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医仁心〕〔名门千金,总裁宠〕〔乱世武帝〕〔重生狂妻:爹地,〕〔诱妻入怀:总裁大〕〔二婚很甜:高冷上〕〔若爱命中注定〕〔最强军师之鬼才郭〕〔重生之机甲大师〕〔道界天下〕〔隐富小农民〕〔黄泉阴司〕〔惊世医妃,腹黑九〕〔诸天降临大逃杀〕〔致命赌注〕〔最强纨绔系统〕〔重生都市传奇高手〕〔修仙奶爸在都市〕〔最强边防兵〕〔武星耀侠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185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

    永安见他这样说,既有开心,又有些担心。开心自然是因为李乐的清白,担心是因为涉及江湖,其中凶险难测,抬头瞧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乐,问道:“危险吗?”

    李乐呵地笑了一声,宽慰她道:“在这世上,要做大事,哪里有不危险的道理?不过说起来却也尽在掌握之中,永安姐不必担心。”

    他语气中透着强烈的自信,但永安却担心地说道:“既然有危险,可不可以不去做这些事情?”

    李乐叹了口气,接着又道:“永安,明着说吧。我现在做这些事情,是为了让太子能顺利登基,并且,在登基之后,那张龙椅能够坐的稳当。不怕告诉姐姐,至尊爷快不行了,左右也就是这两三年的事情。”

    永安听到这话,非常惊异地抬起头,愕然问道:“不是说至尊爷只是些许小恙吗?怎么会变得这么严重?”

    李乐摇摇头道:“那是为了稳住现下的局面,至尊爷不敢将自己的病情传出去。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指不定会出什么大乱子。”

    在永安失神的片刻,李乐叹息着,接着又道:“至尊爷若是去了,这若大的帝国便要落在太子的肩上。可是如今的大商,却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积重难返的地步。外有北元、西辽虎视眈眈,内有七派八帮与镇国四姓为首的这些武林豪强们,依附在帝国身上吸血。”

    “而朝廷分散各地的官员,却他与他们同流合污。税收近半落入这些豪强与贪官手中,致使国库空虚,百姓却因各地重税而苦不堪言。在这京城,更有董家现在撑控的那帮人,事事阻挠,无风还能起三尺浪,为的也不过是夺嫡而已。”

    “从今次北方各地涌入到京城的那些难民当中,便能看出,如今的局势已经坏到何等地步。地方官员救灾不利倒也罢了,甚至还乘着这天灾的机会,侵吞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董家更是借着这个机会,谋取自己的政~治利益。”

    “还好,这些年至尊爷以仁德而闻名于天下,让百姓们还不至于闹出太大的动静。若是等至尊爷有什么不忍言之事发生。其后太子登基,那皇位便是有名无实,到时致使大权旁落,国家纷乱,民不聊生。等到有心人登高一呼,说出什么‘大楚兴,陈胜王’之类的话来,便会有从者云集。到那时,秦末战乱便会重现。”

    “而后紧跟着,大商武力最强劲的这些将军们便会在那时异心丛生,汉唐时军阀混战之事,便是前车之鉴。再然后,西辽、北元两大异族入侵,那华夏大地便会再次陷入五胡乱华时的危难。金灭前宋旧事,殷殷不远矣。”

    “永安姐刚刚问我,我现在做的事凶险吗?自然是凶险的。但是值此国难当头的时刻,我又怎能退缩?太子殿下将我倚之为心腹,我与他是君臣,也是朋友。为太子计,为我大商国运计,我李知安又怎能退缩?”

    一番慷慨激昂过后,李乐呵地笑了一声,接着道:“其实,永安姐姐,你是知道我的,我只是想当个混吃等死的纨绔。每日里风流快活,锦衣玉食,潇潇洒洒的过完这一生。找几个红颜,娶一个知心,便已经足够了。”

    “但是时势所迫,我现在又能有什么法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若大帝国,陷进那大厦倾覆危局之中吧?覆巢之下无完卵,到时我的家人,我的爱人,我的朋友,这些我在乎的人该怎么办?所以,现在明知道凶险非常,我也必须迎着头,闯过去。”

    什么样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就是不畏艰险,不惧困难,明知前路凶险,还能有勇气站起身来,堂皇面对。不畏惧任何困难险阻。这样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

    永安此刻看着李乐的目光,已经从先前的羞涩,变成了深刻的痴迷。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从来都是风花雪月,怎么瞧都有些不着调的小三郎,竟然会在今日说出这番道理来。

    这才是真正的奇男子,伟丈夫,比之那些只知道醉生梦死的纨绔子弟们不知强了多少辈。亏他们还有脸让朝廷,让百姓来供养他们。怎么就没活活臊死?

    用他们来与我的小三郎相比,那当真都是在沾污三郎。大商男儿千千万,有哪一个能如我的小三郎这样居安思危,禄力王事的?

    话说,“小三郎”真的不小呢,那会子意乱情迷时,忍不住摸了它一把,着实吓了一跳呢。三郎是个伟丈夫,“小三郎”也是条难得的“伟丈夫”呢。

    永安的思维莫名奇妙的跑偏了,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又是一阵微微的发烫。

    瞧着柔柔抚摸自己头发的李乐,喃声道:“三郎,姐姐只是个小女人,不懂那些个家国大事,不知三郎肩膀上的担子竟然是如此之重,姐姐没本事与三郎分担那些重担,却惟盼三郎能平平安安,便已经心满意足。”

    李乐低身俯首,右手挽着她的后脑,脑门抵在她光滑如玉的额头前,轻微一笑,挑逗着说道:“三郎会平平安安的,因为三郎还要跟永安相知相伴一辈子。不光三郎会平平安安的,就是‘小三郎’也会平平安安。因为它还没跟‘小永安’见面呢,怎么能够不平安?”

    这样的调情流氓话,一下子把永安的春心给勾动了,娇笑着捶了一下李乐的胸口,羞涩说道:“原以为你是个伟岸的大丈夫,如今瞧来,却也不过是个花街上的班头。”

    李乐嘿地一笑道:“难道三郎还不够‘伟岸’吗?”

    永安听懂了他的暗指,娇羞难耐,刚刚准备说话时,李乐便深深一口吻了下去。

    舌尖撬开她的牙关,仿佛要将她的整个舌头都吸进嘴里,让永安一下子便有些炽烈,慌忙迎合着,却是有些不知所措。

    一个深沉的长吻过后,永安便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从心口往外拔的那种窒息感,让她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

    与李乐的双唇分开时,她整个人便有些瘫软了。只是一个吻,便让她春潮泛滥,湿腻腻的好不难受。

    李乐在她耳边舔了一下,悄声道:“知道‘小永安’这些年寂寞,三郎有一些非常的手段,能安抚寂寞的‘小永安’。姐姐以为然否?”

    说着话,并不等永安答言,直接向着那些还在左近伺候宫人摆摆手,让她们都出去。宫人们依言,行万福礼,一个个的都走了。

    两人相对,静室安然。李乐嘴角留着邪笑,永安眼里带着媚态,将挂在紫竹轩廊亭内的帘子放下,轩阁内便变得幽幽暗暗,遮蔽了所有。

    有道是:天凉好个秋,玉露在榻头。口称好人儿,轻微慢些儿个。

    又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良辰美景怨迷情。两根玉指探幽宫,桃花深处径一津通。

    然后便是阵阵娇哼传出,那声音有些大,听得随侍在外的宫娥们都有些脸红心跳。直到过了许久,随着长公主一声:“亲亲的三郎,姐姐不行了……”

    这场大战,便在李乐正版‘加藤鹰之手’的飞速旋转间,渐渐落了帷幕。

    而此刻,在轩阁内的两人相拥在一起,永安全身的皮肤都透着殷红,双臂挂在李乐的脖子上,软声细语地喃呢:“三郎,只顾着我快活了,却忘了你……”

    说着话,她的手便开始轻轻搓揉那杆赫赫顶立的硕大金枪,微微揉着,轻轻咬在李乐的肩上,道:“还要等个几年呢,三郎如何吃得消?”

    李乐哼哼笑道:“别诱惑我了,若是我真的吃不消,受不了,‘小三郎’现在就把‘小永安’吃掉该怎么办?”

    永安柔柔地在他胸口画着圈,问道:“想必三郎这两年虽是不能快活,春书却是看了不少的吧?你刚刚那般的手段,是不知看了多少禁书学来的呢,我倒是信你与你些个女子清楚明白,只是这般手段怕也用了不少回吧?”

    女人吃醋总是这样莫名奇妙,李乐呵地一笑,知道这个时候怎么解释都是解释不明白的。于是便道:“我若说这般手段只用在过你身上,姐姐信吗?”

    永安娇笑,咬着下嘴唇说道:“自然是信的,不信又能怎样?就好比男人的那条根,入了多少快活林,却又有谁能瞧得出来?左右不过是你们说了算。”

    李乐没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直接说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再问姐姐一句,‘小永安’可否再等‘小三郎’几年?那时‘小三郎’必定会不复‘小永安’的期望,可否?”

    永安低头,双目带羞,整个脑袋都埋在李乐的胸口,缓声说道:“全凭三郎做主啦。”

    说着话,又将手伸了下去。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温言细语,你浓我浓。眼见天色不眼,李乐起身道:“我该回去了,以后我会时常来看永安的,永安记得给我留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一品道门〕〔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