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替嫁成婚:亿万总〕〔十里红妆:明妧传〕〔星临诸天〕〔逆天毒妃:傲娇邪〕〔农女要翻身:四叔〕〔恶魔住隔壁:小甜〕〔更把双眉比月长〕〔重生八零:弃妇带〕〔亲爱的许你来生〕〔重生八零撩人军婚〕〔我的绝美女总裁〕〔绝色毒医王妃〕〔空间重生:盛宠在〕〔天地霸体诀〕〔位面宇宙〕〔她的小龙椅(重生〕〔宝鉴〕〔爆笑修仙,萌狐不〕〔万古金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484章 新武与禁书
    这江湖人刚说完,便见又一个书生站怎来,微笑道:“确为如此,大商近代失了武风,不说别的,就以先帝年间来说,与北元的一场大战丢了九原。近年与西辽一场战,若非西北神刀堂相助,我大商差点失了玉门。”

    “先帝虽善,爱泽百姓,然则却失了武风。新皇继位在即,吾等百姓愿新皇继往开来,再续国之武运,以在下愚见,这年号便叫‘新武’如何?”

    这书生说完,又有另一位衣衫飘飘的侠客站了起来,喝道:“新武,新武,新兴大商之武运昌远,好!”

    这声音刚过,又有一人默默念着:“新武,新武……”

    他身边的人也跟着开始念:“新武,新武……”

    这个声音在林惟中与众阁臣愣神的时候,已经扩散开来!

    “新武!”

    “新武!”

    新武!

    一时间,几万人齐齐高呼!

    响声震动天地。

    震耳欲聋的高呼声中,林惟中失神了。

    脑子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惟中,民众之声可为万古达鸣……”

    这个声音刚刚在他脑海中响起之后,林惟中便强压下内心的恐惧,咬牙暗道:“明远兄,你是错的!”

    穆烦多听到这了这样呼声,嘴角略略带起了微笑,心想:“老师,你是对的。”

    赵继善此时已然脸色苍白,在呼声中感觉下身隐有尿意,假意的抚着额头,对旁边的侍卫道:“这声音太吵,老夫实在不适,扶老夫回去吧。”

    侍卫点头,搀着他离去。

    林惟中几次举起双手,想要压下群众的高呼声,却亦无果。返而让“新武”之声越发高亢嘹亮。

    便在高呼声震响之时,午门正门被“格啦啦”的打开。

    太子新皇,头戴紫金冠,一身明黄龙袍,手拿“长生剑”,在双门齐开时,缓缓走了皇宫。

    左边是内府大总管掌印大太监萧敬,右边跟着新晋秉笔大太监张保,后面跟着御马监总督,玄衣右督主东方卓。

    而其后,竟是身穿玄黑硬制服,外罩竖领大风衣的八个人!

    这八人,龙行虎步,威风凛凛,煞气腾腾!

    分别:玄衣青花司司将:梅香竹,梅灼华。

    玄衣长鸣司司将:班定,班安沉。

    玄衣鹰击司司将:何玖,何应在。

    玄衣奎牛司司将:赵肆,赵四郎。

    玄衣灵明司司将:韩陆,韩六子。

    玄衣损虎司司将:云战,云惜时。

    玄衣牧戈司司将:王舞,“王大刀”。

    以及最后一位,随意跟在他们身后的玄衣总教习,“极残手”,阴无极。

    在他们两侧,才是手拿黄罗伞盖,金瓜钺斧朝天镫的大群皇家侍卫。

    太子出来的时间刚刚好,正是百姓们高呼声渐渐底沉之时。

    百姓们在见到午门正门打开,瞧见这位身穿龙袍,手拿长剑的人出来之后,很自然的便想到了:这是新皇。

    这可是第一次见皇帝的样子啊,想想都觉得兴奋,虽然还未行登基之礼,但那也是迟早的事情。于是纷纷收声,再不敢高声语。

    太子立于广场中央,环顾四周。

    有大太监萧敬运起真力,叫声道:“至尊到~!”

    众百姓听到这声喝叫后,齐齐愣了一下,心里都是十分惶恐,不知道该用怎样的礼节去参拜当今至尊。

    直到有一批人双膝跪地,五体投地的大叫道:“参见至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他百姓才纷纷景从。

    阵阵“万岁”平息过后。

    新皇抬手,微微压言,百姓们还有些嘈乱的声音渐渐变得无声。

    见百姓门都已平息,新皇才运转丹田真力,郎声道:“朕在宫中时听到了呼声,因为你们实在太吵了,吵的朕在隔着几里外都听到了。”

    这一句开场白说完,有不少百姓都发愣了,这是至尊该说的话吗?

    新皇继续道:“所以朕现在出来了,想听听你们到底说什么。然后,在刚才走出宫门时,朕听到了,你们在叫着‘新武’二字。这是你们给朕的年号吗?”

    底下百姓不敢有丝毫言语,战战兢兢,跪服在地。

    新皇沉默许久,缓缓扫视午门广场上的子民,道:“新武,新武,新兴大商之武运,好年号,此为百姓之愿,朕怎敢违背民义?尔等亿万万都是朕的子民,为朕之基石也,所以自今日起……”

    太子提气,举起长生剑,喝声道:“朕名‘新武!’”

    “新武”两个字一出,午门广场上举欢而起,几万人高声呼叫。

    也不知是为了什么,百姓们听到新皇承认了他们的年号之后,只觉得异常开心,纷纷欢呼,好像在心里打开了什么不一样的锁子似的……

    ……

    新皇转过广场,走到不远处林惟中面前,淡淡说了句:“老首相,有劳了。”

    林惟中愣了一下,醒神,连忙躬身道:“至尊万安。”

    新皇嗯了一声,再不言语,回转宫内。

    董存柯在太子走后,在数万民众的呼喊之中,渐渐平复了心中的震撼,瞧了一眼还有些失神的林惟中,又看了看被侍卫搀扶进宫的赵继善,哼的冷笑一声,也不言语,转身向皇宫而去。

    心里却想着:“一帮无知名草民的挑衅罢了,让侍卫杀几个人,他们自会散去。何苦让你林大相如此失神?大战将启,倒让那朱孝颖来了场先声夺人。敢罢,且让你先得意。”

    这样想着,董存柯亦离开了。

    穆烦多瞧着欢腾在午门广场上的人民,嘴角不知怎么就带起了微笑,目光有些温暖,又有些悲伤。紧接着,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收揽。

    转目看向僵在当场不动的林惟中,心头冷笑不已,暗道:“老师,你是对的!有一种东西叫‘民义’!只是草民不知道罢了,或许,他们还没体味到,他们还需要引导……”

    这样想着,穆烦多走到林惟中身前,将他右臂扶住,低眉顺目道:“老相爷,该回去了。”

    林惟中微微一愣,哈的笑了一声,道:“嗯,回去吧,新皇的年号就定为‘新武’吧,烦多贤弟以为如何?”

    穆烦多呵呵笑了一声,道:“左右还是要商议的……”

    然后与林惟中一边交淡,一边回归大内。

    其他阁臣也陆陆续续往回而走。

    广场上的民众自会有人进行安排疏导,这些便不用堂堂的八大阁臣来操心了。

    明日为至尊大行之典,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处理呢,那位的大礼仪,可不敢有半点疏漏。

    ……

    然而在所有的内阁大臣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一场大规模百姓的集会,竟非自发生产生,而是有人刻意安排。

    午门百丈之外有一座茶坊三楼雅阁处。

    朱老八坐在靠窗的位子,瞧着百姓齐聚的场面,一时间大汗淋漓,全身都在颤抖,大冬天的,手中折扇翻个不停。

    喝了已然冰凉的杯茶,问道:“知安,你安排这么大一场局面,就是为了一个年号?万一发生意外,只怕太子……新皇要有不忍言。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坐在他对面的李乐微微一笑,道:“我这胆子也不算大,因为一切都在可控之内,就是借着这场风波,想让那些大商的官员瞧瞧,先帝的仁政到底恩泽了多少人。唐时贞观皇帝曾说过,水能载舟,也能煮粥……好吧,收起你那个看怪物一样的眼神,是水能覆舟行了吧。”

    朱老八无奈的摇摇头,心里想着,好好的一句话,总能让他给拐偏了。

    李乐继续道:“有了这一场风波,就问那些当官以后怕不怕?还敢不敢再随意去蹂躏百姓。心怀畏惧,才能好好当官。顺便证明给‘新武’至尊,民义这种东西,是可以随意操控的,这样一来,以后面对阁臣们的逼迫时,至尊便可以操控民义,进行反击,多好的事啊。”

    朱老八叹息,道:“只怕不止这些吧?自先帝驾崩之初,你就开始安排玄兔司的人进行串连,所以才有了今日这一场‘年号风波’。若是仅仅只是为了个新年号,为了在今后至尊与阁臣们博弈时取得先手,想必你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

    李乐点头,从怀中拿出一部书册,放在桌子上。

    朱老八盯目瞧去,就见这封皮上大大的写着两个字《思国》,下面一行小字注解《论国之民众注一卷》。

    朱老八不明所以,问道:“这是什么书?”

    李乐回答,道:“禁书。”

    朱老八道:“禁书?难道是有伤风化艳情话本?看着不像啊。再说了,就算是艳情话本,私下里多有流传,朝廷亦不会太过追究,就好比你假借兰陵笑笑生写的的那半部《金瓶梅》,里面多有讽刺赵东楼之意,如今不也在暗地里流传,也没见谁把这他当回事,此一部《思国》,缘何能当一个‘禁’字?”

    李乐呵呵笑了一声,道:“因为这部书,是刘明远所著。”

    朱老八皱眉,问道:“刘明远?先帝初年,党祸之乱的魁首,刘明远?”

    李乐轻轻点头。

    朱老八再问:“与李伯父与林惟中同年的状元刘明远?被许多人私下里称之为‘刘圣人’的刘明远?”

    李乐呵的一笑道:“不错,就是那位刘圣人。”

    还在找”小李飞刀玄衣行”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有奈何桥〕〔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