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甜心万亿宠〕〔我有一本地狱书〕〔疯狂的直播〕〔这个游戏不简单〕〔我真的不想当救世〕〔祖宗显灵啦〕〔贫道要写书〕〔我的成就有点多〕〔带条锦鲤打篮球〕〔系统的末世体验馆〕〔回到八零当女兵〕〔影视空间侠客行〕〔绝命枭雄〕〔明朝当官那些年〕〔重生之我要回农村〕〔重生之隐身富豪〕〔点石成魔〕〔网游之霸血三国〕〔最强边防兵〕〔重生九零之一程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朕一定娶了个假皇后 第两百七十四章她是我心上人
    福儿守了半夜,上午的时候,觉得月无双的热好像退了一些,可没过多久,又卷土重来。心里实在不安,想着还是要报告月无涯才好,这人死了无妨,可千万不能死在自己手上。

    福儿下了马车,正要去找月无涯,却被芷风拦住了。

    芷风冷道:“殿下正在见重要客人,有任何事情,过会儿再说。”

    福儿只是个小丫头,哪里敢和芷风抗衡,听她这么说,只得应着,这一等,又等了半个时辰。

    月无涯的马车里,两人这才算将大事谈的差不多了,两人举了酒杯碰了一下,容公子道:“正事说完,无双在哪里?我要见她。”

    “这个自然,她此时就在车队中。”月无涯道:“这个女人也是你我交易的一部分,我不会忘记。”

    因为带着面具,也看不出容公子面色如何,只是道:“原计划,车队现在应该在十里青山。但临时转道,不知其中有什么变故。”

    “还不是为了你的女人。”月无涯道:“本来是要去十里青山的,可突然发现她中了毒,若找不到解药,怕是熬不了几天了。无奈,我只得先去一趟易陵,看一看她有没有这个机缘,能够捡回一条命。”

    容公子似乎知道月无双中毒的事情,但却不知这毒如此厉害,被月无涯这么一说,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她中了什么毒如此厉害,马上带我去见她。”

    月无涯耸了耸肩,将容公子带到关着月无双的马车前:“她就在里面。不过我提醒你,克制一下自己的感情……蓝夜是个非常机警的人,你只要说错一句话,就可能让她察觉出你的身份。到时候你被利用了,说不定自己还不自知。”

    “这个不用你说,我心里有数。”容公子几乎是急不可待钻进了车厢,然后脸色一变,扑了过去。

    听着车内声音不对,月无涯也上了马车,却见容公子跪坐在月无双身边,伸手抚向她的额头,然后回头怒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怎么病成这个样子了?”月无涯也有些意外:“昨日不是还好好的么?福儿,你怎么伺候的,病成这样也不来报我?”

    福儿怯怯跪在一旁:“昨天半夜姑娘突然发起热来,奴婢想去禀告殿下的,芷风大人说无碍,所以……”

    月无涯知道芷风看月无双不顺眼,却也不打算因为一个外人惩罚自己的手下,摆了摆手让福儿不必再多说:“去取药来,再准备热水。”

    月无涯出远门,伤风感冒的常用药,下人自会准备。

    福儿连忙去了,不一时准备了东西过来,正要绕过容公子喂月无双吃药,却被拦住。

    容公子面无表情的接手道:“我来吧。”

    福儿愣了下,还有些不敢,月无涯给了她一个眼神:“既然如此,你便退下,在一旁候着听吩咐。”

    自家主子发了话,福儿这才领命退下了。月无涯想此时自己肯定也是多余的,也就转身出去,下了马车。

    虽然福儿伺候的周到,但月无双现在的样子也实在不好,因为高热,脸颊苍白中透着不正常的红,头发全部汗湿了贴在额上,一侧脸上,还有那日在林子里擦伤的疤痕未消。

    容公子轻轻呼出口气,伸手佛过月无双的脸,低声叹道:“不过才多少日子没见,你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靳少宸也不好好照顾你。”

    半昏迷中,月无双只觉得身边吵闹的很,嗯了一声,似乎想抬手掀开被子,却忘了手上还锁着铁链,发出哐当一声响。

    隔着面具也能感觉到容公子脸色变了,犹豫了一下,伸手进被子摸索了一下,将月无双的手臂拉了出来。

    虽然垫了一层软绵,但这些日子被铁链铐着,月无双的手腕还是有些被磨红了,拿出被子后,显然有些不适,无意识的转了转。

    “忍一下。”容公子按住月无双的手腕,从腰间抽出匕首,一刀砍下。

    一声脆响,手铐分成两半,容公子粗鲁的将链子摔在一旁。

    这一切月无双毫无所知,只觉得热的很,被子外面十分的舒服,手既然伸了出来,自然想要更多清凉,收回手去,便要将被子掀开。

    “别动。”容公子忙伸手按住被子边缘,手脚利落的将她裹了个严实:“先喝药,喝了药,再把这一身汗湿的换了。”

    一手搂着月无双,另一手端了药碗,容公子低声哄道:“来,张嘴,喝药。”

    只是昏迷中的病人哪有那么听话,容公子从小也没做过伺候人的活儿,折腾了半响,月无双就是不张嘴,药倒是洒了大半,也没几滴入了口。

    容公子看了看手中还剩下的半碗药,皱了皱眉,将月无双固定在臂弯中,伸手捏住她下巴,将药碗凑了过去。

    黑色的药水入了喉,苦的很,月无双直觉的便往外吐,一见着一口又白喂了,情急之下,容公子突然倾身覆了上去,用唇,堵住了月无双的唇。

    喉咙吞咽了一下,月无双总算是将药咽了下去,她昏迷中无所察觉,容公子却像是被点了穴一般,维持着这个姿势僵住了,片刻,才像是被惊了一样猛然弹开。

    口中,是药的苦涩,却又因为刚才那一抹相触的柔软,让苦涩也变得甜蜜。容公子的眼神有些恍惚,似乎也被刚才自己的动作吓到了,无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唇角,突然起了身出了门。

    “公子。”福儿就守在马车外,一见容公子出来,连忙道。

    容公子道:“去给姑娘擦一擦身上的汗水,换一身衣服和被褥。”

    福儿连忙应着进去了,月无涯却慢慢的踱步过来。

    月无涯的视线一直跟着福儿直到车门被关上,这才缓缓的收了回来,挑了挑唇角:“蓝姑娘,可好些了。”

    乌河的气温比凉州城要低,风吹在身上有些凉,容公子慢慢的冷静下来,缓缓道:“太子殿下,你应该知道,月无双是我们合作的基础,也是我最重要的目的。她可以留在你身边作为我的诚意,但我要留下,直到她身体恢复为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霸宠甜甜圈:夜少〕〔圣女之路〕〔惊世战帝〕〔回流大时代〕〔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