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盛欢:早安,〕〔篮坛第一人〕〔剑与魔法与武侠〕〔我必成仙〕〔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品狂兵〕〔郡主养成记〕〔阎王娶妻:娘子乖〕〔爆笑洞房:天降萌〕〔狂神刑天〕〔军阀老公请入局〕〔重生六零养娃日常〕〔超神学院之光明之〕〔大唐技师〕〔鸿蒙九幽诀〕〔王者荣耀:陆神有〕〔第一狂妃〕〔绝镜生〕〔重生商女:季少,〕〔我混模特圈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257章 金钱疑云
    ,!

    回京心切,要处理的事情还有一点积存,李乐也顾不上了,便随意扫了一眼有关于兴云庄的奏报,便没放在心上。

    应该没什么事,左右也不过是那兴云庄子里,那些个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估计就是些龙啸云以及那些拜访他的江湖客怎么怎么样,再不然,就是侄子龙小云与嫂子林晚晴的抱怨,说自己这两年都没去看他们之类的。

    以前见得多了,这个留着以后再看吧。

    事情总要一步步处理,回京城之后的事那就更多了。

    等到元宵节那天,青花十二会主齐聚京城,梅香竹昨天已经回京去安排了。此次聚会,将会全面接收这些会主入玄衣,安排她们探查有关江湖武林中消息情报的事务。

    青花会,正式更名为:“玄衣青花司”。自此之后,青花司不光只顾着赚钱的营生,情报收集才是重中之重。到时候会安排一些玄衣校尉在她们身边,对她们进行监督,以及情报传递等等事宜。

    朱老八十多天前也来信说,听说杭州的那位前宋异姓王,因着平安会的事情,打着要为至尊祝寿的幌子,要派王世子进京。左右也就这几个月便会来。到时候京城第一大纨绔,肯定要会会这位杭州第一大纨绔了。

    朝堂上现在也是风起云涌,东宫六率府的名号不是那么好打的,杀了那么多地方官,以及与这些地方官员有所勾结的武林门派,让赵继善,董存柯那班人的门生故吏都开始疯了。

    而且首相林惟中这个长久以来习惯当和事佬的家伙也来凑热闹,在后面推动自己手下的御史以及六部政院的尚书侍郎们,弹劾太子肆意枉为。

    有关东宫六率府草菅人命的折子,真的就跟雪片儿似的。

    当然,这跟李乐没关系,有皇帝跟太子两个大头在上面杵着,还轮不到他一个小小的少年郎来操心。

    还有就是,七派八帮这些顶级江湖势力里面,少林跟武当都怂了,崆峒看起来也怂了,把自己门派驻守京城的弟子全部都撤了回去,这是好事,这样玄衣就可以尽快吞吃他们遗留在京城里的势力地盘。

    只有金钱帮的态度实在有些诡异,以上官惊虹的霸道,是不可能就这样认怂,但是金钱帮却也如少林,武当一般,撤出了京城。实在让人琢磨不透。

    至于其他遗留在京城这些七派八帮的人,李乐已经有了应对的法子,现在灭掉他们还有些早,但总归不能让他们太舒服了。

    这样琢磨着,马车已经准备好,李乐便打算回京了。

    莫惜朝与他一起回京,正好有他在,一路上说说话,也不算太闷。

    两人上了马车,缓缓离开千里寨。赵肆跟韩陆留在寨子里,彼此熟悉着自己以后的部下。

    而护卫李乐的工作,便由张春德与几十名家里原来的士卫负责。

    马车行了一段路之后,莫惜朝便开口道:“八世子那里出了些手尾,曲明声死了,曲家的那个侍郎正在闹,而且听说八捕之一的‘彻地独行’曲之声,也在查曲明声的死因。”

    李乐呵呵笑着道:“由着他们去查,那晚死的人太多了,他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曲明声是咱们杀的?让老八给辑寇司陆展飞发话,把‘彻地儿行’曲之声给压下去。还反了他了。”

    “他曲之声一个曲家的庶家子,跟着闹腾个什么劲?他以往要是真在家族受重视,也不会自己单个出去跑江湖,最后混到辑寇司里去。我估计着,肯定是他们家里的人逼着他这么干的,就是为了给咱们添恶心。”

    莫惜朝嗯了一声道:“应该就是这样的,左右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说。”

    李乐问道:“什么事?”

    莫惜朝道:“刚刚送到我那里的情报,说最近有人冒充玄衣,在江湖上兴风做浪。”

    李乐疑问道:“有这事?”

    莫惜朝肯定的回答:“有,目前得到的消息是,总共发生过八起冒牌玄衣劫掠商队,以及杀人放火的勾当。”

    李乐叹了口气道:“这也是预料当中的事情,树大招风嘛。没法子,谁上咱们以前的服饰太过明显了,都是烟面料的武士劲装,穿上那一身烟皮,谁都可以说自己是玄衣。”

    “所以我才极力要求玄衣换装就是有这样的考虑在内。带队校尉以上,每人都有一件尼料风衣。尼料的纺织技术,目前只掌握在咱们手里。”

    “而且帆破硬料的织造,也不是那么容易纺出来的。有了这些招牌式的着装,以后任何人都没办法再冒充玄衣了。这样会省去很多麻烦。”

    莫惜朝点头,道:“那现在呢?那些冒充玄衣的人该怎么处理?”

    李乐目光森冷道:“让七郎去查,抓着一个杀一个,抓到一群一个杀一窝,杀到他们胆寒为止。此类事情绝对不能姑息。平白的坏了玄衣的名头!”

    莫惜朝皱眉道:“玄衣最近太嚣张了,动则灭门,不留活口,如今再将那些冒充的贼人杀光,会不会引起江湖势力的反扑。他们既然敢冒充,便定是受了有心人的指使,若是牵扯出一些大人物来,对咱们可是很不利的。所以,我觉得这事应该从宽处理,玄衣最近应该低调一点才是。”

    李乐摇头道:“我不同意,就是因为样,才该亮出咱们的爪牙,告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别惹我,不然你会很惨。要是这回退缩,置之不理,平白的助涨了他们的气炽。以为咱们好欺负似的。”

    莫惜朝点头道:“也有知安你有这么一说,虽然我觉得可能略有不妥,但应该也没什么大碍。”

    李乐失笑道:“你呀,就是作事太过谨慎。”

    莫惜朝轻笑道:“小心总是无大错的。”

    李乐叹息道:“你说玄衣应该低调一些,我也有这个想法。但不是现在,等最近风波过去之后,玄衣就应该低调了,是时候好好消化这次得来的果实的时候了。低调着,慢慢再将手伸出去,做到无声无息,掌控江湖。”

    莫惜朝有些好奇的问道:“以你的性子,应该做不出来低调的事情,突然间说会低调下去,还真让人有点不习惯,我想你应该是在警惕些什么,是有关金钱帮的事情吗?”

    李乐道:“说得不错,就是金钱帮,特别是最近,他们突然之间干净利落的撤出京城,这与他们以往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让人不得不防。”

    “金钱与少林武当这些门派不同,少林习惯了做乌龟,一但预感到有什么大事发生,就会封闭山门。武当还算是个清白门派,在此刻不参与京城事宜,也在情理之中。”

    “崆峒因着左守寒的清肃的事件,实力大损,关了山门也是应有之意。可是金钱帮,先不说他们以往的霸道作风,就是有上官惊虹这个大宗师在,他们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认怂。所以就让我有点琢磨不透感觉了。”

    莫惜朝轻轻嗯了一声,皱眉道:“这件事情我与相如先生在今天早上探讨过,总觉得他们可能会有大动作,但是现在却还猜不透。相如先生给出的意思是,以不变应万变。”

    “金钱若动,咱们便紧缩实力,先霸占住京城这个老巢,其他的任由他们施为。毕竟以咱们如今的实力,还没办法去挑战金钱。而若是金钱不动,那咱们便安守如今势力,许许谋之,以图后事。”

    李乐点点头道:“相如先生的这个法子不错,进可攻,退可守。但惜朝,你觉得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

    “上官惊虹现在是大宗师,而他本身就有武痴类的属性,金钱帮只是他随意的一个玩物,所以并不在意,就算现在没有了金钱,他立刻便会组织起银钱帮、铜钱帮来。”

    “所以的玄衣还不放在他的眼里,觉得现在出手对付咱们,有点掉了他有身价,便也懒得去理会。而他自己,很有可能在等着跟着跟孙天机的决战,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头!”

    莫惜朝皱眉,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不会吧。”

    紧接着,莫惜朝又道:“若真是如此,这人便太可怕了。金钱帮是他随手弄出来的一个玩物,便可以到如今的场面,那这人的心智怕是只能用古之枭雄来形容了。”

    李乐点头道:“惜朝,你一向喜欢将对手放在与自己同等的角度来衡量,这是一个好习惯,可以让自己更加谨慎,不会出现什么错漏。同样,这也是一个坏习惯,过份的谨慎,便会让自己变得缩手缩脚,缺少足够的魄力。”

    “但是现在,对于上官此人,你的这份谨慎,我觉得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咱们即便将他放在最高的角度去琢磨,都不会过份。”

    莫惜朝点头道:“若如知安你这般说法,金钱帮不参与京城之事便在情理之中了。而且我觉得,还会有另外一个可能。”

    李乐问道:“什么样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君临星空〕〔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