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至强仙帝〕〔魔圣之梦家大少〕〔漫威世界的术士〕〔无限之穿越异类生〕〔逆世魔女:强宠天〕〔血族亲王:鸢尾未〕〔末世异能主宰〕〔玄医归来〕〔都市最强高手〕〔重生九零小军嫂〕〔主千秋〕〔奈格里之魂〕〔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重生之我本枭雄〕〔养鬼专家〕〔史上最牛主神〕〔木叶的不知火玄间〕〔飞剑问道〕〔九域剑帝〕〔武林外传之捕神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赐良妻有灵田 第257章新来的
    狼王一点都不开心了。

    这中间,它是又出狼,又出力。到了最后,它却是丝丝好处都没得,全看着族人得了好处!好生气喔!

    它现在什么心情,小白又怎么会猜不到?这肯定是后悔了吧?哈哈哈哈哈,它就知道会这样!叫那老东西老得意,呵呵,现在栽了吧?

    虽然这是让小白有些得意,但是,它心中也是有些郁闷。因为,这中间,也是没有它的。

    不对,没有它的,它也可以冲着那人撒撒娇,说不定,就给它了呢?

    想到这,小白就往虞小花的腿上蹭去。

    虞小花感觉到自己的腿上被蹭了,低下头去,就看到小白满是依恋的看着她。那样子……

    心中一动,虞小花就又说出一句要玄灵至宝哭的话,“有你的啊。”????说完这话,她就从空间中取出一滴水来,滴在小白那张开的小嘴中……

    这一刻,狼王惊呆了!

    它还不知道,还可以这样骗吃骗喝的!要是早点知道的话……

    要是早点知道,似乎它也做不得什么。看那小崽子,居然学着狗的样子,对着人讨好卖乖的。哪里还有半分未来狼王的威风劲?

    若是换做它……

    它也是什么都不敢做。因为,它媳妇儿还在旁边虎视眈眈。要看着它对着旁的雌性撒娇卖萌,估计会把它给撕了。

    所以,就那小崽子那条路,它是走不了的。

    不过它还可以走其他的路不是?

    像它这么威风凛凛的样子,用处可是多了。

    这么一个人类,该是要讨好它的。

    想到这,它昂起头颅。

    它那模样,叫一旁的狼后看到了,又是一爪子。

    它们下山来,为的就是虞小花手中的那水。狼后也是看清楚了,若是想要得到,那就是要和那人类搞好关系。而身边这蠢货,这样子,哪里像是个能够搞好关系的?它那样子,分明就是来砸场子的!

    这一被拍,狼王顿时就委屈了。

    两只之间的互动,叫虞小花看了个正着。她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这一刻,她对眼前的这些狼,不再害怕。

    她的视线落在狼王身边的狼后身上,然后对着它说道:“你要来点吗?”

    那水对动物的吸引力,她一直都是知道的。所以,她就看着在她说过那话之后,狼后的眼睛亮了。

    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了星辰。

    真美。

    从空间中取出两滴水来,虞小花这才往狼后的身边走去。到了它的身前,虞小花顿了下来,将那两滴水滴到了狼后的嘴里。

    下一刻,她就看到狼后的眼中,露出一种很是享受的感觉来。

    若是裴子裕知道,之前救他的那东西,还是虞小花纠结万分才给他的那些东西,就这么被她给随便给了狼。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不过,虞小花肯定是不会让他知道的。

    脑海中刚闪过裴子裕,虞小花就听得裴子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还在那做什么?”

    虽然之前就有了答案,但是看着虞小花在狼后面前蹲着的时候,裴子裕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她怎么就这么不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若是那狼猛然对她发难,她还能落得个好?

    只能说,他是不了解虞小花。就虞小花那人,怎么会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她这条命,都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那是珍惜都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放在心上?她之所以敢这样,还不是因为有玄灵至宝的存在。

    只要是有危险,玄灵至宝一定会感觉到的。那个时候,能够让她直接进了空间。

    再危险,那也和她没什么关系。

    听了裴子裕的话,虞小花站起身来,往他的身边走去。

    看着她一步步靠近,终于,到了身前。裴子裕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我之前看了一下那些柴。这两天天气好,晒干了些,应该能够用了。我煮了点吃食,我们去吃吧。”

    虞小花有些意外,她没有想到,裴子裕居然会趁着这时间,还去煮了吃食。

    不过,他还能煮什么吃食?

    也不是虞小花怀疑他的能力,只是,这时间并不长。能够煮的吃食并不多啊。

    她的想法,都出现在了她的脸上,叫裴子裕看了个清清楚楚。解释道:“走之前,孙叔给拿了点吃食,说是煮煮就能吃了。”

    所以,这还真的是费不着什么力气。

    虞小花悟。原来,是这样啊。

    跟着他一道去了那棚子里,就看到小桌上摆放着三副碗筷,还有一盆吃食。虞小花定睛一看,呵,好家伙!那是肉啊!

    闻着那味儿,应该是切片腌渍入味之后,再蒸的。那样子,看着和梅菜扣肉差不多。

    也不知道,孙叔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吃食来。

    要知道,这天气热了,若是吃食放的时间长了,会坏。臭不说,还难吃。所以这东西,最早会是在昨天做的,最迟是今天做的。

    可昨天,她也是在的。那个时候哪里有机会做那吃食?都为了那宴席忙得团团转。那么,真真能够做的,也只有今天了……

    她虽然说是起得有些迟,但也只是说比平时起得迟。走的时间,那也是比那些要领了饷银之后才走的人,那是要早得多。孙叔该是多早就开始弄了?

    虞小花眼睛有些湿润。

    她到这世上,虽然是见过不少的恶人,但是,还是觉得,好人多。

    “怎么了?”看着她站在那处,迟迟不动,裴子裕有些疑惑。“是不是因为没有米饭啊?”

    裴子裕有些尴尬,他之前就看着她吃这些东西的时候,那都是和着米饭一道吃的。而他现在弄的,就只有这菜,没有米饭。哪怕,他是因为怕她饿着,才没有做米饭。

    终究他做的这些,也还不是她想要的。

    他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虞小花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想到孙叔了。”

    这话也没叫裴子裕的心情好些,只当虞小花是在找借口。等到看着虞小花坐下,一边给小宝夹,一边吃的时候。那脸上真的是没有一丝勉强的时候,心情这才好了。

    看来,这都是他多想了。

    三人吃好了,眼见着虞小花又要站起来收拾,他按住了她伸出的手。“我来。”

    据说,想要一个姑娘对男人动心,那就是要从小事做起。

    润物细无声。

    只等着那人发现的时候,已然住入她的心中。

    裴子裕对虞小花那是志在必得,所以,他自觉自己有那么多的时间,能够让她的心中,一点一点,都是他。

    而虞小花看着裴子裕那坚定的样子,只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他想要干活?那好,让他去干吧。反正,这家中,就三人。

    小宝只是个孩子,不可能让他干活。剩下的就她和裴子裕。

    那些事情,虽说不重。但是,也不可能让一个人一直做,不是么?他愿意做的时候,那就让他做,不愿意做的时候,她来好了。

    她不会知道,这个他愿意,持续了一段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时间。

    裴子裕飞快的洗好了碗筷,又收捡了,这才擦干净手往棚子里走去。

    谁知道,这一去,就没有看到虞小花两人的身影。

    这是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往棚子外走去。终于,在之前堆着杂物的一个角落里,见到了虞小花和小宝。

    只见得虞小花抱着小宝,呆呆的站在原地。

    裴子裕也没看到她身前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只问道:“你在那里站着做什么?”

    说着那话,他继续往前走去,直到,走到了她的身边。

    顺着她的视线,裴子裕望去,便见得……

    嗯?兔子?

    就这么几只兔子,就叫她站在这里看了许久?

    他可是记得,这些兔子,她可是养了许久了。而且,一只只都是老实得很啊,也没做出点什么事情,能够让她站着看这么久的吧?

    不对!

    正想着的裴子裕猛然转过头去!又将视线落在了那群兔子身上!

    要不是那一身皮毛,要不是那样子真是兔子的样,他都会以为,眼前看到的是小猪仔!

    就离开几天呐,这一群兔子,就长成了这么一番模样。真是叫人……

    一言难尽。

    裴子裕绞尽脑汁,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家中,会有此番大的变化。之前的时候,他也是看了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怎么这些东西,就长成了这副模样呢?

    实在是想不明白。

    在他一头雾水的时候,虞小花也是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这才说道:“休息吧,明天一早,杀兔!”

    裴子裕没到之前,她可以看到那些兔子都在啃泥了!

    这院子里,可是有一二十只大兔子,之前还有大兔子生了小兔子的。一起算的话,那一共是有几十只的兔子!

    就这么一群兔子,在啃着泥。就这院子,能够让它们啃上多长的时间?

    只怕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这院子,就会出现一个大坑!

    想着以后越来越多的兔子,想着睡一觉起来,门前就多了一个坑……

    再想着以后,睡着睡着,房子突然就倒了。虞小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行,这些个肥硕的兔子,不能留了!一定要宰掉!只留那些个生了小兔子的大兔子。

    不对,还得留两只公兔子。

    要全是母兔子的话,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小兔子出生。这样有碍于可持续发展。

    虞小花那坚定的样子,在裴子裕看来,那还真的是有几分可爱。再想想她之前说的话。杀兔子吗?

    嗯,既然是她说的要杀,那就杀好了。

    反正他现在有的是时间。

    不说是杀一天的兔子,便是让他杀一辈子的兔子,那也可以。

    还有,她之前,居然主动叫他一道休息呢……

    裴子裕的心中泛起一丝甜蜜。只要他再努力点,再努力一点,她可就不止是叫他早点休息了吧?

    虞小花在说过那话在会后,回过神来,差点就没抽自己一巴掌。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居然会叫这男人休息了!

    嗷嗷嗷嗷!这是要怎么个休息法啊?

    让他和他们母子两一起睡?呵呵,接受有点困难!若是直接提分开睡……

    很好,她脸皮还没到那个境界。万一人家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他们一起睡呢?想想就觉得很是丢脸。

    看着她说过话之后,还站着不动,裴子裕问道:“怎么了?不是说去休息了吗?”

    “没什么,我只是想着,我还没有洗漱。”

    她那话叫裴子裕的心情很是愉悦。看看,这情况,不正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么?犹记得当初,他们两个在一起,她那是半天都不会说一个字的!现在呢,连想法都要和他说了。

    再努力的话,情况应该是会更好的,他相信。

    想到这,他伸出手去,“来,小宝给我。你去洗漱。”

    原本虞小花就因为说那话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现在他给了她创造了这么一条件,她简直是欢喜不已。半分犹豫都没有,就将小宝递到裴子裕的手中。转身跑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裴子裕这才想到,这么多天不在家。那缸中的水,怕是不能用。她要是洗漱,那就要去井边拎水。

    这是一个能够让他表现的时刻!他怎么可能错过?自然,他追了上去。

    缸中的水不能用,虞小花也是到了那水缸之前才想起的。再有,因为缸中几天不曾有过新鲜的水,散发出阵阵异味来。这样的水,虞小花怎么可能用?

    只能够自己去提水了。她拎起旁边的水桶,就要往外走去。

    谁知,这一转身,就吓了她一跳。

    裴子裕居然抱着小宝站在她的身后!

    “你怎么走路都没个声音呐!吓死人了!”那嗔怪的样子,落在裴子裕的心中,只让他觉得如同吃了蜜糖一般。

    “你这是要去提水吧,这样的事情,让我来。”

    这样的体力活,是该男人来。更重要的是,这人之前吓到她了!所以,也该是让他赎罪!

    所以,当虞小花将那水桶递过去的时候,那是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

    “把小宝给我吧。”要提水,又抱着孩子,实在是不安全。若是孩子在他拎水的时候挣扎什么的,很了能会掉到井里。

    这样危险的事情,虞小花不允许发生。

    一切和小宝有关的事情,她都要细细的考虑到。

    裴子裕自然也不拦着,让她抱走了小宝。

    片刻之后,裴子裕就拎着水回来了。他将水桶放到虞小花的面前,这才说道:“水来了,你去洗漱吧。”

    说着话,他还冲着她笑了笑。

    这么一个笑容,出现在裴子裕那张虽然黑,却是不影响英俊的脸上,叫虞小花的心忍不住跳了跳。却又是让她忍不住嘀咕:这人莫不是有毛病吧?

    居然会对着她笑?!

    她可是记得,之前那么长的时间,她就从来都没有见过裴子裕笑。不对,那个时候,他一直都是冷冷的。

    可自从他受了伤之后,他似乎就变了。没那么冷……

    等等,这躯壳中的,会不会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灵魂了?

    想着自己能够穿越到这大魏,那就是说,灵魂,这是存在的。她能够取代这个世界的虞小花。别的灵魂,也可能会取代原来的裴子裕!

    这么一想,虞小花就觉得胆战心惊。越想越觉得可怕。

    要是这躯壳里住着的,不是原来的裴子裕,那这新来的,又是个什么意思?他会不会知道,她身上的秘密?会不会来个杀人夺宝什么的?他现在对着她这么一个样子,是不是就想着要让她放松警惕?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