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空间之异能商〕〔为将死之人献上卡〕〔星沙若梦〕〔魔武永生〕〔来吧,试试我做的〕〔钢铁之序〕〔焚霜之歌〕〔超神制卡师〕〔最燃宠婚:军少深〕〔废土征途〕〔最强宠婚:老婆大〕〔逍遥小修理工〕〔都市夜战魔法少男〕〔秘碟二十一〕〔史莱姆的进化之路〕〔吞灭万古〕〔从超神开始的无限〕〔史上最牛帝皇系统〕〔重生之巅峰人生〕〔大道逆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塔之上 第八十八章 寻踪觅迹
    在李佳以前的想象里,能够住在一座古代城堡里,肯定是一种别样的享受。然而他现在知道,自己错得很离谱。

    没有玻璃的木窗虽然能遮挡窗洞,但是寒气还是会从四周的缝隙里渗进来。床板很硬,而床垫只是一层毡子,毯子虽然是羊毛所做,但是却毛糙又带着淡淡的膻味。

    李佳不止一次因为不适,在半夜里醒来,在恍惚中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异世界里。也许是因为独自躺在这个陌生而阴冷的城堡中,也许是因为离开了梦里那熟悉而温暖的世界,来此以后并没有哭过的李佳,竟也暗暗流下了泪水。

    孤独让人懦弱啊。

    醒了又睡,睡了又醒,李佳在疲惫中又迎来一个清晨,他从木窗的缝隙里看到一丝微光。

    光未必会给人以希望,有时候只是告诉你又一个难熬的日子即将开始。

    借着这点光芒,李佳打开了记事本上,提笔慢慢写了起来:

    《你的影子》

    我在梦里,

    寻找快乐。

    你的影子,

    伴我唱歌。

    当太阳升起,

    我再次忐忑。

    一次次重温,

    这分别时刻。

    —————

    现实太远,

    山水相隔。

    你的影子,

    盼顾不得,

    当时光流淌,

    我辗转反侧。

    一日日期盼,

    那重逢时刻。

    写完最后一笔,李佳怔怔地坐在床上,没有注意到笔尖已经化开了墨色。

    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夺夺声”。他穿起衣服,把羊毛毯子裹在身上,推开了房间的窗户。一阵冷风彻底吹醒他的倦意,也吹去了眼睛的酸涩。

    现在太阳还没升起,天空是泛白的暗青色。不过和漆烟的卧室比起来,这样的天色也算喜人了,更何况楼下院子里还有一个挥剑苦练的女骑士,在昏暗的晨光里只身奋战。

    已经三天了,从住在这里开始,每天早上,李佳都可以看到这个身材纤细,全副武装的女骑士在院中练武。

    她练的始终只有一个动作。只见她又一次身形微躬,右手飞快地从腰间的剑鞘中拔出长剑,刺在前方的一个木桩上,戳下一些木屑,然后长剑归鞘。拔剑和收剑毫无声息,因此院子里只回荡着木桩发出的声音。

    李佳喜欢看她矫健的身姿,更喜欢她那束在脑后跳动的红色马尾辫,这颜色,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诗里的那个影子。然而,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许赛琳达只是个可爱温柔的乡村姑娘,也许她是别的什么人,但无论如何她都没有眼前这人的彪悍气质。那是狮子和绵羊的区别。不过,有些念想总是好的。

    所以,她练得不厌其烦,他看得不厌其烦。

    听说,这人就是将要带领队伍回援学校的骑士。其实鲁伊斯子爵在第一天就答应了出兵的请求,李佳觉得那份厚厚的礼单和交易目录肯定起了大作用。可是按照子爵的说法,他必须征调和集结封臣。于是,李佳一行被安排住了下来,等待队伍出发。

    这三天,李佳在无所事事中渡过,心系学校的石浩问过他是否先回学校。李佳却说,没有得到援兵之前,不能离开,必须防止子爵的计划有变。

    不过李佳清楚,还有一个理由是他心底里有个声音说,也许在这里能遇到那个身影呢?既然佛洛罗镇周围的村镇没有,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子爵的领地了吧?

    人啊。还是那么容易被情绪支配,轻易就屈从了欲望。

    李佳轻轻苦笑了一声。

    女骑士好像听到了李佳的轻哼声,这一次拔剑,一剑力度稍嫌大了些,竟然没有劈中木桩,她把剑收回剑鞘,转头向李佳的窗户望来。

    李佳的卧室在二楼,两人相距不过十多米,他能够清楚看到女骑士的脸上带着一个遮住大半个脸的头盔,金属质感的面甲和她身上的鳞甲相互衬托,很有一种冷峻的气质。

    李佳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抱歉,打扰你练剑了。”

    “是我分心了。”女骑士的声音有些粗,语气和口音与她完全不一样,“我在子爵宴会上见过你,求援的使者。看你时常愁眉不展的样子,是心急了吗?”

    “是的,我的朋友们一直在巨大的危险中,可是子爵这几天一直没有动静。”

    “不要心急,我的剑会为你们扫平危险。但在此之前,我们要集结足够的力量。”

    “谢谢。”李佳面露感激之色,微微躬身行礼。

    “那是一个护身符吗?”女骑士指着李佳弯腰时,从衬衫领口落出来的一只贝壳挂坠问道。

    “这个?”李佳把贝壳拿在手里轻轻摩挲,“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件礼物。”

    “你连这是什么都不知道,看来它对你算不上重要。”女骑士粗声说道,“不过,它和我小时候丢失的一个护身符很像,我愿意用条红宝石手链和你换,怎么样?”

    “红宝石换这个?”

    “对。”女骑士脱下一个护手,把手腕上的一串镶着红宝石的银链子摘下,举在空中,“看看,这可是价值十个金币的宝贝。”

    李佳觉得女骑士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看起来很想换那串贝壳,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摇头道:“抱歉,我不能换,这是一个对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东西。”

    “你难道不想大赚一笔?还能得到我,一个魔法骑士的友谊。”女骑士加重了语气。

    “总有些东西是无价的。抱歉!”李佳把挂坠放进领口,又向对方躬身行礼,然后关上了窗子。

    他没有看到,女骑士在他关窗后,在原地默默站了很久。

    ———————————————————————

    再离李佳所在城堡并不太远的山林里,一行人正在艰难地跋涉。

    “还有多远?”陈汉生擦掉几滴掉在脸上的露珠,问身前的卡兰达。

    天已经蒙蒙亮了,山里弥漫着浓密的雾气。在雾里,五步开外的人就只剩一个淡淡的影子,二十多人的队伍,前后望去只能看到七八个人。所有的事物都在纯白的幕帐中若隐若现,秋天斑斓的树叶像点缀在画纸中一样,让人感觉走在仙境。但是陈汉生却讨厌这种美景,这让他们大大降低了前行的速度。

    “按那个莫妮卡说的,再翻过前面那座山,就会有个谷地,里面有个小山村,应该就是他们的汇合地。”她答道。

    远方的山只露出一个暗青色的山尖,其余都隐在雾中。陈汉生眺望着那山尖,估摸了一下,没有三四个小时走过不去,不由更加担心了。昨天他们在山里循着脚印找到了马蒂斯的尸体,又在附近找到了萧晨衣服的残片。

    凶多吉少啊。

    雾气把地面也润得湿湿的,李天锐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坡去。好在后面的佣兵扶了他一把。他心有余悸地骂道:“这些狗日的家伙真够贼的,在这种深山里都有退路。”

    “迈斯,鲁斯和莫妮卡都做了十多年马贼,在很多地方流窜过,这里周围没他们不熟悉的地方。这个山村是他们以前驻扎过的地方,里面的居民大都和马贼有些关系。”卡兰达说道,“我们佣兵把这种地方叫做贼村,有时候还能接到毁掉贼村的任务。”

    “你们一般会怎么对付他们?”李天锐问道。

    “他们怎么对待我们的兄弟,我们就怎么对待他们的狗崽子。”刚刚扶他的那个佣兵答道,他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那老人、女人还有小孩……”李天锐有些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

    “哼,那些老人以前大都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马贼,那些女人和小孩也会拿起兵器。我有个好兄弟,就死在一个不到十岁的马贼崽子手里。一刀,直接捅在后心。”那佣兵冷着脸道,“我亲手把那小东西砍成了几段。”

    李天锐觉得憋闷,却说不出话来。

    “只要拿着武器和我们对抗的,我们都不会客气。”卡兰达看出了他的心思,“但是,如果乖乖投降的,那就绑来交给附近的领主。”

    “交给领主又怎么样,还不是当奴隶累死饿死,那还不如一刀下去,一了百了呢。”那佣兵毫不留情地揭穿了真相。

    李天锐脸色愈发难看了些,他想法扯开了话题道:“昨天那女人后来怎么样了?”

    卡兰达看了他一眼,“崩溃了。如果我们能找到萧大人,就给她一个痛快。如果萧大人有什么意外……哼。”

    李天锐明白了冷哼之后的意思,低头不语。

    “他们都是些罪大恶极的家伙,手里捏满了人命。怎么死都不为过的。那些老人,女人和孩子,也是享受了他们抢劫杀人的好处,自然就逃脱不了那样的命运。”陈汉生插嘴道,“一个人啊,命里总有一半事是自个儿整出来的。”

    “命?你信这个?”李天锐奇道。

    陈汉生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自嘲地笑笑,“做了什么事,就该有什么命。我觉得对那个莫妮卡,我们公平地很。”他一巴掌推在李天锐肩上,差点把对方推了个嘴啃泥,“嘿嘿,是不是看她脸蛋漂亮就舍不得了?假如她是个丑八怪,你还会有这样的纠结吗?”

    “这不一样。”李天锐辩解道,“我可不是心慈手软,杀地精的时候,我可没孬过!”

    “呵,地精能和精灵比?小子,在战场上就想两件事,杀敌和保命。其余想法一概扔掉,这是一个老兵给你的一点人生经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