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行御天〕〔急案特攻〕〔抗战之我有一亿条〕〔我的外挂是只鬼〕〔午夜直播间〕〔萧域〕〔名门军婚:军少,〕〔我在开封捉鬼的日〕〔欢宠田园妻:公子〕〔神医弃女〕〔小饭馆〕〔偷心娇妻:总裁老〕〔穿越八零:麻辣小〕〔纹阴师〕〔折仙谋〕〔重生至尊〕〔腹黑总裁心尖宠〕〔漫漫诸天〕〔爆笑洞房:天降萌〕〔异能军嫂逆袭日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351章 嫁祸
    ..,小李飞刀玄衣行

    这样直白的拒绝有些出乎赵不安的预料,他总以为就算李知安不答应,也会比较委婉的表达。更何况,今日本来就想与他来一场算是纨绔之间的比斗。虽然这样的比斗显得有点小儿科,但也算是压一压对方的气势。

    梅香竹更是惊讶,她已经做好了下场的准备,反正这些年来,跳舞跳的多了,以往在管理青花会京城分会的时候,为了满足客人的需要,随意舞一段也是应有之意。

    她本来想说:“只是今日来得匆忙,没有准备彩衣,却不知世子这里可有?”这害的话。这若大王府,一身彩衣自然是少不了的。然后顺水推舟,舞上一曲。想必在自己出场之后,这位赵家世子肯定会派出舞技卓绝的女子来与自己相斗。

    一场比试下来,也能见了胜负分晓。

    可是,梅香竹却完全没想李乐竟然说出这些话来,永安那句“风尘女”直接戳在了她的肺管子上,那是她不清白的伤痕。而李乐的那句“玄衣司将,李知安的女人,不是谁的小姬”让梅香竹莫名感动,她有一种被人“尊重”的感觉。

    是啊,我梅香竹如今身份不比往日,再也不是那个,轻展罗衣随风舞,倚门买笑聚众欢的“风尘女子”了。我是玄衣青花司司将,我是李知安的女人,我不再轻贱,我身份尊贵!

    这样想着,梅香竹深吸一口气,将手反转着搭在李乐的手背上,目光莹莹,心头说不出的舒服,永安那些“风尘女”的话,在她如今看来是何等的可笑。瞧向李乐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暗道:“这世间,还有什么比这个男人的疼爱与尊重更重要的呢?”

    继而挺起胸膛,目光烁烁的瞧向赵不安,一改往昔“奴家”的自称,说道:“我梅香竹自领玄衣司将一职以来,便已不再以舞娱人,还请世子见谅,梅香竹失礼了。”

    赵不安微微一愣,接着哈哈笑了两声道:“倒是忘了梅司将如今的身份,是赵某的不对,梅司将见谅则个。”

    说到这里,赵不安微微叹了口气,遗憾道:“想必以后再也见不到闻名世间的天下第一舞‘一宿风流洗华衣’了,倒是让赵某引为平生之憾事。”

    这若大广场,李乐与赵不安之间的距离比较远,说话的声音也都比较高。在赵不安开口之后,广场之上的纨绔渐渐都收了声,两方之间的谈话,他们自然也都听得清楚。

    朱孝杰在听到这样的谈话之后,脸上带出了阴惨惨的微笑,琢磨着,李乐认怂了吗?下面便该是你赵不安出招的时候了,孤十分想看。

    而岳永兴则带出了玩味的笑容,绝公子,果然名不虚传,赵家子这一拳打在了绵花上,想必很不舒服吧?就看你接下来怎么应对了。

    叶沉明呵的笑了一声,搓了搓手掌,感叹着,知安啊,你总是能给我带来意外的惊喜。

    其他人各有想法,都在琢磨着绝公子是要闹哪一出。他们哪里知道,李乐只是想给梅香竹一份尊重而已,虽然平常掩饰的很好,但她与自己相处时总有些自卑,心思灵动的李乐又哪里能看不出来。

    特别是今日永安的那声“风尘女”,让梅香竹自卑的情绪完全扩散,害怕因为那些往事,失去李乐。所以才会完全不顾及那里是公主府,而不是净安侯府,也不是秋名山,直接跑到李乐睡觉得地方,与他来一场暧昧风流。

    这些事情李乐都懂,所以才会说出那些话来。

    就在此时,一个纨绔轻声说道:“青花会的梅香竹,以前是做什么的,谁人不知?倚门卖笑的婊子,不知和多少男人睡过,这绝公子的品味也是够独特的。”

    这话的声音并不大,好像便是与他左右人等的一句闲聊,似乎也没什么。然而他却不知道,这是此生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这话才说完时,这个纨绔的眉心处,便在无声无息间多了一柄飞刀。

    脸上还带着轻蔑的笑容,整个人便已经凝固不动,接着仰面倒下。

    这一刀太快,任何人都没有瞧出李乐是怎么射出这一刀的。

    变故一起,让周围左近人等纷纷惊骇,惊叫着:“许伯爷,许伯爷!”

    这位许伯爷随行的护卫更是不知所措。

    其他人等在这一变故发生之后,都非常恐惧的瞧向李乐,一时间有些失语。他们完全没想到,绝公子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杀人。

    赵不安更是头痛的揉了柔眉心,事情在此时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预想,接着来会发生什么,已经不可预料。

    与赵不安同桌而坐的杜清源不可思议的瞧着那许伯爷眉心的飞刀,感觉自己的手都有些颤抖,这一刀太快,快到目不所及,这是怎样可怕的一柄刀啊。

    而赵不安身后的丁亮,双目zhong却隐带兴奋的光泽。好快的飞刀,不知道我能不能接下来。

    台上的说书人,也在这时吓傻了,说了一半的书在此时戛然而止。

    有一个与那许伯爷交好的勋贵直接站了起来,怒不可遏的指着李乐道:“李知安,你太过份了,这里是京城,是安乐王府,是天子脚下,你怎敢如此行为,当着诸多贵族的面将许兄杀掉!”

    李乐轻举杯,抿了一口酒道:“还未请教阁下是哪位?”

    那人道:“本爵蒋世杰,甘州武孝候,祖上在太宗平西夏时封爵,怎么?你绝公子也要将本爵杀了吗?”

    蒋世杰站出来之后,又有五六人纷纷站了出来,一个个怒目面视,瞧着李乐,纷纷叫道:“绝公子,若是想杀,我等一并与你杀了,但却不知你能杀多少?至尊爷那里你又如何交付!”

    “便是如此,本公子楚述,是成都府德行伯长子,为着至尊爷大寿而来,却不知绝公子杀了我等之后,怎么向至尊爷交代!”

    “本公子廖志,若绝公子想杀,那便来吧,辽东男儿未有怕死之人。”

    “本爵公孙越,苏州府……”

    “本爵韩归……”

    一个个的站出来,自报姓名,他们的护卫已经在这几人出来之后纷纷守在了周围,眼见,便是一场大乱子。然而李乐却呵呵笑了一声,在梅香竹不知所措的眼神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接着道:“你们啊,一个个的,这是怎么了?人又不是本公子杀的,急吼吼的冲本公子乱叫什么?”

    蒋世杰指着那许伯爷的尸体,怒道:“绝公子,有这飞刀在,你还要抵赖不成?”

    李乐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道:“这天下会用飞刀的人多了,怎么就非得是本公子呢?说不定有人嫁祸呢?”

    说到这里,李乐将目光转向福安郡王朱孝杰,说道:“郡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朱孝杰懵逼了,刚才还在幸灾乐祸,觉得李乐要栽,却没想到他会突然之间玩一手嫁祸于人,愣了片刻之后,朱孝杰笑道:“我属下并没有会用飞刀的,李乐你想错了。”

    李乐呵呵笑了两声,不再言语。这就是智商足够,情商差劲的样子,我又没有问你飞刀是谁发的,你却主动说什么你属下没有会用飞刀的,谢谢你,尊敬的郡王同志。

    其他人听到朱孝杰这翻话之后,也都将目光纷纷转向他。

    赵不安更是无语的拍了拍脑袋,暗道:“这人得傻到什么程度?”

    杜清源在旁边轻语道:“世子,人蠢到这份上,也算是够了,这位郡王,杜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杜某现在想说,猪一样的盟友虽然好控制,但也非常容易被对手利用。”

    这话说完,杜清源便再不言语,轻轻举起酒杯,向李乐示意。

    李乐瞧见了他的举动,跟着端起酒杯,回礼。

    杜清源这个举动,让李乐有一种意味深长的感觉,却在此时也不好多做探究。

    赵不安叹了口气,为了这局面不至于闹的太大,说道:“各位,若你家护卫里宗师人物的话,便会发现,射向许伯爷的飞刀是从这另一个隐暗的地方射出的,不是知安贤弟,也不是王爷,这府里潜进来刺客了,是赵某不对,让客位受惊了。”

    说着话,赵不安向管事道:“调集府里的高手,严加排查。”

    管事令命下去。

    这和事佬做的很不成功,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和稀泥,却也没法子追究,因为,他们的护卫里,没有宗师。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那几个指责李家的外来勋贵也不再说什么。

    朱孝杰此刻也反应了过来,脸变得异常难看,回身悄悄问身后之人,道:“应大,你能杀死李乐吗?就在今晚。”

    应大道:“杀不了,他比老夫厉害。”

    朱孝杰又问另一人,道:“应二,你呢?你可是宗师。”

    应二答道:“杀不了,他那柄飞刀太快,老夫没看清。”

    朱孝杰非常遗憾的叹了口气,但心zhong被人耍弄的怒意却怎么都平息不了,连喝酒时都带着咬牙的节奏。

    却在这时,他身后那个提剑人说话了,道:“王爷,绝公子杀不了,不代表他的那两个属下杀不了,一个赵肆,一个韩陆,玄衣司将去其二,也是好的。王爷以为如何?”

    还在找”小李飞刀玄衣行”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