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商女:首〕〔最强神阶武魂〕〔重生奋斗俏甜妻〕〔甜蜜娇妻:大神,〕〔科技改变异界〕〔绝世毒医:帝君,〕〔龙珠演义〕〔高能来袭〕〔我和我的冒险团〕〔剑鸣九天〕〔爱情从再见开始〕〔明星饭店〕〔我的无限个系统〕〔锦衣挽唐〕〔永乐迷案〕〔钱探吴乾〕〔最强灵异大师〕〔王者英灵,荣耀归〕〔穿越影视游戏世界〕〔八零奋斗小军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一百零二章 乾西四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太皇太后所说的见识,是指位于皇宫御园西侧角落里的乾西四所。

    如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佝偻着脊梁蜷缩在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里的乾西四所,极是破败,就连紧锁的木门都残缺斑驳,一把铁锁锈迹斑斑,透着岁月的沧桑与厚重。墙头之上几株干枯的狗尾草在寒风之中左右摇曳,起伏无常。墙面遭受风吹雨淋,蚁蚀虫蛀,原本方正的青砖都剥离了原本的棱角,变得圆滑起来。

    小太监说请月华指点一下灯笼的布置,却引领着她,一路行至这里。

    月华微微蹙了眉头。疑惑地扭头:“这里是什么所在,怎么这般荒凉,也不见修缮?”

    这般突兀的荒凉,犹如万花从中的一株枯树,横亘在万紫千红中,怎能不招眼?

    小太监顿住脚步:“启禀皇后娘娘,这里便是乾西四所,用不着修缮,我们也不用布置,这里是不需要张红挂彩的,再大的喜气也蔓延不到这里来。”

    “原来这里就是乾西四所。”

    月华在一进宫,便听下面宫人说起过这个地方,她觉得离自己很遥远。没想到,距离自己的清秋宫也不过只是两盏茶的路程而已,只是自己一向不爱出宫走动,竟然不知道,原来近在咫尺。

    小太监点点头:“这里有些晦气,向来无人问津,皇后娘娘还是离得远一些为好。”

    月华抬手指指门上大锁:“见那锁好似许久都没有打开了,难不成里面已经没人了?”

    小太监摇摇头,轻嗤一声:“这里什么时候缺过人?如今这里面还有几个老妖精,平日里疯疯癫癫的,没有人愿意搭理。看守此处的婆子和侍卫只是每天从这狗洞里塞些吃食饮水进去。说来如今皇恩浩荡,的确很久都没有新人进去了,这正门应该便一直落着锁。”

    “老妖精?”月华不明白这是什么称呼。

    小太监自知有些失言:“这里面关着的只有几位先帝的妃子,还有位仁帝年间的太妃,熬了许多年,年岁都有些大了。”

    月华暗自思忖,若是太妃的话,总共也就是四五十岁左右光景,算不得多老,若是仁帝年间的妃子,便是太皇太后那时册封的宫人了,估计被打入这冷宫里最少也要三十余年,能在这样凄凉的环境里生存下来,没有被疾病夺走性命,没有被寂寞和苦难摧毁生存下来的意志,的确是活成了“老妖精”。

    想来应该都是当初受尽恩宠,一时风光无限的主儿,只是大浪淘沙,这皇宫里最终能够生存下来的,只有一人。幸运的,诞下皇子,后半生能够有个依靠,得个太妃的封号。其他人紧随着先帝的驾崩,或者守皇陵,或者进入冷宫,都是苟延残喘罢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最终的归宿是在哪里?

    月华低低地叹一口气,眸中难免流露出凄凉的感怀。

    小太监雪上加霜,又加一句:“对了,当初佯称自己身怀龙种,想偷龙转凤的贤嫔也是被关在这里,只是早就疯疯癫癫的,不识得自己了。”

    月华转头去看那扇斑驳的门,四处透着亮光,好像腐朽得早已不堪一击,轻轻一推,便可以支离破碎。门上多半人高的地方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洞,隐约可以看到门后的院子,廊柱,和结满蛛网的窗户。

    她忍不住有些好奇,慢慢地走近两步,想从那里,探知里面的景象。

    月华微眯了一只眼,前倾了身子,向里面窥探。只见眼前一晃,一只浑浊的瞳孔,圆睁犹如铜铃,也扒着里面的缝隙,向着外面望过来,两张脸,隔了一层门板,似乎呼吸可闻。

    月华惊恐地向着身后”噔噔“后退两步,差点就跌坐在地上,她被吓着了。

    里面传出一声”桀桀“怪笑,凄厉如夜枭,还顽皮地向着她眨眨眼睛,眼尾横生的皱纹里藏满了黑色的污泥:“你想进来么?本宫放你进来。”

    月华不由自主地摇摇头,满脸惊恐。

    里面的人好像很颓丧,懊恼地嘟囔道:“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进来陪本宫了,难道那老妖婆都直接将她们丢去安乐堂了吗?皇上呢,皇上在哪里,难道就放任那老妖婆害人?”

    月华听她说话那样落寞,心里又忍不住生出怜悯,想开言安慰两句。

    身后的小太监慌忙上前一步,劝慰月华:“皇后娘娘不要搭理她便是,她已经是失心疯了。”

    “你说谁疯了!你说谁疯了?”里面的人突然便激动起来,歇斯底里一般,脸一晃,那圆孔里露出一排焦黄的牙齿:“你才是疯子,本宫乃是皇上最宠爱的瑶妃,你们敢胡说八道,本宫将你们全都拉出去杀了,大卸八块!”

    木门被激烈地摇晃起来,摇摇欲坠,混合着锁链被扯动的“哗啦”声。

    一位着灰布短襟棉袍的婆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打老远便气急败坏地呵斥:“闭嘴,老实点!要不不给你香粉和花戴了!”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婆子跑到近前来,后面的小太监挤眉弄眼地示意,她才从月华头上的金雀钗辨分清楚月华的身份,忙不迭地跪在地上磕头:“老奴参见皇后娘娘,让娘娘受惊了,万乞恕罪。”

    月华努力稳定心神,抬抬手:“平身吧,无碍的。”

    门后面的人瞬间又激动起来:“你叫她什么?皇后娘娘?难道皇后不是那个老妖婆了?咦,不对,老妖婆应该是太后才对,也不是,听说已经是太皇太后了。她一手遮天,心狠手辣,肯定没人再敢忤逆她,难怪这里人越来越少了。”

    婆子扭头又是一顿训斥:“闭嘴,老实一些,再胡说八道皇上不会来看你的。”

    门后的人兴奋而雀跃地低呼一声:“皇上马上就要来看咱们了?难道那老妖婆终于被废,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

    她的话音刚落,后面就有纷乱的脚步声,夹杂着按捺不住兴奋的低呼:“真的吗?皇上真的要来了么?”

    门后面好像瞬间就沸腾起来一般,诸多女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叫喊声,兴奋而尖利。有人从圆洞里,缝隙里,扒着头向着外面张望。两扇斑驳的木门上全是闪烁着兴奋的眼瞳,令人心底生畏。

    又一声凄厉的惨嚎声响起,犹如云雀直冲云霄。有人跌跌撞撞地向着木门扑过来,厮打扒在木门上的女人。

    “你们都滚开,别挤着我的孩子。”

    有人不甘示弱地回身还手:“又是你这个拿枕头充龙胎的贱人,你犯的可是欺君之罪,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思,还妄想着皇上来看你不成?”

    女人一边拼命厮打,一边护着肚子歇斯底里地叫喊:“皇上,妾身冤枉。妾身是真的有喜了,是她们害我,买通御医杀了咱们的孩子。妾身害怕皇上您怪罪妾身,所以才不得不隐瞒下去的!”

    月华听她叫喊,知道这人定然就是适才小太监提及的贤嫔了,只是听她说话,又不似疯言疯语,像是当年之事好似另有隐情一般。也难怪当初她犯下这样大的罪过,竟然还保住了一条性命,只是被打入冷宫里。

    如此说来,宫中已经先后有三位妃子有孕之后被害,也难怪陌孤寒闻听君淑媛有孕之后,那样小心谨慎,提防着所有人。

    婆子有些恼羞成怒,觉得这些人不受管束,在皇后跟前十分不给自己面子,紧走两步,到门前抄起了一根尾端被磨得油亮的竹竿,从那圆洞里伸过去,一顿乱捅。

    “滚滚滚,全都老实地滚回去!惊扰了皇后娘娘,有你们好看!”

    门后面的女人们跳跃着,躲闪着,愤愤地骂:“大胆的奴才,等皇上来了,一定叫他杀了你的头!”

    婆子手下使的气力更大:“做你们的晴天白日梦吧,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既然进来了,还做梦出去呢?”

    里面的人愈加尖利地骂骂咧咧,婆子丢了手里竹竿,从门旁边抓起一包什么东西便丢了进去:“给你们香粉,快些好生打扮去吧。”

    纸包掉在地上,许多人争先恐后去抢,纷纷撕扯,抓了往脸上抹。从月华这里,可以看到褴褛的衣衫和蓬头垢面,还有人敞着衣领,露出脏污不堪的胸。

    “老乞婆,你又拿石灰粉逗她们了不是?”

    混乱的人堆后,有人一声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