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薄先生,请宠我!〕〔剑神归来〕〔爵少的契约未婚妻〕〔契约暖婚:高冷总〕〔神级强者在都市〕〔绝对虚构〕〔圈套男女〕〔官道红颜〕〔糖婚蜜宠:小小娇〕〔回到领证前夜〕〔北朝纪事〕〔[群穿宋朝]苍穹之〕〔绣华〕〔重生之军长甜媳〕〔书剑盛唐〕〔凰娇〕〔神医凰后:帝尊,〕〔史上最牛主神〕〔密爱100天:娇妻你〕〔回到宋朝被夫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460章 上岸的鲨鱼
    .. ,小李飞刀玄衣行

    在李乐火急火燎的跑到长公主府的时候。

    千里赛。

    天牢。

    第六层的某一间牢房,迎接韩陆与赵肆的考验也即将开始。

    沉得的石门在轰隆隆间被打开,龙二先生面带着微笑,与全无表情的洛初寒一起,走进了这间石牢。

    他们身后,几个玄衣看守,每人拿着硕大的食盒,亦步亦趋的跟上。

    而在牢房里面,蓬头垢面的韩陆与赵肆,瞧见这般光景,相互间看看,彼此露出了“终于来了”的微笑。

    两人也不废话,站起身来将上身脱了个精光,在石桌前对面而坐。

    韩陆呵呵一笑,道:“龙先生,洛姑娘,开始吧。抓紧时间,我跟四儿还打算在天亮之前打出去呢。”

    龙二先生轻轻一笑,将药箱放下,道:“别急,三公子可没规定时间,只要你们能打出云就行。”

    说着话便与洛初寒一起,走在两人身后,用酒精擦了擦他们结实的脊背,这才慢条斯理的从药箱里拿出一根细长的银针。

    而那几个玄衣守卫,也在同一时间打开手中的食盒,里面尽是炖的稀烂的大肉骨头,以及十几大碗白米饭,接着依次放在了石桌上。

    韩陆瞧了瞧,嘀咕了一句:“我想吃面,油滚滚的大肉面……啊!!”

    刚说到这里,韩陆便觉得背后大椎穴上传来一阵难以言表的痛处,紧跟着,便是一声惨叫。

    为他施针的龙二先生捻着针尾,说道:“接气连脉,疼痛难当实属正常,忍忍就过去了。若是放在江湖上,你两个如今这般模样,便是武功尽废,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治好。也就是在这千里寨,研究出如此手段,才能为你二人整治。”

    在龙二先身说话的时候,韩陆已经全身大汗的瘫软在石桌上,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肆幸灾乐祸的瞧着他,拿起一块大肉骨头,放在嘴边,就要吃下去,道:“吃面?你屁去,六子,不是我说你,这么点疼就受不了了?瞧瞧四爷……啊!!!”

    同样的惨叫,却是背后的洛初寒施针了。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龙二先生与洛初寒施针结束后,韩陆与赵肆两人,便如同两条死狗一般,爬石桌上一动不动。

    有玄衣守卫端来清水铜盆进来,让龙二先先与洛初寒洗手。

    龙二先生瞧着爬在石桌上的那俩货,笑道:“好了,再过一刻钟你两个就能动了。老朽只能给你们恢复功力,至于能不能闯出这天牢,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说完这话,便带着洛初寒以及玄衣守卫们一起离开。

    一刻种后,失去已久的真力,自丹田处缓缓扩散,渐渐恢复到两人身上。可是还没来得急感到欣喜,两人便感觉到一阵紧迫的饥饿感,快速侵袭了他们的肠胃。

    立刻坐起来之后,二话不说,开始对着那些大块的肉骨头发动进攻。

    韩陆吃的满嘴是油,一边吃,一边说:“四儿,废了功之后,你有没有这么一种感觉。”

    赵肆进食的速度并不比他慢,随口问道:“什么感觉?”

    韩陆道:“鱼的感觉。”

    赵肆不解,问道:“鱼?”

    韩陆吐了口骨头,道:“鱼,任人宰割的鱼。所以自今日之后,我再也不会让自己失去武功了,那种实在太难受,简直生不如死。”

    赵肆点头,答道:“同意,以后只有老子去废别人的武功!”

    ……

    青草河边。

    陆小凤呵呵笑道:“一条任人宰割的鱼,何谈快乐?”

    青年人断断续续道:“至少,它在,冰,层下是快乐的。冰层,保护了,它。”

    陆小凤道:“可也有人会将冰凿破,抛下诱饵,引它上来。”

    青年微微点头,道:“确实,总有,“人”,会抛下诱饵,总有‘鱼’,会被钓上来。陆前辈,你,想好了吗?真的愿意去做那条,被钓的鱼吗?”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你是已经上了岸,而且还能活着的鱼。而我,是被鱼网网住,但是却逃出来的鱼。你在岸上活的很好,可我在水中,还要提心掉胆,倒不如再去咬一次勾。李勿悲,你觉得谁更快乐?更何况,上了岸,并且还能活着的鱼,便不能再称之为鱼了,你或许会变成一个垂钓者。”

    李勿悲摇头道:“虽然,不是鱼,但亦非垂钓者,不过苟延残喘,罢了。相比之下,蓬莱的那个,剑真君,比我活的强。我是上,了岸的非鱼。而他,却是脱了勾的游鱼。”

    陆小凤问道:“那天尊呢?他应该是垂钓者了。”

    李勿悲摇了摇头,否定道:“他是一头鲨鱼,上岸之后,吞吃了,垂钓者。”

    陆小凤惊悚,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一头上岸后,吃了垂钓者的鲨鱼?也就是说,那天尊在没有上岸之前,便比原本的垂钓者要强大?这怎么可能?

    李勿悲瞧着他的表情,微微点头,算是肯定,便不在言语。

    这时,有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在他们身边。

    “老纳觉得,做一条不去咬勾,亦能躲过网捞的鱼才是正经。”

    说话的人是老实和尚,他也在悄然无息间到了这里。

    “可我觉得,做一条冲破鱼网,遨游大海的鱼也不错。”

    花满楼也来了。

    两人齐齐看向陆小凤,问道:“你要做什么鱼?”

    陆小凤呆了半响,苦笑道:“至少不能做一条任人宰割的鱼。”

    李勿悲笑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个泛着幽蓝光色的青铜盏,递给陆小凤,道:“那便先做一条,毒死鲨鱼的鱼。此灯,可以压住前辈与天地,的感应,前辈,可以选择自己超凡的,时间。”

    陆小凤接过,感叹道:“这东西好久没见了,却不知,有了这个之后,能不能毒死那头鲨鱼。”

    李勿悲摇摇头,道:“很难,我至今,都没有,见过,那个天尊。亦不知,他的所谓,不可知之地,在哪里。所以便,无从判断,他到底有多厉害。”

    陆小凤沉沉点头,将这个话题转开,问道:“你现在说话时,比几年前见到你的时候要流畅许多,是不是意味着你的身体正在恢复,可以发挥真正的超凡实力了?”

    李勿悲微笑,道:“恢复大半,超凡的,思维运转,太快,口舌与身体,还不能,做到协调。不过,应该,快了。”

    话音刚落,异变突生,青草河坚硬干冷的冰面,突然起了一阵强烈的震动。

    冰面震动过后,连着地面都是一阵扩散的涟漪起伏。

    陆小凤三人立刻凝神,面色沉重的看向那冰层。

    李勿悲微微一笑,道:“原来,真有龙气一说。看来,那记载是,真的。”

    涟漪过后,紧接着便是“嗤”“嗤”的一连窜刺耳响声。河底处突然窜出数百道纵横无双的剑气,将冰层割裂。继而,剑气方式改变,以螺旋之势,自河中心飞卷而出,冲天而起。

    剑气裹着碎浪冰水,足足冲出十丈高后,才猛的落下。一声轰然巨响,激起层层冰浪,烈风裹卷吹过,岸上的陆小凤三人须发飘摆。李勿悲依依安之若素,这强烈日的飓风,竟然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没卷起。

    浪花层层叠叠,拍打在河边沿岸的石块上。

    过了许久,冰浪渐散,水势缓退,河面渐渐重归平静。

    一个垂暮老者,手中拿着一柄无鞘的剑,缓缓从河底走出……

    ……

    千里寨,天牢。

    吃饱喝足,养精蓄锐之后。

    赵肆与韩陆站起身来,拍了拍有些发胀的肚皮,彼此对视一眼,一步一步向着牢门外走去。

    赵肆说道:“不知守这第六层的是谁,都是同僚,真不够意思,也不说提前打个招呼,通融一下。”

    韩陆道:“死了那份心吧,还通融,真能出去就算不错来。再说了,不管是谁,也别想拦着咱们兄弟。”

    赵肆重重点头,不再言语。

    到了牢房门口,守卫的玄衣将两柄木制的兵器交给他们。

    韩陆掂了掂手中的双节棍,感觉手感还算不错,与自己小时候练功时用的差多。

    赵肆瞧着自己手中的木刀,瘪了瘪嘴,道:“怎么就不把真家伙拿来?我那刀可是将作院的欧冶老先生亲自打的。”

    韩陆心说,这没脑子的玩意,用真家伙还不得出人命?你想杀谁?十分鄙视的看了一眼,没有走话,走出牢门。

    刚刚出来,便见宽扩的石牢大厅里,足足有两百多名玄衣,齐刷刷的站在厅堂两侧。一个个兵器在身,目不斜视,如同两百多颗石头柱子一般静立不动,却又煞气冲天,让人不寒而栗。

    而大厅中央,空出一亩地见方位置,显然是为了等会儿比斗的时候方便闪转腾挪。高梁石柱上吊着的牛油火盆里,火苗子突突乱翻,照得整个石牢便如同白昼一般。显然,等会儿要是动起手来,这两个夯货连躲都没地方躲。

    这么大的阵势,把个韩陆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我的个娘咧!要人命了。”

    赵肆比他好不了多少,大惊问道:“这是要让咱们两个挑这么多人吗?还真是要了命了,三公子的心真狠。”

    还在找”小李飞刀玄衣行”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