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装成隐士高人〕〔仙王的日常生活〕〔海贼之极品置换系〕〔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全球都是轮回者〕〔觉醒大明星〕〔都市之仙尊归来〕〔游荡在漫威的灰烬〕〔我的无尽神国〕〔活棺〕〔仙帝归来混都市〕〔惹火甜心太难宠〕〔重生之神秘军嫂有〕〔仙欲游〕〔武道狂徒〕〔天尊在马路边〕〔都市绝世神医〕〔阴阳旧事〕〔最强妖孽仙医〕〔捉鬼龙王之极品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塔之上 第三十一章 汹涌之涛
    图书馆自古以来就是文明的象征,因为它们承载了人类的知识、智慧、经验和问题。比如像亚历山大图书馆这样的古代奇迹,可以说是地中海文明在几个世纪里的坐标。而这间不大不小的学校图书馆,对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人们来说,意义不仅如此。它既是这些地球弃民与故乡文明的唯一纽带,也是他们在这个奇异世界中的立身之本。赛琳达·内拉泽尔·阿里亚斯想得没错,知识就是力量,图书馆就是力量的源泉。这把火烧的不只是知识财富,也直接烧到了萧晨他们的生存根基。

    当人们在现代世界享受便捷的网络查询,躺着用平板看书的时候,图书馆似乎都有些落伍地被遗忘了,然而在这里,这就代表千年的文明优势,它是众人最大的底牌,让他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进。

    所以萧晨和罗玲尽管十分疲惫,但是还是竭尽全力快跑到了图书馆的门口,图书馆外的小广场上,全是往来飞奔的人群,有的人从远处抱来灭火器,有的人用桶扛来了水,有的人从火场中抱着书冲出来,有的人在声嘶力竭地寻求帮助,也有人茫然无措的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做什么好。

    空气中热浪在翻滚,房屋上火舌在吞吐,紧张和恐慌的气氛人群中蔓延,萧晨可以想像如果这些藏书付之一炬,这场灾难会狠狠地打碎大家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

    火是从大楼西侧一楼的书库开始烧起来的。目前刚刚蔓延到二楼西侧的阅览室和三楼的办公室,还没有烧到大堂和书库东侧的部分。

    萧晨盘算有什么办法的时候,遇上了几个浑身被熏得焦烟的人,跌跌撞撞从图书馆跑出来,其中有一个看上去伤得很重,被人背在身上,他跑上去问道:“同学,你们被火伤到了吗?要不要紧?”

    “毛恺带着我们拉开了书架,隔开了一条空档,延缓火势,可是他被倒下的书架砸到,可能伤了腿。”他们其中一个说道。

    “我看到冯医生在那边,你们赶紧过去让她看一下吧。”萧晨给他们指了方向,那几人搀扶着向医生跑去。

    “他们的努力也许可以多救出几本书,但是整个火势延缓不了多少。”萧晨沉声说道,他看向罗玲,“把那两张卷轴给我。”

    “你不知道那卷轴的效果,不要病急乱投医。”罗玲不同意。

    “听着,我能够感觉到,其中一张卷轴充斥着水之力。自打经历那些风浪以后,没有人比我明白水的感觉了。”萧晨伸出了手,“相信我。”

    两人对视了几秒,罗玲知道萧晨不会再改变想法,只得从包里掏出卷轴,递给萧晨,“去吧……但别做傻事。”

    萧晨把《识海影卷》交给罗玲,抢过边上运水学生手里的水桶,当头浇下,然后拿着卷轴就冲进了火场。

    火还没有烧到一楼大堂,但是空气已经灼热起来。很多人正在忙碌着救火,萧晨有些迟疑地站在通往书库的大门口,里面呛人的浓烟和猛烈的火光遮蔽了所有的视野,正如传说中的地狱之门。

    他心中其实一点底气也没有,虽然他能够感受到卷轴中水之力是真的,但是他又如何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魔法,更不要说发动起来会起到什么效果。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学生,拿着一把小手枪,面对着一只远古凶兽。

    他唯一确定的是,在没有消防车,没有消防栓供水的情况下,凭借目前他们这些人的手段,图书馆唯一的结局就是在明天早上被烧成白地。

    这是一次赌博,博的既是生死,也是文明传承的机会,然而把这一切都压在萧晨身上时,份量是沉重的。

    不过历史在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些负重前行的人,萧晨以前并没有这种感受,因为他不过是先烈和英雄庇护的受惠者,但在这里,那担子被他挑了起来。所以,萧晨进去了。

    ———————————————————————

    李佳冲向图书馆门口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担忧和怀疑。

    今天对他来说本来是美好的一天,赛琳达临走的时候,李佳一冲动,把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个翡翠挂件送给了她,挂件刻的是一尊观音,成色不错,水头很足,是李佳周岁的时候,爷爷送他的生日礼物。

    赛琳达当时从脖子上摘下一根链子回赠给他。那链子看上去很朴素,坠子是用白色的贝壳做的,简单地用一根金属链子穿着。贝壳不知是什么品种,表面可能因为长期佩戴的关系被磨得很光滑。虽然价值不菲的翡翠挂坠换回了这条看上去不值一文的东西,但是李佳却高兴地想要嚎叫,这不就是互换信物吗?让他觉得之前所有的努力终究有了回报。

    他回来的时候,还幻想着最后会和赛琳达走到哪一步,可一出储藏室的门就看到了远处起火的图书馆。

    不会这么巧吧?他无法相信这是赛琳达搞的手脚,她是那么清纯可爱,也没有任何放火的手段,李佳在心里一遍遍地否定,却怎样也不能把她的身影排除出脑海去。这时前面过来两个人,抬着一副担架,担架上的人让李佳有些眼熟。

    “毛恺?”李佳跑过去,拦住担架,急切地拉着担架上的人手问道:“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前面抬担架的男生怒道:“你这人发什么神经!毛恺为了救火,腿都坏了,疼得不行,我们要赶着去医院。”

    李佳压根不听他的,一个劲地问半合着眼睛的毛恺:“你当时就在里面啊,火从那里起的?快告诉我!”

    “书库……我们碰到的那个……书库,火突然起来的,很猛,其他……我也不知道。”毛恺忍着痛勉强答道。

    “快走,别理这疯子。”后面的同学一把推开李佳,急匆匆地抬着毛恺跑了。

    李佳失魂落魄地走向图书馆,一路上都在反复回忆赛琳达消失的那个场景。心中一个声音在说:绝不可能是赛琳达干的。另一个声音却反问:有什么不可能?一个声音辩解道:这事和我没关系。另一个声音却苦笑着:人是你带来的,怎么可能和你没关系?

    李佳越想心越乱,当他看到罗玲神色严肃地盯着大门的时候,一把拉住了她,带着哭腔说:“罗老师,罗老师,火势能够止住吧。”

    罗玲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李佳那副神情,而李佳在罗玲的注视下,心里一虚,不安地退了一步。

    “萧晨还没出来,我必须进去。”她说着,把《识海影卷》交到李佳手上,“替我拿好,不许看。”然后,她也在身上淋了水,冲进了火场,留下李佳惶恐地看着她被烟尘吞没的背影。

    —————————————————————————

    萧晨用淋湿的袖子捂着唇鼻,从大堂一路跑到了三楼,他想到水是向下流淌的,所以应该在最高处释放卷轴。烟尘很大,他眼睛酸得流泪,喉咙咳个不停,但还是弓着身体往走道尽头燃烧着的几间办公室摸了过去。

    不过,走到离明火还有四五米的地方,萧晨就觉得头晕目眩,无力为继了。他知道,如果再往前,就无法集中精神释放卷轴了,更有可能窒息而死。

    他打开卷轴,平举在胸前,然后摒除杂念,把全部的精神都投入其中。他虽然感受到了卷轴中的水之力,但却难以理解卷轴上那些繁复图阵所代表的意义。它们要他按照某种规则运行精神力,而他不懂。那层层描绘的纹路,对他来说就像是枷锁。萧晨尝试着突破这些规则,但是他掌控的精神力量还远远不够。

    萧晨急得满头大汗,就像一个饿极了的人,坐到餐桌之前,却被告知没做完祷告,不能吃饭。他甚至忘记了身体的酷热,但是却深深感受了来自内心的焦灼。

    冥想空间!对!如果我自己的力量还不够,能不能借助那种不受控制的力量?他想起了幻境大海中的修炼,那狂暴的力量无法无天,无边无际,他回想着,体会着,那一片海在他脑中慢慢生成和翻腾;他忍耐着,积蓄着,那一片海变得越来越壮大。直到他头痛欲裂无法忍受的时候,一道闸门被冲开了,一个枷锁被崩裂了,无穷无尽的精神力量,像铺天盖地的海水涌入到他手中的卷轴中。

    卷轴中的图阵顿时支离破碎,只有召唤水的那部分,被这股霸道的精神力激活,放大,爆发!如果说普通魔法师使用卷轴如同用油点灯,那萧晨的举动就像把火柴扔进了油桶。

    一阵蓝光泛起,虚空中出现了第一滴水,然后奔涌的水就把周围变成了一个水的世界。

    罗玲从萧晨身后看到,他手中像是开启了一道虚空中的闸门,连接到了一条大河,水龙席卷而来,一下子就把她冲倒在地上,罗玲知道水流的冲力极大,她赶紧退到墙角,一把掰住墙壁。很快水就漫了起来,她先是听到办公室的门被冲开了,接着是窗户被冲破的声音。

    水来的太快了,电梯井,楼梯和窗口向下泻水的速度根本比不上萧晨召唤水的速度。大约一分钟的功夫,水就漫过了罗玲的脖子。

    “萧晨,够了,快停下来。”罗玲向依旧伫立在水中的萧晨喊道,但是叫了好几声,对方都没有任何反应。萧晨似乎陷入了一种高度集中,对周围充耳不闻的状态,连水渐渐漫过了他的鼻子都浑然不觉。罗玲想游过去拉他,但是水流巨大的冲力,让她根本无法逆流而上。

    罗玲一咬牙,潜下去一阵乱摸,在墙角摸到一个被冲过来的烟灰缸。她奋力踩水露出一只手臂,瞅准了萧晨的后背扔去。

    只听砰的一声,随后传来一身惨叫和大口吃水的声音……

    —————————————————————————

    李佳和其他很多人一起见证了这个神迹般的奇景。突然地,燃烧的图书馆里传来了奇怪的水声,过了一会儿,水就冲破了窗户喷涌了出来,先是三楼,然后水从里面和外墙一起漫到了二楼和一楼,最后图书馆的大门里冲出了巨大的水浪,很多在里面救火的人被一股脑儿地卷了出来。火很快就被熄灭了,水却持续了很久,等图书馆不往外冒水的时候,门前小广场的积水已经过了脚踝。

    得救了吗?

    李佳突然像疯了一样,踏着水往图书馆里冲,跑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了罗玲搀扶着萧晨走了出来。

    李佳连忙一把搀住萧晨,“你……你头上怎么流血了?”

    萧晨无奈地看了罗玲一眼,只换来一个白眼,她哂道:“大惊小怪,没见过工伤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最强医仙混都市〕〔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春晓〕〔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