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524章 紫禁之颠(30)初成帝王心
    李乐自然知道朱老八为什么会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对自己发脾气,但这个时候永安还在边上呢,他能说什么?要是多说一句,不小心再把永安这个醋坛子打翻,那才叫没事找事呢。

    于是只能悄悄传音一句:“辛苦了,兄弟改天摆酒赔罪。”

    朱老八气哼一声,狠狠瞪了他一眼,便不再言语。

    李乐自知理亏,频频敬酒,讨他欢喜,消消气再说。

    过不多时,梅香竹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乐见她来,心头一下子松快了,这证明梅大姐与孙小红的争战总算告一段落,这样也好,也好,或者说,很好。

    接着又有些担心孙小红一个人在外面怪冷清的,是不是找个借口出去陪陪她?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这女人江湖气实在太重,任意枉为的,说不定出去以后没说几句话又会和她吵起来。

    再说,让自己先低头认错,门儿也没有啊。这女人呐,就得凉着,管着。

    李乐这样想的时候,梅香竹一身笔挺的玄衣硬制服,外罩走金线的玄色大风衣,已经到了正殿中央,举手投足时,都带着英姿飒爽,很有种女骑士的感觉。

    接着向着新武皇帝行礼,单膝屈地,朗声道:“臣,天子亲兵,玄衣禁军青花司司将,梅香竹,参见吾皇至尊圣人万岁,万万岁!”

    新武皇帝郎声道:“梅司将辛苦,赐坐。”

    梅香竹道:“谢吾皇至尊。”

    有小黄门过来,单独再摆一张案几,便在永安原先所在的下首。

    这个时候,永安也不好再腻着李乐,站起身来,走到梅香竹身边,与她说些私密话。

    新武皇帝又问了梅香竹与朱老八两人有关各司防务布置,两人一一答了。又说起李知安刚才说的有关京城混乱之事,打算听听两人又是如何答复。

    梅香竹直接便道:“回至尊的话,有道是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此时混乱对我方有利,那便让他乱起来好了。就算最后让那些乱臣贼子逃了也没什么打紧,我玄衣布控天下之局已渐渐成形,以后照样能将他们抓回来。”

    她还真不在乎若是发生混乱,百姓罹难会怎样,她只是觉得小狼狗的主意就是最好的,应该无条件支持。

    新武皇帝沉吟片刻,转目问朱老八道:“王兄以为如何?”

    朱老八想了一会儿,才道:“大督帅此策,臣不敢苟同,臣倒是觉得还是谨慎些好,市井混乱,其中变故太多。而且这京城之内的武林中人,仇视我玄衣者众多。这些人即便不是幽兰中人,也难保不会借着这个几会与玄衣为难。到时候打乱了手脚,总是不好的。”

    “而且臣年少时久混市井,深知那些痞子污烂人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乱起之时,最先挑动是非的必是他们。这些人武功不怎么样,却惯会趁火打劫。一个污烂人在混乱中的破坏,要比一群武林高手还严重。”

    “前次至尊圣人为定年号,以民意相挟阁臣时,朱雀坊便损失严重,各家买卖店铺被毁者不计其数。那还是至尊有意引导,尽量克制之下的结果,而如今,若是混乱再启,只怕损失会更加严重。想必这些事情,莫督主与相如先生也都想到,所以才会定下如今这稳妥之策。”

    新武皇帝皱眉点头,道:“却也有这个说法。”

    新武至尊刚说完这话,梅香竹立刻道:“至尊万岁,我青花司负责布控京畿,若乱起时,当由探部出手,想必控制那些污烂人应该不成问题。”

    她这话倒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无条件的支持李知安。

    而李乐却笑道:“好了,这一战的指挥又不归我,这个时候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等到最后的结果再说。”

    新武皇帝轻笑一声,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多听听其他人的意见总是好的,朕又不是刚愎自用之君。嗯,这个话题暂且打住,倒是想问问二位卿家,你二人对左督主有何看法?”

    听到这话,李乐心里暗叹,莫惜朝一半西辽血统,就让新武至尊猜忌非常。不管自己怎么说,他都始终保持怀疑。是他的气量不够,还是因为这本身就是属于一个帝王的本能?李乐不得而知。不过至少他在问出这些问题时,并没有防着自己。也算是很好的了。

    这个时候的李乐,突然间发现,原先的太子朱孝颖,如今的新武至尊陛下,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或者说,初具帝王之姿,再不似原先那般单纯。

    李乐即为他感到高兴,心里又有一些淡淡的失落。

    高兴,是因为这位“好友”在皇位的压力下,终于变得成熟了,成熟,是一件很可贵的事情。

    而失落,则是因为,那个跟自己吵架轰嘴炮,相互揭短,无话不谈,可以斗闷子乱吹牛b的“太子殿下”在今日之后,将会不复存在。

    他将在龙椅的烘托下,慢慢的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帝王。

    但至少,这个时候的新武至尊,对自己依旧十分信赖,这就足够了。

    新武皇帝问出这句话之后,朱八世子与梅香竹两人相互间对视一眼,又将目光齐齐移向李乐,而李乐这个时候,却盯着殿门外的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对于新武皇帝的问话,两人都有些不明所以,但此时,也只能如实回答,最起码要挑好的说。天威难测,鬼知道至尊心里是什么想法。

    于是朱八世子先开口,道:“臣与莫惜朝相识最早,那时他还是京城里的一个话事人,在这片地方有个外号,叫做‘再世鬼谷子’,外地人也叫他‘京城鬼谷’。臣当时混际市井,被一个无良的暗门子骗了,经人引荐结识了他,然后请托他来处理此事。”

    “自此,便就结识了。莫督主起初给臣的感觉,便是一个守礼懂节,事故达练之人。后来因着知安被人绑架,他出面应对,那时臣又对他改变了看法,觉得他是一个冷静睿智,多才明练之人。再然后,便是与他共事。”

    “从玄衣的成形到扩张,多有依赖他出谋策划,在他的谋划下,很多事情都能顺利执行,说句事倍功半也不为过。莫督主心思缜密,沉着明智。玄衣有他,便如猛虎添翼,蛟化五爪。可于世间通行无阻,臣为至尊贺。”

    新武皇帝微笑点头,将目光转向梅香竹。

    梅香竹想了想道:“温雅知礼,智谋通玄,莫督主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青花司各地探部的众姐妹们如今都已开的盘口,赌着谁能把莫督主的心给套牢,使出百般花活,请拖臣传交给莫督主鸿雁飞书,不计其数。”

    说到这里,梅香竹轻轻瞄了一眼李乐,接着道:“若非臣心有所属,这样的男人奴家必不会错过。”

    李乐心中暗叹,你们把惜朝夸成这样,至尊对他的猜忌会更深。但是这个时候能说什么,提前又没打招呼,那还能怎么办?

    新武至尊听到这些话,呵呵笑道:“刚才朕心里还惴惴不安,觉得知安将指挥权交给莫督主是否有些草率了,如今听二位这么说,朕心里便已有底。看来大督帅也是知人善用的。”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琢磨,智谋通玄,冷静异常,如今二十多岁亦未娶妻,也未生子,当真奇了。张保查得此人履历,七八岁时带着西夷老仆入京,与街头污烂人搏杀,六年后,以少年人身份成为一个京城顶级的话事人,七派八帮都要卖他面子。

    再之后,因着丐帮绑架,结识李大先生与知安,顺理成章效命玄衣。

    一个西辽人,一个多智冷静的西辽人,他接近知安,会不会是因为知安是东宫侍读?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新武皇帝百思不得其解。

    但正如张伴伴所说,此人不得不防,很有可能是西辽派入我朝一枚接近高层的棋子。便如贞宗时的张国邦与石明堂一般,一为兵部侍郎,是北元派过来的。另一人则为枢密院给事中,为西辽人。

    若非此二人发现的早,后果不堪设想。

    若莫惜朝真为国之干成,朕用他又何防?只怕他有别的目的。

    皇位事小,国贼事大。太祖高皇帝驱女直鞑虏,最重华夷分别,由不得新武皇帝不多想。

    便在新武皇帝神思外游的时候,李乐开口说话了,道:“至尊,此战,相如先生最重细节,生怕将事情闹到太大,咱们不如借着这个机会赌一把,开个盘口好不好?”

    新武皇帝来的兴趣,问道:“哦?大督帅想要怎么个赌法?”

    李乐道:“就赌一下玄衣外派各司行动,用多长时间能摆平蛇司将传来回的聚点,再赌赌谁最先回来。至尊以为如何?”

    新武皇帝呵呵笑道:“为何不赌一下相如先生能不能抢到先手?”

    李乐道:“我不是很懂黑白子,但在我看来,先与后其实分别不大,吃大龙才最有所收获。”

    新武皇帝好奇,问道:“难道相如先生此举不算吃大龙吗?”

    李乐摇头,道:“不算,相如先生也没把这次行动当做一条大龙去吃。”

    新武皇帝呵呵笑道:“所以,这次的清除行动,不过是处理对方的一些杂鱼?对方还有后手?”

    李乐点头,道:“确实如此。”

    新武帝问道:“那对方的大龙大什么地方?”

    李乐耸耸眉,道:“不知道。”

    新武皇帝道:“也就是说,真正奇袭皇宫的,另有一队人马。而这些聚点,不过是对方可以用做牺牲的人物?那王休北这样的宗师也是这样?”

    李乐嗯了一声,道:“是,也不是,这些聚点是对方实打实的兵力布置,为的就是进攻大内时,以添助力。但是被别人探知也无所谓,因为还有另外奇兵。我相信,蛇司将捣毁之地,应该是对方的一处奇兵所在。不然,不可能一个地方就有三个宗师相守。若是如此,宗师就太不值钱了。”

    新武皇帝听完,哈哈一笑,道:“赌了,还请知安划分明细。”

    李乐道:“以刻来记算吧,半刻,一赔五十,一刻一赔二十……半个时辰一赔五十,一个时辰一赔一的局面。超过这个时间,另加注,殿内所有人物都可以下注,来者不惧。”

    ……

    玄衣坊

    一座宅坻的花圆之内。

    鹰勾鼻子狼顾眼的何九,用弓弦勒死一个江湖一流高手,任由软棉棉的尸体倒地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息,带着意犹未尽的感觉。他总觉得这一场奇袭,杀的并不过瘾,好像少了些什么。

    便在这时,有小校过来报道:“将主,玄武坊聚点都已清缴完毕,途中在左邻有细微惊动,不过并地大事发生。”

    何九摇摇头道:“我方损失多少,对方又有何等数目?”

    小校道:“回将主,对方总计八百四十余人……”

    何九气急道:“我说的是整个玄武坊,对方的具体人数!”

    小校连忙道:“便是玄武坊所有聚点,总计八百四十四人。司卫们都有已细细搜查,未有暗道密室。我方伤七人,呃,都是小伤,无人员阵亡。”

    何九听到这话,皱眉,自语道:“整个玄武坊八百来人?这与总参预计的三四千人数不符啊,差了这么多,是何道理。大半鹰击攻于此地,两千人干掉八四百人?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这样想着,何九便问那小校:“所有的地方都查过了吗?”

    小校点头,道:“所有聚点都已查过,没有放跑任何一人,只等牧戈司过来接收。”

    何九心情阴郁的摇摇头,他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可又想不明白。

    总参的信息应该不会有假,但却与预计的生死搏杀有所出入,该当如何呢?

    要不,还是上报总参吧。

    何九这样想着,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放鹰吧,给总参情报……”

    刚说到这里,何九就觉得后心发紧,头皮发炸。

    刹那间转身,弓弦如利刀般向背后的斩去!

    然而却斩了个空,他后面没有任何人。

    紧接着,何九鹰目紧蹙,手中铁胎弓竖立上箭,箭声轻啸,向着东北角上方直射而出,快如闪电。

    陨箭太快,快到只能听见一声短暂而又急促的矢啸声,便不见了踪影。

    漆黑的夜色下出现一阵摩擦的火花,接着又是一声金铁交加的声音响过之后,箭矢便自空中自然落下,掉进洁白的雪地之中。

    这迅雷般的一箭过后,再没有任何动静,好像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都只是何九的一场梦游一般。

    短暂的交手不过一眨眼,何九的心便提了起来。

    身边的小校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瞧着皱眉思索,面色阴沉的何九,问道:“将主,刚才是什么人?”

    何九摇摇头,道:“不知道,但可以肯定,那是一位精通潜伏暗杀的高手。”

    小校疑问道:“会不会是那帮毒蛇?”

    何九再次摇头,道:“不是,那般蛇崽子里没有这样的高手,此事可疑,一并上报总参。”

    小校领命答道:“诺。”

    何九接着又道:“通知各部,提高警惕,对方很可能并不只有表面上的这些人,千万不要阴沟里翻了般,小心戒备。等牧戈司人等到来之后,咱们立刻回归,毕竟,皇宫那边才是最要紧的。”

    小校记下,领命下去。

    何九心头悸动,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刚才那位刺杀高手很明显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然以对方的身手,不可能在还没有接近自己的时候就突在之间暴出杀气。交手一招,便迅速离去,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何九想不明白,皱着眉摇了摇头,走过去将掉在雪地上的铁箭拾起。

    然而在铁箭入手之后,何九的瞳孔突然一缩。

    因为他看到箭杆上有一道怪异扭曲的划痕,这显然是对方的手笔。而且,这道划痕让他感觉到极为熟悉。

    何九心绪有些失衡,暗自琢磨,消失这么多年,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这些年,你又去了哪里?

    想到这里,何九不敢怠慢,将铁箭插进箭囊,准备赶回皇宫。

    便在何九刚刚手了两步之后,猛的停下脚步,抽箭搭弓,旋风一般转身,箭尖遥指北屋房顶,喝道:“什么人!”

    一声断喝,房顶上卷起阵阵飞雪,飞雪消散,五个玄衣无声无息间出现。

    为首一人向着何九行礼道:“棘蛇卫杰,见过鹰司将。”

    何九收弓,凝眉问道:“卫督尉,此为我鹰击司清缴之地,你棘蛇来此何干?”

    卫杰开口道:“鹰司将恕罪,属下来此并无打搅贵司的意思。只为寻找我家将主,才与众兄弟路过此地。”

    何九疑问道:“蛇司将?”

    卫杰道:“不错,敢问鹰司将可曾发觉什么可疑的踪影?”

    何九笑了,想起箭杆上的那道划痕,暗道:原来如此,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蛇司将,看来那传说中的暗走蛟也是你了。如此心性,何阿九佩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