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王者闯都市〕〔我的男友是帝少〕〔不朽狂神〕〔校花的贴身狂医〕〔神冥屠虐〕〔超神术士〕〔唐门毒宗〕〔冷艳总裁的超级高〕〔重生影后之强宠军〕〔龙血神帝〕〔驱魔龙族之极品言〕〔魔祖〕〔幻界铁序〕〔穿越之宛启天下〕〔木仙传〕〔怎么又是天谴圈〕〔军婚小媳妇:首长〕〔倾天娱后〕〔报告长官:夫人在〕〔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37章 要命的春典和不要命的秀才(一)
    ,!

    宫里的事情没有什么后续的反应,也没见朱孝杰那一派的人有什么报复的行动,更没见张保在说那些话后有什么反常的举动。这件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了,至少李乐觉得是这样。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李乐不在乎。不再乎的原因是因为李勿悲说过,不是什么大事。他还是比较信服这个便宜大哥的。

    禁足就要有个禁足的样子,所以李乐不准备用‘偷偷跑出去玩’这种比较幼稚的行为,来挑战皇权的至高无上。就打算在这段时间里完完全全的宅在家里。练练飞刀,看看小黄文,品上一壶温凉不盏的毛尖,顺便调戏一下青梅青娥两个小丫头。这小日子过的,啧啧……

    李乐都不由自主的开始羡慕自己了。

    李寻欢自上次给他讲过飞刀的应用方法以及武功阶位的划分和江湖上的一些事情之后,并没有像李乐想像的那样,对他进行过放松。反而更加严格地开始督促他练功。这让李乐感觉到很苦恼。武功这种东西,对李乐来说,只是兴趣,而不是职业技能。所以这严厉的督促对他来说真的很麻烦。估计很少有学生会喜欢自己的老师,特别是严厉的老师,不管这老师对你起的作用是好是坏,但这种老师都是人嫌狗不爱的代名词。李寻欢就有往这方面发展的趋势。

    所以,像现在这种在梅林小榭喝茶看小黄文的事情,只有等李寻欢出门以后才能做。当然,在手里把玩飞刀这种事情是没有撂下的,这也算是一种练功吧。

    关于手里转飞刀的事情,李寻欢前两天提点过他,这样的转法的确可以练习手指的灵活,但是这并不是正确的方法。正确的方法在于击打,用指节击打刀身,从这根手指跳到另一根手指手。当时,李寻欢教的很认真,李乐学的也很认真,很快关于那些决窍也学会了。但真正开始练习的时候,从前的习惯还是很难改变的。所以,此时,他左手拿着书,右手转击飞刀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协调。右手上的动作很生涩,连累到他看书的样子都带着一种别扭的感觉。就是那种非常想看,却又被搞的心不在焉的样子。

    但即便是这种别扭的样子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在李乐刚刚找到感觉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李寻欢的声音。

    “一心二用,到头来什么都做不好。”

    这声出现的很突然,李乐吓了一跳。飞刀掉在了地上,书本抖了几抖,好玄没接住。

    “靠!”李乐不由自主的爆了句粗口,然后转过头,用非常幽怨的眼神看着李寻欢,说道:“二哥,我发现你和表姐真的是天生一对,都喜欢突然间从别人背后冒出。”

    提到林诗音,李寻欢的脸上略微带了点想念的神色,但看到李乐手里拿着的那本《如意天香传》时,这样的神色瞬间消失,本来想发怒,但想到李乐那莫名奇妙的‘天授’,又变成了深深的无奈。

    “这样的艳情话本闲时看看也就是了,天天看着,能有个什么意思。”说着话,他找了个石凳坐在李乐面前。

    “以前没看过嘛,闲得无聊,就是个消遣。再说了,学学本事,备着以后用。”

    “备着以后用”这句话,更加让李寻欢感到无力,他觉得,李乐已经在淫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虽说大商风气开方,已有汉唐之风。但采花的淫贼,不管在江湖上或市井中,都是为人所不耻的。那些横行一时的采花贼,下场都非常凄惨。无论是号称轻功独步的‘一支花’,还是迷香无双的‘小粉蝶’,最后的结果都逃被人阉割凌迟的下场。

    所以李寻欢觉得很有必要对李乐进行思想改造再教育。然而这样的打算注定是徒劳的。

    “小弟,江湖上有一些非常出名的人物……”于是,李寻欢便从‘小蜜蜂’讲到了‘小粉蝶’,从‘一支花’讲到了‘叶不沾’,从‘千花君子’讲到了‘万世淫魔’。差不多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关于这些风流人物的事迹基本讲完。基本上这些人都没什么好下场,不是被人抓住,凌虐而死。就是采补过量,暴毙而亡。总之,一个赛一个的惨。

    李乐心说,这些人在临死之前,会不会在别人的腿上写一个“惨”字呢?这种周氏无理头的想法转瞬而逝。然后他看了看拿在自己手里的那本小黄文,接着又瞧了瞧李寻欢的神色,基本上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于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说道:“二哥,有几位武林中先辈大侠的事迹,我都是道听途说,不是很明白,想请二哥仔细说给我听听。”

    “小弟你说。”

    “听说本朝神宗夜帝有很多女人……”

    “……”

    “听说陆小凤红颜知己遍天下……”

    “……”

    “听说楚留香踏花而行,处处留香……”

    “……”

    “听说二哥你那几年也是风流的不要不要的……”

    “……”

    李乐看着李寻欢无言以对的样子,摊了摊手,总结道:“所以喽,风流而不下流,多情而不烂情才是红尘客的最高境界,我辈色界中人,呃,不对,是风流人物,讲的就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等玩够了,找个老实人……不是,找个相知相爱的女人一起度过余生,不是更好么?”

    李寻欢呆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平静了心情,决定将这个话题转开。他觉得李乐并不是要朝淫魔的方向发展,而是完全走向了一条渣男的路。但是李乐说的那些他又无从反驳,所以只能无奈地进行下一个话题。尽管转折有些生硬,让自己有些尴尬,但这个时候也不是在意尴尬不尴尬的时候了。

    “这会儿过来找你是有别的事情,关于风流的话题咱们等以后有时间再说。”

    说着话,李寻欢从袖口里拿出一本非常厚重,略显破旧的书册,递到李乐跟前。一个成年人巴掌厚的本子,李乐实在不明白李寻欢怎么装进去的,这么重,还显不出来,这实在让人感到费解。。。。。。

    李乐伸手接过,厚重的感觉让他的手狠狠的沉了一下,默念一句,操,这么重。紧接着心思有转到上面的话题:这要是表姐林诗音在这里,那才有的矫情呢,二哥,你还是太嫩。心里这么想,眼睛却看向了书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江湖春典》。

    李乐纳闷了,问道:“春典?江湖春典?二哥,难道江湖上还流行个春天集体祭祀庆典吗?”

    李寻欢失笑,道:“这个,不能用字面意思来解释的。这本春典里所记载的,是江湖烟话,下五门的害人手段,以及一些名门大派近十年的阴私事情。”

    “哦?”李乐来了兴致。要说一些下五门的害人手段,只要有心,加上有一定的财力和人力,多与这些人接触总是有办法搞到的。因为上辈子他就接触过一些记者,为了探访毒窝,潜入毒枭老巢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但是在这个世界,要探访那些名门大派的阴私脏事,那就难了。就算是动用官府的力量,都未必能查的详实。更何况,据李乐这些日子所知,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从来就没把官府衙门放在眼里,甚至处处与官府作对。时不时的打着为民请命,替天行道的幌子,去刺杀一两个因为贪脏而被罢免的州官县令。搞的朝廷焦头烂额,面子丢了一茬又一茬。就算那些在任的官员,有时候也会莫名奇妙的被这些江湖人刺杀。而这些刺杀,多数时候,完全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可能就是因为某个县令断了一起案子,案子的被告不服,恰好在这个被告发牢骚的时候,被某个名门正派的侠客听到了。于是这个倒霉的县令当天晚上就死了,墙上还写着“某某刺贪官某人于此”的字样。第二天,好事者就开始在市井茶肆传扬,然后这位侠客就会扬名天下,被人称颂。至于那个被告所说的情况是不是实情,县令死的到底冤不冤,是不是贪官,百姓才不管这些呢,有热闹看,鬼才会管呢。名门侠客也不会管这些,名声已经传出去了,要的就是扬名天下。至于其他的,管他去死。反正大家看着过瘾,听得高兴。你好我好大家好,有什么不好?杀官么,任何朝代都是喜闻乐见的事情。

    而官府要追查这些事情,却是困难重重,门派里相互隐瞒,不明真相的百姓们帮着隐藏,那位侠客更是高来高去。靠衙门里的那些个烂番薯臭鸟蛋,查个毛啊查。而专门管这类案子的大理寺,更是因为这类事情实在太多,而疲于奔命。

    所以说,侠以武犯禁,古人诚不欺我。

    所以说,李乐在听到这本《春典》竟然会有这样的内容时,立刻就来的兴趣。而李寻欢接下来的下一句话,让李乐的兴趣更加浓烈。

    李寻欢道:“而查到这些的,却是一个秀才。”

    李乐的脑子里开始胡乱琢磨,难道这个秀才有着什么神秘的背景?

    李寻欢接着又道:“一个穷秀才,用了二十多年将近三十年的时间,才将这些东西摸清楚。”

    李乐奇问道:“一个穷秀才?没有任何背景的穷秀才?”

    李寻欢点头:“没有任何背景,或者说二十多年前没有任何背景的穷秀才。二十多年后,他的那些背景开始传杀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帝焰神尊〕〔鬼王传人〕〔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