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第一宠妻〕〔伏天氏〕〔重生特种兵媳妇〕〔宠物天王〕〔死亡街区〕〔随身空间:神医小〕〔天女有毒〕〔恐慌世界〕〔妙手圣手〕〔联盟之魔王系统〕〔桃花的乡村爱情〕〔萌妻甜蜜蜜:厉少〕〔冰山总裁的贴身狂〕〔中医高手〕〔超级纨绔医圣〕〔玄学天师再就业指〕〔三国之巅峰召唤〕〔抗日之浩然正气〕〔腹黑总裁坏坏爱〕〔玩宝大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644章 你,到底有多蠢
    有关玄衣禁军大督都收受贿赂一事,在新武皇帝看来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李知安又不缺钱,很且他很会赚钱,一个秋名山就几乎囊括了大商所有新奇的娱乐项目,每年只秋名山一地的收入,便可以支付玄衣禁军高额的薪水。

    至于其他的商道,海贸更是数不胜数,前先年节贪指挥使司的生意一直做到了海外倭奴国,扶余国,吕宋等地。更不用说西辽,北远,暹罗等邻国了。而且,用李知安的话来说,贩卖的都是天朝上国的奢侈品,其中的利润更是高的不可想象。

    如此一来,才能支撑玄衣这些年来的庞大内耗,不管是医药院,将作院,还是科研院,如今又新增加了专司火药研究的奔雷堂。即便是这样,李知安亦可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因为,这些生意他一个人占了三成的股份。这还不算净安侯府原本的出产。

    有这么多财富,他会为了区区小利而受贿?新武皇帝觉得,是不是搞错了?

    却听海贞如言道:“其中明细都已记录在册,至尊可叫大督都前来对峙。若臣所奏有误,甘愿以律法入罪。”

    新武长长叹了口气,寒声道:“张伴伴,叫李知安前来问话。”

    张保诺应一声,转身向着宫外走去,让一个小太监快去通传。

    而其他朝臣听到这样的事情,不由心中一乐。原以为海贞如跟李知安是一伙的,没想到如今竟然开始同室操戈。这算是当今至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倒要看看新武至尊如何处理。若是处置不公的话,且看他今后还有脸面再去作那什劳子“稽查天下”。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笑话,就连海贞如先前的那些指控都暂时放下了。

    李乐如今还就在宫里,在那座晦暗的殿堂中研究着神秘人来袭的种种细节,期待或许能找到某些破绽,到时候才能将损失降到最底。

    当小太监来传唤他时,李乐还感觉到十分纳闷,等问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他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便跟着去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登上金銮殿,小小的还有几分激动。但是看到那些朝臣们幸灾乐祸的模样时,李乐那点小激动转瞬间变成了浓烈的蔑视,冲着那些人非常不屑的笑了一下。

    这样的笑容自然被他们看的清清楚楚,心头有气的同时,也准备在接下来痛打落水狗。若是能把玄衣卫大督都扳倒,那么,还会有玄衣禁军吗?这是大多数人都非常乐意看到的事情,而这一切的起始,竟然是由新武至尊刚刚提拔吹捧上来的海贞如做出来的。想想都觉得开心。

    新武皇帝直接让张保将那封册子拿到了李乐面前,问道:“海卿所言,你在朕登基之后,接任禁军大督都一职的这几个月里,府门前车水马龙,送礼之人不记其数,收受贿赂更是难以估量,可否数实?”

    李乐看过册子,躬身言道:“属实。”

    新武皇帝怒拍龙书案,喝道:“收了多少?是谁给你这么大胆子!”

    “呃……”李乐有些不好意思,片刻后道:“前几天听家下人等说,大概有四十八万两,具体的臣也没数过。这两天估计又多了些,没办法,自打禁军成立之后,走门路的人实在太多了,搞的我都不知道谁是谁,就让家下人把谁送的礼先记下来,回头有空再看。估计再过上几个月,说不定能进账百万两呢。”

    “你休要在朕面前插科打诨!”新武皇帝怒道:“当真以为朕办不了你了吗?”

    李乐这才肃然道:“启禀至尊,臣身为稽查天下的大统领,怎敢知法犯法?之所以如此做法,是因为臣在‘钓鱼’,凡是敢来臣这里贿赂的,必定就是大贪之人,不然他们何以能拿出这么多银子?”

    “还有一些人,是打算请臣到‘禁军天牢’里捞人的,天牢里关着的多数是谋反逆贼,那么,是不是可以为么认为,这些送礼的人当时亦是参与了谋反呢?此事还要详查,而有关这一切,臣是与右督都东方卓一起定下的,玄衣档案室已有备案,所收之银两,如今就在臣之家中封存,分文未动,至尊可以详查!”

    李乐这话说完,朝堂上有许多官员的脸色都变了,孔立清更是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就是典型的收钱不办事,还打算把你往死里整的节奏啊。这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一场闹剧过后,新武皇帝轻轻松了口气,接着面色一正:“玄衣大督都李知安收受贿赂虽是属实,但却也是一心为公,只是手段略有偏差,着令,惩奉一年,以儆效尤。”

    李乐听到这话,这才恍然记起,自己如今也是有俸禄的人了,只是工资到底是多少来着?倒是记不清了。躬身行礼:“臣甘愿领惩。”

    新武皇帝淡淡道:“继续忙你的去吧。”

    “诺。”

    李乐退着步出了金銮殿。

    等李乐离开之后,新武皇帝才开言道:“海卿所奏之事,虽有详细明录,但却需要具体细节审核。”

    接着,他又指了指龙书案上那一盘厚厚的文书,道:“此中涉及官员人等暂时停职,着玄衣禁军,三法司,吏部,未涉案官员进行细节调查。另,行贿禁军大督都李知安人等,亦在调查之列。林相,可有异议?”

    他最后那句话是在问林惟中。

    林惟中躬身言道:“老臣无异。”

    新武皇帝又将目光转向孙伯纶:“孙相,可有异议?”

    孙伯纶亦躬身道:“臣附议。”

    新武皇帝的目光再向其他人阁臣扫去:“你们呢?”

    “臣等附议!”

    八大阁臣过后,接着便是满殿朝臣:“臣等附议。”

    谁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反对?若真是那样的话,这个人肯定是有问题的。虽然真的有很多人有问题,但此时也只能期待于当今至尊这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吓唬他们,亦或赶紧回去想想办法进行补救。

    “那就起诏批红吧,退朝。”

    新武皇帝转出龙书案,向后殿而去。

    ……

    大朝会散后,林惟中面无表情的走出太和殿,接着出了宫门,向着首相府的马车走去。直到这个时候,他的脸色才开始渐渐变得阴沉起来。

    在他将将准备进入马车时,后面传来一个听起来十分急促的呼叫:“相爷留步。”

    林惟中转目,却是脸色难看到极点的孔立清追了上来。起初他还保持着风度,越是接近,他的步子便越发的凌乱,到后来不小心还磕了一下。

    林惟中阴沉着脸,苍老的双目中带着寒光。

    孙立清微一躬身,远远的看着,他还是很有气度的,但是开口时声音却变得有些颤抖:“老师,救救学生啊。”

    这是他来到林惟中跟前时,说的第一句话。

    林惟中不发一言的看着他,但阴沉的面容已然显示出他此时到底有多愤怒了,过了片刻,淡默的开口道:“看来,给李知安送礼行贿这样的蠢主意是你想出来的?”

    孔立清此时已然不自觉的开始颤抖了,声音干涩的言道:“学生……学生起初想着,人都有贪欲,李知安声色犬马,平常开销必然不菲,就算他不缺钱,也必定不会拒绝收下这些礼物……所以学生便发动门人……如此一来,等过些时日,学生便以此名目来弹劾他,到时查有实据,借机将他扳倒,只是没想到……”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只是呐呐的张了张嘴,再也说不下去。

    林惟中微微摇了摇头,淡淡开口道:“你,到底有多蠢……”

    说完这话,林惟中便再不去理他,迈步上了马车。

    留下孔立清一个人在皇宫前的广场上,偏体生寒。

    远处,刚准备上马车的孙伯纶不小心看到了这一幕,嘴角上带起一个讥讽的微笑,然后进入马车。

    ……

    对于海贞如突然间把这盖子揭开,李乐还是有些措手不及的,他原本想着等着事情沉淀下来,多挖一些人出来之后再行发难的。只是没想到,这位海青天竟然是个急性子。不过这却也没什么,以后慢慢算计便是。

    而在当天,大朝会结束之后,所有有关海贞如所弹劾的那些人,那些事,已然被京中的勋贵以及外派而来的帮会人众所获知。

    在他坐着简陋的马车,准备回京兆府衙的路上,一伙江湖人陡然发难,对这黑瘦如农夫一般的老者进行了袭杀。白燕子伙同另外两名捕头以及十来名捕快拼死抵抗。

    而袭杀他的二十来名江湖人都是一流的身手,捕快死了六七名,白燕子等人已到了力有不支的地步。

    眼见海贞如便要葬命时,却被打此路过的辑寇司司官‘铁笛仙’郭逸以及铁血八捕“千叶大悲手”古经和尚,“百折手”郑充让,“大江横流”沙千羽等人救下。这才险险的得脱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