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俏妻宠夫无下限:〕〔隐婚契约:夜帝的〕〔漫威之召唤女主角〕〔慕平生〕〔诸天万界第一战机〕〔竹马专属宠:萌货〕〔漫威里的农药系统〕〔轮回从僵尸先生开〕〔名门婚令:吻安,〕〔回到八零当女兵〕〔女总裁的近身高手〕〔末世之小冰河〕〔将门凤华〕〔龙皇古帝〕〔诸天问武〕〔极幻之道〕〔光头武僧在都市〕〔蜜恋百分百:恶魔〕〔都市天龙至尊〕〔专属小甜心:军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朕一定娶了个假皇后 第两百四十六章认出你
    刚才那一箭虽然未中要害,但也几乎致命,段剑清见靳少宸半点要来救他的打算都没有,知道他今日是活不成了,感觉到剑尖一点点的刺进衣服中,颓然叹了口气:“是我。”

    他平日里都在沙镇,今日是因为靳少宸上门求援,这才带来牛首山打算调兵,却没料到有此巨变。而看高星志那样子,八成是该说的不该说的什么都说了。高星志可不是个意志坚定的主,看月无双这狠劲,只要逼一逼,没有问不出的话。

    段剑清毕竟是自己人,席峰一看月无双真要动手,正要往前走几步阻止,却被靳少宸一个眼神也制止了。

    长剑落下,将段剑清贯穿,月无双眼神冰冷,心也冰冷。

    从那一夜血光漫天到现在,月无双经历了无数个难眠的日日夜夜,每天睁眼闭眼,都是曾经把酒言欢的兄弟们满是血迹的脸。

    今日,终于血刃了仇人,月无双觉得就算是这一刻就毒发身亡,也有面目在九泉之下面对昔日的兄弟了。

    月无双来的时候穿着一身浅色的布衣,此时早已经是血迹斑斑,后摆还在火场中被烧焦了一块,头发有些凌乱的散着。虽然细看脸倒是清秀,可那清秀的脸上却布满了灰尘,整个人都是脏兮兮的。

    但此时没有一个人在意月无双的外表,她身上散着浓重的杀气和悲凉,背对着所有人,手中握着剑柄,剑的另一端刺进了段剑清的胸口。

    月无双果然没有食言,并没有让段剑清死的太痛苦,血从胸口泪泪流出,他不时的抽搐一下,眼睛睁得老大。

    孟春犹豫了一下,放开高星志,朝月无双走去。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就算是走到她面前又能说什么,可是他从心里觉得,不该让她一个人。

    只是孟春没走几步便停住了,因为他看见靳少宸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靳少宸是什么人他不知道,可就看他带在身边的侍卫,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

    月无双听见了背后的脚步声,可她不想动,知道背后是靳少宸和他的人,因此一点防备心也没有。即使靳少宸并不知道她现在是谁,也依旧不能让她觉得危险。

    只是叫月无双有些意外的,一只手从背后绕了过来,握住了她紧握着剑的手,几乎是十分温柔的,一点一点的,将她的手指给掰开。然后十指相握。

    席峰等在看的都不敢喘气,都不知道自家王爷这是在做什么。他们是常年跟在靳少宸身边的,这女子显然是个陌生人啊,就算不是敌人吧,也不必如此温柔吧。

    靳少宸却只有更温柔,他扶着月无双的肩将她转了过来,然后伸手扶着她的还有后脑,将她按在自己的胸口。

    “好了。”靳少宸柔声低语:“段剑清已经死了,你做的一切,夜月盟的兄弟们,他们的在天之灵都会看见。乌河国的小公主也会看见,今天,你可以放下心里的仇恨,也放下肩上的担子,好不好?”

    月无双的身体本来是僵硬着的,靳少宸轻轻的一遍一遍的拂过,终于让她慢慢放松下来。将自己的重量放心的交付了过去。

    月无双轻轻吐出口气,突然也不知怎么的咳了起来。

    “怎么了?”靳少宸忙在月无双背上拍着:“怎么会突然呛着了。席峰,拿水来……”

    席峰连忙递了水过来,靳少宸接了,拧开盖子:“来,喝一口顺顺气。”

    月无双却一把将水壶打开了,直起身子,挣脱开靳少宸的怀抱。

    “无双,你怎么了。”能够做出这种上前去一把抱住的事情,靳少宸自然是认出月无双来了,只是不明白她刚才已经缓和下来了,怎么突然又躁了起来。

    月无双却往后退了几步,道:“六皇子,段剑清是你的人?”

    算是,也不算是,靳少宸不知月无双的言下之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段剑清是当时主使攻打夜月盟的人,他必须死。不过这事情沈明臣并不知晓,我不会牵连与他。”月无双索性将脸上的面具给撕开:“你若是觉得这事情不好对沈明臣交代,叫他来找我。”

    “无双你多心了。”靳少宸怎么可能将这当一回事,只是还没说话,月无双突然抬手制止了。

    月无双面色冷漠没有一点表情,朝靳少宸拱了拱手:“靳少宸,你该知道我进凉州城就是为了报仇,如今仇已报,你我之间,也在没有什么好说。你在朝堂,我在江湖,近日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月无双说完就走,没有半点留恋,临到了门口,却弯腰拾起地上的弓箭,弯弓搭箭,突然转过身子,一箭射向高星志。

    一箭穿心,高星志直直的倒了下去。

    而月无双在箭射出之后,便连看都没有看的丢下弓箭转身就走。

    火势虽然小了许多,但还没有熄灭,月无双纵身从石壁上掠了过去,坐在一匹马匹身上,一拽缰绳往外奔去。

    “无双你等我一下。”靳少宸哪里有心思管高星志是什么人,又是死是活,他好容易才找到月无双,心里疑团未解,自然不会这么轻易便让她走。

    席峰一见靳少宸追了上去,连忙也招呼兄弟跟了上去。他的责任是保护主子的安全,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到一边。

    月无双不理会背后靳少宸的追赶,策马中,用袖子擦了擦嘴角溢出来的血沫,伸手在怀里摸药。

    李老七对魔毒毕竟了解不深,虽然做出了解药,但药效似乎没有想象的好。加上情绪的起落巨大,她喉中溢出的那一口血几乎有些压不住。

    只是在疾走的马匹中,月无双的状态又有些不好,几下都没有能打开药瓶。

    正打算放开缰绳,突然听到对于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外出的骑兵队伍回来了?月无双精神一震,也顾不上去服解药,冷冷一笑,从腰上解下鞭子。

    因为埋在入口的各种陷阱被靳少宸的人马破了一半,因此这支队伍的情况比想象的好,他们一眼见着月无双出来,当下便道:“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