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从奇遇开始〕〔为何偏偏喜欢你〕〔暖心小皇后〕〔变身异界大法师〕〔天下珍藏〕〔氪无不胜〕〔美利坚庄园主的幸〕〔女主播的王牌快递〕〔超神学院:我有漫〕〔洪荒之我不是嫦娥〕〔侠隐红尘〕〔他曾是剑帝〕〔神话血脉〕〔钢铁之序〕〔来吧,试试我做的〕〔不完美艺人〕〔创业吧学霸大人〕〔T与K的邪灵故事〕〔星海剑圣〕〔地府快递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二百九十二章 诛杀常至义
    ,!

    常至义握剑的手愈加吃力,脸色也逐渐变得绝望。

    千算万算,没想到将自己算计进了别人的圈套,尤其这两人在他眼里,不过是胎毛未褪,乳臭未干的稚子小儿。

    他不甘心,但是也已经是一败涂地。

    陌孤寒果断扣动了手中的机关,一时间万针如蝗,密集地向着常至义劈头盖脸地激射而去。

    常至义仓惶躲闪,强弩之末。

    陌孤寒清冷一笑,接过月华递来的箭矢,利落地搭弓引箭,霎时破空而出,激射而至。

    长剑“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那支箭直透常至义心口。

    他踉跄后退几步,身子缓缓下跪,嘴唇噏动半晌,终究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怦然倒地。

    月华一直紧绷的弦轰然断掉,她双膝一软,身子也忍不住就是一歪,被陌孤寒眼疾手快,一把搀扶住了。

    “常至义谋反作乱,意图行刺皇上皇后,当橱毙,曝尸三日,以儆效尤。”

    行宫殿外山呼万岁,常家一党人人自危。

    陌孤寒紧紧地攥住月华的手,激动得无以复加:“我们成功了!”

    陌孤寒卧薪尝胆,呕心沥血筹谋了数载,眼睁睁看着月华误会自己,痛得锥心刺骨,却又不得不亲手将她推离,佯作绝情,就是为了这一天。

    月华隐忍了许久,每每想起惨死的父亲和初九香沉等人,心里就在滴血,恨不能将常至义食肉寝皮。她在太皇太后面前强颜欢笑,面对着自己的杀父仇人还要佯作恭谨,百依百顺。今日,终于一雪前耻。

    月华颔首,更是热泪盈眶,声音里抑制不住地颤抖:“我父亲终于可以沉冤得雪。”

    陌孤寒将她一把圈进怀里,激动得忘形。

    月华伏在他的肩头,双臂紧紧揽住他的腰,恨不能将自己与他融为一体。

    “幸好,朕在。”

    “皇上不该为了妾身返回围场,置大局而不顾。”月华感动得热泪盈眶,仍旧忍不住埋怨:“这般任性。”

    陌孤寒低声笑笑:“离京的时候你不是问过朕吗?问朕如何选择让辰王单独留在京城。朕现在告诉你,对于此次事变,朕根本就没有必胜的把握。离京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朕告诉辰王,朕将三万太平军全都留给他,万一朕有什么闪失,他不用犹豫,直接率领太平军击败浩王,自己登基,断然不会将我陌家的江山再落入常家手里。”

    月华的手忍不住一紧,呼吸也是一滞:“可若是你我安然,辰王他......”

    陌孤寒知道她话中的含义,咧咧嘴,在她耳畔悄声道:“那朕就与你浪迹天涯,做逍遥神仙去。”

    月华心中焦灼,这权势富贵虽然自己看来淡如云烟,但是世人趋之若鹜,万一辰王有一丝贪念,这江山易主岂不轻而易举?

    “皇上就这样甘心将江山拱手与人?您大可以连夜回京,亲自掌控京中情势的!”

    “嘘!”陌孤寒一脸从容淡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世间安得两全法,这江山万里锦绣也不及你的安然一笑。”

    “那妾身岂不成了千古罪人?步尘与哥哥竟然也纵容你胡闹!”月华已经开始气恼。

    “朕做皇帝,坐拥江山,但是却始终困于紫禁城这囹圄之中,无法欣赏朕的河山锦绣;朕不做皇帝,江山虽然不是我的,但是我可以与你笑傲山水,尽享河山波澜壮阔,何乐而不为?”

    陌孤寒的话极有道理,就像是守财奴守着一箱的元宝,一直舍不得花销,其实这元宝始终不属于他的,他只是代为保管几十年。

    但是事情能想得开,与放得下不一样。

    陌孤寒继续劝慰道:“更何况,是你告诉过朕,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朕相信,辰王君子风范,磊落坦荡,也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

    月华方才破涕为笑:“你这样分明是将责任又分给了妾身一半。”

    陌孤寒拥着她爽朗大笑:“你我原本就是夫妻,自然同甘共苦,骂名也要一同承担。”

    邵子卿迈步进来:“皇上,褚慕白和步尘已经直取京城,京中也有飞鸽传书,一切全都按照原定计划在进行。事不宜迟,我们是否即刻出发?”

    陌孤寒扭过头来,看一眼月华,微微勾起唇角:“那就烦请夫人再委屈委屈,回京城继续做你的皇后?”

    月华不好意思地抹一把眼泪,暗中拧了他一把,娇嗔地瞪他:“都什么时候了,还胡乱玩笑?”

    陌孤寒一声闷哼,扭过脸已经是一本正经:“即刻拔营,星夜回京。”

    仇子衿上前,铿锵奏请:“子衿恳请皇上恩准,让子衿亲帅骑兵,先行一步,到京城与褚慕白会合,助他一臂之力。”

    陌孤寒意气风发地一抬手:“准奏!”

    行宫生变,早已惊动起所有随驾的文武百官,震撼之余,知道京城里肯定亦是有变故,私下里议论纷纷,人心惶然。有心怀鬼胎,与常家勾结者,意图传信,却发现,行宫四周已经被全部包围,尽数戒严,哪里还能传播出一点消息?

    旌旗招展,御驾浩浩荡荡地踏上归程。

    陌孤寒一行人早已随着骑兵,撕裂夜色,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直取京城。

    清晨的京城依旧静谧而安然,京城中的百姓竟然都不知道生了变故,一如往常那般,在鸡鸣声里起床劳作。

    迎着清晨的朝曦,辰王候在紫禁城门口,冲着风尘仆仆的陌孤寒与月华行跪拜大礼。

    “幸臣不辱使命,恭迎皇上回宫。”

    陌孤寒紧走两步,上前将辰王亲自搀扶起来,兄弟二人犹如擎天支柱的双手交握,不用言语,四目相对,万千情绪已经尽在其中。

    陌孤寒给予了辰王最大的信任,将京城托付于他,将长安的存亡兴衰交付给他。

    而辰王面对着滔天的诱惑,安守于臣子的本分,也并未越雷池一步。大开城门,将陌孤寒一行人迎进城中。

    “辛苦你了,辰王殿下。”

    月华因为先前的猜疑,心中有愧,由衷敬佩道。

    辰王磊落一笑:“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臣责无旁贷。”

    “太皇太后呢?”

    “慈安宫。已经封锁了消息,她还不知道你们回京。”

    “好!”陌孤寒紧握他的手晃了晃,掷地有声:“今日就你我兄弟二人,一同完成父皇所托,将我陌家的江山完完全全地收回来。”

    辰王亦是缓缓舒展了眉眼,长长地吐出郁结在心里十余年的闷气,铿锵有力:“好!臣这就命令宫中的人手开始收网。”

    慈安宫宫门大开。

    有士兵一拥而入。

    慈安宫里的宫人惊慌失措地进内禀报。

    太皇太后被林嬷嬷搀扶着从观音大士像前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听到动静缓缓转身,惊恐地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你,你们......不是在围场狩猎吗?”

    陌孤寒一步一步踏进慈安宫,唇畔噙着一抹冷笑:“皇祖母不是差人给朕送信,说是朕的母后与廉妃起了争执,自金雀台上摔落下来,受了重伤吗?”

    太皇太后心里心念电转,猜测其中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是刺杀没有成功?还是常至义兵败了?为何都没有收到一点关于围场传来的消息?

    她对于自己有着充足的自信,她不相信,如此周密的计划,竟然会功败垂成。唯一的变数或许就是刺杀失败了,毕竟陌孤寒身边高手如云,逃离了埋伏未尝不可。

    但是,问题是,即便是刺杀失败,自己也应该早就收到消息才是。而且,整座紫禁城已经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陌孤寒是如何悄无声息地进了慈安宫?

    整座紫禁城里极为安静,有些诡异,好像就是一座死城。平素御林军雄赳赳气昂昂的巡查的脚步声也没有。

    太皇太后终于感到惊恐,觉察出了异常。

    “她们,她们如今安好,安然无恙。”

    “喔?”陌孤寒微微挑眉:“适才朕已经去过瑞安宫了,为何不见朕母后?”

    “你去过瑞安宫了?皇上是什么时候回宫的?哀家如何都不知道?”太皇太后不答反问。

    “自然是收到消息就星夜兼程地赶了回来。”陌孤寒若无其事道。

    太皇太后佯作镇定:“只有你和月华回来了吗?随行官员呢?”

    陌孤寒志得意满地笑笑:“应该回来的自然全都回来了,不该回来的,永远也回不来了。”

    太皇太后的心猛然一跳,唇角抽搐,声音里罕见地带了颤抖:“皇上这话什么意思?谁不该回来?”

    陌孤寒身边的月华微微一笑:“那些欺君叛国,谋逆作乱之徒,自然善恶有报,不会猖狂太久。”

    太皇太后此时终于确定,常至义兵败了。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不用再兜圈子了。”

    这位历经几十载风云变幻,泰山崩于前向来面不改色的老人在惊慌之后,终于惊魂稍定,淡然道:“你们把他怎样了?”

    月华清冷一笑:“常至义叛国谋逆,当年为了一己私欲,害死我父亲以及数千精兵强将,又逼死我母亲。多年来依仗权势,党同伐异,铲除异己,祸乱朝纲,罪不可恕,还能怎样?您曾经教过月华,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自然是就地正法!不留后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隐婚娇妻:老公,〕〔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太子爷的独宠妃〕〔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