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凝霜寒雪楚江南卫〕〔神级透视〕〔生死狙杀〕〔星际女Alpha奋斗日〕〔重生商女:季少,〕〔网游之无敌神豪直〕〔烈火救赎〕〔快穿救赎:邪恶BO〕〔狂神刑天〕〔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唐朝生意人〕〔时空飞盘〕〔武林大逃杀〕〔海贼之副船长红心〕〔万域灵神〕〔幻意梦境〕〔火影之神树降临〕〔朝闻道者〕〔耐瑟瑞尔的辉煌〕〔重生南美做国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123章 李勿悲(一)
    ,!

    李乐很纳闷,不明白陆小凤把这个东西给自己是什么意思,翻开第一页,准备去看里面的内容时,却又被陆小凤阻止了。

    很严肃地对他说:“翻看可以,但里面的功夫你现在还不能练,明白吗?必须到宗师以后才可以。”

    李乐不满地道:“那你现在给我干什么?”

    陆小凤叹息道:“因为我担心我等不到你成为宗师的那一天。”

    李乐好奇问道:“你怕自己突然之间挂了?呃,就是死了。”

    陆小凤摇摇头道:“不是,是一些别的原因。算了,这些话讲给你听还为时过早。”

    李乐不由“靠”了一声,气道:“说话说一半最无耻,你知道吗?”

    陆小凤才不理他的小脾气呢,指着李乐手里的那一叠纸张,直接转开话题道:“这东西是你大哥结合毕生所学,以及近些年来的心灵体悟,才总结出来的一部绝世秘籍。里面甚至包含有一些将要超凡的感想,你好好保存,莫要让他遗失。这对你以后有大好处。”

    李乐见他说得认真,便收起了玩笑的心思,严肃地点头保证。

    陆小凤接着道:“本来前段时间就应该交给你了,但是有两个原因,所以才拖到现在。一则是要因为,前段时间家里太乱,来往人士过杂,怕有什么闪失。二则是,我也需要对这部秘籍进行研磨,作为他山之石。虽然现在身体近废,但哪个武者心里没有超凡的念头呢?所以就想着,多看看,希望有所体悟。”

    李乐问道:“这么说你现在已经有体悟了?”

    陆小凤道:“体悟自然是有的,或多或少的分别而已。每个人的武道之路不同,参悟的心得自然也不同。你大哥自十几年前刚入宗师时被那些神秘人打成重伤,之后便一直在忍受伤痛折磨。十几年生死磨砺,若不是他意志坚强,心念超出普通人不知道多少倍,只怕早就不在人世了。借着这种生死体悟与伤痛折磨,硬是晋入大宗师,这才勉强活到现在。所以,他的武功路数便是向着伤思苦哀,生死阴阳的方向衍变。”

    李乐翻开《大悲赋》的第一页,这次陆小凤并没有阻止,任由他去看。只见开头写道:“夫性命者,阴阳也。阴极极入阳,阳极极入阴。阴阳轮转,生死交征,若无间之狱,是为大苦痛,大悲伤……”

    陆小凤接着又说道:“绽空之拳,打出之后,直击人体血肉~根本,拳劲入微,入体后进行最本源的破坏,所以敌人死后,便会看到,被拳劲击中的那一块,除了皮肤是完好无缺的之外,里面的血肉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有绽烂天空,击碎苍穹,超脱世间之意。”

    ……

    弯月自东而升,照映在烟漆漆的海面上。

    波光凌凌,有风吹过,那一轮弯月好似一艘停泊在安静海面上的小船,随着波浪起伏不定。

    便在这时,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海面上,显得有些突兀,将这原本安宁静澜的一切破坏。

    他竟然真的在海面上行走!脚下没有寸板支撑,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行走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上。他穿着一身破烂的白色书生衫,脚步坚定,不急不许。他长的很英俊,但苍白的脸色,无神的双目,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个活着的死人,令人不寒而栗。

    脚步坚定,踏上映在海面的弯月上,拔脚离开之后,水波凌凌荡漾,月光借着荡开的水面四散而开,这一轮弯月已经被他踏碎。

    他像是一个永远都不知疲倦的旅人,一直向前走着,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隔他前进的步伐。

    不知走了多久,弯月已经升到很高的地方时。此时,离他前方百丈的海面上,赫然出一条巨大无比的沉烟色巨船,仿若一坐突然出现的铁烟色大山!

    船身显得很沉旧,但看起来却坚固无比,像是不管遭遇多么巨大的海浪,都不可能将这艘船倾覆。它就是恒古以来便停在这里,永远也不会移动到任何地方去。沉旧,沧桑,却又坚固无比,向每一个见到它的人诉说着它光辉的历史。

    李勿悲见到这艘船之后便停下了脚步,有些疲惫地缓缓舒了口气。无神的双目,此刻才略微起了一些波澜。紧接着,他抬起左手,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向着海面轻轻一指,一滴海水自海面上冉冉升起,停在他手指前方的两寸距离。

    李勿悲的手指在虚空中轻轻一划,那滴海水便如一枝离弦之箭,极度射向沉烟巨船。百丈的距离,不过眨眼便到。

    小小的水滴击中船身,却发出“笨”的一声沉闷巨响。气劲便在被击中处扩散开来,硬生生将巨船击退半寸。

    便在水滴击中船身的半个瞬间,一道烟影从船头上急速窜下,跃入海中,双脚踏着海面,迈开修长的双腿,踩起朵朵浪花,身后拖着一道残影,迅速向李勿悲冲来。

    他身上穿着破烂的烟色斗篷,年代看起来已经非常久远,好像随时都会被他奔跑时带起来的烈风吹碎。他的脸苍老而干枯,如果不是双目之中的愤恨,脸上狰狞的表情,与龇着牙发出的怒吼声,所有见到他的人都会以为他就是一具干尸。

    手中拖着一柄细长的刀,看样式好像是倭国武士用的大太刀。在月光下,刀锋明亮而森寒。

    残影过后,刀锋直劈李勿悲面门,这一刀很快,快到连影子都没有。

    然而李勿悲却对这柄快到极点的刀视若不见。刀锋从他身上划过,如同斩到一条薄薄的影子,穿透而过,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干尸”武士的脸上明显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反身倒提刀,准备再进行第二次倒风逆斩时,李勿悲已经曲指成拳,光洁而苍白的拳头随意挥出,便准确无误地击打在“干尸”武士的额头上。

    轻轻一击,就好像大人和孩童玩耍时轻轻点了个脑蹦。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干尸武士却被他这一击点中额头后静止在半空中。

    静止的时间并不长,只是片刻而已,干尸武士便从半空中落下,坠入海中。

    李勿悲缓缓收回拳头,目光依旧盯着那艘巨船。

    而此时,巨船上却发出了阵阵惊呼之声。

    干尸武士的尸体从海面上浮起,整个脑袋便如同泄了气的干瘪皮球,除了留下带着五观的肉皮,里面连骨头都没留下……

    ……

    净安侯府

    李乐的卧房内。

    李乐将《大悲赋》的总纲看完之后,依着继续翻阅下面的武功行功方式,第一篇便是“绽空拳”的介绍与练习方法。李勿悲写的很详细,生怕里面出现之人理解上的错误,所以每一句话都在不厌其烦反复说明。

    等李乐将这一篇看完之后,陆小凤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接着道:“第二篇是“踏音步”,顾名思义,如踏音而行,声到人到。嗯,其实不管是‘绽空拳’还是‘踏音轻功’,所有的大宗师都可以做到,一个是入微而击,一个是踏音相近,到了大宗师的境界很多人都可以办到,可要将这两样所有人都知道的大宗师之技练到极致,除了你大哥李勿悲,我生平再从未再见过第二个人。”

    李乐不明所以,问道:“我大哥的‘绽空拳’和别的大宗师有什么区别吗?”

    陆小凤道:“本身没什么区别,只是你大哥把大宗师的平常本事练到了极点,别的大宗师打出‘绽空拳’,击中对方之后,被击中的地方依旧会有少许血肉留下,这是因为其他部位对突然空出来的那一块进行挤压而出现的。而你大哥出拳之后则不会有这样的情况留下,被击中的地方空就是空了,别的部位不会对这一块突然出现的空白进行挤压。”

    李乐再次发问:“这是为什么?”

    陆小凤微笑着摇摇头道:“现在就不告诉你了,等你到达宗师之后,慢慢体悟,会有更多的收获。如果现在告诉你,你知道了答案,就会失去对这门武道的探索之心,这对你并不是什么好事。”

    李乐忍不住对陆小凤翻了个白眼,他对这老头真的没有半点办法。李寻欢在教他的时候总会掰开揉碎给他讲,生怕他搞不明白。他问到那些莫妙奇妙的问题时,李寻欢尽管非常无奈,有些问题甚至李寻欢自己都没有答案,但是总会把自己的猜想或者一些理论讲给他听。

    但是陆小凤完全不是这个风格啊,他更喜欢把这些悬念疑问留给李乐,让他自己去思考,去总结。就好比有一次陆小凤在讲他当年故事的时候,说到风起一时的绣花大盗,说到一半时竟然让李乐自己去猜那个绣花大盗是谁。

    李乐二话不说就告诉他,绣花大盗就是当年的“天下第一捕”:金九龄。

    陆小凤大为吃惊,问,你怎么推断出来的?

    李乐直接回答:因为《大商武林人物志》里都写明白了啊。然后很感慨的对陆小凤说,老陆啊,我想知道的是细节,细节你懂吗?而不是史书上的寥寥几笔概括。

    搞的陆小凤很无奈,李乐当时看到他的表情后,说道,是不是很有种看侦探漫画时,刚翻开第一页,结果却发现有人用圆珠笔在某一个头像上画了一个圈,还注明这人就是凶手的感觉?

    陆小凤不懂什么是侦探漫画,还很虚心的求教过。然后李乐就开始给他讲述《金田一》跟《柯南》的故事。并且用闲极无聊时,自己鼓捣出来的铅笔,给他在纸上画了两幅插图供他想像。

    从那之后,陆小凤在讲述江湖故事的时候,就不会在问他结局怎么样了,而是在讲到了一会儿之后,就会问他,你认为下一步会怎么发展。

    (感觉修改的不彻底,但是大家都等更新呢。好吧,不好意思,我也是刚刚码完,朋友和家里人叫我喝酒我都没有,好失落啊,感觉脱离群体了。其实我是想去的,唉,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