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幽冥棺〕〔萌宠甜心:总统少〕〔快穿通缉令:黑化〕〔甜妻撩入怀,神秘〕〔天降淘妃:战神王〕〔三国大土匪〕〔都市兵王〕〔欢乐农女:将军无〕〔鬼王独宠俏医妃〕〔万千宠爱耀星辰〕〔联盟之魔王系统〕〔骑马与萝莉〕〔这个游戏不简单〕〔国民女神:史上第〕〔军帝隐婚:重生全〕〔侯府商女〕〔宠物天王〕〔王牌军婚:靳少请〕〔报告首长,我重生〕〔首席独宠:军少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网游之鬼影神弓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为了靠近她
    “我是妖族的护法,自然是有义务巡视所有属于妖族的辖区的,当听闻妖族中有一个地方居然独立于其他妖族之外,我的兴趣就来了。”

    炎君说到这里拿起酒杯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不过这一次却并没有直接一饮而尽,而是将这杯酒放在面前端详了良久,看着酒液中倒印出自己的影子,脸上露出了一抹怀念的笑容,以及一抹柔情。

    而看到炎君的这种表情,熊小川知道重点来了,他将双手杵在桌子上两只手交叉而握,下巴支撑在手指交叉处做出聆听状。

    很多人不清楚,在听别人诉说事情的时候表现出认真的样子是给予对方极大的尊重。

    “而我作为妖族护法自然不喜欢有哪方势力搞特殊化,我妖族本身在五大强族之中就排名末尾,但是却依旧能够毅力不倒的原因就是因为团结,所以我去了那个地方。”

    炎君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忆什么让他感到震撼的画面。

    “妖族的不少,像是狐妖一族更是如云,我自问已经对于免疫了,可是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那似乎永远都没有悸动过的内心狠狠地跳动了起来。”

    炎君的眼中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光芒,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为美丽的事物一般,柔情中带着一抹炙热。

    “我原本去那里是为了威慑的,但是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发现我居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吱吱唔唔的太没有出息。”

    炎君说到这里有些温馨的笑了笑。

    “在遇到让自己砰然心动的人的时候,永远都是没有出息的吧。”

    熊小川开口说道。

    “是啊,所以当她问我到那里去的目的的时候,我似乎连说谎都忘记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傻乎乎的说是要整顿妖族的风气,可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我说话的样子应该很忐忑吧。”

    炎君自嘲的笑道。

    “然后呢?”

    熊小川来了兴趣。

    “然后我们就打了起来,最后我输了,输的很惨,当初我的实力要高过她,但是最后却输得那么惨,只是因为我面对她根本没有战斗的欲望,下不去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会伤了她。”

    炎君轻啜了一口杯中的酒水轻笑着说道。

    “为何处处留手?”

    当战斗结束炎君狼狈的落在地上时,那女子冷淡的问道。

    “我...”

    炎君却是说不出话来,一个简单的我喜欢你这么四个字,却如同如鲠在喉一般怎么都吐不出去。

    “后来的日子里我总是会偷偷的去那里,只是为了能够见到她,好些年的时间里我去看她,然后被她打出来,可是时间久了她看我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也就默许了我的存在,可是我似乎并不知道我总是这样来看她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喜欢吗?”

    炎君说到这里眼中充满了回忆的温情,似乎那一段日子是他最为难忘的时光。

    “我永远都忘不了她在那花瓣飞舞的天空中起舞的一幕,直到那一刻我才真正的认清了自己的本心,我爱她!我向她告白了。”

    炎君说到这里,情绪似乎一下子变得有些低落了起来。

    “她拒绝了你?”

    熊小川问道。

    “是啊,她拒绝了我,她说她不喜欢太霸道的人。”

    炎君说道。

    “我是火中之灵,霸道是我的本性,我的性格天生便暴躁易怒,可是为了她,抛弃本性又怎么样?我立誓如果不改掉这个毛病我就永远不去见她,于是我花了很久,终于让自己不再那么容易暴躁。”

    炎君低沉的嗓音回荡在这片空间中,熊小川能够想到让这对于炎君来说是多么困难的改变,火如果失去了暴躁,那还是火吗?

    他压制了自己的天性,以至于一直到现在他的实力都未曾有丝毫突破的迹象,因为前路被他自己给阻断了!本来他现在应该已经是圣级的!

    花费数百年的光阴将自己的本性给压制下去,当他成功后再去见她时,却只看到了抱歉,是的她的眼中只有抱歉。

    她当初提出的要求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她认为炎君根本不可能改变这种与生俱来的本性的,可是她却似乎低估了爱情的力量。

    在遇到一个人之前我们放肆,我们浑身是刺,后来遇到了一个人,为了靠近她我们拔光了身上的刺。

    可是到头来血肉模糊的我除了不像我自己之外,得到的却只有一声抱歉。

    “她离开了,一声不吭的消失了,我能够感受到她的歉意,可是又如何呢?”

    炎君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几年之后她回来了,也变了,原本爱笑的她似乎心事重重,她原本不喝酒的,可是在回来的那一天她拉着我陪她喝了三天三夜,她只是一直在喝,也不说话。”

    炎君的神情中带着一丝落寞,他爱她,所以他能够读懂她眼睛里面的感情,那是爱而不得的痛苦,就和他一样。

    “我知道她有心爱的人了,但是我并不甘心,也不想甘心,也不想放弃,我以为我终究有一天能够感动她的。”

    炎君痛苦的说道。

    “我自认为自己能够感动天感动地,可是实际上我能够感动的却之后我自己而已。”

    炎君自嘲的一笑一口将杯中酒水饮尽重重的将酒杯墩在了桌上。

    “我敬你。”

    熊小川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炎君,劝他放弃还是劝他千万不要放弃?这似乎都不合适,唯有以酒代话聊以慰藉。

    “不说了不说了,说再多她也不可能接受我的,她的心理面已经住进了另一个人,就像我的心理面全部都是她一样,再也没有一点空隙留给别人了。”

    炎君摆摆手有些颓然的说道。

    “你不用劝我,我觉得我还是有机会的,我还有很多的时间,我们妖族别的不好说就是寿命长,一千年不够,我可以继续等,一万年不够我就等一亿年,我相信她会看到我在等她的。”

    炎君笑着说道。

    而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炎君在笑,可是熊小川却觉得这笑容却是比哭更加让人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