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奇宝贝之传奇降〕〔火影极光〕〔重生之我要回农村〕〔我的师父很多〕〔重启世界〕〔海贼之恶魔狩猎者〕〔天择训练场〕〔明王首辅〕〔带条锦鲤打篮球〕〔主神猎手〕〔悲风公爵〕〔狂兵归来〕〔才不要做使魔〕〔梦程真的系统〕〔变声大佬〕〔带着红楼闯三国〕〔我有一座军火库〕〔升维之旅〕〔重生末日守护者〕〔湮华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九十一章 真相
    月华却是无论如何心里都不是滋味,忐忑了一夜,决定第二天给太后请安之后,便去君淑媛的碧霄殿一趟,好生劝慰她。迷迷糊糊地刚睡着,就听到皇上上朝的钟声响起,殿外有人压低了声音说话。

    她的心莫名便跳得厉害,起身询问值夜的宫人:“看看是谁在外面说话?”

    宫人开门出去问询,片刻后匆匆回来禀报,说是君淑媛快要不行了,过来请示月华是否需要回禀皇上。

    月华大惊,昨日见她面色灰败,心里便疑忌,没成想竟然这样快。陌孤寒如今正在朝上,后宫的事务按说是不应该惊动他,更何况,陌孤寒心中生厌,即便回禀了也未必肯见。

    她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差人先去太后宫中和荣祥跟前报个信儿,自己命人带路,急匆匆去了君淑媛的住处。

    君淑媛原本位分不高,照规矩来讲,是应该在鹤妃偏殿居住,所以她的碧霄阁并不起眼,也就是寻常偏殿的规制。

    月华一踏进院子里,宫人们已经垂首候在她寝殿跟前,面带悲戚,也有平素里亲厚的,早已泣不成声。

    月华径直进了君淑媛的寝殿之中,里面冰冷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在这冬月天气里,就如冰窖一般,连个火盆也没有。君淑媛躺在帐子里,双目圆睁,痴傻傻地盯着帐顶,眼珠一动不动,空洞而木讷。

    月华勃然大怒:“屋子里怎么这样冷?你们这些奴才们都是怎么伺候主子的?”

    一旁伺候的宫人跪倒在地上,惊慌分辩:“启禀皇后娘娘,前两日刚从内务府领回来的炭是受潮的,根本就点不着,而且烟气特别大,我家主子一直咳呛。”

    君淑媛听到她说话,缓缓地转过头来,吃力地摇摇头:“不用怪她们,是我不让点的。再多的炭也暖不热我的心了。”

    月华匆匆走过去,握住她冰凉的手:“是我的错,没能早点过来看你。你且撑着点,我已经命人禀报太后和皇上去了,皇上若是知道你身子不好,也会过来看你的,御医马上就到。”

    君淑媛十分努力地想挤出一点笑容,却失败了,像是耗尽了她所有气力一般,呼吸都困难起来:“他不会来的,皇后娘娘不用安慰我了。我母亲已经去了,孩子也没了,只剩我自己,我又连累君迟哥哥毁了一辈子。活着原本便没有什么意思了,死了一了百了。”

    “又胡说八道!”月华佯作嗔怒:“好死不如赖活着,只剩自己又如何,我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君淑媛仍旧努力地牵扯唇角:“我对不起君迟哥哥,也只有以死谢罪了。”

    月华又怜又气:“你如今都这个样子了,如何还惦记着那个害你的混账男人?!”

    君淑媛缓缓阖拢了眸子,眼角一滴浑浊的眼泪悄然滑落下来:“我没有,皇后娘娘,君晚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君晚是被人冤枉的。”

    月华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眉心一跳:“你不用跟我说,自己强撑着好起来,到皇上跟前鸣冤去。”

    “没用的,皇上不会相信的,他如今都不肯见我一面。”

    君淑媛颓然道,满脸心灰意冷,苍白干裂的嘴唇微微噏动,证明,人还有一丝活气。

    “为什么?”月华惊疑道:“那天在梅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后和鹤妃姐姐赏了一些补品,我想托君迟哥哥回家时带给我母亲。正巧那日我跟前的丫头茯苓去给我拿披风,回来后对我说见到了君迟哥哥,他那日恰好当值。我就想偷偷见见他,顺便问问母亲的病情。我也是害怕别人风言风语,就想着避讳一些,约他到梅林里说话。丫头茯苓自告奋勇,说是帮我四处警醒着点,让我有话尽管说就是。”

    君淑媛一边说,一边气喘,后面已是断断续续。

    “说几句话而已,皇上如何会发那样大的脾气?”

    “当时那林子里,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两只蜜蜂,一直围绕着我头嗡嗡叫。我心里害怕,君迟哥哥护着我,抬手帮我轰赶,许是看起来好似在调笑,也无状了一些。我猛一抬头,便见皇上就站在身旁不远处盯着我,满是怒火,然后一言不发,转身便走了,话都没容我说出口。”

    “蜜蜂?这样大冷的天,哪里来的蜜蜂?”月华狐疑道。

    君淑媛轻咳两声,苦笑道:“莫说你不信,谁又肯信呢?我向太后苦苦解释,太后也只当我狡辩而已,我是百口莫辩。”

    如何会这般巧合?月华心里一惊,想起君淑媛跟前那宫人茯苓那日惊慌失措的心虚表现,那般夸张,若非如此,陌孤寒与太后断然不会先入为主地对她起了疑心。

    她心中一苦:“妹妹莫不是中了别人的圈套吧?”

    君淑媛的眸子猛然一亮,闪烁出熠熠的光彩来:“皇后娘娘相信君晚?”

    月华重重地点头,斩钉截铁:“我相信妹妹的为人。”

    “皇上与我恩爱一场,竟然不及皇后信我?”

    君淑媛的眸子里突然就泪如泉涌,万千的委屈汹涌而出,如溃坝洪水:“那日晨起,茯苓给我梳头的时候,我便觉得头油香得甜腻,与往日所用的不同,可惜没有警觉,竟是她往我的头油里加了招惹蜜蜂的东西。只可惜,那丫头已经被太后命人乱棍打死,死无对证了。”

    果然便是如此!

    月华的心也跟着揪痛。愈加心疼起病榻上的人来。一个多月以前,她身怀有孕,被皇上万千疼宠,羡煞了宫里多少人?那些人心心念念地盘算着她腹中胎儿的主意,满宫妃子,陌孤寒小心提防,谁也不信,为了保护她,专门让她住进瑞安宫,在太后眼皮子底下紧盯着。

    那些人无隙可乘,竟然想出这样阴狠的主意来,利用陌孤寒的疑心,借太后之手,借刀杀人,除去了她腹中的胎儿。

    这些人何其歹毒,如何就这样容不下别人,容不下一个幼小的,刚刚萌芽的胎儿?

    “傻丫头,你这样委屈,如何不跟皇上说呢?”

    君淑媛激动过后,气息愈加急促,小声地啜泣:“迟了,已经迟了。我在桃林跪到天色昏黑方才被恩准带回瑞安宫,还没有来得及跟皇上解释,太后就不由分说灌我吃下了红花汤!

    我央求过,跪在太后脚下哀求,太后根本置之不理。她说她必须保证皇家子嗣血脉正统,宁枉勿纵,绝对不允许我生下一个野种。

    我拼命想保护我的孩子,但是我抵不过他们,我爬着想去见皇上,求他救我,可是太后命人锁了瑞安宫的大门。她让我彻底死了这条心,对我说是皇上的意思。

    我不相信皇上他会这样狠心,拼命将药呕吐出来,我想皇上一定会来救我的。可惜我没用,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挣扎好久,最终还是没有保住。那一刻,我的心已经死了。”

    “傻妹妹,即便是死,你也不能背负着这样的名声去死!”月华恨得咬牙切齿:“难道你就甘心果真这样不清不楚地走吗?我现在就去找皇上,为你大殿鸣冤!”

    是的,究竟是谁这样狠毒,总要翻找出来,还君淑媛一个清白!那日来龙去脉在心里一闪而过,鹤妃?泠贵妃!还是雅嫔?觉得这样的巧合谁都有参与,谁都有疑点。

    蹴鞠比赛是雅嫔安排的,也是她最先看到守在梅园附近的茯苓,提醒了皇上和太后;

    补品是鹤妃送的,最先发现君淑媛不在跟前,还有提议摆宴暖阁的也是鹤妃,还有,前些时日故意在太后跟前提及君迟与君淑媛关系,令太后心生疑窦的,亦是她;

    泠贵妃虽然什么也没有做,但是她也在那日请安之时,有心引导大家胡乱猜疑。

    此人手段高明,做事不露痕迹,只是巧妙地利用了人们的疑心,借刀杀人。尤其是茯苓一死,便死无对证,无迹可寻。

    月华起身,裙摆便被君淑媛死死拽住了。她吃力地探起半个身子,嗓子里就像是有个风箱在不停地拉动,”呼哧呼哧”地直喘。

    “娘娘,”君淑媛哀切地道:“求你,千万不要告诉皇上实情。”

    “为什么?”月华觉得不可思议。

    “他一直很期盼这个孩子,万一果真如太后所言,此事是他的意思。当他知道自己亲手杀死了孩子,一定会一辈子追悔,怨恨,活在愧悔当中的。还是就这样误会下去吧,至少,他对我有误解,我是罪有应得,他心里会好受一些。”

    “你不是说他不可能会这样心狠,你不相信是他的意思吗?”

    “万一是呢?......再说了,即便不是,他也一定会恨太后的,母子反目,一样令他痛苦。他活得太沉重,很累,我如何忍心他再多一道桎梏枷锁?一个恶名而已,我背就背了。”

    月华强忍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汹涌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