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王之海军雷神〕〔大唐昏君〕〔文明的进化之路〕〔五代大枭雄〕〔都市之花都帝王〕〔末世从红警开始〕〔异能军嫂逆袭日常〕〔大楚怀王〕〔最高潜伏〕〔深夜书屋〕〔归藏剑仙〕〔金手指粉碎机〕〔狂乱〕〔天地无敌客〕〔青云网咖〕〔偃者道途〕〔请叫我宗主大人〕〔这个海军不正经〕〔神级黑店〕〔大数据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一百八十章 常凌烟进宫
    ,!

    陌孤寒的手一滞,缓缓地叹口气:“对不起,月华,太后毕竟是我的母亲,又是大病初愈,我不能不管不顾地忤逆她,惹她生气。再说当时李氏指证你,证据确凿,朕若是以权势相压,也不能给百官一个交代。

    此事看起来不大,但是朝堂上百官瞩目,都在盯着这件事情的发展。这件事情如何处理,不能草率,代表着朕的态度,所以,朕必须要公平公正,令百官信服才可以。”

    月华伸出手,掩住他的唇:“只要皇上相信妾身的清白,妾身就不委屈,哪怕当时便无奈打杀了妾身,也无畏无憾。”

    陌孤寒沉默了片刻不说话,然后才将月华的头重新按进自己的怀里:“傻丫头,莫说打杀了你,朕哪里会舍得别人碰你一个指头?”

    月华的玉臂缓缓而上,圈住陌孤寒的蜂腰,鼻尖就在他胸膛之上轻轻摩挲:“妾身又怎么舍得皇上您左右为难呢?”

    陌孤寒极轻极无奈地笑笑:“以前只听说忠孝不能两全,今日方才知道,这情与孝也难两全,想要同时做个好夫君与好儿子也是不容易。”

    “这是月华的错,是月华不能讨得太后欢喜,一次次令太后生气,又一次次让皇上处在中间左右为难。月华以后会多多尽孝,不再忤逆她老人家。家和万事兴,必不让皇上为难。”

    陌孤寒又是一阵难言的沉默,良久过后,方才小心翼翼地问:“假若母后做了什么对你不公平的错事,你会不会原谅她?”

    月华亦是默然片刻,方才幽幽地道:“一家人用不着分什么对与错,纵然我最后赢得了理,但是一样会输了情。这件事情适可而止便罢,不用刨根究底。”

    陌孤寒对于怀里的人愈加怜爱,将头低下,嗅着她秀发的香气,苦笑一声:“你这样聪慧,想必都猜到了?”

    月华轻轻地“嗯”了一声:“宫中的印泥制作工艺精良,盖上印章,漫说不过区区半年时日,就便是放上数年,乃至数十年,怕是都仍旧色泽如新,难辨时日。”

    还有下半句话,月华咽回了肚子里,没有说出口:李氏手中懿旨上面的印章虽然宛如新迹,怕是早在数月前就已经盖好了。

    太后自打她进宫之前,就已经留了后手,准备来日给她致命一击。这空白懿旨是她还没有进宫之前就已经准备好,加盖了她的皇后印玺,防患于未然。

    今日她褚月华得宠,宠冠后宫,太后自然不会纵容自家儿子这样宠溺自己,所以,她迫不及待地出手了。

    否则,她的印玺一直就锁在自己寝殿内,近乎寸步不离地守着,钥匙又一直在香沉那里保管,从未离身。谁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取出印玺,盖好之后再完璧归赵?

    她早就有猜疑,但是不敢往这里想,也不敢相信,太后竟然果真就借题发挥,用这样的计谋来陷害自己。

    今日陌孤寒这样语气询问她,无异于印证了她的猜测。陌孤寒怕是已经顺藤摸瓜,调查到了太后这里。只是,一面是她,一面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踌躇不决,不知如何是好了。

    陌孤寒如释重负一般,长舒了一口气,坦然道:“子卿说,那日李氏从宫里回去之后,就径直去了她兄长李吉那里,然后直接回了自家府上。直到第二日下午,突然出府直奔刑部,手里就拿了那道赦免懿旨。

    朕想,也只有李吉能够令李氏咬紧牙关袒护,不肯招供。而且,李吉学识不浅,想要模仿一个人的笔迹应该并不难。”

    “李吉明明知道此事必然会败露,竟然还撺掇自己妹妹以身赴险,简直狼心狗肺!”月华忍不住愤愤地道。

    “在有些人的心里,自己亲人的性命远远不及自己的荣华富贵,锦绣前程。更何况,常至礼此案铁板钉钉,没落只是迟早之事,他李吉自然舍得。”

    月华默然片刻,方才下定决心:“若是果真如此,有了真凭实据,那么,李吉这种狼心狗肺的人,杀了也好!”

    陌孤寒轻轻地“嗯”了一声,软声道:“你再委屈一些时日,暂时禁足了你,也免得常家人再过来求你,将你牵扯进来,左右为难。”

    月华极是温柔地笑:“月华一点也不委屈,反而觉得皇上对我这般有心,受宠若惊。”

    “你是不委屈,但是朕委屈,想要见你,还要顾虑母后的心情,偷偷摸摸的,真跟做贼一般。朕可是长安的皇帝,你可曾见过朕这样窝囊的一国之君?”

    陌孤寒满脸哀怨,月华肩膀抖动,笑得花枝乱颤,媚眼流转:“是谁适才说,别有一番滋味的?”

    那一瞥,风情万种,直接酥了陌孤寒的骨肉,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的确有些意犹未尽。”

    后来,陌孤寒忙得焦头烂额,一连数日都没有时间去看望月华,怕她困在清秋宫太闷,差遣了兰怀恩以监视的名头过去陪她说话。两人一个打络子,一个绣花,指尖翻飞,悄声说着体己话。

    月华最关心的,自然就是案情的发展,毕竟时间过了一多半,七日之限迫在眉睫。

    怀恩对于朝堂之上的事情一知半解,但是她也知道,形势极复杂。朝堂上沈氏一党,联同许多大臣,联名上书弹劾月华,借着常侍郎的案子夸大其词,给她安了罪名许多,跪求陌孤寒严惩。

    对于那些迂腐的老学究,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远比他们的才学还要厉害,皇帝的后宫有什么风吹草动,在他们的眼里,无异于草莽造反,边关烽火。

    皇帝妃子如云那是荒淫好色,后宫萧条那是不为皇室兴盛计,皇帝专宠那是妖妃祸国,比敬事房里专门伺候皇帝云雨的太监管得都宽。

    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月华,常家假传懿旨一事令他们瞬间就兴奋起来,犹如打了鸡血,一番口诛笔伐,在朝堂之上滔滔不绝,将月华贬斥得简直十恶不赦。

    再加上背后有沈氏一党上蹿下跳地撺掇鼓动,这些老臣就只差以死明志,流传千古了。

    月华倒是躲了一个清净,禁足在清秋宫,被陌孤寒变相地保护起来。而陌孤寒,自己扛起了巨大的压力,急不得,躁不得,有苦不能言,左右为难,还要日夜焦虑国事,家事,天下事。

    这些,陌孤寒差人叮嘱怀恩,全都瞒过了月华,不能在她跟前吐露半个”难“字。

    怀恩带给月华的第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是常凌烟受诏进宫了,这在整座紫禁城都掀起一阵不小的波动。

    月华身处险境,岌岌可危,太皇太后不闻不问,在她被禁足的第二天,朝堂之上正闹腾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直接悄无声息地将常凌烟接进了宫里。

    宫里人将目光从清秋宫,转移到这位侯府二小姐的身上,议论纷纷,各种猜测。

    大家都说,皇后怕是要失势了,这件官司足可以将她从云端摔落下来,直接跌落进泥泞里,就连皇上和太皇太后也保不住她。太皇太后觉得她已经没有了指望,所以,才将目光放在常家二小姐的身上,怕是有意让取而代之了。

    太皇太后的举动对于月华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的人对于已经被弃之不用的月华更加不会手下留情。

    月华自己心知肚明,常至礼一事,可以说是常家有难,第二次求到她身上,而她极为坚决地拒绝了,并未伸出援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怕是就此惹恼了常家,惹恼了太皇太后。

    如今自己官司缠身,外人看来,完全就是不可能翻身的一称劫,太皇太后另外有些谋划,也是情理之中。

    她突然就有一点不好的预感,患得患失。因为她突然想起,自己进宫之前,邵子卿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陌孤寒真正中意的皇后人选是常凌烟。

    这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小心翼翼的,又不敢直言不讳地去问陌孤寒。

    如今,常凌烟进宫了,再加上太皇太后的撮合,两人会不会旧情复燃?陌孤寒会不会为此而欣喜若狂,又会不会忘掉她褚月华?

    她不敢问陌孤寒,面对着他的时候,心里就生了胆怯。唯恐,两人之间的柔情蜜意,就是一个虚幻的泡泡,五彩斑斓,却禁不得丝毫的碰撞。只要陌孤寒一句话,一抬手,就彻底地碎了。

    月华十分关注常凌烟的消息,她虽然依旧是打着侍奉太皇太后的名义,暂时居住在慈安宫里,但是太皇太后委派了四五个宫人伺候她,宣了教习嬷嬷教导宫中礼仪规矩。饮食起居等各种规制俨然就是个主子。

    显然,常凌烟也并不是以宫人自居,虽然不像是在侯府里那般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地嚣张跋扈,在太皇太后跟前也是安分守己,乖巧可人,但是私底下对于宫人们呼来喝去,又挑三拣四,十分地难以伺候。

    宫里的女人都好奇,月华问起泠妃等人的反应,怀恩也不过一声轻嗤。

    “大家全都众口一词,对常凌烟进宫一事不闻不问,就那般晾着她,消消她的气焰,让她尴尬。否则正眼看她一眼,都是对她的抬举,失了我们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