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朕一定娶了个假皇后 第两百七十一章另有目的
    “那我就放心了。”月无双似乎是卸下了身上防御的力道:“那我没什么要说的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不过等日后你发现冤枉了我的时候,记得告诉楚澜州一声我的消息,他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不想他再寻我十年。”

    要兵来才能将挡,可月无涯如今却是半点多余的消息都不愿意透露,月无双无论说什么,在他心里也只是为了活命的狡辩罢了,多说多错,越说越错。

    既然如此,索性便什么都不说了,月无涯要是想要她的命,早就可以下手。既然不想,那么等着后招便是。

    “你表现的倒是识时务。”月无涯显然不相信月无双如此就怂了,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不过本王打听到的蓝老大可不是这么轻易就会认输的人,就算你如今受了伤,也不能掉以轻心。”

    月无涯死死的握住月无双的手腕,可月无双此时却并不觉得多痛,突然间神情有些恍惚,张了张口,血喷了月无涯一身,人便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月无涯愣了愣,晃了晃月无双:“蓝夜,你装什么,不过是一点内伤,你……”

    装昏还是真昏,这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事情,无论月无涯怎么不相信,月无双却是真的昏了过去,半点装的成分也没有。

    折磨也要对方神志清醒才有乐趣,对一个昏迷着的人,感受不到痛苦,那折磨还有什么意思。

    月无涯想着莫非是自己那一掌下手太狠,毫不犹豫的扯开月无双的衣领想看看伤势,却见她胸口衣襟深处,蜿蜒而出一条黑线,那黑线已经快到了咽喉,一动一动的,似乎脉搏在跳动。

    月无双被晃了晃,恢复了一些神志,恍惚将感觉有人在扯她的衣服,眯着眼睛也看的不真切,先一个耳光便打了过去。

    月无涯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月无双胸口的黑线上,一时不察,竟然被这一个耳光打个正着。

    毕竟是有功夫的人,即便是半昏迷中,月无双的力气却也不小,这一个耳光将月无涯的脸打的偏了过去,待他怒火中烧的一把扯起月无双的衣领后,月无双头一歪,又失去了知觉。

    月无涯这火气简直是快要按捺不住,摸了摸有些肿起来的脸颊,恨不得将月无双立刻就给碎尸万段了。

    偏偏此时,门外手下道:“殿下。”

    月无双深深吸了口气,忍了忍:“说。”

    “大梁皇宫里已经发现沈明宜失踪了,开始全城戒严了。”手下道:“相信梁帝的人很快就会扩大搜寻范围的。”

    “那又怎么样?”月无涯道:“谁能想到沈明宜在我手里呢,让他们加快速度,嘴巴都给我放严点,只要到了十里青山,进了乌河国境,他梁帝的手再长,也伸不进来了。”

    “是。”手下应了一声:“不过殿下,这蓝夜可是一等一危险的人物,您看……”

    “怎么?”月无涯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愿意看门让手下看见。

    “属下的意思,殿下您将他留在马车里,是不是会不安全?”手下道:“不如将她绑起来,另外看管。”

    月无涯看着月无双紧闭着眼睛动也不动,沉吟了一下道:“不必了,寻常的折磨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本王另有主意。”

    手下不敢质疑,退了下去,月无涯舔了舔嘴角一点破处,从月无双怀里搜出的一堆东西里找了找,找出了李老七给的药瓶。

    打开药瓶,月无涯闻了闻,倒出来,给月无双的嘴里塞了一颗,又粗鲁的拿起杯子灌了一口水,一捏下巴,那药丸便落下去了。

    月无双咳了几声,缓缓醒来,看着月无涯正在端详着药瓶,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襟,顿时明白。

    将衣襟拉拢了些,月无双淡淡笑道:“现在殿下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怕死了吧,反正也不知还有几日可活,自然也就没什么可怕了。”

    月无双这是破罐子破摔了,颇有一幅无赖的样子,倒是要看看月无涯能如何。

    “你中了毒?”月无涯瓶子拿在手中转了转:“这是什么毒,竟然如此厉害?”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月无双道:“这药也只是缓解罢了,并无根治的效果,你大可以拿走。”

    而且瓶子中,一共也剩不下几颗,月无双估算着,最多也就是再维持上十天半个月罢了,除非现在能立刻回到长春宫中去养着,要不然的话,能不能挨到乌河国都是个问题。

    “还真是豁达啊。”月无涯此时颇有些接不上话,这变化来的太突然。

    “月无涯。”月无双不看月无涯的脸色,从一旁的小桌子上拿了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我想你抓了我,却又不杀我,冒着得罪楚澜州和靳少宸的风险,一定不会仅仅是为了给妹妹报仇这么简单。你一定还有其他的打算,而如今我即将是个死人,你所有的打算,是不是都乱了?”

    月无涯这酒有些烈,月无双又是一身伤的,酒入了喉,忍不住的咳了起来,直咳的嘴角渗出一点血丝,这才勉强停下。

    月无涯的脸色确实不太好看,一直冷冷的看着月无双喘息平稳下来,这才道:“为什么觉得本王抓了你,不仅仅是为了替妹妹报仇?”

    “因为月无双出事的消息,你并非现在才知道。”月无双道:“在凉州城里,你第一次听到月无双出事的消息的时候,我还记得你是什么反应,伤心悲痛,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冷静了下来。没错吧。”

    月无涯想了想,确实如此,却并不明白他当时的反应,和月无双现在的结论有什么关系。

    “这说明你是一个非常克制和冷静的人。”月无双道:“乍一听到妹妹出事的消息,都能强压下悲愤和痛苦,何况如今这消息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你的情绪应该更平缓了,而不是更激烈,哪怕知道了凶手另有其人,也不该更激烈。”

    月无双说出这些话来,月无涯虽然有些意外,但竟然也不太意外,道:“说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