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女友来自新世界〕〔重生影后娇妻:江〕〔北地巫师〕〔总裁大人,限量宠〕〔隐婚甜宠:大财阀〕〔变身少女的日常〕〔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千亿盛宠,厉少的〕〔都市之最强仙尊〕〔正道潜龙〕〔网游之我是神〕〔重生之传奇时代〕〔从姑获鸟开始〕〔逍遥小神农〕〔最强神豪抽奖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715章 拉他下来砍死他
    龙小云再次行礼,神态变得郑重,道:“侄儿定不辜负三叔叔。”

    李乐满意的点点头,嗯了一声,道:“天『色』不早,回去休息吧。”

    龙小云告辞离开。

    等他走了之后,白天羽笑道:“你很看中这位小龙少啊。”

    李乐点点头,道:“天生早慧,是个好苗子,值得培养。”

    白天羽凝眉,迟疑『惑』了片刻道:“但那位龙庄主……”

    他下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李乐却已经明白了其中意思,笑着道:“我被废的事情传开没过多久,龙啸云便带着小云从保定府赶过来了,他本意是想打探这事是否属实,这里面多是假意,但也有几分真情。”

    “我与他聊了许久,聊到当年他为守一诺,拼死去救我二哥,聊到龙李两家这些年来的交情。他也曾真情留『露』,想到我二哥至今下落不明时,他潸然泪下,只说自己无能。看到我如今凄惨模样,他亦是悲痛不已。但我也看得出,他对我有着强烈的戒备,呵……”

    说到这里,李乐不由的笑了出来,接着道:“人呐,就不能做亏心事。特别是这件亏心还没做成。他这人已经毁了,念着他曾救过我二哥的份上,我不能让他儿子也毁了。更何况小云真的是个可造之材。”

    白天羽听他这么说,突然笑了:“你刚才还对小龙少说不能有太多算计,而你却一直在算计,真叫我说你什么好。”

    李乐摇头,道:“不一样的。”

    却也没多去解释,两人来到一座亭子里,李乐叫家下人等拿来茶点。

    他们相对而坐,白天羽旧事重提,道:“你将郭嵩阳的小堂弟收为义子,那便证明不是‘嵩阳铁剑’动的手。而且就我分析,郭铁剑即便已然是大宗师的能为,以你的身手,他也没那个本事将你的丹田打算。我现在更加好奇,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为?我更想知道,他有没有本事废了我!”

    说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白天羽的语气当中带着强烈的怒气。

    李乐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天羽,你看这招。”

    说着话,他竖手成刀,做了个下劈的动作。

    他随丹田破碎,气海不存,但对刀道的理解却是这世上顶尖的,这随意的一个手刀尽显刀之意境,虽然没有任何威力。

    白天羽看懂了,皱着眉头道:“这是‘神刀斩’……不,是丁家的‘魔刀斩’。难道将你废去那人跟丁家有关?你将丁家那位‘梅花’请出……”

    李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左右衡量,沉默片刻后说道:“有些事情是为机密,天羽,今夜你我二人的谈话,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就算你死了,也不能传给后辈儿孙。”

    白天羽见他说的如此郑重,凝着眉,重重点头。

    夜风微凉,许许而来,梅树枝伴着风轻轻抖动着。

    凉亭内,李乐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出,最后被轻许的夜风吹走。

    白天羽皱眉听着,神『色』时而凝重,时而僵硬,到最后双目游动中变成了极大的恐惧,接着却又回魂,斗志昂扬。

    在此过程中,他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听李乐说。

    “事情就是这样,我就这么被我师父用计谋给废了。”

    说到这里,李乐无所谓的笑了笑,接着道:“而那个被我打碎丹田救下来的会神刀斩的黑袍,如今还算‘活着’,他应该是‘魔刀’丁鹏的二子之一,但却不知道是‘丁大’还是‘丁二’,亦或是他们某人的子嗣。他现在的情况很微妙,介于活人与死人之间。”

    “怪异就怪异在了这里,说他是活人,但他的心脏已然完全停止跳动,身体也毫无生命力,虽然不曾腐化,但可以确定他就是个死人。然而奇怪的是他却有着自我意识,还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虽然浑浑噩噩,但却行动无碍。”

    “为了识别他的身份,我让‘丁梅花’提前出关,但丁亮却对这人毫无印象。我玄衣禁军擅长‘慑魂术’的提刑,对他进行记忆拷问,却发生了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但凡想要打开他脑中『迷』雾的人,全疯了。”

    “如果有空,你可以见见他们,他们疯的很不正常。把一个人弄疯很简单,我是此道行家,但他们的疯却与众不同,似乎是一种比死亡还要恐怖的东西把他们弄疯了,有的人直接『自杀』,有的人『自杀』未遂被人救下来之后,便开始大叫着‘大灾变’,然后继续想要『自杀』。”

    “而后,又有几名玄衣提刑对这些疯掉的人进行慑魂,想知道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是那‘大灾变’像是能够传染一样,这几名提刑也疯了。然后,为了避免世态扩大,不得已之下,只能停止记忆拷问的计划。”

    说到这里,李乐皱着眉无奈的摇摇头,他此刻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的,说了这么多话,他便忍不住开始喘粗气。

    白天羽面『色』发白,心脏如擂鼓般的跳个不停,有些艰难的道:“大灾变?比死亡还可怕的大恐怖?”

    李乐舒着气,道:“是啊,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惜朝也曾想用慑魂术去探查,但却被我制止了。没法子把这事情搞明白,我不敢让他去冒险。最为奇特的是,那个丁家黑袍‘不死不活’的情况下,竟然不用吃东西,也可以维持自己身体所需要的能量,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目前科研院还在研究,暂时没有定论。至于那三具面具人的尸体……”

    说到这里,李乐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道:“光是扣在他们脸上的面具,便将行知以及科研院的那群人给难住了,估计不是一招一息之功。倒是那些带回去的白袍尸体,他们却是与黑袍不同,科研院的人从他们的胃里找出了食物的残渣。”

    “而且他们的死亡时间与他们被玄衣斩杀的时间吻合。尸体被送到科研院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尸斑,可见在此之前他们应该是活着的。而且,科研院的人还发现,他们与普通武者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的周身经脉似乎有所移位。”

    “这其中,也有几个在大战中被斩了四肢的白袍活了下来,但无一例外,他们的脑中依旧是所谓的‘大灾变’,然后便再也探不到任何东西了,这些情况的出现,让我们到现在也无法了解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的弱点又在哪里,这些也是让人颇为无奈的。”

    白天羽被这些离奇的事情搞的惊疑不定,过了半响才稳住心神,说道:“所谓的‘大灾变’肯定不是陆前辈他们经历的那种,应该是有极为恐惧的事情发生……那个天尊,他真的是神吗?你们……我们要去反抗神?”

    李乐呵的笑了一声,问道:“天羽,在你看来神是什么?你久在关外,应该知道西域以及中原,北元,甚至是极西之地他们的神明是什么样的?倭国的神比较『乱』,都是信神道教的,你从他们口中所知道的神是什么样的?”

    白天羽迟疑片刻,道:“除了原始信仰混『乱』的地方,其他各族的神明都是全知全能,无所不能的存在。比如魔教,比如圣火教,再比如极西野蛮之地的圣神,他们的神都是全知全能的。”

    李乐笑道:“就是这样,所谓的神是全知全能的,可以『操』控凡人的命运,这样的神明或许存在,但就如老子所说‘天地不仁’一般,这种东西不过就是一个‘范信’而已,缥缈不可知,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而这个所谓的‘天尊’,却不是这样,他似乎很在意人世间。”

    “除了收集历代先帝的遗体之外,听孙天机说,他还会捕猎类似世间大宗师的人物,以此来扩充他的力量,我师傅便是证明,葛云升这位首宰便是证明。这说明他并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最多,也只是‘草头神’而已。”

    “他实力强大,或许是个超凡,或许比超凡更加强大,但他不是神,他只是比较强大的人而已。别人害怕他,畏惧他,所以才会说他是神。他的本领应该很高,嗯,真的很高,高到了天上去。但他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不是不可战胜的。所以……”

    白天羽好奇:“所以?”

    李乐笑道:“我们一起把他拉下来,然后,砍死他。”

    这句话直接将白天羽给惊住了,过了半响,他哈的笑了一声,体内的热血不由自主的开始沸腾起来,凝视着李乐问道:“你确定你要把一个可能比超凡来要厉害的‘神’拉来了,杀掉?”

    李乐笑着点头:“确定。”

    “好!”

    白天羽毫不犹豫的说了这个字,没有半点拖泥带水:“那我们就一起将他砍死。”

    他的语气虽然轻描淡写,但其中意味却斩钉截铁。

    李乐郑重拱手,道:“多谢。”

    白天羽毫不在意的摆摆手,他是神刀无敌,将一尊神砍死,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的事吗?接着他又道:“你刚才说,这个天尊会捕猎中原各地的大宗师,而且还是年老的大宗师。当年我祖父失踪的莫名奇妙,家祖当时虽不是大宗师,但也相去不远。所以我怀疑,家祖很可能是被他们虏走了,我亦想将家祖救出。”小李飞刀玄衣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永生不灭〕〔天骄战纪〕〔一品道门〕〔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顾轻舟司行霈〕〔惹火小神医:国师〕〔从姑获鸟开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