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妾〕〔重生星际养娃日常〕〔王爷偏要娶我〕〔在娱乐圈的边缘疯〕〔重生军婚宠妻:时〕〔王者荣耀:亲爱的〕〔乡村小医神〕〔重生之地球游戏〕〔他从深渊捧玫瑰〕〔木叶的抠脚大仙〕〔女配修仙血泪史〕〔她比蜜糖甜〕〔逆流2004〕〔科技图书馆〕〔娱乐圈毒奶影后〕〔重生商女:季少,〕〔海贼王之BABY5倾世〕〔末世控兽师〕〔我本善良之崛起〕〔惹爱成婚:鲜妻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泠妃心里既忐忑难安,又按捺不住的兴奋,瞬间便没有了丝毫睡意。她抬眼看看小太监荣祥,荣祥竟然也彻夜未免,就静悄地守在一旁,目中熬得满是血丝。

    泠妃心里有些疑惑,这荣祥白天当值,是不用值夜的,纵然今天陌孤寒身子果真不适,他也不用这样小心谨慎吧?

    泠妃盯着荣祥看,荣祥有些提心吊胆。眼看天就要亮了,红烛里添加的些微迷魂香药效已过,泠妃也醒转过来。皇上还没有回来,万一被太后或者泠妃知道,自己掩护着皇上去了清秋宫,那么,脖子上的脑袋铁定是要搬家的。

    泠妃疑惑地上下打量他,他心里愈加紧张,有冷汗涔涔而下。

    床帐里鼾声依旧,但是也不规律起来,时重时浅。

    泠妃蓦然站起身来,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她走到陌孤寒的龙床前,抬起了纤纤细指。

    荣祥吓得几乎跳起来,慌忙上前阻止,压低了声音:“泠妃娘娘有何吩咐?”

    泠妃望着他一脸玩味:“自然是看看皇上,身子好些没有。”

    帐子里的呼吸声一滞,然后继续响起。

    荣祥笑得极是勉强:“听这鼾声,便知道皇上睡得香甜,想来已经无恙。”

    泠妃一声冷笑:“本宫不放心呢。”

    荣祥目光游弋,不敢直视:“皇上想必这几日委实累坏了,眼看马上就要到早朝时间,稍晚些再唤皇上起身吧?”

    泠妃已经将床帐撩开了一点缝隙,见“陌孤寒”正背对着自己侧卧,脸上依旧蒙着面巾,睡得香沉。

    她慢慢放下手:“也好。”

    荣祥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看起来好像有些紧张?”泠妃突然发难。

    “啊?是吗?没有啊?”

    荣祥讪讪地笑。

    泠妃左右踱步,猛然转身,一把就撩开了床帐,娇斥一声:“你是谁?”

    躺在龙床上历经一夜煎熬的步尘缓缓睁开眼睛,知道隐瞒不下去,慢慢转过身来。

    “参见泠妃娘娘。”

    泠妃顿时目瞪口呆,犹如活见了鬼:“你,你皇上呢?”

    步尘与荣祥皆不说话,泠妃突然心里便升腾起一种难掩的恐惧,厉声呵斥一声:“大胆!”

    “他们胆子再大,哪里比得上泠妃呢?”

    陌孤寒一脚从门外踏进来,面沉似水,带进来一股彻骨寒气。

    荣祥与步尘终于舒了一口气,跪在地上:“皇上。”

    陌孤寒抬抬手,示意二人起身。

    泠妃此时脑子已经慢慢转过弯来,努力往脸上堆砌着笑意,遮掩自己的心虚:“皇上去哪里了?吓了妾身一跳。”

    陌孤寒步入寝殿,径直一撩衣摆在一旁的龙椅上坐下来:“泠妃这是害怕朕去哪里?”

    “自然是担心皇上一时意气用事,去了清秋宫。如今鼠疫横行,皇上又身子不适,可不是玩笑。”泠妃关切地打量陌孤寒的脸色,想从中发现端倪。

    陌孤寒清冷一笑:“还真是被泠妃说对了,朕适才就是去了清秋宫。”

    泠妃闻言“蹬蹬”后退两步,勉强站稳身子,一脸惊骇,两只手握起松开,开始抑制不住地轻颤。

    陌孤寒抬起眼来,意味深长地望着她,唇角突然就绽开一抹玩味:“泠妃怎么这样激动?”

    泠妃倏忽间明白自己失态了,慌忙掩饰:“皇上怎么可以这样不把自己身体放在心上?您的龙体关乎江山社稷,万千子民,您怎么可以以身涉险?”

    “呵呵。”一声轻笑从陌孤寒的喉咙里溢出来,泠妃瞬间呆住了。

    她伺候了陌孤寒许多年,婉转承欢,挖空心思讨他的欢喜。但是他总是一副清冷的模样,高高在上地俯视自己,看自己的眼光没有丝毫的温度,就像只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偶尔,她也能看到这个男人唇角微勾,似乎是在笑,但是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的笑声,好像是轻快地从心底跳跃出来,瞬间暖阳万丈。

    泠妃有些痴迷地看着他,一瞬间忘记了自己在想什么,担心什么。

    陌孤寒依旧是在笑:“适才皇后见了朕,也是这样劝朕快些离开,甚至以死相逼。”

    泠妃傻乎乎地“嗯”了一声。

    陌孤寒已经站起身来,一如既往那样俯视着她,甚至抬起手来,勾起了她的下巴,姿势有些撩人,满是暧昧。他浑身的阳刚气息充溢在泠妃鼻端,令她心慌意乱。

    “可是,朕不仅抱住了她,还亲了她。你说,如果朕现在离你这样近,会不会传染给你?”

    陌孤寒的笑意肆意地在眼底绽开,可是泠妃却突然就感觉浑身冰冷,那个捏着自己下巴的男人,就像是来自于地狱的妖魔,跃跃欲试,想要将自己吞噬。

    泠妃艰难地咽下口中的香津,说话已经不由自主带了颤抖:“妾身不怕。”

    “你自然不怕。”陌孤寒的脸愈加逼近她,温热的气息就扑在她的脸上,转变成沁凉的寒气:“伤寒三日醉又不会传染。”

    泠妃的心瞬间沉下去,最后的一点希望也消散得无影无踪,她的双腿开始颤抖,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

    “妾妾身不明白皇上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那朕就让你明白!”

    陌孤寒满是嫌恶地一把甩开自己的手,泠妃的身子踉踉跄跄,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他自袖中摸出一块帕子,认真地擦拭完指尖,然后丢弃在脚下。

    “来人,把人带上来。”

    殿外脚步声杂乱,两个侍卫押着一个五花大绑、满身是血的小太监从外面推推搡搡地进来,小太监一眼看到泠妃,立即跪倒在地上,膝行两步,磕头如捣蒜。

    “泠妃娘娘救命,救命!”

    泠妃见到他的第一眼,便知道事情败露,他定然是经过严刑逼供,贪生怕死,全部招供了。

    完了完了!这一瞬间,泠妃近乎心如死灰,完全没有了任何希望。

    “泠妃,你应当认得此人吧?”陌孤寒居高临下,浑身怒气勃发。

    泠妃暗自一咬牙:“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需要朕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重新给你讲一遍吗?”

    泠妃拼命收敛了脸上的张惶之色:“妾身委实不明白。”

    陌孤寒冷哼一声:“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一脸阴沉如墨,冰冷的目光缓缓掠过泠妃的脸,然后落在地上的小太监身上,还未开口,就听到殿外有人通传:“太后驾到!”

    陌孤寒心中一凜,自己尽量封闭了消息,赶回乾清宫处理这件事情,就是想在太后插手之前,快刀斩乱麻,先斩后奏,没想到,还是被太后知道了,这样快就收到了消息。

    太监通传的声音刚落,太后就已经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头发凌乱,鬓边还带着潮湿的雾气,略微有点气喘吁吁,显然一路行来,走得很急。

    太后一步跨进寝殿,看到地上的小太监和泠妃,满脸惊愕:“这是怎么回事?泠儿你坐在地上做什么?地上那么凉,别坏了身子。”

    她身后立即有宫人上前搀扶起泠妃。泠妃像是终于见到了救星,转身扑在太后的怀里,泣不成声。

    “皇姑母,是泠儿不好,招惹了皇上生气。适才皇上他竟然去了清秋宫,泠儿担心,所以多嘴劝解了两句,是泠儿错了。”

    “什么?皇上竟然去了清秋宫?!”太后又惊又怒:“那皇后究竟给你施展了什么迷魂术?竟然让你奋不顾身,连自己性命都不要了?!”

    陌孤寒知道自己母后脾性,她进来的时候行色匆匆,必然是有备而来,打听清楚其中来龙去脉的,所以也不辩驳,径直开门见山道:“今日若是儿臣不去清秋宫,也看不到这场大戏。”

    太后不惊不慌,眸光缓缓扫过地上的小太监,在他脸上停顿了片刻,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小太监身子一震,立即惊骇地垂下头去。

    “喔?什么大戏?”太后慢慢踱步至一旁的太师椅上,端坐下来,饶有兴趣地问:“夜半三更的,非奸即盗,还有什么趣闻不成?”

    泠妃搀扶着她的手一直颤,昭示着心虚。

    陌孤寒心中已经了然,冷哼一声道:“朕正好看到泠妃指使这个奴才在暗算皇后。清秋宫的人也并非是患了什么鼠疫,而是被他下了毒,毒发症状与鼠疫相似而已。”

    “妾身冤枉,妾身今夜一直守在皇上跟前,寸步不离,哪里有时间指使这小太监行这种阴狠之事?再说了,清秋宫被封锁,妾身又如何能见到他?”

    泠妃如今有了依仗,立即强词夺理地辩解道。

    “泠妃的意思是说,这小太监是在诬赖你了?”陌孤寒沉声道。

    太后暗中拽拽泠妃的袖子,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冷冷一笑:“我说怎么大清早的,乾清宫就这样热闹呢,原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这后宫里相互攀扯,栽赃诬陷的事情还少么?这些奴才们做错了事情,不就是喜欢找个垫背的,好减轻自己的罪过么?他们却不知道,愈是这样,哀家愈是厌烦,一样没有好下场。”

    言罢冷冷的目光扫过去,正好与那小太监目光相对,骇得他一个哆嗦,几乎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武道大宗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