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当宗师在都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官妖〕〔老公宠妻太甜蜜〕〔吞食天地之系统〕〔美女的贴身狂龙〕〔邪王盛宠:萌妃逆〕〔白圭的商业帝国〕〔奇怪的鬼〕〔三国之蜀汉中兴〕〔鬼仙狂妃:王爷求〕〔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军婚小媳妇:首长〕〔黑巫秘闻〕〔重生空间之全能军〕〔重生绝宠男神:慕〕〔最强医神:重生逆〕〔宠妻入怀:老公,〕〔盛世毒妃:鬼王,〕〔绝世神通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380章 侦破梅花盗(十二)将行布局
    ..,小李飞刀玄衣行

    那供奉六十多岁年纪,鸡皮鹤发,颌下无须,眼睛细长,白眼珠多黑眼珠少,看面相倒是一个狠人。头带乌纱折上巾,身穿锦衣大袍服。

    进门之后,躬身行礼道:“奴婢袁大成,见过三公子。”

    李乐呵呵笑着,微一抬手道:“袁公公客气了,是本公子该向你道谢才对,多谢公公施以援手。若是没有公公相助,这案子还不知要查到什么时候。”

    袁大成微微一笑,对李乐好感大增。原以为,这位绝公子会对自己这个残缺的卑贱之人,就如其他的朝臣勋贵一般颐指气使,吆五喝六的。却没想到,他的态度如此之好,而且眼zhong并没有半点歧视之色。

    对于受惯了白眼的袁大成来讲,当真有种心暖的感觉,便笑着说道:“三公子客气了,都是为了朝廷办事,又哪里当得起三公子的这一声谢。”

    李乐笑着摇摇头,请袁大成坐下说话,又叫仆人送进来茶水点心。这才开口寻问道:“却不知袁公公在宫里所司何值?”

    袁大成道:“在未成供奉之前,在御马监办差,领的是萧大总管的令。”

    李乐点点头道:“听小桌子说,袁公公一双法眼,最擅识人面相,却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这门绝技。”

    袁大成呵呵笑着,眯着眼瞧了东方卓一下,显然对东方卓在李乐跟前介绍自己很满意,便道:“是奴婢自己总结出来的,原先的时候,奴婢跟着干爹学的是识破易容术的法子,因着常有贼人潜入宫里,易容改扮,以图不诡,奴婢的值责便是瞧破这类人的行藏。”

    “易容术与人的面相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自从成了供奉之后,奴婢便研究有关人面部的一些特点,以及头颅骨格等等,一点点的总结出一套法门。”

    “以便教习宫里其他的小太监时,能对他们有所帮助。呵呵,也是奴婢闲极无聊时所创的小手段,当不得三公子‘绝技’之称,三公子谬赞了。”

    李乐摇头道:“即便是这小手段,已经算得上非常了不得的手段了。想必若是有人潜入宫zhong,图谋不轨行那刺杀之事,这些人肯定逃不出公公的一双法眼。有公公在,至尊爷与太子殿下公会多一份安全。”

    袁大成赶紧哎哟哟的叫了一声,道:“哪里当得起三公子这般的夸赞,使不得,使不得。”

    虽然嘴上说得客气,可心里却美滋滋的。从来都被人称之为不入流的下等手段,竟然让三公子如此力捧,以后说出去,看谁还敢小瞧他袁大成。

    太监嘛,身体残缺之人,心里难免会有强烈的自卑感,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提不起头来的人物,此刻受到如此礼遇,有些飘飘然的感觉再所难免。

    李乐之所以这样捧袁大成,就是为了收买人心。好方便以后将他这么手艺套过来,然后用以教授其他玄衣少年们,总之对玄衣的有所成长的事情,李乐一点都不会放过。

    微微笑了笑,便道:“公公不必自谦,咱们客套话也就不说了,倒是想寻问一下公公,今日查访,可有什么收获?”

    袁大成点点头道:“不敢辜负三公子的嘱托,奴婢还是有些收获的。”

    李乐眼睛一亮,赶紧问道:“哦?如此还要请公公详细说说。”

    袁大成嗯了一声,道:“那些受害的女子,不管是疯了的还是死了的,都有一个相同之处。那便是,她们的眼睛都很大,睫毛都较长,颧骨微微有些高,只是高底不同而已。”

    李乐皱着眉想了一会儿,道:“那么死去的与活着的,她们又有什么不同之处?”

    袁大成点点头道:“也是有区别的,活着的姑娘妇人们,下半张脸都较小一些,属于瓜子脸的类形,而且眉毛都比较淡,鼻梁略挺,属于较为妩媚类形的。而且,她们脸上都没有瑕疵,比如雀斑或是黑痣什么的,这些都没有。”

    “至于死了的那些,或多或少与以上说的这些有所差别,要么是脸形不符合,要么便是有所瑕疵,比如孟侯爷的夫人艾氏,便是眼角下方有一颗细小的黑痣,此类面相在相书上叫做滴泪,有短命克夫的意思。没想到未能克夫,却是个短命的。”

    李乐对他后面的话并不在意,只是觉得这太监还有点迷信。便开口道:“没想到这梅花盗还是个完美主义者,想必曾经有一个女子,让他刻骨铭心。甚至有可能,他与这个女子还有一段非常美好的恋情。这个女子,便与那些受害者有些相似,而活着的那些,便是模样更加接近那女子了。”

    东方卓听他说完,点点头道:“三公子说得不错,极有可能便是这样。这样说来,梅花盗杀不杀人,与他当时的心情应该没什么关系。”

    李乐点点头,转目看向袁大成道:“还有件事情要劳烦公公,想让公公暂时先留在长公主府里,与我参考办案。希望公公万勿推辞。宫里的事情,小桌子会替公公请拖开来,公公不必心忧。”

    袁大成笑道:“三公子仁义,能帮三公子办案,杂家高兴还来不急呢,又哪里会去推辞。宫里事忙,得不了半点休息,咱家也是借了三公子的光,便当是给自己放假两天,当做休息了。”

    李乐微笑道:“如此最好,这里的事情也不是很忙,公公抽空可以出去走走看看,放松一下。”

    接着转目看向东方卓道:“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梅花盗每次作案的时间是不是固定的?小桌子,这两天你叫人查的怎么样了?”

    东方卓点头道:“昨个晚上便已经有眉目了,只是因着天色太晚,不好打搅三公子休息。今日又因着事情多,奴婢一时忘了,还请三公子恕罪。”

    李乐点点头道:“不要紧的,有眉目就好,你且说说。”

    东方卓道:“属下玄衣递来的资料上说,梅花盗每次做案时间都在二更末到三更时分,最尺不会超过三更。奴婢琢磨着,这个时间点,对梅花盗来说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李乐想了一会儿,道:“很有可能,或许他与那相恋的女子便是在这个时间点相识的。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时间点其他闺门里的女子基本已经休息了,不会再出门。梅花盗又是怎么跟那女子认识的呢?”

    东方卓想到了一个可能,立刻道:“会不会是个青楼女子?这个时间正是青楼楚馆热闹的时候。”

    李乐道:“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这些事情也无关紧要。只要知道他作案的时间,以及下手对像的特点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咱们便可以进行布置了。我相信,这么多天过去,梅花盗已经快忍不住了。”

    ……

    四月初六这天的大清早,长公主府里的仆人们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布置宴会厅堂。

    因着至尊陛下寿期将至,永安长公主便打算在今日是邀请京里上台面的贵妇谪女们到府里来饮宴,找的由头便是,想和各家贵妇们参详参详至尊爷寿礼当天,她们的家里人都送些什么东西,别到时候丢了面子。

    这个时候,李乐已经起床,永安跟梅香竹两人伺候着他穿衣服。

    永安着笑问道:“咱们的礼物不是已经挑好了吗?小三郎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借着我的名头来请那些闲极无聊的贵妇谪女?”

    梅香竹紧跟着道:“永安妹妹有所不知呢,这小狼狗色急的性子又犯了。有咱两个还不够,打算借着这个由头瞧瞧哪家高门贵戚的妇人与官家小姐拿眼缘,准备暗地里下手呢。”

    李乐摇头失笑道:“行了,我又不是梅花盗,还暗地里下手呢,你们怎么想的?不是都说过了吗?请这些贵妇小姐过来,就是为了分析出梅花盗下次作案动手可动手的人家。”

    永安轻哼一声道:“骗鬼呢?就算想要缩小梅花盗作案的范围,也不用请这么多人过来吧,指定的那几家请过来便是了,还搞的大张旗鼓的,除了那些被害人家因着丧事没法子来,京城里上得了台面的官家贵门都请了。说,小三郎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梅香竹也跟着调侃道:“就是,竟然想出这样拙劣的借口,也不说多用用心思糊弄我们姐妹两个。倒是今日连着那赵东来的女儿都请了,叫奴家瞧着,小郎狗是借着这个机会与那赵小姐私会呢。”

    李乐无奈叹息,总不能告诉她们自己之所以这样大张旗鼓的目的,不过是出于谨慎考虑。若是只请那十几家锁定的贵门,指不定会让梅花盗有所警惕,从而不敢出手。更有可能自此之后销声匿迹。

    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便也不能不防,小心些总是好的。

    不想跟这两个喜欢吃飞醋的女人争辩,于是便选择了沉默。

    梅香竹却不打算放过他,直接说道:“怎么不说话了?让奴家猜zhong你这不良的打算,所以心虚了?”

    永安轻笑着道:“好了好了,姐姐也真是的,让三郎以为咱两个都是不懂事的女子呢,若是到时候惹急了他,将咱两个始乱终弃,便有姐姐你哭的时候了。”

    梅香竹气哼一声道:“谁稀罕他,若是他将奴家甩了,奴家指不定有多高兴呢。外面可是有大把的好郎君等着奴家呢。”

    还在找”小李飞刀玄衣行”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