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眼神卫〕〔踏破乾坤〕〔皇朝一品〕〔重生迪拜做神豪〕〔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刷钱人生〕〔史上最强吹牛系统〕〔星空至尊〕〔超级总裁保镖〕〔仙皇原是红尘人〕〔都市之兵解魂穿〕〔六迹之星河创世〕〔最强妖兽系统〕〔婚后情深:总裁娇〕〔女总裁的贴身特种〕〔踏天神王〕〔龙武战神〕〔绝顶神医〕〔一晌贪欢:腹黑总〕〔龙魂武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212章 血溅有凤楼(九)
    ,!

    左守寒抽剑出鞘,轻轻抚着剑身,道:“此剑,三尺三寸长,其柄宽大,其身厚重,其锋凛烈。古之名剑,名曰‘青釭’。魏武帝曹氏孟德之配剑!”

    莫惜朝神情肃穆,横剑而抚,淡然道:“此剑,三尺四寸半,极北玄铁新近打造,名为‘月下美人’,李知安所赠,世间难得之利器。领教前辈高招!”

    两人静立,不动。厅堂内针落可闻。

    群雄们捏着拳头,都在为左守寒暗暗鼓劲。将两人的对决,看做是关乎在场众人生死的一战。

    而李乐这边的人,却都面带微笑,似乎两个顶尖的剑客决斗,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热闹而已,无关大局。

    沉默的气氛随着两人渐渐攀升的气势而有所改变。当气势攀升到顶点,莫惜朝与左守寒同时出招,脚尖微错,踏步前行,持剑相刺而往,只是简单的一刺,便含有八八六十四种剑招的变化。

    到最后,彼此剑尖相抵,轻微一触,“叮”的一声脆响。两人立刻分开,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脚下步法几乎同时一转,轻轻一跃,远离人群,向着空开的厅堂中央而去。

    莫惜朝的身法,如游龙起跃,似凤凰归巢。堂皇威武中又带着隐约宛转。

    左守寒恰似雨燕低转随风折,鹰隼轻啸矢扑兔。身法如狂风骤雨般凌厉。正如他这个人一般。

    众人心中赞叹,这一般的轻功身法即便是放眼整个江湖,也不多见。当真如同凌空九宵的剑仙一般。

    与此同时,两人的第二次交手开始。声势徒然一变,左守寒手中的青釭剑,在刚刚进行了简约的试探之后,便变得煌煌如同大日一般,气势恢弘。大开大阖,剑气扩散,凌厉非常。正是他的成名之剑,三剑绝神技之一的“大日朝天。”

    莫惜朝却截然与他不同,手中月下美人轻灵舞动,举重若轻间抵开层层袭来的剑气,宛转多回,如皎洁明月,时而晦暗,时而清爽。诡秘中带着堂堂之势,有时似乌云遮月,晦暗不明。有时又如月华撒地,清冷却透亮。

    两个人,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法,便如他们两人的性格一般。左守寒堂堂正正,行事光明正大,做事从无不可对人言。莫惜朝晦暗难明,时有奇招,时又正大。恰恰符合:兵者,诡道也。以奇胜,以正合的风格。

    如此剑道巅峰的对决,让厅堂里的众英雄豪杰看得如痴如醉。这样的剑道决战,在江湖中有多少年不曾有过了?人们都已经记不得了。

    李乐虽然不会剑道,但是武道之路,彼此相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以此战来做借鉴,对他今后要走的道路大有好处。所以在决斗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他便收起了先前的玩世不恭,目光烁烁,紧随着两人的身影转动。

    白天羽亦是如此,瞧着舞斗空中的两人,问道:“知安,你觉得谁会胜?”

    李乐听他问,呵地笑了一声,反问道:“你觉得呢?”白天羽想了一会儿,道:“不好说,两个人的剑法修为都在伯仲之间。左守寒成名江湖三十余年,老而弥坚,胜在剑法出众,临战经验丰富。而莫惜朝却胜在机变无双,剑法中奇正相合。让人摸不清他的套路。嗯,我感觉,此战会以平手收场。”

    李乐摇摇头道:“你错了,不会是平手。此战,惜朝必胜。”

    白天羽奇道:“何以见得。”

    李乐道:“有两点。其一,左守寒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体力已不复巅峰状态。而莫惜朝正是身体开始走向巅峰的时候。所以,久战之下,左守寒必败。”

    白天羽认真思索片刻,点了点头,认可了李乐的看法,问道:“第二点呢?”

    李乐道:“第二,惜朝智谋无双,做事之前喜欢对这件事情进行预测,推导出可能发生的变故。而且,他做事之时喜欢将别人不着痕迹,无声无悄间,一步步引入他设计好圈套,从而达到他最终的目的。他的剑法亦是如此,你难道没有发觉,左守寒从最初的出剑到现在,都是按照莫惜朝的套路来走吗?”

    白天羽定睛仔细观瞧,果然如李乐说得那般。左守寒煌煌大气的剑法中,竟然真的似是在被莫惜朝引导一般。

    轻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白天羽道:“知安眼光毒辣,一眼便瞧出了此中关键所在。我不如你。”

    李乐摇摇头道:“不是你不如我,而是我与莫惜朝相交多年,太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所以才能做出预判。”

    随着李乐与白天羽的交淡,只是这一会儿的功夫,莫惜朝与左守寒已然分出胜负。

    只见左守寒三绝技最后一式“烈风入原”使出,莫惜朝眼底滑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笑意。

    紧跟着身形一个转折,让过这如寒风烈雪般的剑气,脚下步法微微一错。手中月下美人轻轻一点,直接点在青釭剑的剑身上。

    “叮”的一声轻响,青釭剑脱离了原本的轨迹。突然之间的改变,左守寒的身形气势略彼有些失控,连人带剑一起,稍稍有了偏差。

    莫惜朝便借着这个机会,身形如鬼魅般突变宛转,恍神间到到左手寒身后,长剑轻触,抵在左守寒的大椎处,道了声:“前辈,承让了。”

    左守寒略微一怔,身形佝偻了下来,仿佛一下子变老了许多,叹了口气问道:“你只需在我背后轻轻一刺,我便死了,缘何你却不杀我?”

    莫惜朝微笑摇头道:“我与前辈又非生死仇敌,杀死前辈与我有何益处?”

    说着话,莫惜朝还剑入鞘,一派潇洒气度。

    左守寒转过身来,看着莫惜朝,目中带着些许赞许之后,微微叹息着道:“果然,江湖代有人才出。老夫不及之处多矣。”

    说到里,左守寒的目光突然一变,盯着莫惜朝,问道:“我观你之心性,绝非大奸大恶之徒,却为何甘愿成为李三郎这小魔头的门下走狗?如此良材美玉,却不知自爱吗?”

    莫惜朝依旧微笑,道:“前辈,有两点你说错了。”

    左守寒问道:“哦?我说错了什么?”

    莫惜朝道:“其一,我并非知安的门下走狗,我与他是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朋友。其二,前辈自以为是的观人心性之法,真的很糟糕。在此之前,前辈与我并不认识,只是比了一场剑,前辈又如何能判断出我的心性?说不定,我就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呢?只因为我平常隐藏的很好,世人不知我的真面目罢了。”

    莫惜朝说出这些话的目的,其实就是想告诉左守寒,你认为的那些名门正派,未必就是真正的侠义中人,暗地里做的肮脏事不知有多少。比如:那古诚和尚。再比如,木雷道人等等之流。

    却不想,左守寒完全误会了。以为莫惜朝说得就是字面意思,以为莫惜朝就是在承认自己是“大奸大恶”之人。

    于是,左守寒目光一凛,呵呵两声笑,道:“如此说来,你与李三郎是一丘之貉喽?”

    莫惜朝无奈摇头,真为这老头的智商感到捉急。却也不想去解释什么,就是感觉这老头一大把年纪都活在了狗身上。

    只听左守寒接着道:“老夫这一生虽然经常看错人,却是个眼里不揉沙子主儿,今日与你一场斗剑,老夫获益良多。细心消化,两三年之内便可突破宗师。可是今日,老夫却不打算活着了,因为老夫不能放任一个将要成长起来的魔头,危害武林!”

    话音刚落,左守寒脚尖点地,飞跃离开,手中长剑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李乐刺来。而莫惜朝却好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似的,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半分出手阻拦的举动。

    这一剑很快,快致毫巅。因为这是三绝神技当中最为迅疾凌厉的一剑,“窗前过马”!

    在左守寒的一生当中,死在他这一剑之下的恶人不计其数。所以他感觉,这一剑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或许能将李三郎杀死。

    而且,他已经想好了杀死李乐之后,所要承担的后果。无非就是两个,一是在他杀死李乐之后,莫惜朝挺剑而来,与他再大战一场,他会死在莫惜朝的剑下。如此也好,能死在这个年轻人的剑下,做为他成名江湖的踏脚石,也算是不枉此生,只盼他今年很够自爱些。

    第二个便是,莫惜朝不会出手,在他杀死李乐之后,放任他离开。但之后,他依旧会死在李寻欢的飞刀之下。左右也不过是个死而已,区别只是早死与晚死罢了。

    但是只要能杀掉李乐这个未来为祸的魔头,即便自己身死,又有何不可?

    不过很可惜,他的算盘注定要落空。

    在这一剑堪堪将要刺中李乐时,李乐的脸上扬起了一阵微笑,不屑的微笑。然后轻轻伸出两根手指,将这无匹凌厉的一剑夹住。

    从从容容,举重若轻。天下绝学,灵犀一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