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良民〕〔圣骑士盟约〕〔重生之传奇农夫〕〔深渊魔器〕〔三国张济大帝〕〔诸天万界监狱长〕〔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心里有个兵工厂〕〔超品神才〕〔唯一法神〕〔唐门毒宗〕〔职业挖宝人〕〔涉雪〕〔捉鬼极品大妖王〕〔神级妖孽弃少〕〔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官印〕〔网游之剑履山河〕〔嫁丑不可外扬〕〔末世神魔录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十四章 一锅乱粥
    月华听廉氏这样辩驳,一咬牙,用帕子抹去脸蛋上的泪痕,“噌”地站起身来:“若是没有当初凌曦表姐的前车之鉴,月华果真不敢相信舅母会做出这样昧着良心的缺德之事。想周媒婆她不过只是一个孤寡妇人,她有什么胆量,为了几两媒金赏银,敢欺瞒堂堂的侯爷府?还有我几位位高权重的舅父?她就不怕侯府日后砸了她的摊子,将她扭送官府法办,丢了性命?若是舅母不肯承认也无妨,左右过不了两三日,周媒婆也便从保定府回来了,我们当面对质就是,看看究竟是谁在胡说八道!”

    月华说这样一番话的时候,面上也带了决绝之后的狠厉之色,铿锵顿挫,字字如锥,目光如刃,又是居高临下地瞪视着廉氏。廉氏突然就觉得这位平素里低眉顺眼,对自己近乎言听计从的小丫头狠绝起来,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霸气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份狠劲她见过,那日凌曦手持了刀在她跟前挥舞的时候,眸中就是这样奋不顾身,破釜沉舟的厉然。她褚月华虽然手无寸铁,但一样悍然无惧,那眸子里的烈焰熊熊,就像一只愤怒的豹子,不,那分明是饿狼,随时准备着扑上来,咬断她的咽喉。

    她开始心惊胆战,颤抖着向后瑟缩一步,犹自色厉内荏:“对质便对质!我自当问心无愧!”

    常凌曦的婚事原本便是廉氏留在常乐侯喉尖的一根刺,他从月华身后一步踏过来,逼视着她:“我问你,我上次送你的羊脂玉手镯去哪里了?这两日怎么不见你戴?”

    廉氏在常乐侯跟前一向是能够寻找到自己的优越感的,即便常乐侯冲她怒气冲冲地发火的时候,她一样可以像凛冽的东北风一样,瞬间压倒他的气势,将他浑身的锐气刮散得无影无踪。

    但是这次,面对着他咄咄逼人的质问,廉氏心虚了,强撑着辩解道:“手镯的确是我赏给周婆子了,可是我哪曾想到她竟然居心叵测,这样歹毒!”

    “啪!”

    廉氏愣了,在场的人也愣了,就连常乐侯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望着隐隐作痛的手掌,不敢相信适才那一巴掌竟然是自己甩出来的。

    廉氏保养得细腻白皙犹如羊脂的脸上瞬间肿胀起几个鲜明的指印,她愣怔过后,“嗷”的一声就从地上跳起来,朝着常乐侯扑过去:“你竟然敢打我!”

    常乐侯气血冲顶,一巴掌将所有的火气呼了出去,然后就有些畏怯起来,但是当了自己兄弟与长辈的面,无论如何也要维持一个男人的尊严。

    他伸出胳膊护着自己的脸面,一把将廉氏伸向自己脸皮脖颈的手挡开,气哼哼地指责道:“上次凌曦的事情你推说不知情也就罢了,难不成月华的事情你还是被蒙在鼓里么?那么多的好人家你不选,偏生就留下那周媒婆密谋出这样一桩‘好’姻缘来。四妹命苦,就留下这么一个丫头,你平时吝啬刻薄些也就忍了,终身大事上还胡作非为,差点害了月华一辈子!”

    正巧常凌烟与凌曦两姐妹听闻月华出事,也急匆匆地赶过来,常凌烟扶住廉氏,冲着常乐侯怒目而视:“爹爹这是要听信一个野丫头的话,错怪母亲,折腾得整个侯府鸡犬不宁么?”

    自家女儿竟然敢当众指责自己的不是,一点也不将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常乐侯刚刚消下去的火气又重新蒸腾起来,扬起巴掌就要教训常凌烟。

    凌烟那可是廉氏的心尖宝贝,见常乐侯要动手,将头一低,就冲着他心口处狠狠地撞了过去。将常乐侯撞了一个趔趄,“噔噔噔”倒退数步,凌曦搀扶了方才站稳。

    “我们娘儿俩终究是不如一个外人亲厚是不是?你这是要大义灭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凌烟脸面了,让她以后还如何嫁人?”

    一时间哭哭啼啼,娘俩相拥而泣,常乐侯跺脚懊恼不已,直叹家门不幸,娶妻不贤,教女无方,乱成一团。

    几位舅爷与舅奶奶坐壁上观,皆难掩幸灾乐祸,静待事情如何发展。

    褚月华一提罗裙,便屈膝跪了下来,向着常乐侯与廉氏各磕了几个响头:“月华谢过舅父舅母这些年里的养育之恩,为了月华,舅父舅母素来多有争执,家宅不安,月华委实心里难过。今日正好几位舅父都在,月华斗胆说一声,不想继续拖累舅父,今日便收拾了东西,搬出侯爷府,也免得舅父一再左右为难。”

    “不行,我不同意!”常乐侯不假思索地反驳道:“你孤零零的一个弱女子,没个依靠,出去了如何讨生活,如何撑起门楣,岂不被人欺辱?”

    “弱女子?爹爹大概忘了,人家可是将门之后,随便一个手指头,都能将女儿丢到天上去,偏生还每日做作出这样受气的可怜相,究竟给谁看呢?”常凌烟不忿地继续插言,眉眼皆凌厉尖酸。

    一旁一直冷眼旁观的司马氏忍不住摇摇头,冷哼一声,略带惋惜:“怪不得......啧!。”

    这三个字没人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常凌烟也听不出是褒是贬,唯独丁氏琢磨出一点讥讽的味道来。二房这话断然不会是相信了常凌烟的胡说八道,而是另有其意——怪不得太皇太后会相不中才貌双全的常凌烟!她过于尖锐张狂,又被廉氏宠得不知尊卑,若是进了宫,难免四处树敌,哪里有月华一半的隐忍睿智?

    丁氏上前一步,终于决定蹚一蹚这趟浑水了。她柔柔地笑,恰到好处:“既然大哥平素里这样左右为难,月华留下来也委实不合适,不若就让她去我府上住着吧,也好跟凌媛做个伴。”

    如此倒是甚好,两全的主意。常乐侯虽然心有愧疚,但是好歹放下心来。他狠狠地一锤自己的脑袋,百般懊恼:“是我对不起智柔,不配做兄长。”

    丁氏上前搀扶仍旧跪在地上的月华:“傻孩子,快些起来,地上凉着呢。”

    月华却跪着不肯起,苦笑一声,颇为执拗地摇摇头:“月华多谢五舅母好意,铭感肺腑。只是月华自知福薄命孤,哪里也不想去,更不想再拖累舅母。”

    “傻丫头,这是说的什么话,这样见外,舅母哪里就缺了你一口吃喝?而且当初将军府乃是御赐府邸,你父母亡故以后,朝廷已经收了回去,你无家可归,去哪里栖身?”

    月华低垂了头,紧咬着下唇,沉吟片刻,方才道:”父母墓前尚有三间草房,勉强可暂时容身,月华便暂时栖身在那里,为他们守墓尽孝。”

    丁氏就有些泪眼汪汪,心疼不已:“你已经为你父母守过三年孝,尽了儿女的孝心,就不必拘泥于形式了。”

    月华斩钉截铁地摇头,一脸的凝重:“舅母不必再劝月华,月华今日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已经彻底地想明白,心意已决。”

    丁氏见她执拗,不肯听从自己的劝告,无奈地直起身来:“你自己安静些时日也好,五舅母那里随时欢迎你搬过来。只是,你父母墓前,那守墓人的草屋寒酸阴仄,也容不下你们主仆几人,更何况荒郊野外,也不安全,还是重兴土木,或者另外置办一所宅院的好。”

    月华紧咬着下唇,眸中含泪,无限凄楚地点头:“事出突然,心乱如麻,一时也没个计较,暂时栖身客栈,日后再做定夺就是。”

    丁氏看了一眼一旁面沉似水的五爷,五爷立即轻咳一声,应和道:“若是需要银两或者工匠,都跟小舅父说一声,不要不好意思张口。”

    月华抬头望了一眼廉氏,平静道:“谢五舅父愿意资助,月华名下还有当年父母留下的田产商铺,足可以置办宅院,度日花销,维持生计。”

    廉氏听月华要搬离侯府,喜不自胜,但是听她这话音,顿时便如割肉一般,再也不能装聋作哑。一梗脖子,冷哼一声道:“那些铺子这些年来,生意都不景气,早就盘兑出去了,剩下几亩薄田,将将还不够你这些年来的花销用度,一直都是我侯爷府在倒贴着养你。今日你这是撕破脸皮要跟我算账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最强医仙混都市〕〔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春晓〕〔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