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创世元能〕〔精分少女的别样生〕〔快穿:反派boss,〕〔权少贪欢:撩婚99〕〔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将门凤华〕〔首富心尖宠:多面〕〔暖婚似火:顾少,〕〔最强军宠:蜜爱狂〕〔医色撩人:丞相,〕〔向往的生活之全能〕〔综艺之谐星传奇〕〔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的大明新帝国〕〔牛头人领主〕〔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美梦成真〕〔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107章 各有手段(下)
    ,!

    整合利用一切能利用到的资源,将这些资源合理分配。

    没有哪个人能把这世上所有的钱都赚完,吃独食是做人最大的忌讳,和大家一起赚钱才是最好的出路。

    这两句话李乐记忆犹新,这是上辈子程家安的祖父告诉他的。原本是想让程家安继承家业的,但上辈子没用到。李乐没想到的是,这辈子会用到这两句话。

    十二月初的时候,京城所缺商少货的事情得以缓解。人们对于发财这种事情向来热衷,更何况是贪得无厌的勋贵呢?各路所缺的货物,要么已经到达京城,要么就在来京的路上。货物一批批的来,每到一批就被疯抢一空,勋贵们乐的合不拢腿。

    以前他们做点生意都不敢占的太多,因为上面上皇帝看着。谁家要是积攒银钱过快,那他们就离肥猪不远了。平时看着挺风光,其实日子过得并不怎么好。府要养很多人,不然显不出排场,让人笑话。养的人多了,自然吃饭的嘴就多,所以勋贵们手头上并不富裕,平时都是扣一分是一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这下子好了,打着为百姓解难,为陛下分忧的旗子大发横财。谁敢说他们半句不是?英王世子真是好人哪。

    这件事情自然瞒不过帮派安排在京城的耳目,各大帮派在接到消息之后立刻慌了神。各路首脑在京郊的一座庄子里坐立不安,商量来商量去都是一筹莫展。最后不得以,只能派人去请莫惜朝。

    莫惜朝早就知道消息,就等着他们派人来请。这就是莫大郎的做派,现在是你们求着我的时候,到时候怎么开价由我说了算。

    抵达京郊庄子的时候,那帮人已经齐集一堂。见莫惜朝到来,纷纷抱拳,客气的要命。

    各自落坐之后,司徒落说道:“原本以为莫大少的主意万无一失,不成想却出了这样的纰漏。老夫不是在责怪莫大少,只是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哪。”

    莫惜朝微笑着环顾四周,还想客气两句,但突然发现在场当中少了一个人,脸色不由一变,沉声问道:“石有为怎么没来?”

    有人回答道:“昨天还在呢,这会儿不知道跑哪去了。”

    莫惜朝又问道:“各位可知,最近漕帮的船可有异动?”

    能混到一地主事,在场的都不是笨蛋,这话一出,其他人齐齐变色。

    陆百纤道:“前段日子漕帮两百多只船离开京城,石有为说他家帮主集船要去江南运货,我等都不甚在意。”

    莫惜朝点点头,看向司徒落,沉声道:“司徒老英雄,相信不用再多说什么了。这件事情您看着办吧。”

    司徒落冷哼一声,抽出腰间五行轮道:“必定给莫大少一个交代。”

    说着话,召集人手,气冲冲走出厅堂。其他人一见,也纷纷跟着出去。

    莫惜朝叹道:“不是给我交代,是给大家交代。”

    ……

    夜色已深

    京城运河码头

    这里原本便是漕帮的地盘,前段时间漕帮的船只走的一艘不剩,只留下几个在这里接应的伙计。周围住户知道漕帮凶狠,也不敢多做打听。只盘算着这帮吃人的恶棍走了别再回来。但是今晚,这里却整整集合了四五百艘运船,住户们就知道,自己的美梦落空了。

    码头上火光通明,石有为坐在码头边上的草棚子里喝着茶,看着一包包货物从船上抬下来,美滋滋地笑着。

    心里想着,那帮蠢货还真信了他莫大郎?什么“京城鬼谷”?怎么不活活蠢死?老子信他才有个鬼!帮主也是脑子被驴踢了,竟然让老子全力配合其他帮派行事。配合他奶奶的腿,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挣,真他娘有病。正所谓人不发横财不富,马不吃夜料不肥。这批货全是老子的,到时候发财指发财,发家指发家,没理由只看着京里的那帮勋贵们吃独食,老子们饿肚子。等发了财,让那帮跟着莫大郎的蠢货哭去吧。

    石有为此时心里想的很美,却被一道宏亮的声音打断美梦:“石当家在这里清闲,却把我等撇下是何道理?”

    石有为心头一惊,顺着声音往上瞧,却见堆积如山的货棚顶上站着六七个人。为首一人正是华山司徒落,手拿日月五行轮,双目阴冷,正盯着自己。

    后面站着“京城鬼谷”莫惜朝,依旧是那般信步游庭的样子,手拿长剑,抬头望月,嘴角挂着淡然的微笑,好像一个闲散之人。

    再往后便是各大门派在京的经事人,对着石有为怒目横眉,一副恨不昨吃了他的样子。

    司徒落的声音很宏亮,只听这话音刚落,漕帮帮众们立刻将自己肩头上的货物丢掉,呼啦啦地抽出各自腰间的兵器,以石有为为中心,散落各处,将那货棚围了个水泄不通。

    石有为见这些人都到了,猛地站起身来,踢翻面前的桌子,冷笑道:“各位朋友来的早,恕石某招呼不周。若是无事就先请回吧,等石某忙完这趟买卖再请各位吃酒!”

    平安会唐归祖怒喝道:“姓石的,还真是小瞧你了。什么样的胆子让你敢背离约定?活得不耐烦了吗?”

    石有为冷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既然各位不愿意发财,那就别拦着石某的路。这条路上有石头,石某铲平了。有大坑,石某填平了。有人挡着,石某斩平了!”

    司徒落嘿嘿失笑道:“就凭你姓石的?也配?”

    有人大喝一声:“和这种小人废什么话!杀了他!”

    其他人纷纷叫嚷,欲要一拥而上,将他乱刃分尸。

    石有为见此情景,踢开脚下翻板,抄起手中火把,大喝声:“我看谁敢动!不想死的都站住!这下面埋了几百斤火药,谁动谁死!”

    在场诸人听他这么说,齐齐停下脚步。

    石有为冷笑一声,接着道:“早料到你们会来,石某岂会没有准备?不想死的都乖乖给老子退出去,该回哪回哪去!”

    全真老道一摆手中剑,怒目道:“石当家以为这几百斤火药能将我等都炸死吗?”

    石有为哼哼冷笑道:“对付一流的不行,但炸死一堆二三流的还没什么问题。有这么多人给石某陪葬,够了!”

    “丧心病狂……”

    “无耻败类……”

    “卑鄙小人……”

    众人纷纷叫嚷。

    就在这时莫惜朝说话了,声音清朗,却非常有力,压住了其他人的叫嚷。只听他道:“石当家的,见大义惜身,遇小利忘命,是否便说得是你?莫某实在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件事情你为何要搞成这样?”

    石有为见他说话,冷哼道:“别人信你姓莫的,老子不信!你那套把戏哄鬼呢?谁知道你是不是和城里那帮人串通好的!”

    莫惜朝叹了口气,道:“莫某本来还有些话想对你说,现在看来没必要了。最后,莫某想对石当家说一句,今夜只会死一个人……”

    话音才落,莫惜朝脚尖一错,十丈远的距离,宛若一道惊鸿射向石有为。紧随其后的是司徒落和全真老道。

    石有为见他这般动作,甚为惊异,心想,他们不要命了吗?紧跟着牙根一咬,狠下心肠,就要将手中火把直接扔向埋着火药的坑洞。

    便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原本护在他身边的一个心腹突然暴起,一柄锐利的小刀直接插进他的手腕。火把落下时被这心腹一脚踢飞老远。

    石有为惨叫一声,知道自己中了暗算,白驹过隙时看清偷袭他的人,正是莫惜朝的小弟,刘七!目眦尽裂,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在虚空一荡,荡起一条带着血影的气浪,一记大修罗掌狠狠击向刘七的面门,誓要在自己死前拉刘七做垫背。

    刘七离他太近,手上还握着小刀子,刀子还插在石有为的手腕上,此时万万躲不开。大修罗掌钢猛霸道,若是被石有为击中,只怕整个脑袋都会被拍碎!

    但是还未等这一掌击中刘七,石有为的整条手臂便被斩断,飞了出去。

    血光奔现!莫惜朝的剑到了。

    莫惜朝微笑道:“今晚死的那个人只会是你。”

    这一变故太过讯速,周围的漕帮帮众都还没来得急反应,石有为已经被斩了一条手臂,而莫惜朝却好像信步游亭一般,全然不将这几百帮众放在眼里。

    石有为大骇,亡魂大冒,惨叫着连退两步,眼见性命顷刻间,急忙叫道:“留我一条性命!这些货全归各位所有!”

    “留不得你!”

    却是司徒落与全真老道到了。一个飞出日月五行轮砸在石有为顶门,另一位的长剑已经贯穿他的咽喉。

    兔起鹘落之间。

    石有为,死。

    其他漕帮帮众见此情景,立时大乱。慌慌张张,四散奔逃。有若没了头的苍蝇,乱糟糟,哭天抢地,四下奔逃。

    陆百纤与唐归祖见这场面,立刻大叫道:“漕帮众兄弟听真,我等只诛石有为,与尔等无干,速速各归各位,不然小心刀剑无眼!”

    过了好长时间,帮众才渐渐安定。

    全真老道与司徒落见大局已定,都不由自主松了口气。

    司徒落看向隐在莫惜朝身后的刘七,不由赞叹道:“沾影之术果然厉害,神不知鬼不觉便将石有为的心腹换掉了。”

    刘七微微一笑,礼貌地点了点头,对他的赞美无动于衷。

    全真老道问莫惜朝道:“现在叛徒解决了,对于京城的局面,莫大郎可有什么良策?”

    莫惜朝微笑道:“江湖武林人,最拿手的便是动武,劫他的货便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