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宠上瘾〕〔逍遥小神农〕〔全职武神〕〔大唐司刑丞〕〔都市全能系统〕〔奇迹的召唤师〕〔养狐为妃〕〔天下珍藏〕〔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黑夜进化〕〔还看今朝〕〔女总裁的近身特工〕〔狂傲女帝:美男请〕〔大学锦时〕〔NBA之第一后卫〕〔侯门医妃有点毒〕〔不知嫡姐是夫郎〕〔九仙帝皇诀〕〔抗战之血肉丛林〕〔王业不偏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李飞刀玄衣行 第759章 皇族
    少年名叫朱九帆,寿王朱让云第九子,因母亲出生卑贱,是倭国一位藩主之女,所以不入皇家族谱。但小小年纪却能力出众,强过寿王世子太多,所以寿王一脉的家业便暂时交由他来打理。

    而那右下第二位的空白位子,侯元毅知道,那是留给自己的,如此皇族宴会,有他一席,亦可见他此时的地位。

    然则侯元毅态度却十分卑谦,身子直躬到地,行一大礼,沉声道:“门下,侯通,侯元毅,见过主家世子,汝安世子,龙原县主,寿九爷。”

    丝竹声声,其他三人根本没理他,依旧与边上侍人*说话。

    唯独淳王世子朱孝举呵呵笑道:“侯大人倒不必如此多礼,你如今也是正一品内宫行走的大物了,还这般拘谨所为何来?坐坐坐,快坐。来人,伺候大督帅。”

    侯元毅再行一礼:“门下谢世子千岁。”

    接着便坐在了那张空案几后面,不多时案几上布下珍馐美味,琼浆玉液,四名体态各异的美貌家妓站在了他的面前。侯元毅随意指了一个,其他三人便乖巧的下去了。

    丝竹依旧,歌妓轻唱,众人谈笑风生。

    只是过不多时,龙原县主朱艾尝过侍女嘴上的胭脂,轻轻摸着另一边俊男的脸颊,像是刚刚注意到似的,咦?了一声,问道:“侯大人,哦,不对,侯大督帅,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脸肿成这样,一时半会还真叫人认不出来了呢。”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朱艾这是摆明了不给他面子。侯元毅神色一僵,手中的酒杯这个时候都差点被他捏碎,但也只是片刻功夫,他笑容再度恢复,微微向朱艾欠身,道:“让县主见笑了。”

    与他对面而坐的朱九帆轻狂笑道:“县主……哦,艾姑姑,咱们大商的官儿最能忍,就像秋水池子里的王八一样,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又何必再奚落侯大督都呢?啊,哈哈哈哈……”

    他笑的极为放肆,一阵大笑后还抱住家妓猛亲了一口,问道:“美人,你说是不是?”

    侯元毅面色铁青,目露寒光,咬着牙看向对面的朱九帆。

    正要发作时,却听到汝安王世子朱仁杰轻轻说道:“岛津九帆,我大商官员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他峨冠博带,微举拿酒盏,语气平平静静,不带任何情绪,连正眼都没瞧朱九帆一眼。

    可朱九帆在听到这样的话语之后,脸色却在瞬间胀.红,岛津,是他母亲的姓氏,他母亲是倭国萨摩藩藩主的嫡女,倭国有名的美人,有着高贵的血脉与显赫姓氏,可是在这上国,却是寿王养属于外面的,连个侧妃的身份都没有。

    岛津九帆,这个称乎等同与在叫他“杂种。”

    他深深呼吸着,目光定定的瞧着朱仁杰那副淡然从容,显得理所当然的面孔。他有种拔出手边剑,直接刺破对方喉咙的冲动。

    他的父亲是亲王,而对方的父亲只是郡王,但因为血脉的关系,他终究还是忍住了,不敢发作。片刻后,朱九帆微微低头,道:“世子说得对,是九帆孟浪了。”

    接着转向侯元毅,欠身拱手道:“大督都勿要见怪。”

    朱仁杰没有看他,一板一眼的喝着酒。

    朱艾啧了一声,一把推开刚准备给她喂酒俊男,顺便将那另一个女子的纤纤玉手从自己胯下抽出来,有些气愤的说道:“朱仁杰,你到底站在哪条道上的?”

    朱仁杰双目微眯,道:“瞧不惯杂种肆意,就算他代表着寿王,某家也瞧不惯。”

    朱九帆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敢说话了,只能紧紧的攥着拳头。

    朱艾轻哼一声,道:“寿王家本九子县主觉得不错,总好过某些人上去没几天就挨嘴巴子。你说是不是,堂兄?”

    说话的同时,她将目光转向了此间主人,淳王世子朱孝举,语气中充满了不善。

    朱孝举轻轻挥手,丝竹歌舞立刻停止,伺候人等纷纷离开。

    半晌后,诺大的偏厅内只剩下他们四人。

    朱孝举开口道:“元毅兄今天挨了打,你们以为是这威信尽失,本世子却觉不然。这样突兀的变化对我们来讲简直是求之不得,原本以为的水磨功夫,一下子变得畅通起来了,属于净安李的势力就这样全部拔除,这有什么不好的?县主,你在埋怨什么?”

    朱艾磨了磨牙,哼哼冷笑,道:“大头都被你淳王府拿了,侯大督都本来就是你的人,你们已经占了太多了。如今他被扇了十几个把掌,却逼走了班、赵等四人,李三郎的班底尽数去了,姓莫的又投在他门下。”

    “我说兄长,大督都与左督主全你家手里,东方卓那边是至尊的眼睛,那下面怎么个分法,不全都由你淳王府说了算?我们发动众贵家门把李三郎给弄了下去,最后全便宜你淳王府了?这算什么?合着废了这么大的劲,得了这么大颗果子,大家都全白忙活了?”

    淳王世子朱孝举微笑,目光定定的看向朱艾,道:“别犯傻。”

    他微笑着,目光一寸一寸的像是要盯入朱艾那丰腴的身躯里,接着转开,微微笑了一下,道:“我们都是皇族,皇族里确实有些人脑子不够用,比如刺杀李知安失败的凌福郡王,再比如异想天开的想要毒杀至尊的那些人,他们的脑子都让狗吃了。但本世子希望坐在这里的人不是这样。但是没想到,龙原县主你与他们也差不了几斤,仁杰,你说呢?”

    面对这样的奚落,天生便觉高人一等的皇族贵女朱艾此刻已经气的满脸通红,咬了咬牙,最终却没敢发作出来,反而是目光不善的看向了对面的朱仁杰。

    朱仁杰刹那眯眼,对于朱孝举突如其他的挑拨感到不满,同时也对朱艾这个脸脑子都慢肉.欲蠢女人感到气愤。同时也做好了怎么反击淳王世子的准备。但是紧接着他看向朱孝举似乎笑非笑的模样时,突然间想明白了什么。将斟酒满的酒盏放回案几上,良久没有说话。

    然后,他便像是下定决心般的开口说道:“淳世子好本事,明人不说暗话,那些个蠢货是本世子怂恿出去送死的,但也是因为你眼中的那些蠢货,本世子才能探出至尊的底,才能在以后的事情中一挥而就,将李三郎拉下去。有了这样的机会,淳王爷那边才会派你来坐镇京中,是也不是?”

    朱孝举微笑着捻着杯酒,点头道:“确也是这么回事。”

    朱仁杰整了整发冠,看向朱艾,又道:“勋贵联合,本是四姓家的主意。意在攻守相助,如今四姓家缩了,岳永兴当年让李知安打怕了,这情有可原。然则,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朱孝举张了张嘴,刚想说话时便被这位方正的郡王世子打断了,只听他继续道:“你我都是朱氏子,皇家一脉,老祖宗的江山在朱家手里。当今至尊听李知安所言稽查天下,这是在断老朱家的根,你我都是知道的,所以才有那么多勋贵聚在咱们这些皇子皇孙跟前。”

    “他们为什么聚过来?因为他们害怕,咱们一群皇亲国戚为什么聚在一起?因为咱们也怕。他们怕地位不保,门眉不在,咱们怕祖宗社稷毁于一旦。大商两百多年,到如今出了问题了。别的不说,我就问你们,玄衣可不可怕?李三郎你们怕不怕?”

    他这一问话说完,在场三位皇家子弟尽数沉默不语。

    玄衣可不可怕?李三郎可不可怕?

    “稽查天下”的禁军,所过之处无论江湖势力,还是勋贵人家,皇亲贵戚,具是满门皆死,谁不怕?

    李三郎,江湖人称“天刀”,飞刀与百戮,两种无解刀在身,杀宗师一般的人物如同斩瓜,就问你们怕不怕?

    还好他废了,没了武功。

    大家本是要杀他而后快的,但他的护卫实在太厉害了,神刀白天羽突现京城,惊世一刀后再没人敢对其进行刺杀,有神刀在,天刀死不了,除非叫来上官。可上官在四姓手里,谁能请得动?

    李知安废了,但玄衣还在,至尊“稽查天下”的意志还在,所以只能把这颗还很青涩的桃子拿在自己人手里,大家才能放心。

    “我们搞了这么多事情,死了那么多人,老朱家的两个王子,四十七户勋贵,二十五门世家,刘介臣家平反的案子我们都不敢参与,放任五个封疆吏落马,将门的,兵部的,刑兵的,吏部的,各知州县城总计两百多名官员定了秋后斩,以这样的代价才把李知安扯下来,你们怕不怕?”

    “就问你们怕不怕?”

    朱仁杰轻哼一声,道:“不知道你们怕不怕,我是很怕的。若是再让如李三郎这样的人物坐在那把位子上,皇亲勋贵也就死绝了。而如今,总算有一片大好局面,我们把他给弄下去了。”

    “李知安去祸害文官那些党派了,大家可以安乐的过日子了,你们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大家可以分红了?要知道,李三郎还没死呢!要是闹的太过,信不信当今至尊废了姓侯的,再把李三郎这个肆意妄为的家伙抬举起来?他掌禁军,你们乐意了?”

    他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但话音落地时却充满了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