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头号新欢:Hello,〕〔毒妃惊天下:辣手〕〔致我亲爱的S先生〕〔变身神龙闯都市〕〔变身仙侠少女〕〔早婚晚宠〕〔狂妃难驯,王爷你〕〔重生剩女逆袭记〕〔南少,你老婆又跑〕〔王爷,夫人又要休〕〔逆天系统:王爷,〕〔王者荣耀之无限外〕〔农门辣妻:猎户相〕〔我的绝色女房客〕〔战少,一宠到底!〕〔原来我很爱你〕〔三国大气象师〕〔霸道老公求休战〕〔纪元之主〕〔五相霸印诀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141章 千魂夜恸(2)剑
    ,!

    这样的话音刚落,白风楼手中的刀已经劈斩而出,这一刀很快,也很慢。或者可以这么形容,似慢实快。这一刀没有任何刀招后继的变化,只是这么直愣愣地劈出去,也可以说这一刀已经融合了刀招所有变化的精粹,凡挡这一刀者,必死无疑!

    每一分出刀的机会以及时间的把撑都精准无误,力量与速度都经过精密的计算。刀锋斩出,仿若天地都为之一静。

    然而两个烟斗人却在这一刀斩下时,脚下略微一踏,便让过了这无匹刀气。闪电面具极速出手,踏音而过,沙地上没有留下他半点足迹,双指微屈,冲着白风楼飞卷而去。

    白云面具则停在一边,声音毫无情绪道:“不错,只差临门一脚便可入大宗师,人借刀势,刀借人心,气势在瞬间攀升绝顶,完全可以暴发出大宗师的水准,不过,可惜……”

    白云面具说话的时候,那边两人已经在刹那间交手五十余招,当他说到可惜的时候,闪电面具已经屈起右手食指和中指,点在刀身弯月处,金鸣之声彻响,好似弯刀在哀鸣。“打啦”声响,弯刀自弯月处断裂。

    白风楼在刹那间仿佛老了十岁,原本烟白加杂的须发,在刀身断裂的瞬间已经彻底变白。

    闪电面具二指轻点在他胸口中央,沉重的刀柄脱手,落下,砸入沙丘。白风楼的身体在刀柄落地时,彻底瘫软下去。

    他们的交手非常短暂,只是在白云面具说出“可惜”二字之后,便已经结束。

    “可惜,毕竟还不是大宗师!”白云面具如是说。

    闪电面具将白风楼抗在肩上,回头对白云面具说道:“走啦。”

    白云面具看着掉落在沙丘上的那把断掉的弯刀,沉默着。

    那原本加上刀柄,五尺五寸。此刻自那弯月处断掉后,就只剩下三尺二寸。让这原本的大弯刀,变成了直刀,漆烟的刀柄,漆烟的刀身,没有任何光泽,仿佛它已经死亡。

    闪电面具注意到他的举动,不屑说道:“不过是那个所谓的天神留下的残渣,有什么用处?”

    白云面具道:“我感觉刀灵还在。”

    他屈身捡起掉落在另一边的弯月部分,仔细品味半晌,呵地一笑,道:“果然还在。”

    说着话,他将那沉烟弯月激射而出,直接射入还抗在闪电面具肩上的白风楼。弯月斩入白风楼背心,刹那不见。

    闪电面具道:“多此一举。”

    白云面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两个人片刻不见踪影,对大漠当中近万人的厮杀丝毫没有兴趣,就好像是两群蚂蚁在打架。

    ……

    江南

    江南深秋的雨是连绵不绝的,江南深秋的雨同样冷入骨髓。若是北方人在这个季节住在江南,一定会有种错觉,觉得此时的北方已经漫天大雪了。

    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

    在这个阴雨绵绵的夜晚显得格外安静。因为老庄主下令,今晚任何人不得踏出房门半步,老庄主发话,大家只能惟命是从,不敢有丝毫忤逆。

    老庄主自然就是二十多年前,江湖人称“惊天剑”的谢不败,虽然他已经退隐江湖二十年,但是江湖中那些成名高手,无不以能见到老庄主一面而感到荣幸。

    即便是现今,在江湖中如日中天的“小李飞刀”探花郎,在十年前老庄主五十五岁大寿的时候,都亲自过来祝寿,并送上一对夜照白玉狮,可谓名贵之极。算是那一番寿礼当中最名贵的东西了。

    可是老庄主却对那玉狮子看都不看一眼,只盯着李寻欢,好似发现一件奇珍异宝似的,说道:“你今日能来,我很开心。”

    可是大家都在纳闷,他们以前好像从未有过交集啊。

    老庄主更是牵着探花郎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身旁,一刻都不想让他离开,这比对自己的亲儿子还亲。

    当时酒宴纷乱,前来道贺的江湖人士太多,场面太过热闹,所以大多数人都没听到老庄主和探花郎到底说了什么。只是有在旁伺候的仆人和离他们就近的江湖大侠断断续续听到了他们的一些谈话。

    老庄主说:“十年前,沈浪来过……”

    探花郎说:“今日还要多向前辈请教,武道之路,晚辈还有许多不明所以……”

    之后,他们又谈了天机棒或者龙凤环,以及铁剑什么的,因为太过嘈杂,没有听清。江湖传言也不甚广,只有寥寥几句。但李寻欢能入老庄主法眼的事情,却让在场江湖人士极为羡慕。

    神剑山庄今日之荣耀自然要始于两百五十多年前的始祖谢天,而真正达于顶峰的,却是五十几年前的神剑谢晓峰。

    自紫禁之巅后,两大绝顶剑客,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一个身死,一个莫名失踪。江湖当中用剑的高手,唯一可以用“神”来形容的,就只有谢晓峰。

    神剑山庄有太多的光辉历史,可是也有没落的时候,极盛转衰,也不过常理之事。而真正在江湖上撑起这一代的,便是现在神剑山庄的这位老庄主。他的名字叫谢不败。一生不败。

    自他初入江湖,浪迹天崖以磨剑锋开始,他的剑就从未败过,他名叫不败,所以他不能败。

    四十年前,武林中有一句歇语:“西出玉门赴楼兰,万家生佛柴玉关。远下江南三千里,绿水湖畔天剑惊。”

    这句不明所谓的歇语不知道是谁传出的,自那之后,人们总觉得“快活王”柴玉关必定会和“惊天剑”谢不败有所一战。

    谢不败听到这句歇语后,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对手,便兴冲冲地跑到西域古楼兰城,去找柴玉关。但是见到柴玉关之后,谢不败却很失望。因为柴玉关不配他出剑,所以谢不败懒得出剑。

    因为谢不败见过更恐怖的存在,那是在他少年时,他的祖父还活着,被人称之为“神剑”的谢晓峰,曾与两个非常恐怖的存在交手,剑气荡出三百丈,惊天地而泣鬼神。

    谢不败便亲眼目睹了那一场他至死都难忘的决斗,那场决斗过后,神剑山庄后山一片狼藉,自此之后,神剑谢晓峰莫名失踪。

    谢不败见识过那场惊天动地的战斗,所以,在他看来,已经沉沦于富贵温柔乡的柴玉关,真的不配让他出剑。

    煌煌岁月过去,如今的谢不败已经步入垂暮之年。

    江南秋雨滴答响,绿水湖上绿水阁。

    绿水阁在绿水湖的湖中心,谢不败自二十年前退隐之后便住在这里。除了每年家里人为他准备的寿喜之日,他便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除了一直伺候他的老仆,他也很少让别人来这里。

    而此时,绿水阁之内那个老仆却不在。阁内只有两个人,一个老人,一个少年。

    老人坐在床榻之上,少年跪在老人面前,显得极为惶恐不安,身体不由自主地在发抖。

    老人自然是谢不败,他看向少年人的目光却充满了期待与希望。

    少年人是谢不败的孙儿。或者可以说,是谢不败儿子的私生子,刚刚今天白天才接回来,被送到绿水阁。

    他的母亲是个妓~女。

    谢不败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笑意,越看这个孩子,他越喜欢,好似乎看到一块绝世璞玉。

    绿水阁里的灯光充足,所以少年人的一举一动谢不败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他看出了少年心中的恐惧,也看出了少年眼中的倔强与不屈。

    少年人虽然跪着,可是他的脊背却挺的很直,如同一柄出鞘的剑。

    少年就这样跪了很久,他觉得再这样跪下去,自己的腿都会断掉的,而面前这个人却一直没有说话的意思,这是对自己杀人的惩罚吗?

    沉默的气氛便在此时被谢不败打破,沧桑的声音问道:“你练过剑吗?”

    少年摇了摇头,他的眼睛虽然明亮,但却透着深深的畏惧。

    谢不败看到他摇头,有些昏暗的双目渐渐开始放光,微微点头说道:“可是你却用一柄竹签子捅死了一个人。”

    少年瑟瑟发抖,显得极为不安,说道:“因为他殴打我母亲。”

    谢不败长然叹息道:“你母亲我见过,她年轻时是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可她是个妓~女,你知道吗?”

    少年握紧拳头,长长喘着粗气,道:“我知道,因为我母亲是妓~女,所以就可以任由别人凌辱。所以我也可以让任何人欺辱,我母亲说,这都是命,因为我是个婊子养的下贱种。别人欺负我,打骂我,在我身上洒尿都是应该的,我若是有所反抗,就活该被别人活活打死。”

    谢不败听他这么说,目光中透着深沉的怜惜。轻轻抚着他的后脑,说道:“你不下贱,你很高贵,没有人可以比你更加高贵,因为你姓谢。”

    少年倔强地抬起头,一字一句道:“不姓谢,我姓荆。”

    谢不败哈哈大笑道:“姓什么无所谓,你既然想随你母亲姓,那便由得你。这个庄子已经彻底腐烂,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沉寂在昔日的辉煌中不可自拔,他们既然选择腐烂,那便由得他们。但你不同,你没必要陪着他们一下堕落,因为你是新生的。只是,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少年疑惑地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