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荡神洲〕〔我的武功秘籍〕〔我可能穿了个假异〕〔那些年陪伴我的兄〕〔重生女魔头:国师〕〔我娘子脾气不太好〕〔都市极品仙帝〕〔漫威中的奶妈〕〔天帝是怎样养成的〕〔快穿系统:你的宿〕〔妙手狂医〕〔仙路不朽〕〔与你相逢今生缘〕〔超级存储系统〕〔重生之冠位暗杀者〕〔重生完美时代〕〔逐恒〕〔校花有点甜〕〔没有转正的皇帝〕〔绝色女神的贴身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237章 余韵(十六)你也想死吗
    ,更新快,,免费读!

    陈若风回身笑道:“各位大人,清算才刚刚开始,有句话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过不了多久,报应便会到了,各位大人小心一点。以后还会与各位大人见面的,在下告辞,官儿啊~!哈哈……”

    继而大笑着,出门而去。其他玄衣少年,跟着他一起大笑。

    留下大堂内洛阳一地官员,神色灰败,面面相觑。

    ……

    朝阳刚刚升起,天边带着一抹艳红。像是鲜血,却又充满了活力与朝气。

    这是新一天的开始。

    三百玄衣少年整装待命,接着在陈若风的分配下,组成两部分。一部分去往金刀门掌门金万里的家中。另一部分,赶往金刀门西城总坛。

    两方人马同时行动,快速如闪电奔雷。

    清剿金刀门的战斗,便在玄衣少年们,从腰后小包袱掏出几颗火药弹,扔进院墙内炸响之后,开始了。

    院墙内,有人惊呼道:“霹雳雷火弹,是霹雳堂的人!”

    这也是此人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因为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被一直弩箭穿透后脑。

    一个时辰后。

    西城总坛。

    搏杀到最后一人的金刀门长老孙快手,浑身带伤,瞧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云战,满目都是恐惧。知道自己今日绝无生还之理,狠狠咬牙,想着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将毕生功力运于手中刀上,狠狠向着云战劈去。

    云战静立不动,瞧着这一刀准确无误的砍在自己的面门上。接着传来金铁交加的声音。竟然连点油皮都没砍破。

    老长孙快手,便如同见了鬼一般的瞧着云战,瞒目都是不敢置信。

    云战觉得烦燥,随手一拳,打碎孙快手的脑袋,甩了甩拳头上的脑浆子,低声说了声:“无趣。”

    刚刚血战完的陈若风,瞧见了云战刚才的举动,心中竟然再一次被震撼到了。原以为这位只是武功很高,却不想他竟然刀枪不入?若是如此的话,只怕只有三公子或是神刀少主才可以与他匹敌了。

    这样想着,陈若风顺手将狗腿~刀插入刀销,看着云战的目光,便开始变成敬畏。

    却在这时,另一个玄衣少年走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瞧去,低声道:“现在服气了吧?三公子看重的人,还能错得了?如今疯子你还觉得,自己没能成为这回行动的总负责人而感到憋屈吗?”

    陈若风叹了口气,道:“服了,以前除了大姐头,我谁都不服。现在,我真是服了。我就不信你唐开山不服。”

    那叫唐开山的少年笑道:“当然服,我服的人多了,也不在乎姓云的一个。话又说回来,听寨里的兄弟说,此次各队接收那些死在有凤楼里的江湖人遗留下来的产业,便是对咱们的第一次考核,以各人不同的表现,决定日后的功勋,是不是这样?”

    陈若风点头道:“我也听说了,只是不知道具体的考核标准是什么。总之,大家实心用事就好。”

    唐开山叹道:“若是以剿灭时间的长短来算,咱们这一队是最可悲的。虽然离得比较近,却是出发最晚的。只怕咱们安排好相应一切事物之后,其他那几队,早就回京了。”

    陈若风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主要是此事涉及到洛阳,而且又是在城里,官场上的一应文书难办,并且涉及太广,所以只能借用东宫六率府的身份行事。有关一应官面上的文书批不下来,咱们能有什么办法?”

    两人说话的同时,云战已经走了过来,面色有些为难的道:“问你们个事情?”

    唐开山赶紧回答道:“云首领,您问。”

    云战好像很是为难,琢磨了半天才道:“洛阳城还有没有其他的高手?”

    陈,唐两人相互看看,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还是有的吧。”

    云战道:“那我现在要是去找这些人,会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唐开山奇问道:“首领去找他们干嘛?”

    云战道:“我想知道,他们有没有办法杀掉我。若是他们没办法杀掉我,那我就杀掉他们。”

    陈若风与唐开山听到这话,齐齐对视一眼,都陷入了无语沉默中。一心求死的人见过,但是像这样的人,真没见过。

    景和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晨时,寒风凛烈。

    洛阳金刀门被灭门。

    总计斩杀匪首三十六人,门徒三百五十八人。查获白银四十八万两,田产五千倾,不法商铺四十八家。

    牵扯于此案的洛阳官员,大大小小总计十七人。被太子六率府就地阵法,其中,最高职务为从三品参政执事王昌禄。总计查获贪墨银,九十二万两。

    金刀门的银子,自然会运回京郊千里寨内。而官员贪墨银,则会上交有司衙门,以充国库。

    知军胡君皓暗自庆幸,还好没有我,这帮玄衣少年说话还是算数的。

    此战,三百玄少年,牺牲两人,重伤二十五人,轻伤一百四十四人,余者,毫发无损。

    此后,金刀门西城总坛,为玄衣驻守洛阳之地。

    ……

    十一月十八日,正午时分。

    山西太行山北麓。

    余西山与马宗宝带着自己三百人的下属,已经在这深山中跋涉了整整四天。

    余西山道:“太行九曲,飞天隐山,那张奇兵也算是一个奇人,将飞天堡藏得可真够深的啊。咱们依着线索,在这大山里转了这么多天,却都没找到。”

    马宗宝道:“张奇兵在江湖中有个外号,叫做‘九尾狻猊’。这人狡猾且阴损,将自己的堡寨安排在难寻之处也是情理之中。他这些年,打着行侠仗义的旗号,专门找一些小官小令的去洗劫。须知,小官大贪,只怕他这几年劫的银子也不在少数。”

    余西山道:“说得不错,而且他这飞天堡,好像专门还供应一些江洋大盗,海陆飞贼的退身步。交了一定的钱财之后,便会安排相应人等以后的出路,不管是杀人的恶魔,还是害人的群鬼,他这里都会接收。”

    马宗宝叹道:“这人确实不简单,机智也是够的。若非在京城时,三公子早早要了他的性命,若是由着他来指挥飞天堡,只怕咱们的难度会更大。”

    余西山笑道:“咱们的难度不算大,只要找到地方,大砍大杀便好。最大的难度是疯子和大姐头。疯子要梳理洛阳各家衙门的事物,大姐头那里也牵扯到当地的一些豪门。这才是最难的。”

    马宗宝呵呵笑道:“疯子那里很难处理,这我知道。但是你觉得依着大姐头的性子,会在乎那些豪门?我估计着,大姐头会直接杀过去,有多少杀多少。杀完之后,若有当地官府问起,她就会说:‘你也想死吗?’”

    两人说到这里,彼此吭哧着压抑着笑声。

    洛西山便问道:“你说,大姐头这样的女人,以后谁敢娶?”

    马宗宝听他这么说,刚刚准备调笑两句,便听到一阵山歌传来。

    “东走三里快活林啊,西去五步锁魂的场。唯独在这太行上啊,飞天一现要命的关……”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之间双目带光。这寻山的喽啰终于出现了,飞天堡近在直尺!

    于是打了个眼色,让随行的其他玄衣少年向着那寻山樵夫而去。

    不多时,樵夫被绑来。拷问之下,得到飞天堡的具体位置。当日傍晚,飞天堡内喊杀声四起。刚刚入夜后,那喊杀声便以悄寂无声。

    十一月十八日夜,飞天堡在江湖上被除名。堡内九百六十名成员,被一一灭口。

    此役,总计收获银两,三百一十二万两。

    ……

    熊熊烈焰腾升。

    升水庵顷刻便被火焰所吞没。

    王舞站在升水庵外,瞧着火舌吞吐。接着转身,看向与她随行而来的二百九十四名玄衣少年,心里默默想着,死了六个,三公子会不开心的,舞儿真没用。

    想到这里,她突然掉下眼泪来。

    玄衣少年们瞧着她的模样,没来由觉得心疼,她在为死去的同伴哭泣吗?

    古彻上前一步道:“大姐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此战若无大姐头,我等只怕会死的更多,大姐头又何必伤心。”

    王舞知道他们误会了,却也不想解释,心里想着,三公子肯定会骂我的,死了这么多人,这些人都是他的种子。他要骂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肯定会痛心疾首的,三公子就是这个样子。我好没用啊。

    抛开心思,深吸了一口气,长喝道:“回京!”

    众玄衣少年齐齐喝道:“诺!”

    说着话,转开步伐,踏地而行。

    刚走出没多久,便见一伙兵丁将他们团团围住。玄衣少年提刀而立,与这伙兵丁对峙。

    兵丁内有个长官模样的人喝问道:“而等深夜行凶,当真以为我靖定县军兵略衙门是吃干饭的吗?”

    王舞拖着沉重的大刀,走到他面前,低首垂目,双眼上翻,平平淡淡问道:“你也想死吗?”

    这话说得杀气腾腾,这位长官面对的王舞时,竟然沉失无语,讷讷不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