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小逃妻:冷少〕〔蔺先生,一往情深〕〔末日小镇长〕〔斗破苍穹之水君〕〔重生完美时代〕〔诸天业务员〕〔重生支配者〕〔我在美漫开超市〕〔变成僵尸穿诸天〕〔人间最得意〕〔恶女休夫〕〔史上最牛轮回〕〔一剑平天II〕〔重生之前方高能〕〔进化之眼〕〔未来天王〕〔异度冲击〕〔口袋之数据大师〕〔鬼医凤九〕〔娱乐圈之女王在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二百三十六章 内奸
    月华仍旧在竹屋里呆愣地坐着,一动不动,只有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簌地往下落,打湿了前面的衣襟。

    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下来,屋外初九挑起了灯笼,暗黄的光晕透过窗子照射进来,落在月华的脸上,透着斑驳光影,光怪陆离。

    褚慕白和子衿进宫还没有回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她不知道一会儿见了子衿应该怎样提起仇叔叔牺牲的噩耗,无情地浇熄她满心的期待。

    她找出上次林嬷嬷留下的沉水碧玉牌,打算等褚慕白回来,就立即进宫面见陌孤寒。

    香沉和初九在院子里小声说话,不敢打扰月华,隔着窗子问她晚上想吃点什么。

    她心里纷乱如麻,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随便。”

    香沉就悄声问初九,大家心里沉重,都没有什么心情,有人自告奋勇进城去买些可口菜蔬或者烧麦,初九随口应了。

    月华僵坐在屋子里,也不掌灯,呆呆地凝望着窗子,心如刀割。

    她觉得自己真笨,她应该早就觉察到的。

    她猛然间就想起,当初李腾儿曾经吞吞吐吐地对自己说过半句话,就提及了自己父亲的牺牲。

    是不是李腾儿早就知道其中隐情,她知道父亲当初是被人出卖,毒发身亡,死在常至义的手里?因为自己对她心存芥蒂,甚至视作杀父仇人,所以她忍不住想要反驳。

    还有,当初她只说了半截话,便被进来的魏嬷嬷打断,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她还在那时候,就提醒自己,魏嬷嬷跟自己并不是一条心。李腾儿那时候就知道魏嬷嬷是太皇太后的人,别有居心,她一眼就看出来的事情,自己为何就从来没有觉察?被一直蒙在鼓里。

    自己是要有多笨?

    还有,当时魏嬷嬷对于李腾儿十分忌惮,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明显是得了太皇太后的授意,那么,此事太皇太后是不是一样知情?

    如果自己所有的猜想都是真的,当年害死父亲的,是常至义一人?还是整个常家?

    常乐侯曾经说过一句愧疚的话,言犹在耳。他说,他已经对不起她阿娘智柔一次,绝对不能再对不起她,这句话如今想起来顿时就觉得心寒,甚至于毛骨悚然,难道大舅父他们全都知情?

    自己以后应该如何面对大舅父?如何报仇?他们也是自己的亲人啊?自己如今在这世间最为亲近的人,与自己母亲血脉相连。

    月华想及此处,冷不丁就打了一个寒战,她发现了一件令她更加惊恐的事情。

    阿娘!

    常乐侯说他对不起阿娘!

    阿娘当初就是回了一趟侯府,然后便决绝地抛下自己自尽了!

    当年,阿娘明明答应过自己,虽然阿爹走了,但是自己还有娘亲,她会将对父亲的爱全都给自己,一定不会让她受丝毫的委屈。

    阿娘是坚强的,她硬撑着料理阿爹的后事,甚至在自己面前,她都强忍着不去落泪。她在自杀的那一天清晨,还在一边给自己梳头一边安慰,含泪笑着告诉自己,月华还有阿娘,还有慕白哥哥,仍旧还是幸福的孩子。

    阿娘那么疼爱自己,怎么会舍得丢下她,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个世界的残酷与冷漠?

    可是,阿娘回了一趟常家之后,便自杀了。月华不懂,能有多么沉痛的打击,比父亲的牺牲还要令阿娘伤心欲绝,令阿娘彻底崩溃,甚至弃她而去。

    如今想来,定然是阿娘她知道了什么,她无法接受,她觉得自己愧对阿爹,但是一面是自己的兄长,一面是自己的夫君,她无法选择,所以最后不得不选择了自杀。

    肯定是常家逼死了阿娘!

    常家,这些年里,究竟做了什么?

    父亲的死,究竟是常至义一人所为,还是整个常家的阴谋诡计?

    阿娘可是常家的女儿,是他们唯一的亲妹妹啊,他怎么就忍心对阿爹下这样的毒手,毁了阿娘一辈子的幸福呢?他们又为什么连娘亲也不放过?

    月华颤抖着手,掩住唇,害怕自己一时忍受不住,嚎啕大哭出来。她的一双眼睛哭得红肿,嘴唇也被咬出血渍来,一张小脸惨白如纸。

    她努力隐忍的伪装的坚强,她害怕,在那一刻,就如大厦将倾,哄然倒塌下来。

    她不能露出一点反常,不能被别人看到自己情绪失控。

    她多想,站起来,狠狠地发泄,扑倒在自己父母陵墓之前,痛哭出声。

    她多想,去找自己一向敬重的常乐侯,质问他是否知道当年的事情,是否是一同谋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她多想,揣上一把锋利的刀刃,冲进常至义的府第,趁他不备,将怀里的尖刀插进他的胸膛里,让他也尝尝,被自己的亲人害死的滋味。

    但是,她不能冲动,什么都不能做。就像子衿说的,她的身边的人未必可靠,她露出一丁点的端倪,可能就会被对方觉察。

    仇叔叔和鲁伯已经为此牺牲了,为了给自己父亲,还有六千将士,甚至于这些年里阵亡在边关的将士们,他们选择了用鲜血来警醒自己。那么,这副重担无异于就落在了自己身上。自己怎么可以辜负他们的信任?父母的仇,还有牺牲的数千名将士的仇,一定要报。

    一重重的打击接踵而来,她必须使劲抗下,强逼着自己不会崩溃。

    她多么希望,陌孤寒此时就在自己的身边,将她轻轻揽进怀里,斩钉截铁地告诉她:“月华,这是国仇,亦是家恨,让朕帮你报仇!”

    陌孤寒与她,虽然已经走进了今天这样不堪的境地,但是,在她的心里,陌孤寒依旧是她的靠山,她心底最为依赖的港湾。

    他的怀抱就可以治愈自己心里的伤痛,平复内心汹涌的狂躁与刻骨恨意。

    她亦希望,褚慕白也在这里,自己能够像小时候那样,哭得歇斯底里,他会单膝跪地,蹲在自己跟前,仰起脸来,凝望着她,眸子里满是心疼,然后轻轻地擦去她的眼泪,拍着自己的后背,轻声地劝慰,哄她开心。

    褚慕白在自己面前,曾经不止一次地谴责自己,他把当初父亲的死当做自己的责任。整整愧疚了六年,时时愧悔当初没有守在父亲身边,没有跟随父亲一同去苍耳山。

    若是,他得知了真相,会不会也像自己这样几乎丧失理智?

    灼烫的热泪,顺着指缝淌下来,月华终于压抑不住,泣不成声。

    她将沉水玉牌揣在怀里,决定立即进宫,父亲母亲的仇令她心如油煎,一刻都等不下去。

    门外有匆匆的脚步声,十分急促。

    初九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你怎么空着手回来了?你买的菜呢?”

    侍卫气喘吁吁,就站在月华窗前,明显有些惊慌失措:“不好了,适才给我们送棺木的那位老板被人杀死在城外了。”

    月华一阵呆愣,已渐麻木的脑子方才反应过来侍卫话里的含义,一把拉开屋门,踉踉跄跄地跑出竹屋。

    初九紧蹙着眉头:“他一个棺材铺老板而已,能得罪什么人?为什么会被杀?”

    侍卫摇摇头:“不知道,马车还在,只是人已经被一剑贯心,惨死在半路之上,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

    月华急切询问:“在哪里?”

    侍卫回身一指北城门方向:“就在半路之上,我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就着急忙慌地回来了,菜也没买。”

    月华扭头就走,初九紧赶两步,追了上去:“娘娘,您去做什么?”

    月华只觉得脑子里一阵轰鸣,就像是进了一窝的蜜蜂,嘈杂得无法思考:“自然是去看看冯伯。”

    “冯伯?冯伯是谁?”

    月华不说话,只径直向外走。

    初九踏前一步,拦在她的跟前:“您不能出去。”

    “我必须出去!”

    “外面很危险!”

    “危险也要出去!”月华此时已经几乎崩溃了,冯伯的死已经印证了他先前对月华说过的话。

    简直太可怕了,对方的消息竟然这样灵通。冯伯采用了如此隐秘的方式进入枫林,对方竟然还能觉察,并且杀人灭口,说明对方的势力有多么强大,除了一手遮天的常至义,还能有谁?

    月华猛然间警醒,冯伯与自己单独接触,应该只有枫林里的侍卫知道,他们是如何觉察的?难道,自己身边果真就有对方的人?否则,自己上次与邵子卿去千重湖赏牡丹,对方是如何得知消息,并且提前在忘忧泉跟前布局的?

    她冷不丁站下身子,瞅着初九,一脸凝重:“我们的人里有内奸!泄露了消息!”

    “啊?”初九一脸惊讶:“怎么可能,这些人都是褚少将军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

    “适才谁离开过枫林?谁有机会通风报信?”月华不答反问,满是急切:“否则冯伯不会死!”

    初九心思敏锐,立即也觉察到了不对,扭头看向适才自告奋勇进城的侍卫:“是你!你有意想引娘娘出枫林?”

    那人见调虎离山之计失败,自己身份败露,突然间便动了,手中寒光一闪,一柄流光便向着月华后心之处扎了过来。

    初九因为拦住月华去路,正面对而立,立即觉察到了危险,惊呼一声:“娘娘小心!”

    袖子一卷,将月华拉至一旁,一脚踢飞了那侍卫手中的匕首,然后一掌顺势下去,正中那人前胸。

    “谁派你来的?”初九疾声呵斥。

    那人阴冷一笑:“呵呵,你们跑不掉的。”

    曲指放进嘴里,一声呼哨,就听有“咻咻”破空之声,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全是暗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枕上名门:腹黑总〕〔重生逆袭:寒门最〕〔我的,女王陛下〕〔男人无法修炼的世〕〔咸鱼主神游戏〕〔甜妻逆袭,霸道老〕〔太古神尊〕〔聊斋之重建天庭〕〔从拯救咖啡店开始〕〔人死为大〕〔末世胶囊系统〕〔99亿权婚:顾少,〕〔混元天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