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娇妻:偏执总〕〔重生空间:首席神〕〔总裁,夫人造反了〕〔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千亿盛宠:权少,〕〔农女倾城:腹黑相〕〔忘川归处:带上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降萌宝:总裁爹〕〔鱼不服〕〔报告爹地,妈咪要〕〔女总裁的超级高手〕〔通天神途〕〔穿越八零:麻辣小〕〔都市最强战医〕〔宁原爱你〕〔隐婚试爱:娇妻,〕〔最强狂兵〕〔剑仙降临都市〕〔万界终极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115章 藏剑
    ,!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李乐脸上惊喜的神色还未收敛,陆小凤的剑便已经刺中了李勿悲。等李乐发现时已经太迟了。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好像这世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他的眼前。

    他没想到,那个洒脱不羁的陆小凤,对自己就像是朋友一样的陆小凤,懒散放纵的陆小凤,将毕生绝技倾囊传授给自己的陆小凤,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用那柄森冷的长剑,刺中自己的大哥。

    片刻之后,李乐回过神来。悲伤,愤怒的情绪突然间从心底暴发,稚嫩的哭啸声响彻雨夜,如同受伤的乳兽般咆哮着。

    宛转之间,李乐手中多了一柄小刀,飞刀!

    毫不犹豫激射而出,目标正是陆小凤!

    这一刀的速度很快,足已杀死江湖上任何一个二三流的高手。但是比起大宗师的陆小凤来说,依旧如同小孩子的玩具,不具备任何威力。

    轻轻伸出两根手指,这刀便停留在陆小凤的指间。双指微微松动,飞刀掉落,“叮咚”一声,没入池塘,好像它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此时,李乐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不管不顾间,第二柄飞刀再次射出,接二便是连三,连三之后又是四五,如此十柄飞刀衔接而出。李乐突然感觉身体一空,血脉滞流,真力在片刻间消耗一空,瘫软如泥,坐在屋脊之上,全身湿透,不知是虚脱之后的汗水,还是雨水。

    眼见十柄衔接的飞刀便要射向陆小凤,陆小凤准备再次出手阻隔时,却见李勿悲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紧接着,李勿悲伸出右手,在飞来的第一柄飞刀上轻轻一按,飞刀无声无息掉落下去,接着又是这样从容不迫,举重若轻间在后面衔接着飞刀上按下去。好像他按的不是极速而来的飞刀,而是停留在那里的琴键。

    “叮咚”声连响,十柄飞刀已经全部落入池塘。

    浑身瘫软的李乐喘着粗气,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发生,他不明白大哥这是什么意思。这个疑问刚刚升起时,就见池塘中的两个人突然间消失不见。

    这让李乐觉得,刚刚看到的是不是幻觉?再次四顾,去寻找他们的影子。他以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却不想,一个闪现,两人出现在李勿悲的院子里。

    两个人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李勿悲坦然而对,陆小凤手中的长剑没入他的胸膛。没有丝毫改变。让李乐觉得刚刚停留在池塘的人似乎是他们的影子。

    又是一个恍惚,他们再次消失。

    这次出现却在李乐正前方的半空中,凌空而立,若不是大雨正在淅淅沥沥地落下,李乐都以为时间禁止了。

    如此恍惚十来个瞬间,有时在假山上出现,有时在游廊中消失,有时又会出现在极高的天空中。到最后,他们出现在桥雨轩的楼顶。

    最后的闪现吓了李乐一跳,仓皇间支着手后退,差点从楼上掉下去。

    陆小凤咬紧牙关,缓缓将剑抽出,殷红的血液随着长剑抽出时斑斑而落。

    直到最后一寸离开李勿悲的胸膛后,陆小凤才长长松了口气。他显得很疲惫,似乎抽出这柄剑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骨头都有些发轻。看着李勿悲,目光中似乎有些笑意,说道:“这柄剑被你温养了十年,这一剑刺出,它已经废了。”

    李勿悲这个时候好像极为困倦,双目眯着,缓缓点头。

    陆小凤接着道:“藏在你心中的这一剑叫做‘天外飞仙’,当年叶孤城的绝技。”

    李勿悲依旧没有开口说话,再次点头,似乎是在做肯定。

    陆小凤转向还在失神的李乐,目光变得柔和慈爱,缓声对他说道:“如此大的动惊,想必京城里所有的宗师都知道有人要超凡了。从今往后,这世间便不会再有李勿悲这个人,人们都知道,大宗师李勿悲死在了超凡的路上。没有家里大宗师镇压,你以后的路会非常难走。不过我可以护你到成年,至于成年以后……”

    说到这里,陆小凤苦笑一声:“以后,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以后……”

    李乐此时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定了定心神,问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为什么要搞的莫名奇妙?为什么总搞得神神叨叨的?为什么你要杀我大哥?”

    李乐有太多的为什么想问,此刻脑子有些乱,语言组织都有些跟不上嘴。

    陆小凤听明白了,有些无奈地摇头回答道:“你兄长要去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这个敌人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是谁,不知道有多强大,这些都不知道。所以,他需要慢慢去寻找。即便是找到,也未必是这个敌人的对手,所以他需要将一柄绝世之剑藏于心中,那一剑,便是‘藏剑’,藏绝世剑意与无解杀意于胸中,等到对敌时,彻底暴发出来。”

    李乐听的目瞪口呆,不由问道:“大哥不是已经超凡了吗?不是说超凡就已经绝顶了吗……”

    陆小凤刚要回答他的疑问,却在此时李勿悲开口了,他的语气缓慢而生涩,显得异常艰难:“半步……超凡。”

    简单的四个字说的非常吃力,用了很长时间才说完。

    李乐被这生涩艰难的声音吓到了,只是几个月不见,李勿悲的声音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才发觉,自己的大哥似乎快要失去语言的能力。这几个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超凡,难道就是一条将死之路吗?喃喃附和,又似乎有所疑问,李乐开口:“半步……?”

    陆小凤叹息道:“超凡,哪有那么容易,即便是半步,已经是前无古人了。”

    李勿悲点了点头,神色间似乎有所遗憾。转而将目光落向自己的院子里,雷霆洗礼后,那里的房屋已经已经倒塌了大半,唯独书房还算完整。

    陆小凤看明白了他的意思,代替他说道:“里面的东西你不必担心。”说到这里,他将还坐着的李乐拉起身来,接着道:“我会交给他的,等到他宗师之后,必定会有所参悟。他所练的无名功法,你也不必担心,我心中已经有了考量。以我预期,十年之内,李寻欢必定会成为大宗师,依旧可以盖压一世,那时,李乐已经长大,以他的天资,十年之后,这世间能为难他的人已经不多了。最后,我想对你说,前路艰难,我不清楚他们到底有多强大,也不知道你是否能闯过去,唯有‘珍重’二字送你。”

    李勿悲点点头,陆小凤把他想要说得话已经全部说完。他走到李乐身边,蹲下身子,抚着李乐的肩膀,目光中充满了不舍与依恋,好像有千般语言要说,却又说不出口。最后,淡然地笑了,捏了捏李乐的肩膀,轻声在他的耳边说道:“不必,担心。不是……什么……大事……”

    说完这句话,李勿悲站起身来。倏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在这世界上出现过。

    ……

    大商景和十八年春,三月初二,惊蛰刚过,清明将至。一场惊天动地的春雷憾动整个京城,早来的暴雨在一夜之间洗劫了京畿之地。

    暴雨过后,细细如发的春雨才缓缓而落。人们都在为这样古怪的天气而感到纳罕,于是谣言便在京中流传。有人说天子无德,善起刀兵。与西辽之战本可避免,一个使节就可以搞定的事情,天子却任性地非要发动战争,这场惊天动地的春雷与暴雨就是上苍对天子的警告。

    也有人说,大商立国两百年,从未有向他国屈膝之时,太祖太宗言出法随,神宗英宗盖压一世,武烈皇帝远征漠北,击杀北元开国皇帝。世间各国无不则目,胆战心惊。如此武功也不见上苍动怒,怎么咱们景和帝只是动了一下刀兵就会惹怒上天?真是无稽之谈!这春雷分明是因为近百年来大商幕气太重,如今刀兵一起,上苍正在为我大商重启武运而赞叹。

    谣言重多,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唯独京城内几个武道宗师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骇人的雷霆让他们做了许久的恶梦。

    春雷过后的第二天,净安候李家的大门前立起了一杆白幡,大管家赵安一大清早便奔波于京城各大府邸之间,向着各路达官贵戚拍门报丧。

    人们才知道,净安候家的李大公子,昨夜旧伤复发,暴毙了……

    ……

    春雨淅沥,寒气袭人。

    一骑快马飞奔在去往保定府的官道上,一路急赶,不敢有半点停息。

    直到第二天天烟之后,马上的昂藏大汉才在保定府城外的一座庄园前停下。庄园大门前写着一副对联:“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

    府门顶上的匾额大大地写着“李园”两个字。

    这一家人极尽荣耀,老侯爷李推之受两代皇帝圣恩,位极人臣。但保定府的人都说,李老侯爷去逝之后,这家人就快没落了。

    张春德从马上跳下来,将身上的蓑衣甩开,快步走上石台阶,宽厚的手掌用力敲打在朱红色的大门上。

    不多时,大门打开。里面应门的小厮许是刚刚睡着又被这恼人的拍门声叫醒,满脸的不乐意。开门还未说话,他就被张春德一把推开,还想叫嚷两句,等看清张春德的模样后,就不敢再言语了。

    祖宅管家林伯还未就寝,听到拍门声,批了件外衣便出了房门。

    刚好见到张春德进来,便连忙问道:“小张深夜过来,可是京城家里出了什么事?”

    张春德顾不得与他寒暄,直接开口问道:“表小姐可在?”

    林伯猜出事急,不敢怠慢,领着他去往林诗林的院子。

    寒淋雨夜,林诗音哭的梨花带雨,满脸泪痕,顾不得等其他相随的人,自己在马厩里挽了一匹马,冲出李园。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