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替嫁成婚:亿万总〕〔十里红妆:明妧传〕〔星临诸天〕〔逆天毒妃:傲娇邪〕〔农女要翻身:四叔〕〔恶魔住隔壁:小甜〕〔更把双眉比月长〕〔重生八零:弃妇带〕〔亲爱的许你来生〕〔重生八零撩人军婚〕〔我的绝美女总裁〕〔绝色毒医王妃〕〔空间重生:盛宠在〕〔天地霸体诀〕〔位面宇宙〕〔她的小龙椅(重生〕〔宝鉴〕〔爆笑修仙,萌狐不〕〔万古金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179章 杀手(下)
    ,!

    第179章  杀手(下)

    龙啸云有些泄气,站起身来,绕过书案,刚准备说话时,却听那书声道:“龙大爷若还想活命,便停下步子。”

    龙啸云一愣,立刻停住步子,不解地看着书生。

    书生道:“龙大爷可以先看看自己的膝盖处。”

    龙啸云底头,看向被锦袍盖住的膝盖,发现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再仔细一看,却不由得大惊失色,他的膝盖前不知何时,横着一条非常细的线,若不仔细去看,根本发现不了。顺着细线瞧去,线的尽头,在左窗的位置连着一张强弩,正对着自己。

    书生道:“这是第六次。”

    说着话,书生又指了指龙啸云的头顶:“还有第七次。”

    龙啸云抬头,就见离他头顶丈许之间,一柄大刀便挂在一条快被磨断的细绳上,摇摇欲坠。龙啸云惊出一身冷汗,匆忙后退。那系在大刀柄上的绳子,便在此刻断开,大刀斩落,直插入青石地板,可见其锋锐。

    大刀落下时,也将那条细线斩断,强弩瞬发,“夺”地一声钉在对面的墙上。龙啸云冷汗淋漓,后退之时,感觉自己的脚底好像踩中了什么东西,却因为刚刚的场面太过骇人,并未引起他的注意。

    书生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道:“第八次。”

    龙啸云听他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惊汗,疑惑不解地看向他。

    书生道:“龙大爷可以看看自己的脚底。”

    龙啸云依言抬脚,却见刚刚被他踩中的,竟是一颗拇指大小的烟色蛇头,面有疑色,问道:“一条死蛇的头,这也能杀人?”

    书生道:“想必龙大爷肯定是不知道的,毒蛇在斩下头时并不会马上死去,谁靠近它,它便会咬谁。更何况,这是一条非常毒的玄花五步蛇。”

    龙啸云听闻,连忙闪开两步,尽量离那蛇头远一些。

    书生却道:“龙大爷不必惊慌,这蛇已经死了三天了,此刻不会再去攻击龙大爷。”

    龙啸云这才定住心神,可紧接着,他看向书生的目光从刚刚的钦佩,开始变成了极大的恐惧。

    他先前能够想像,这书生或许武功比他高,可以在一个刹那就将自己致于死地,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江湖当中比他龙啸云武功高的大有人在,算是得什么稀奇。

    但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对方的手段会如此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在这若大的书房里,对方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布了这么多杀人机关,而自己先前,竟然毫无察觉。

    这样的人物,当真让人感到害怕。‘死不知’这个在江湖当中,让人人丧胆的杀手组织,此刻便在龙啸云的心里深深种下了。正所谓:金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说得便是这个道理。

    书生叹了口气,带着浓浓的失望道:“在下实在没有想到,原来龙大爷竟然这么好杀。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今次见到龙大爷之后,在下才觉得这话似乎有些不对。这几班手段,在下总以为龙大爷至少会破解两三个。”“却没想到,龙大爷竟是全部中招,一个都没躲开。这让在下安排的其余手段,全然没了用处。若是如此看来,在下想杀龙大爷,就算是杀五百次也不算多。”

    龙啸云对他这般极尽蔑视的话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一个人如果比你高明一点,那么,你有理由去嫉妒。若是一个人高出你太多,那么便只能去仰望。

    听了书生的话,龙啸云没有半点羞恼,反而哈哈大笑着道:“死不知,果然名不虚传。是龙某先前失礼了。今日能见阁下这般手段,当真让龙某感到汗颜。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不过是个井底之蛙罢了。正也因为如此,龙某便可以放心的将这单生意交付于阁下手中了。”

    书生见他这般态度,也略微感到意外。总以为对方会恼羞成怒,却不想竟是坦然自承。这也是个有些城府的人物。

    书生这么想着,看向龙啸云的目光中就带了些许赞赏,点了点头,自谦地说道:“当不得龙大爷这般赞许,在下受之有愧。”

    龙啸云摆摆手,将这些恭维之言揭过。转而问道:“以你这般手段,想必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却不知是‘死不知’里的哪一位?”

    书生道:“龙大爷觉得在下是哪一位?”

    龙啸云想了片刻道,道:“都说‘死不知’有双杰,‘灯下无影’九命花猫,‘月下无踪’夺命书生。若在下猜得不错,阁下想必就是九命花猫了。”

    书生饶有兴趣地问道:“在下为何就不能是夺命书生呢?”

    龙啸云笑道:“因为夺命书生,龙某曾经见过。四年前的一场恶战,夺命书生刺杀李寻欢,却被他打成重伤,遁逃而去。”

    书生叹了口气道:“龙大爷又错了,在下就是夺命书生,四年前却与龙大爷有过一面之缘。至于九命花猫,在十一年前便已经死了,不怕龙大爷笑话,他是刺杀镇边九将之一的叶重楼失败后,被打的重伤不治而死的,自那之后,‘死不知’便再没接过刺杀朝廷官员的单子。所以,现在‘死不知’内,便再无‘灯下无影’的名号,只有‘月下无踪’。”

    龙啸云却道:“不可能,夺命书生我见过,绝非你这个模样。”

    书生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易容而已,一张人~皮~面具。龙大爷难道瞧不出来吗?”

    龙啸云仔细辨认,却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心悦诚服的拱拱手,道:“阁下的易容之术高明,龙某竟然没有察觉到丝毫不协之处,实让龙某敬佩。”

    书生回礼道:“过奖了。若在下猜的不错的话,龙大爷想杀的人应该是李探花吧?”

    龙啸云瞳孔收缩,却并未表露出来,反而微微一笑,道:“寻欢与我八拜之交,阁下何出此言?”

    书生道:“江湖中人谁不知道龙大爷与探花郎是结义的兄弟。龙大爷称呼探花郎时,到少应该是‘我那兄弟’‘寻欢’‘李贤弟’之类的。而龙大爷却在刚才谈话时,直呼‘李寻欢’三个字,毫无眷恋可言。由此,在下便可推断出,龙大爷要杀的人,便是李寻欢。在下猜得可对否?”龙啸云想要说什么,却被书生打断,叹了口气,接着又道:“江湖上谁杀谁,我本无权过问。就是亲儿子去杀亲老子,那也由得他们。‘死不知’只拿钱,不过问,这是咱们这一行的规矩。”

    “便如龙大爷此刻要杀的是李探花,这也是你们兄弟之间的恩怨。与‘死不知’跟在下没有半点关系。但是说句实话,这生意在下却是做不得了。因为在下本领有限,实在没办法去对付李探花,还望龙大爷见谅,银子会如数奉还。在下这就告退。”

    说着话,便要离开。

    龙啸云见他这般模样,反而哈哈大笑道:“‘死不知’也有怕的时候吗?”

    书生停步,回身对龙啸云拱拱手,态度谦卑,说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天下间最愚蠢的事情便是如此。龙大爷若是还有其他仇家,在下必定会接这单生意,即便是七派八帮的掌门人物,在下也做得,但是探花郎,在下实在没那个本事,龙大爷还是另请高明吧。”

    龙啸云笑眯眯道:“若是龙某告诉你,要杀之人并非李寻欢,你可有胆子接了这单生意?”

    书生来了兴趣,问道:“不是李探花?敢问是何人?”

    龙啸云道:“此人与李寻欢是同胞兄弟,现居于京城。名叫李乐,字表知安。街坊间多以李三郎呼之。你可有胆子去接?”

    书生犹豫了,思量半晌,才道:“与龙大爷说得明白,要杀李知安并非难事,此人在下也听说过,风月里的班头,花街上的校尉。左右不过是个浪荡子而已,最近还新得了个‘京城第一纨绔’的名号。这些在下并不想去追究,只是,杀了李知安后,恐怕逃不过李寻欢的追拿。”

    “丐帮谢平安何等交际,现如在还在刑部大牢里关着。唐门唐重义,‘紫面昆仑叟’严昆,天鹰门司马平,这些人何等本事,最后不过落得个野死荒郊的下场。昆仑派掌门言俊,不过是酒后说了李探花的几句话坏,酒醒之后,回想起来,便一日三惊,最近听说他都快疯了,总以为李探花会来找他。还有,‘金刀门’掌门……”

    书生说到这里,龙啸云摆了摆手,将他的话头打断,道:“行了,这些我都知道,不用阁下一一举例。我与李寻欢八拜之交,是你更了解他,还是我更了解他?明着与阁下说吧,据龙某所知,李寻欢近些年正在追查一些不为人知的秘事情,至于什么事情,我也不甚了了,但想来,能劳动他去追查的,必定也是非常凶险之事。”

    “总之,近几年,你可在江湖上听说过他的事情?想必没有吧。或许他现在已经死了呢?即便不死,以目前来看,在他知道李知安的死讯后,也得过上几年。到那时,你又在何处?还怕被他寻到吗?”

    书生沉吟片刻,咬了咬牙道:“如此,这单生意在下接了。只是需要时间,在下要进行一些脱身的后手布置。少则三月,多则半年。就是不知龙大爷是否有耐心等下?”

    龙啸云皱眉思索片刻后,道:“只要能将李知安杀掉,龙某等的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有奈何桥〕〔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