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冥皇〕〔美人尸香〕〔拜见大魔王〕〔游荡在漫威的灰烬〕〔电影教师〕〔神级无敌学生〕〔蝴蝶女妖〕〔精灵大师直播间〕〔女配重生:夫君每〕〔先婚后爱:老公轻〕〔真武称尊〕〔重生成骷髅〕〔篮坛史上最强〕〔天道制霸计划〕〔神医农夫〕〔在美国当灵媒的日〕〔火器是打碎阶层固〕〔暹罗鬼影〕〔神级咨询师〕〔火影之次元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二百六十七章 审问
    ,精彩小说免费!

    冲撞常凌烟的那个疯疯癫癫的妇人已经被侍卫五花大绑押了进来,口中塞着一团脏兮兮的抹布,应该是从她的身上撕下来的。

    她拼命挣扎,嘴里“呜呜”地喊叫,头发凌乱,被汗水打湿成一绺一绺,覆在脸前。

    侍卫凶狠地一脚踹下去,她立即扑倒在地上,蹭了一脸的泥污。

    因为她被捆绑得结结实实,所以挣扎半晌也没能起来,十分狼狈。还是一个侍卫上前,将她一把扯起来,动作格外地粗鲁。

    太皇太后和陌孤寒两人疑惑地上下打量她,一时间难以置信。

    那疯妇人倒是眼前一亮,情绪猛然激动起来,挣扎着就要站起身,扑向陌孤寒,被侍卫眼疾手快摁住了。

    在陌孤寒的记忆里。贤嫔文静娴雅,芳如兰汀,哪里是这种形容?而且那一脸的沟壑看起来憔悴而苍桑,比日日风吹雨淋的四十老妇都不如。

    他将信将疑地问:“你是贤嫔?”

    疯妇人听他说话,激动地连连点头,眼眶里顿时溢出热泪来,将脏污的脸冲刷得十分花哨。

    “还认人,不算糊涂,把她嘴里的东西取出来吧。”太皇太后吩咐道。

    立即有侍卫上前,将她嘴里的抹布掏出来,嫌恶地丢在一边。

    贤嫔嘴巴得了自由,哽咽着说了一句:“皇上,妾身终于又见到你了,想得妾身好苦。”

    一句话真情流露,令闻者动容。

    太皇太后一声轻嗤:“谁说她疯了?这不是好好的吗?”

    终究曾经是自己的枕边人,陌孤寒见她处境凄惨,心里多少就有些不忍:“你还好吧?”

    贤嫔摇摇头:“不好,皇上,她们都想害我,害咱们的孩子,皇上,妾身再也不要回去,妾身要留在皇上身边。”

    陌孤寒看了一眼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终究是糊涂了。”

    “谁糊涂了?不要听她们胡说八道,她们都是在嫉妒我!”

    贤嫔的声音猛然尖利起来,好像被针扎了一下跳起来,冲着太皇太后横眉怒目。

    太皇太后冷哼一声,沉声问道:“贤嫔,你可还识得哀家?”

    贤嫔点点头,呲牙一乐,露出焦黄的牙齿来:“识得识得,她们都叫你老妖婆,恨不能食肉寝皮。”

    “大胆!”身后侍卫大声呵斥,手下使力。

    太皇太后无所谓地一摆手:“喜欢说实话就好。哀家问你,你是怎么从冷宫里逃出来的?”

    贤嫔瞥了她一眼,一本正经道:“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也想逃出去么?”

    太皇太后瞅一眼陌孤寒,微微勾唇:“你若是不告诉我,皇上就不喜欢你了。”

    贤嫔顿时大惊失色,瞅着陌孤寒的脸色可怜巴巴:“我说,我说,那门一晃就开了。”

    “那你们为什么要去晃那个门呢?”

    “门外有香粉,一地的香粉,我们要打扮好了,等着皇上来看我们。”

    太皇太后疑惑地瞅一眼她身后的侍卫:“你们在冷宫门口见到有香粉?”

    侍卫摇摇头:“启禀太皇太后,她所说的香粉不过是石灰粉,看守冷宫的婆子太监们用来唬弄她们的。平时就堆在门角上,许是昨夜里雨大,给冲到门口了,留下许多白灰印记。”

    陌孤寒不相信道:“你说太监们用石灰粉给她们用?”

    侍卫被陌孤寒浑身的冷意吓了一个哆嗦,颤声道:“里面的人都已经不太清醒了,平时经常吵闹,怕惊到了宫里各位主子。”

    太皇太后不以为意地冷哼一声:“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陌孤寒抿抿唇,不再多言。

    太皇太后弯下身,继续问道:“那你又是怎么到御花园里去的,难道路上没有人拦阻你?”

    贤嫔沾沾自喜道:“我要见皇上,自然不能像她们一样,穿得破破烂烂的,跟这紫禁城格格不入。纵然皇上见了,也会嫌弃。所以,我是梳妆打扮了的。嘻嘻,她们都被捉回去了,只有我见到了皇上。”

    “呵呵,倒是不傻。”太皇太后嗤笑一声:“那你又怎么知道皇上在御花园呢?”

    贤嫔歪着头,苦苦思索片刻,方才一字一顿道:“是有人告诉我的。”

    太皇太后神色猛然一凜:“谁?”

    贤嫔被骇了一跳,鄙夷地摇摇头:“一个低贱的小太监罢了,我怎么知道他是谁?”

    “那他跟你说什么了?”

    “嗯......他说皇上就在御花园,陪廉妃娘娘赏花呢。廉妃娘娘已经有身孕了,是偷了我的孩子,所以皇上现在专宠她,不会理会我的。”

    “所以,你就按照他指引的方向径直去了御花园,然后见到廉妃,就立即扑了上去,让她还你的孩子?”

    贤嫔茫然片刻,突然就变了脸,抽噎道:“不是她偷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丢了的时候已经很大了,像一个小枕头那么大。”

    太皇太后叹一口气,直起身来,对陌孤寒冷声道:“当初哀家就说,她犯的是欺君之罪,留不得,皇上不听,非要饶恕她的性命,如今被人利用,差点就害了凌烟。”

    “欺君之罪?不是不是!皇上是知道的,当初妾身是真真正正地怀了胎儿,是有人偷了我的孩子。皇上,你可不能听信这个老妖婆的胡言乱语,就怪罪妾身啊。”

    陌孤寒也无奈地叹口气:“当初她被人算计,也是可怜,所以朕委实不忍心。而且,今日即便是没有她,别人想要加害凌烟,阴谋诡计也是层出不穷。”

    “哼,哀家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这样阴狠,容不得我皇家子嗣。”

    太皇太后蹲下身子,盯着贤嫔,诱哄道:“你若是能认出那个给你指路的小太监是何样貌,哀家就劝说皇上封你做妃子,如何?”

    贤嫔立即大喜过望:“真的?”

    太皇太后讥笑着点点头:“哀家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

    贤嫔兴奋地连连颔首:“识得,识得,他身量不高,头上的帽檐压得低低的,遮挡了大半眉眼,说话尖声尖气,就像......就像一只小公鸡。”

    然后她慌乱地扭过头去,打量宫殿里的太监,不耐烦地扭动着胳膊。

    太皇太后冲着她身后侍卫使个眼色:“松绑。”

    侍卫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贤嫔一抬胳膊,就指向了殿里的一个青衣太监:“就是他!”

    太皇太后冷冷地一回头,那个被指控的小太监不禁吓得面如土色,“噗通”跪倒在地:“太皇太后英明,奴才适才一直待在宫殿里洒扫,哪里也没有去,小山子可以给奴才作证。”

    他身边的小太监也立即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地:“奴才可以作证,适才我们二人负责洒扫院子里的积水,不敢懈怠,没有踏出宫殿半步。”

    贤嫔疑惑地打量他,思考半晌,然后重新一抬手:“不对,好像是这个才是,也不对。”

    她满脸纠结,犹豫不决,显然是胡乱指认的罢了。

    太皇太后沉声吩咐道:“把殿里所有的太监全都召集起来。”

    有人领命下去,几个小太监战战兢兢地过来,一字排开,低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唯恐就被她胡说八道,诬赖在自己头上。

    太皇太后耐着性子问贤嫔:“你再看看,那人可在这些人里?”

    贤嫔小心翼翼地上前,兴奋地拍手:“就是他们,就是他们了,别以为你们适才捂着半张脸,我就不识得你们,一看这衣服就一模一样。不对,不对,你们如何这么多人,是想害我是不是?”

    贤嫔目光愈来愈慌乱,紧紧地捂着小腹,最终一声尖叫,终于歇斯底里地又爆发出来:“我要杀了你们,你们还我宝宝命来!”

    太监们被吓得四散,侍卫慌忙上前,钳制住她的手脚,将她重新严严实实地捆了。

    贤嫔左右扭动着挣扎,凄厉地叫喊:“皇上,难道你不管我了吗?他们在害我!”

    陌孤寒无奈地叹口气,挥挥手:“拖下去!”贤嫔立即被重新堵住了嘴巴,一路挣扎着被拖了下去。

    太皇太后恨声道:“先关押两天,寻个御医看看还有没有救?等到情绪稳定了再追问,若是一直这样疯疯癫癫的,问不出什么线索,人就不要留了。”

    “不等她再缓缓吗?”

    太皇太后摇摇头:“那人既然这样狡猾,想到利用她来害凌烟,就肯定不会留下蛛丝马迹,让我们追查。适才贤嫔也说了,那个太监故意遮了眉眼。宫里的太监那么多,都是一样的穿戴,如何区分?”

    陌孤寒乐得此事就此了结:“此事就全凭皇祖母费心了。”

    太皇太后认命地叹口气:“罢了,谁让哀家就是个操心的命呢。皇上朝政繁忙,此事你就不用再费心了。这冷宫里的管事们呐,哀家好歹可要过问过问。一群人蜂拥着从冷宫里跑出来,那都要多大的动静,他们都跑去哪里偷懒去了?”

    陌孤寒正是因为冷宫里都是一些先帝的妃子,所以不方便过问,太皇太后一口应承下来,他更是求之不得。

    “朕这就命人宣过冷宫管事来,全凭皇祖母发落。”

    他还未开口,就见一个婆子在殿门口,探头探脑的,胆怯地向着里面张望。

    然后有宫人进来回禀:“启禀皇上,太皇太后,冷宫里的管事婆子过来禀报说,逃出来的罪妃们已经捉拿了回去,唯独有一人仍旧不见踪影。”

    太皇太后猛然抬起头来,厉声道:“把那贼婆子给哀家押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