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京春慢〕〔原来我会玄学〕〔天龙邪尊〕〔快穿攻略:boss的〕〔幽冥少年传说〕〔丫头别逃:霸道恶〕〔我要当天帝〕〔咸鱼的自救攻略〕〔噬灵武道〕〔全能快递员〕〔三寸人间〕〔三界医馆〕〔无限英雄之无尽征〕〔轮回之葬仙〕〔重生未来当专家〕〔魔法者之师〕〔人生修炼手册〕〔神界编辑器〕〔孤掌昆仑〕〔女帝的工程大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二百九十四章 耀武扬威
    ,!

    旭日自紫禁城的东方猛然喷薄而出,刹那间金光万丈,整座京城全都笼罩在耀目的璀璨里。

    城门大开,训练有素的太平军潮水一般涌进,汹涌澎湃地自大街之上张扬而过。

    留守在朝中的官员方才惊觉到了宫中的变故,有惶恐不安自危者,有窃窃欣喜者,不一而足。但是最多的,充斥了整个朝堂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百官不知道,明明远在围场狩猎行乐的陌孤寒为何突然就出现在了紫禁城,而且褚慕白与向来默默无闻的辰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了常至义的兵权。

    日上三竿的时候,浩王的府邸被查抄,浩王与浩王妃锒铛入狱。

    朝中风云诡变,祸福不过朝夕,但是此事提前并无任何征兆,仿佛地变一般,瞬间大厦倾倒,成为一片瓦砾废墟,令人措手不及。

    有消息灵通者,陆续收到了来自于围场的消息,他们知道了常至义意图弑君谋反兵败被诛的加急情报,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常家人慌了,六神无主,试着联络太皇太后。可是他们很快发现,常家在紫禁城御林军里密布的钉子全都被连根拔起,原本的职位全都换成了陌生的面孔。

    这是简直不可能的事情,他们愈加惊骇,手眼通天如太皇太后怎么可能被掌控起来?

    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京城里已经像是煮开的一锅油,瞬间沸腾起来。

    接掌了兵权的褚慕白就像是油锅下的熊熊烈火,舔炙着锅底,将油烧得滚开。

    常家人就像是收拢的渔网里的鱼,惊骇地扑腾半晌,然后又被丢进油锅里,煎熬起来。

    有平素里作奸犯科,助纣为虐的人被牵连,接二连三地被褚慕白带兵捉捕起来。常家人没有想到,陌孤寒竟然快刀斩乱麻,一起就要将常家连根拔起。

    原本觉得,若是动摇了常家的根基,整个朝堂都会引起动荡。可现实是,常家已经是一块腐烂的毒瘤,轻巧一剔,瓜熟蒂落,就像是平静的湖面投进一粒石子,荡起一圈圈的涟漪之后,就瞬间恢复了风平浪静。

    空缺的职位顺理成章地有人接替,而且轻车熟路,并没有丝毫的手忙脚乱。

    陌孤寒用了数年的时间筹谋,算无遗策,一切好像水到渠成。

    满长安百姓群情激昂,拍手称快,交口称赞,奔走相告。

    伴随御驾到围场狩猎的百官抵达京城的时候,一切已经成为定局,无法逆转。

    陌孤寒踌躇满志地宣布,第二天朝会将恢复正常。

    他已经做好了面对众臣一番唇枪舌战的准备,并且已经想好了杀鸡儆猴的对象。

    憋屈了大半辈子的太后终于多年媳妇熬成婆,迎来了扬眉吐气的一天。

    她自从陌孤寒一行人启程前往木兰围场那一日起,就被太皇太后的人监控起来,她也敏感地觉察到了异样,但是无可奈何。

    这两日她一直都是在提心吊胆之中度过的,尤其是被关闭在极其隐蔽的密室,得知了太皇太后阴谋之后,无计可施的她,只能心急如焚,甚至有一点绝望。

    生死攸关的时候,太皇太后跟前一直忠心耿耿的老伴当寿喜突然神秘地出现在她的面前,给她吃了一粒定心丸。

    寿喜告诉她,自己乃是先帝布在太皇太后跟前的一粒暗棋,就算是拼了粉身碎骨,也会护得她的周全。

    寿喜带给了她生还的希望,她在那一刻甚至感动得涕泪横流。

    否极泰来,她自由了,陌孤寒回宫了,并且得知浩王兵败,常至义就地正法,太皇太后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了!

    她一身盛装,从紫禁城自南向北,自西向东,每个角落都走了一遍,有了当家作主的盛气凌人的感觉。

    泠妃就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同样能够体会到自己姑母此时的快慰与酣畅淋漓。

    常家倒了,这对于她而言,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不仅意味着从此以后,不用再看太皇太后的脸色,同样意味着,褚月华与常凌烟作为常家的女儿,也将失去最坚固的寄托。

    她看不透陌孤寒和月华的这场计谋,反而自信地认为,在宫中没有任何根基的褚月华,这次树倒猢狲散,将失去所有依仗,那么,她沈心泠终于熬到翻身的时候了。

    常凌烟即便是身怀龙胎,也同样不足以为虑,整座紫禁城,还是自己的天下。

    她紧跟在太后身后,一同憧憬着以后的生活,并且乐此不疲地走遍紫禁城的每一个角落。

    她开始沾沾自喜地想象,见到从云端跌落的褚月华以后,自己应该如何羞辱她,方才能够解了心头之恨。

    太后颐指气使地指点着沿路遇见的宫人,路过慈安宫的时候,她想起,自己还没有去问候这位在宫中执掌了几十年权势的婆婆。

    她在太皇太后跟前忍气吞声多半辈子,从来没敢喘过大气,如今那个老太婆终于倒了,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她感觉酣畅淋漓,从未有过的快慰。

    慈安宫的门口重兵把守,御林军的头目她并不识得,看起来有些陌生,但是对方很轻易就认出了她。

    跪伏一地,令她可以傲然俯视。

    她趾高气扬地一抬下巴:“开门!”

    对方站着不动:“回禀太后娘娘,皇上有命,任何人不得入内。”

    她微微挑眉:“这任何人难不成还包括哀家?”

    对方不敢应“是”,也不敢说“不是”,却仍旧站着巍然不动,就挡在她的跟前。

    泠妃上前一步,狐假虎威:“太后娘娘让你开门,难道你聋了吗?”

    对方将头垂得更低,愈加恭谨:“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旨意,小人不敢违逆,还请太后娘娘恕罪。”

    “皇后?”泠妃顿时火冒三丈:“狗奴才j后与太后究竟尊卑如何,你也拎不清吗?”

    太后也彻底地恼了,陌孤寒与褚月华计除常家,担心走露风声,所以提前并没有知会她,令她担惊受怕。

    直到陌孤寒回宫,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她猜度出陌孤寒提前必然有所准备。

    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忍心责怪自己的儿子顾虑不周?所以她被胜利的喜悦充斥满怀的时候,并未计较。

    但是,这不代表,她不会记恨月华。尤其是泠妃的一番撺掇,令她对于月华更加心存忌惮与怨恨。她觉得,泠妃说得对,一定是褚月华暗中挑唆,皇上才会弃自己于不顾。

    若非是寿喜在,自己此时可能就是太皇太后手中的人质,命悬一线。

    她褚月华非但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更没有放在眼里。

    她或许就是故意想借此机会除掉自己这个太后。

    此时,这个侍卫对于褚月华俯首帖耳,对于她的命令全部听而不从。

    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若是哀家命令你必须开门呢?”

    太后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气势逼人。

    侍卫满脸为难,不知道应该如何婉拒,磕磕巴巴地说:“皇后娘娘交代......”

    “啪!”

    他的脸上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太后雷霆大怒:“不教训教训你,你就永远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更不知道这座紫禁城里谁尊谁卑!”

    侍卫跪在地上抖若筛糠。

    “呵呵,太后好大的威风!”

    门内一声冷笑,就如锥子一般狠狠地刺进太后的心里,令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

    太皇太后几十年积蕴起来的余威,在这座紫禁城里根深蒂固,她不过一声冷笑,便令太后仍旧心有余悸。

    她为自己的反应有些恼怒,不冷不热地讥讽道:“有您老在,谁敢逞威风?”

    “太后来此,不就是为了在哀家面前耀武扬威的吗?只不过,这威风是别人抬举的,不是自己逞来的。”

    门内太后说话的声音极其平静,听不出丝毫喜怒。

    “哪里?”太后得意地笑道:“不过是来给您老人家请安的,不过这些狗奴才看守着大门,不让哀家进去,哀家怎么觉得就像是在探望监牢里的犯人一般,心里真不是滋味。”

    太皇太后一声轻笑:“如今宫里所有侍卫都是褚慕白的人,唯褚月华马首是瞻,太后想要命令他们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褚慕白的人?”太后有些难以置信。

    “原来太后还不知情呢。看来皇上是有意瞒着你。如今长安兵权两分,一半交由褚慕白,一半交由辰王,皇宫内外皆是她褚月华的人。你在这里得意忘形的时间,褚月华已经掌控了整座紫禁城。你早晚也不过是我这样的下场。”

    “不可能!”太后蓦然心惊:“你是在挑拨我们二人相争!”

    门内有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似乎是太皇太后慢慢地转过了身子:“你们两人的关系还用得着哀家挑拨吗?你以前处处针对月华,她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早就意欲除之而后快了。”

    “除掉我?呵呵,哀家乃是皇上的生身母亲。就凭她?”

    “你在哀家跟前装良善谦恭一辈子,闻听哀家落魄就这样迫不及待地过来炫耀,整个情势都看不明白,果真是沉不住气,舍本逐末,难成大器。

    反观她褚月华,比你目光长远,手段狠辣,统筹全局,已经将手伸到了朝堂之上,你绝非对手。哈哈,哀家等着你,迟早有哀家这一天。”

    门内脚步声逐渐远去,太后气急败坏地叫嚷,门内没有了任何回应,显然已经回了寝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