确实有些头疼,现在站在这里,便是好多了。”

    我这话也没毛病啊,言真意切,细腻感人。

    这个女人打从嫁进他这埃及王宫里来,直到现在,没有一次服从于自己。

    不过这样却更加激起了他作为男人的好胜心。

    拉美斯心中的不快总算是因此而消弭了一些,又勾起没事人一般的笑容,道:“你过来。”

    他向我招手。

    我眨了眨眼,这人怕是脑子有毛病。

    “王,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能听见。”

    看着死活不愿意挪步的人儿,拉美斯怒意顿起,冷声道:“我叫你过来。”

    我又眨了眨眼,还是决定上前几步。

    反正他也不至于打我吧?

    然而在我踏出第一步的时候,我就后悔了。

    他怕我后悔,上前一步就是锁住我的腰,不容许我挣扎。

    我们面贴着面,鼻尖相碰,拉美斯的睫毛每一根我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一双深邃如深海的眼睛,气势如虹,鼻梁高挺英气,薄唇鲜艳如朝霞,傀俄若玉山之将崩,皎如玉树临风前。

    这是一个像太阳神阿波罗般俊美耀眼的男人,如果脾气再好上那么一点,就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了。

    “现在可以说了吗,王?”

    “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你还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忍不住抬手抚摸着怀中美人儿的玉面,拉美斯的眼神渐渐染上了如火的情?欲。

    灼热的呼吸扑打在脸上,我被这专注的视线盯得发慌,别开眼去。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脏跳漏了两拍,竟然有一种挂在他身上抱着他猛亲的冲动!

    好像中了邪……

    我就这样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玛特妮,你是我的王妃……”

    拉美斯温柔地在我耳边说着情话,我挑眉边笑,迅速转过头去想让他离我远一些……

    神啊,谁能告诉我为何我们会嘴对嘴吻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起!

    我想要离开,可是拉美斯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他强势地按住了我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霸道而不失怜惜的吻。

    我肯定是疯了,不然的话正常反应一定是要先给他一巴掌再踹他两脚!

    可是……

    可是我的脑子里现在就是塞满了棉花糖,不停往外冒着粉红色的小气泡。

    幸好这旖旎的气氛没有夺走我全部的理智,拉美斯扶在我腰间的手就要顺着往下滑……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咬破了他的唇瓣,这才得以逃脱。

    我不敢抬头,想也知道脸上肯定是红得像是在滴血,半边身子都麻痹着,强劲的心跳声在这空旷的大殿中清晰可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在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面前失了分寸?

    这身体就像是脱离了我的掌控,我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灵魂占有并且驱动着它……

    欧阳萌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走干净没有?!

    我的内心里焦躁极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枫泾给我的超能力在这个时空,全部失灵……

    一股对未知的恐慌没来由地从脑海中卷起了沙尘暴,砂砾在血液里砸出了洞来。

    这时我并没有发现,拉美斯已经走了过来。

    他看着面前已经煞白了脸色,惊惧万分的女人……

    “玛特妮,你怎么了?是伤口又疼了吗?”

    拉美斯压下了心头的憋闷,关心地抚上她的额头。

    不,她脑袋上的纱布已经拆了,现在只剩下一块不大的疤了,连头发都长得有一指长了……

    怎么会痛呢?

    还是说,她已经怕自己到了这样的地步?

    拉美斯不禁苦笑,他自幼便投身军营,多年来南征北战、金戈铁马,为的就是让敌人闻风丧胆,不敢侵略他的土地。

    可是现在看来,就连他想要亲近之人也怕他……

    这么想着,拉美斯本想着放下手,但是却被玛特妮先一步躲开来了。

    如惊弓之鸟……

    “玛特妮,你还是回……”

    “王,我是来帮你解决渠道梳理之事宜的。”我打断了他的话,转过身背对着他,深吸一口气,往沙盘那里走过去。

    拉美斯对这突然的转变摸不着头脑,可还是跟着走了过来。

    我低头看着沙盘上被标出来的各色河渠预挖走向,快速地梳理完毕之后,轻声道:“王是打算只挖通阿穆鲁和迦南的河渠水道吗?”

    “不,这只是大臣们讨论的结果。”

    我顿了顿,“那,王的打算是……”

    拉美斯轻轻瞥了我一眼,俾睨天下的气势瞬间盈满了我们周围。

    “我的子民们都要享受同样的待遇!”

    旋即是随意地一笑,拉美斯并没有将我的话当真,“我想,你要是还不舒服的话,我马上叫索维奇过来……”

    “不,我很好。”我摇头,“我既然是说要帮王解决这个难题,自然是不会食言。”

    拉美斯目光沉沉,若有所思。

    “其实,你不必迫于奈菲尔塔利的压力,她是位称职的执法者。”

    “别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