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俏妻宠夫无下限:〕〔隐婚契约:夜帝的〕〔漫威之召唤女主角〕〔慕平生〕〔诸天万界第一战机〕〔竹马专属宠:萌货〕〔漫威里的农药系统〕〔轮回从僵尸先生开〕〔名门婚令:吻安,〕〔回到八零当女兵〕〔女总裁的近身高手〕〔末世之小冰河〕〔将门凤华〕〔龙皇古帝〕〔诸天问武〕〔极幻之道〕〔光头武僧在都市〕〔蜜恋百分百:恶魔〕〔都市天龙至尊〕〔专属小甜心:军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朕一定娶了个假皇后 第两百三十三章无话可说
    “目送我走?”靳少扬想想,爽快笑道:“罢了,也只能如此了,那我这就走了。愿你一切顺利,希望我们不日可以再见。”

    月无双也笑了笑:“一路顺风。”

    别说靳少宸在,就算是靳少宸不在,她和靳少扬之间也说不出更亲密的话来了。一路顺风,或许是对彼此最好的祝愿。

    靳少扬看着自己这兄弟也烦,不想多说话,只是朝靳少宸拱了拱手:“告辞。”

    靳少宸也只是点了点头罢了,靳少扬却看向一旁的清歌:“你要不要跟我走。”

    秦慕雪不敢抬头,无论怎么化妆,眼睛是不会不变的,她慢慢的走向靳少扬,不说话,点了点头。

    虽然靳少宸对她恩重如山,但喜欢上靳少扬,这是许多年前就决定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以前都在凉州城里,见不着也没什么,至少知道他是安好的。可如今一别天涯海角,她实在不愿意今生不见,连他生死都不知。哪怕这一去,也还是默默的在他身边守候,也无怨无悔。

    靳少扬和秦慕雪一前一后慢慢的走远了,月无双真的目送着两人的背影一直消失在尽头,这才道:“走吧,我们谈谈。”

    靳少宸突然间觉得有些心慌,却再有什么话,也不能在大街上说,伸手牵了月无双的手道:“跟我走。”

    刘嬷嬷虽然仗着自己是王府老奴而难免有些自持甚高,但此时也察觉出情况不对了,他印象中的靳少宸怎么也不是个如此宽容大度的人,话说回来,这种事情,无论哪个男人都不可能宽容大度吧。

    靳少宸却不说话,也不表态,一直握着月无双的手腕往前走,一直走到了客栈中。

    不用靳少宸吩咐,他的手下也都留在了外面,两人进了房间,靳少宸关上了门。

    月无双突然觉得今日再见一次靳少宸也不错,不告而别确实非君子所为,纵然靳少宸做的事情让她不快,不能接受,其实站在靳少宸的角度,站在大梁国六皇子的角度,站在将来的皇帝的角度,却都没有什么错。

    不过是多了个孩子,多了个妃子罢了,今日如此,日后自然也会如此。在尚未深陷时离开,总好过于将来闹得你死我活。

    一时间,两人都未说话,月无双突然道:“不必担心,我没有怀孕,你手下的人,情报有误。”

    靳少宸张了张嘴,最担心的事情就这么被月无双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反倒是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不告而别是我不对。”月无双又道:“不过我想,我离开凉州城的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而且是你安排的。这一路,我想了不少事情,那日在首饰店碰到墨七,这应该也是安排好的吧。墨七的伸手,不至于不知道有人跟踪,而我会唇语,那个角度,刚好能让我看见他说的话。”

    靳少宸不说话,不说话就是默认。

    “所以。”月无双平静的道:“现在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我没有身孕。三皇子,请回吧。”

    从凉州城到这里,已经快有半个月的时间了,虽然因为已经适应了解药这些日子魔毒再没有发作,但她心里明白,那毒已经越来越深,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既然靳少宸不是那个可以和她彼此依靠的人,也就不必告诉他太多。虽然当初是为了救他才惹了这毒在身,可现在说那些还有什么意义呢,她既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帮助。至少不需要靳少宸的帮助,若她的对手是沈明臣,那他们还将是敌人。

    “我千里迢迢来找你,就只有这么一句请回么?”靳少宸这时候心情很复杂,他一路都是提心吊胆的,但当知道月无双有身孕这个消息是假的之后,那复杂的心情就更复杂了。

    在旁人看来,他自然是因为孩子才会急忙追出来,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如果没有孩子,他无论如何也会控制住自己,绝不会在将人赶走之后,又去追。追回来做什么呢,难道说清楚后,守着自己,看着自己死么?

    可听到月无双没有身孕后,靳少宸有些松了口气,却又有些失落。如此一来,他便在没有理由将月无双留在身边了。

    “除了请回,还有什么?”月无双冷淡道:“我眼里容不得沙子,即使这个人是你,即使那是你的过去,即使那是你母亲的命令,我也容不下。何思雨和何求,两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那里,躲不掉避不开,我们何必互相为难。”

    靳少宸面无表情,他心里疯狂的想着,不是这样不是这样,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月无双说的每一句都不对,他都不认可,但是他不能解释。在必须的分离面前,让月无双失望的离开,也好过于深情而死。

    看着靳少宸再没有要辩解的,月无双扯了扯唇角,转身出去。

    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月无双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的痛了起来,又不愿意让靳少宸起疑心,咬牙撑着,一直到走过了走廊的转弯,这才有些颤抖的从怀里取出药瓶,丢了一粒进口。

    药丸入口便融化,化作了一阵阵暖意,让快要冰封的四肢百骸温暖了起。月无双呼出口气,快步走下楼去。

    她肩上还有血债累累深仇未报,剩下的那一点十分有限的时间,哪里有精力去管靳少宸纠结的心思。靳少宸如今皇位有望,魔毒已解,就算是日后见了九泉之下的乌河国小公主,应该也可以问心无愧了。

    月无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客栈,本还想着都到了跟前了,不如休息一夜,可此时却一刻都不想等了,回到自己住的客栈里牵了马,包了些干粮,便快马加鞭的出了城。

    虽然李老七是个制药行家,但毕竟魔功之毒非比寻常,这解药的药效能维持到那一天,谁也不能保证。

    月无双走后,席峰快步进了房,很是不可思议道:“王爷,娘娘走了?”

    “走了。”靳少宸面无表情坐在桌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