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贼行诸天〕〔灵魂归一〕〔山歌如刀〕〔寻宝师〕〔田园小针女〕〔穿越之夫君个个太〕〔魔神狂后〕〔漫漫诸天〕〔幻想副本系统〕〔绝色女鬼的贴身巫〕〔都市最强技能大师〕〔余生请牵好我的手〕〔大楚昭阳〕〔帝国总裁深深爱〕〔明日传奇〕〔烽烟乱世遇佳人 顾〕〔超级神眼〕〔死亡作业〕〔天行缘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一卷 决战紫禁 第606章 落幕(7)极北寻欢
    两人相交模拟,莫惜朝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李乐心中的想法?但这个时候只能用这样一句话来安慰他了。

    此时大局已定,众多玄衣回归之后对那些进攻皇宫的江湖人进行大肆的围捕。

    或斩杀,或俘虏,一切都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余孽们都已所剩无几。

    李乐轻轻摆了摆手,让渐渐围拢过来的玄衣众都散去,然后安排医护人员将昏迷云战以及叶沉明,赵肆、王舞带下去医治。

    赵肆在离开的时候,有些失望的说了一句:“原来不是二公子啊。”

    虽然心头难免失落,但是紧接着,在他被带下去的时候眼睛里却闪出了渗人的光泽,心里默默盘算:“那会子三公子跟那个大宗师对话时,好像说起了大公子,难道……”

    四爷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迫不及待的想跟六子分享,只可惜,六子不在这里,所以四爷只能十分遗憾的将这个想法先藏起来。

    接着便开始盘算,六子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一定会惊掉下巴吧?对了,要不要告诉二夫人呢?嗯,这是个问题。

    就在他胡乱盘算的时候,耳朵上突然一痛,哎呀的叫了一声,却见李乐已经扯住了他的耳垂,悄声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四儿,你心里明白吧?”

    赵肆的脸色立刻僵住了,然后装傻充愣的回了一句:“公子爷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啊?四儿脑子笨,没明白。”

    李乐呵了笑了一声,松开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脑,一切都心领神会,便也再不去为难他。

    赵肆长长松了口气,决定有关这件事情以后不会透露半分,嗯,最多透露半分,比如,悄悄的透露给六子?这样想着,便急忙记的下去治伤了。

    赵肆等人被送下去之后,李乐收拾了心情,来到莫惜朝身边,呵呵的笑了一声,说道:“现在还有一件正事要办,姜寒雨在郡王府,我去会会……”

    刚说到这里,“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出,吐血过后,他的脸色在月光下变得格惨白,身子一软,差点栽倒,百戮刀都险些脱手。

    孙徐急忙过来,双目通红的将他扶住,问道:“你怎么样了?”

    李乐摇了摇头:“没事的。”

    大宗师的那一击实在太恐怖,体内出现余伤,估计三五个月是好不了的。刚才与水遥仙动手,也不过是强压着伤势,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并发出来。

    不过却也因为未曾伤到根基,这个时候刚与大宗师交过手,心头尽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所以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拿姜寒雨练练手了。

    接着,长长吸了口气,强行将伤势压了下去,说道:“我去会会那天山雪鹰子,惜朝,这里拜托你了。”

    莫惜朝皱眉道:“擒拿姜寒雨不过是一件小事,你如今这个样子只怕不妥,还是我去吧。”

    班安皱眉道:“大哥还是疗伤要紧,安心留在此处便好,姜寒雨那老贼就算再厉害,合我玄衣众之力必能将他斩杀,又何劳大哥出手。”

    孙徐亦道:“知安兄并非不智之人,想要过去对付姜寒雨必定另有目的,但你如今这般情况,恐怕力有不逮。”

    李乐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个时候的姜寒雨,可以说很厉害,也可以说很脆弱,我过去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他更加脆弱,到最后生不如死。其实惜朝过去也是很稳妥的,但是刚才跟那个叫水遥仙家伙战了那一场,让我有了新的体悟,想在那家伙身上印证一下!”

    “可你如今这般样子过去,还是太冒险了。”莫惜朝吸了口气,道:“我陪你去吧,帮你掠阵。”

    李乐笑道:“你是总指挥,虽说此战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候,但那也很麻烦的,这里还离不开你。再说了,有陆杂毛在,没事的。”

    莫惜朝听他这么说,也就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

    “你们放心,我可是很怕死的,没有万全的把握,我又怎么敢冒然行动?”

    这话说完,李乐强提心神,运起轻功,拖着百戮刀直冲入夜空,向着郡王府的方向而去。

    夜空中飞掠的李乐虽然看起来意气风发,却也无不惆怅的想着:“二哥啊,你到底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时候莫惜朝已然开始准备主持收尾工作,班定悄然来到他身边,压底了声音问道:“莫大少,刚才听大哥的言语,似乎李家大凶……”

    莫惜朝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叹息道:“七郎,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班定沉默。

    ……

    这一夜的纷乱实在太多,京城各坊乱战撕杀,皇城之内布局纵横,玄衣各司戮力杀敌,种种事情便在新武元年的正月十四傍晚到十正月十五凌晨时分落幕了。

    但是在这夺位之争的末尾,京城青龙坊青石大街的坊净安侯府,迎来了那位疯王针对李家疯狂报复的一个小小手笔。

    全色五十人的一流高手,在最早先福安郡王的安排下收到了这样的命令:若是事有不利,杀尽李家满门。

    他的想法自然很简单,纵然我得不到皇位,也要让李知安痛不欲生。

    疯子的思维是无法理解的,所以在看到大队玄衣回缓皇宫的时候,这队人便开始对净安侯府发起了进攻。

    但是这一场报复将将起头,大群高手刚刚开始进攻李家之时,便被府中护卫以及四位宗师在刹那间暴起而击,之后便虎头蛇尾的落幕了,以至于疯王想要拉李家满门为他的皇位陪葬的计划全数落空。

    这一战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府内护卫的人数虽然比较少,但却有刑立堂,梅香竹,以及赵安,张春德这四个宗师坐镇,这伙人过来,完全就是来送死的。更何况还有韩海波这位超一流的高手在,说什么悬念都是高看他们了。

    不过这伙人的反扑还算十分凌厉的,府中人手比较少,总有悍不畏死的零星强人杀进了内院。所以就连林诗音这样的二流高手都出手了,在其他人的配合下杀了几个强人。也算成全了她所谓江湖女侠的声名。

    虽然是轻松击败了敌人,但这里的人并不知道皇宫之内的情形到底如何,心中不免有些惴惴。

    梅香竹将手中的一条带血的丝线轻轻收回,她面前最后一具尸体倒地。接着抬目看向皇宫方向,喃喃自语着:“小狼狗那边怎么样了?”

    这样的不安之下,她便来到了林诗音的跟前,说道:“嫂嫂,这里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想去宫里看看。”

    林诗音手中的剑从一具尸体上抽出,剑身上还带着浓稠的鲜血,瞧了瞧左近浮尸满地的场景,叹了口气,轻轻点头言道:“去吧,知安那里才是要紧的。”

    梅香竹嗯了一声,接着展开轻功,向着皇宫而去。

    瞧着她离去的背影,又瞧了瞧这些被杀之人的尸体,林诗音心中多少有些落寞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疲惫,然后她便想起了自己的夫君,接着如蚊子一般的喃喃自语:“寻欢啊,我很累的,这些年来要管教知安,又要为他提心吊胆,府里的事情也要我去管,我真的很累的,寻欢,你到底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

    二哥,二公子,寻欢,这样碎碎念的声音在莫名的好像漂荡了很久,飘啊飘的,飘到了北方,飘过大河,飘过草原,飘过寒林,飘过冰原,一直飘到极北深处,那半年白昼,半年黑夜的不可知之地。

    高奇的冰山之上,寒风呼啸而过,这是一个没有人类生存的地方。

    雪峰顶上,在一处较为平坦之所在,这样碎碎念的声音中似乎飘到了这里,然后,异变突生。

    “呯”的一声,一只拳头自冰面之下击碎了重重冰层,从里面伸了出来。继而冰层在“咯啦啦”声音之中寸寸龟裂开来。

    突的一下,彻底碎开!

    嘴唇发紫,满含寒霜的青年人便在这一刻破冰而出。

    他长长的呼吸了一口,目光显得十分迷茫,雾气从他嘴边吐出时便已凝结,,愣愣的,不知所措的在四下里寻游。

    片刻后才回过神来,双目有些失错的瞧着茫茫冰原。一盏青铜灯便在这时暗淡的滚落在旁边。

    想了好久好久,他才渐渐清醒过来。他的思维也在这个时候得到正常转回。

    “十八个绝顶大宗师的围攻,我死了吗?大哥?大哥在哪里?铁兄呢?铁兄又在哪里?”

    青年人茫然,定定的瞧着这风雪满天的极北之地。接着脑子里零星的回忆开始拼凑,他独战十八个大宗师,与铁传甲一起将大哥从那个“碧水神仙府”中救了出来。

    然后大哥便将他“安葬”于些,微笑着说着:“不是什么大事。”

    大哥一向都是这么从容,在他眼里,什么事情都不是大事。

    可是自己已经死了啊,又怎么可能会活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