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从奇遇开始〕〔为何偏偏喜欢你〕〔暖心小皇后〕〔变身异界大法师〕〔天下珍藏〕〔氪无不胜〕〔美利坚庄园主的幸〕〔女主播的王牌快递〕〔超神学院:我有漫〕〔洪荒之我不是嫦娥〕〔侠隐红尘〕〔他曾是剑帝〕〔神话血脉〕〔钢铁之序〕〔来吧,试试我做的〕〔不完美艺人〕〔创业吧学霸大人〕〔T与K的邪灵故事〕〔星海剑圣〕〔地府快递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三十一章 相求
    月华强撑着笑脸送走荣禄,便一屁股跌坐在了院中的椅子上,心乱如麻。

    香沉知道她的心思,将茶端上来,软声哄道:“小姐莫上火,喝点菊花蜂蜜水解解燥渴。”

    月华只呆愣着不说话,有些失神。

    “只有不到六日了。”魏嬷嬷小声嘀咕,掰着指头算,心里好像是在盘算着什么。

    “六日怎么了?”香沉忍不住出声问。

    “太皇太后寿辰,这可是盛宴,届时满长安达官贵人,宰相王侯都要莅临恭贺。如此风光露脸的场面,服饰自然寒酸不得,须好生计较,也不知道这六日时间能否准备精细了。”

    月华正是心烦意乱,心口闷得透不过气,想发火,魏嬷嬷说的又是情理之中,反驳不得,扭身便赌气进了屋子。

    香沉第一次与魏嬷嬷顶嘴,气哼哼地道:“咱家小姐的心思魏嬷嬷难不成不知道么?这样的节骨眼上,您还忙着撒盐。”

    魏嬷嬷不甘心地想辩解,干张张嘴,香沉已经跺跺脚,不放心地追进屋里。

    月华正坐在床上,伸手抚摸着床角那套月白锦袍出神,见香沉进来,害怕泄露了女儿家心思,慌忙扯过一旁的锦被遮盖。

    “有什么好怕人的?”香沉三两步走过去,蹲下身来,将双手搭在月华膝盖上,仰起头看着月华,满眼热切:“邵大人在京城那是炙手可热的人物,白衣相士,艳惊长安,走在大街上,掷果盈车,哪个女人不爱?”

    “胡说!”月华被一言戳中心事,慌乱地轻叱,掩饰道:“怎么这样没羞没臊的话你都说得出口?”

    “小姐,”香沉摇着她的手,对于月华的斥责不以为意:“听说邵大人风流,红粉三千,可是他在您跟前那般拘谨,经常慌乱得手足无措,依香沉看来,他对您是十成十有几分心思的。”

    月华想起他的若即若离,苦涩一笑,有些落寞:“你多心了,邵大人只是见我可怜,略施援手而已。正如你所说,那是天上皓月,高山仰止般的人物,京中三千红粉尚且入不得他的眼,我自讨没趣做什么?”

    “那当今皇上更是高不可攀的神仙人物,太皇太后还不是一样就中意于小姐吗?小姐怎的就这样妄自菲薄?在香沉的眼里,小姐您蕙质兰心,又是有情有义的热善心肠,万里挑一的妙人儿,谁若是能得小姐青睐,托付终生,才是千百年修来的福分。”香沉攥着她的手,微微使力,眸中满是期盼:“难道您就甘心真的进宫,一辈子埋葬在那红墙里的脂粉堆里吗?”

    月华的手忍不住一颤,有些气苦:“我不甘心又能怎样?我满以为逃脱了常家这个牢笼就可以相安无事,谁曾料想,今日又祸从天降。”

    香沉仰着脸儿,屋子里已经掌了灯,映照得她的眸子一片晶莹璀璨:“小姐,去寻邵公子,求他给您一个主意。他满腹智谋,一定会有办法的。”

    “好生冒失!”

    “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即便不成,也没有憾事,是不是?脸面能当得什么?”香沉继续劝说:“或者是,一骑快马,径直北上,到边关去寻慕白少爷。反正,就是不进宫。香沉一想起那日那昏庸无道之人在大街之上不分青红皂白地欺辱小姐,就恨得咬牙切齿。”

    月华的心开始动了,先是轻轻地颤动,后来便跳得激烈,怦然有力地催促着她,令她几乎再也坐卧不宁。

    香沉“噌”的站起身,抄过那装了锦服的包袱,一把塞进月华的怀里:“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犹豫?”

    月华看看外面暗沉的天色,踟蹰不决,有些退缩:“已经天烟了,我一个女人巴巴地跑去人家府上,岂不惹人笑话,还是明日吧?”

    香沉却胆大地伸手拽她:“小姐便是那魏嬷嬷每日在你耳根下唠叨的,被拘谨了太多,畏手畏脚。都什么时候了,火烧眉毛,还这多顾虑?!”

    月华沉吟片刻,觉得香沉说的话确实有道理。她原本便是敢爱敢恨的性子,没有畏畏缩缩,瞻前顾后的小家子气,索性一咬牙,破釜沉舟听从了香沉的撺掇:“你帮我瞒过魏嬷嬷,我这就去。”

    “嗯!”香沉兴奋地点点头:“不如我陪你一起,就说铺子里有事,或者是去挑选料子量身,免得她疑心,一再地唠叨。”

    主仆两人出了屋子,向着魏嬷嬷扯个谎头,借口出了门,拐个弯,就径直向着邵子卿府上走过去。

    邵子卿的府第离月华住处并不算太远,虽是一人独居,但皇上却赐了一所大宅院,两人一路打听着,急匆匆地走过来,也不过只是一炷香的功夫而已。

    阔门大宅,石狮镇门,尽显朱门深户的傲气凌人。

    香沉上前找人通传,守卫见是两位姑娘,挑剔地上下打量,谈肥论瘦,似是司空见惯,好在语气平和,只说邵子卿进宫去了,并不在府上。

    月华扑空略有失望,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她就有些打退堂鼓,转身欲走。被香沉一把拽着,隐在门首灯火隐蔽处,好言哄劝。

    站了不多时,见有马车自街角处拐过来,守卫向着二人扬声打趣:“我家大人回来了,有甚话便说,我家大人从来不会邀请姑娘进府的。”

    月华就又有一种攀权附贵的仰望感,映衬得自己愈加卑微,恨不能立即转身就走。

    邵子卿已经看到了月华主仆二人,未待马车停稳,便从马车上鱼跃而下,招呼道:“月华小姐?”

    香沉推推她,月华却终究没有了开口的勇气,低垂着头,心乱如麻。

    “是不是早就过来了?”邵子卿略有愧疚:“真对不起,琐事太多,我回来晚了,劳小姐久等。”

    月华有些慌乱地摇头,难以抛却矜持:“没,没有,也只是刚刚过来,顺路。”

    “这里风凉,赶紧里面说话。”

    府门大开,两个守卫对她不禁刮目相看。

    “喔,不了。”月华低垂着头,目光游弋,一时间竟然没有勇气抬眼:“我说几句话便回。”

    香沉有眼力地退后几步,暗中却替月华捏了一把汗。

    邵子卿听她说话的声音微微颤抖,以为是吹了冷风,不胜寒凉,赶紧解下身上的披风,披在她瘦弱的肩上。

    月华低垂着头,如兰如桂般淡雅的气息将自己兜头笼罩起来,身子一暖,犹自带着他体温的披风已经将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修长的指尖拂过她的肩,恋恋不舍地垂下去,月华便觉得似乎一股热血沸腾,从头到脚都暖融融的,终于有了暖意。

    “自己刚刚痊愈,怎么就穿得这样单薄?”

    似乎是微微嗔怪,却含着几分盎然笑意,月华猛然抬起头来,邵子卿低垂的眸子里,除了浓厚的夜色,还流转荡漾着两盏灯火的融融暖意。

    “还好。”月华伸出冰凉的指尖攥紧了披风领口,也攥紧了心口,给自己一点底气。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邵子卿低头见她手里的包袱,主动出声问道。

    “嗯,”月华极清浅地应了一声,低声道:“今日宫里来人了。”

    邵子卿一怔,立即问道:“做什么?”

    “传太皇太后的懿旨,让我初八那日进宫侍奉太皇太后。”

    邵子卿整个人也呆住了,抿紧了唇,不说话,拢在袖口里的手轻微地颤。

    “我不想进宫,”月华一咬牙,抬起眸子来,极其坚定地道:“无论太皇太后是怎样的用意,我都不想进宫,不想与那紫禁城有任何的瓜葛。可是我无可奈何,只能来求你,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月华抛却了羞涩和女儿家的矜持,满怀希翼地望着他,眸子里满是急切。

    邵子卿依旧不说话,脸色在晦暗不明的灯笼映照下有些黯然。冷风从两人面前呜咽着吹过去,生生将两人之间涌动的一点余温吹散得无影无踪。

    他的无动于衷看在月华的眼里,有些淡漠与清冷,月华的眸子一点点黯下去,就像秋风飘摇中的那两盏灯笼,火苗一点点缩小,终于成黄豆大小,摇摇欲坠,然后禁不起寒风的摧残,突然熄了,只余杳然一缕青烟,在夜色里看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隐婚娇妻:老公,〕〔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太子爷的独宠妃〕〔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