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印至尊〕〔主神调查员〕〔斩魄之剑〕〔桃运邪医〕〔天脉谜踪〕〔逆天命:问梦情〕〔末世农场:黑心商〕〔演戏从超神学院开〕〔每一秒都在修炼〕〔剑逆天穹〕〔帝尊在上,医妃宠〕〔万界黑科技聊天群〕〔诡世将星〕〔纯阳第一掌教〕〔玄元立道〕〔帝妃惊天〕〔偏不入中宫〕〔系统之屠仙灭神〕〔强取豪夺:二少,〕〔都市之地狱之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208章 血溅有凤楼(五)
    ,!

    他们这一出现,原本乱乱哄哄的厅堂瞬间安静了下来。众英雄只见那个原本坐在梅香竹身边的俏丽丫头,欢欢喜喜地冲着进来的那几个人蹦过去,迎着为首的锦袍公子,甜糯糯地叫了一声:“公子爷……”

    锦袍公子似是真的醉了,在这丫头刚刚蹦过去的时候,便将一条手臂搭在她的肩上,整个人都倚着这丫头的身上,呵呵笑道:“笨丫头想公子了没?”

    丫头道:“想了呢,才几个时辰不见,青梅就想公子爷想的不要不要哒,这里的人太粗俗啦,没个家教的样子。有人竟然还想摸我呢,还好我闪得快,不然就吃亏了呢。”

    李乐眼中寒光闪闪,却依旧呵呵地笑着问道:“这笔帐先不忙,等会儿在算。”

    说着话,便让这丫头扶着他去往梅香竹那里。

    ……

    明明还在会友楼喝酒的李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吧,让我们把时间稍稍往回倒半柱香。

    有凤楼对面的会友楼上。

    李乐与一众纨绔的一场酒宴,喝得酣畅淋漓,时不时有几个别处叫来的“姐儿”与众纨绔们嬉笑打闹。场面混乱,热闹且少儿不宜。

    一个个的喝得烂醉如泥,嘴里说着一些淫词滥调。

    李乐似是也醉了,搂着一个怡欢楼的头牌,正玩着谁脱衣服谁喝酒的游戏。

    两个人正玩儿的不亦乐乎时,朱老八醉醺醺地走了过来,扶着李乐的肩膀道:“知安,你这心还真大呀。你的女人都快被别人弄死了,你还在此处逍遥?”

    正把头埋在女人胸口的韩老五离他们最近,听到这话,便抬起头来道:“老八,你安的什么心思?梅姓的左右不过是个婊子,玩一阵子就得了,你还真让小三子去对面找云诺依,替姓梅的出头?七派八帮那些人是好惹的吗?至尊爷都拿他们没办法。小三子过去,岂不就是送死的?”

    韩老五说到这里,曲三正瞧着街对面有凤楼的情形,听他这么说,便回过头来道:“我感觉那边快了,姓梅的今晚怕是过不了那关。他们人多势众,若真要擒下梅大姐,怕是梅大姐有八只手都不够用的。”

    叶沉明洁身自好,这么多纨绔里,只有他身边没有女人,端着酒杯撵了撵,叹了口气道:“想那梅大姐也是个风流的种子,今日死在那里就有些可惜了。”

    就有纨绔起哄道:“知安,你那会子不是说,谁动你的女人你就让谁死吗?怎么这会子见姓梅的要完,自己却在这里当起了缩头乌龟了?”

    另一个纨绔道:“想不到啊,想不到,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天下胆子就数你大的李知安,竟然也有怕的是时候?看来啊,这青花会的势头还真就不小,竟然将‘京城第一’的李知安给镇住了。”

    众纨绔哈哈大笑,风凉话一个接着一个,乱乱哄哄,起哄声此起彼伏。

    京里的纨绔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最喜好的就是瞧热闹,而且还是瞧大热闹。在他们心里,这会子李乐过去跟云诺依那班人干一架才是好的,要是闹出人命来,最好是李乐或者云诺依死上一个,事情闹大,他们才觉得过瘾。

    李乐呵呵笑道:“闲得蛋疼,想看热闹是吧?”

    有人叫道:“对呀,哥几个就是闲得蛋疼,不知道知安你有没有那个胆子闹一场大的?”

    李乐眯着眼睛,瞧了那纨绔一眼,道:“本来呢,今儿个聚会,想着请几个相熟的哥们儿,把这场酒宴当做我和永安的和亲酒,安安稳稳地过去便算了。可是,即然大家都这么说了,那也办法,老子今天就来个双喜临门。这就过去,把梅大姐抢过来,在此处大办花堂!”

    说着话,像是意气用事似乎的,站起身来,歪歪斜斜向楼下酒走去。

    众纨绔觉得提声,再次纷纷起哄,有人叫着:“李知安好样的!”有人喊着:“果然不愧是京城第一,是个爷们儿!”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脸上都带着酒后兴奋的表情。瞧着李乐下楼的模样,两眼都在放光。这些人,其实就是一群人渣。

    朱老八像是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似是觉得自己办错了事,着急忙慌地随着李乐往下跑,嘴里叫着:“知安慢些,知安慢些,不必意气用事,是哥哥刚才说错话了,你也知道,哥哥我喝两口酒就是这个德性……”

    朱老八随着李乐下楼,刚巧看见在楼梯口等着的韩陆,将一柄狗腿~刀递给李乐。此刻再看李乐,身上哪有半点醉意?

    朱老八呵呵笑着,走过来,他倒是真有些醉了,道:“怎么样?我朱老八配合你演戏还不错吧?”

    李乐接刀在手,将狗腿~刀束在腰间,微笑着冲着朱老八拱拱手,道:“辛苦八世子了,有些时候总要找个名目的,就这样大金大马的杀过去,总觉得有些生硬。”

    朱老八浑不在意地摆摆手道:“前些日子便觉得,你好像要做一件大事。一直没机会问过你,直到今日听到家里人说,云诺依要进京了,又接到你在会友楼摆酒的消息,倒才反应过来,你这是要对付青花会的。你这胆子可真大,竟然真的敢对青花会动手,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吗?”

    李乐摇摇手,道:“我像是那种做事欠考虑的人吗?”

    朱老八叹了口气,道:“你心里有底,如此便好。不过说真的,知安,以后要我做什么事情,但请明说,总是被你这么用着,自己还要蒙在鼓里,实在让人觉得不爽利。”

    李乐笑道:“今后不会了,我跟太子这一股子,也算八世子一份。如何?”

    朱老八目的达到,哈哈大笑道:“便这么说定了。”

    两人说着话,已经转到会友楼大堂。却见,白天羽,莫惜朝,班定,赵肆,已经等在这里。

    见里李乐来,白天羽道:“等你很久了,以为你不去了呢。”

    李乐摆摆手道:“哪能呢?只是在等他们率先发难而已,我估摸着这会儿时间也差不多了。”

    然后冲莫惜朝点点头,莫惜朝轻轻“嗯”了一声,意思是说都已经准备好了。

    之后,李乐便带着一行人往外走。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朱老八道:“八世子,等会儿我可是要杀人的,你还是别去了,场面太乱,一时有个照顾不到的地方,伤了你总是不好的。”

    朱老八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中的折扇,道:“知安你只管做事便好,我就是瞧个热闹,不必管我。回来也好给那班人讲讲知安你的威风。再说,我朱老八也不是半点本事都没有的囊虫。”

    李乐见他这么说,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继续向门外走去。

    出门之后,便装做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列里外斜,带着一帮人,走到有凤楼的门口。此时,有凤楼门口正有两个劲衣汉子和三个艳丽女子守着。

    见李乐等人过来,一个劲衣汉子伸手拦住,道:“今日这楼子里不做生意,有贵客到访,几位还是去往别处吧。”

    李乐醉态横生,活脱脱就是个不讲理的纨绔,冲着这拦路的汉子道:“爷便是贵客,还有哪个客人的身份能比爷更贵得的?让开!”

    说着话,向那汉子推去,却假装推不动,反而震的自己退了几步,差点跌倒,被紧跟在后面的韩陆扶住。

    那汉子脸上尽是轻蔑之色,心里琢磨着,不知是哪家的纨绔,跑到这里来借酒撒泼,若不是云会主吩咐,不要节外生枝,此刻必然要教教你怎生做人。

    李乐“哎呀呵”地叫了一声,道:“跟本公子叫板是吧?”

    起身便做出准备撒泼耍横,要收拾这汉子的架式,却被旁边的班定拦住了。

    班定呵呵笑着道:“大哥瞧我了,我去跟他们说。今日铁定让大哥你快活了。”

    说完这话,便走近那汉子,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来,笑着道:“通融一下,咱们也是这楼子里的常客。”

    那大汉眼中不屑的神色更加浓重。刚准备说什么时,却感觉心口一痛,一支小弩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插在了他的胸口。瞪大眼睛,满面不可思议地瞧着班定,继而缓缓倒下。

    班定没再看这大汉,手里依旧拿着银子,转问其他守门人,笑着道:“他同意了,你们呢?”

    其他四人见这情景,纷纷大惊,便要抽出兵器,却在他们刚刚准备动手时,莫名奇妙出现的透骨钉,击穿了他们的眉心。一个个到死都没明白过来,究竟是谁出手杀了他们。

    “九绝手”班定,出手间无声无息。这便是他们这一门的手段,狠辣,残毒,下手不留活口。总是在他人放松警惕之后,悄然出手,“光明正大”这四个字永远跟他没有关系。

    从他师父“残毒手”阴无极,到现在的“九绝手”班七郎,无一例外,都是这种风格,让人琢磨不透。正派中人如果遭遇这种暗算,肯定会在临死前叫一声:“卑鄙小人……”

    接着含屈致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从姑获鸟开始〕〔武道大宗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