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大唐有座城〕〔奇门透视眼秦奋〕〔太古剑符〕〔中国密电码〕〔科技改变异界〕〔恃宠而婚∶总裁小〕〔武道巨擘〕〔韩娱:下层偶像〕〔逍遥小地主〕〔末世之当妈不易〕〔强宠魔妃:邪尊,〕〔奶爸的娱乐人生〕〔错嫁总裁:替身小〕〔六零种田记〕〔亲兵是女娃〕〔逍遥农民〕〔重生军婚甜如蜜〕〔盛唐之刺遍江湖〕〔乖,叫夫君〕〔阳淼决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三百六十七章 暖棚有问题
    ,!

    月华叹口气:“那你打算怎么办?”

    陆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毕竟,自己这是犯的死罪,已经没有了主宰自己命运的资格。以后应该如何是好,她压根就没有想过。

    “出宫去吧!”

    陆袭忍不住就是一愣:“出宫?”

    月华复又叹口气:“这件事情本宫替你遮掩下了,等你养好了身子,就可以出宫,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她说着话已经站起身来,暖棚里太闷,而且又湿又潮,带着肥料的腥臭味道。她呆的久了想出去透透气。

    “娘娘真的愿意饶了陆袭?”陆袭仍旧难以相信,将信将疑地问。

    秦嬷嬷偷着拽拽她的手:“傻丫头,遇到皇后娘娘这样的菩萨,是你的造化,还不赶紧跪下磕头谢恩?”

    月华叹口气:“宫里你已经留不得了。若是周远与你情投意合,本宫愿意网开一面,替你做主,成全你们。但是如今你也见了,周远这人品行不端,并非良人,不足以托付终生。出去之后自己擦亮眼睛,寻个可以依托的老实人,重新开始吧。”

    陆袭这才猛然醒悟过来,顿时涕泪交加:“多谢娘娘,多谢娘娘饶恕奴婢。”

    月华叮嘱檀若:“你留下来再费心给她诊断诊断,若是身子没有大碍,便安排早些出宫,免得夜长梦多。事情万一走露了风声便不好了。”

    檀若不知为何有些心不在焉,听到月华吩咐,连连颔首。

    月华又无奈地吩咐玉书:“明日通知她总管,就说是她夜间突发急症,送出宫里去了。”

    玉书也一一应下,尾随着月华身后出了暖棚。

    “娘娘打算怎么处置那周远?”

    “你说应该怎么处置?”

    “像这种人渣即便是千刀万剐了都不解恨。”

    月华略一沉吟,笑笑:“他虽然品行不端,但是还罪不至死。更何况一身医术也委实可惜。等明日我寻个时间,问问他前因后果,看他认罪态度如何,然后将他打发出宫就是。若是他能悔改,洗心革面,一身医术也可以造福京城百姓。”

    玉书小声嘟哝道:“娘娘就是过于心慈手软了一些。”

    月华无奈地笑笑,那笑意有几分凄凉:“那是因为,我比谁都知道,一条性命有多么可贵。”

    玉书知道自己的话勾起了月华的伤心事,慌忙劝解:“今日竟然折腾这样晩,娘娘想必倦了吧?”

    月华点点头:“每天这时候早就歇下了,这肚子一天比一天笨重,委实辛苦。明日我要睡个懒觉,全都补回来,养精蓄锐好生盘问盘问那周远。”

    玉书笑笑:“娘娘怕是忘记了明日是什么节日吧?”

    月华一拍脑袋:“你不说果真就是要忘记了,明日不是二月初一么,要去给太后请安,商议二月二做春饼的事情,看来懒觉是睡不成了。”

    二月初二龙抬头,轩辕黄帝出生的日子。

    民间有初二清晨煮面供土地爷的习俗,宫里也有不少规矩,皇娘送饭,御驾亲耕便是说的这一日,民间还有谚语,”二月二,龙抬头,天子耕地臣赶牛;正宫娘娘来送饭,当朝大臣把种丢。春耕夏耘率天下,五谷丰登太平秋。”

    亲自耕种倒是用不着,不过后日陌孤寒要亲自出宫巡视民间春耕情况,太后要率领众妃一同打春饼,然后等陌孤寒回宫之后,一同欢宴,预祝今岁风调雨顺,庄稼丰收。

    去年的时候,因为泠妃假造的一场鼠疫,搅乱了后宫,一切从简,今年太后早就开始盘算着这一日要好生热闹热闹。

    明日懒觉自然就是睡不成了。

    月华晨起打着呵欠起身,梳洗过后强撑起精神去太后的瑞安宫里请过安,回到清秋宫里,檀若正一脸凝重地守在寝殿门口等着她回来。

    “怎么了?”月华漫不经心地问:“那陆袭身子怎么样?”

    檀若低垂着头:“回禀皇后娘娘,陆袭姑娘身子已然无碍,已经着人悄悄送出宫去,安顿好了。”

    月华点点头,走进暖阁里,檀若尾随着跟了过来。

    “是不是有什么话说?”

    月华在炭盆跟前坐下,将袖子拢在炭盆上烤。

    檀若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娘娘,今日我与陆袭发现了一样事情不太对劲儿。”

    “喔?什么事情?”月华微微仰起脸。

    檀若低声道:“那暖棚里的菜蔬娘娘以后还是不要吃了,需要什么,皇家暖棚里应有尽有,或者采买就是。”

    月华知道檀若稳重,不会无的放矢,也严肃了脸色:“那些菜蔬怎么了?”

    檀若细声解释:“昨夜在暖棚里,就觉得热气蒸腾,潮气中隐约混合着刺鼻的气味。奴婢以为是温泉水的问题,并未怎样留心。

    直到今日天亮以后,奴婢见那红彤彤的蕃柿引人垂涎欲滴,有些嘴馋,擅自摘了两个,温泉水泡热了,一个递给了陆袭尝鲜。

    陆袭比奴婢有见识,拿着那蕃柿,无意中说起,咱们的菜蔬与外间种植的不同,有些奇形怪状。她说像那种歪瓜裂枣,在乡下,百姓们都说是受过灾,吃着不好的。奴婢留心看过那蔬菜与泥土,颜色也不正常,土里面定然混合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啊?”月华微微蹙眉:“你的意思是说泥土不好,种植出来的菜蔬食用起来对身子也不好么?”

    檀若笃定地点点头:“与使用毒药饲养乌鸡,有异曲同工之处。”

    月华闻听不仅怫然色变:“是不是果真就是那灌溉所用的温泉水的原因?”

    檀若摇摇头:“应该不是,因为那泥土并非是大面积都有问题,而是只有两三个地方。那些地方长出的蔬菜都是畸形卷曲的。只是奴婢才疏学浅,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食用的好。”

    月华听她这样解释,不由也是心中一凛。不是温泉水的原因,那么显而易见,便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与当初崔昭仪被害一样的手段。少量食用对于身体无碍,但若是日积月累,慢性中毒,深入膏肓,任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救助。

    万幸,这些时日里,大都是食用御膳房里的膳食,内膳房开火时候少,可以食用的那几样菜蔬也没有吃多少。

    自己千防万防,就是为了这吃食安全,特意搭建了暖棚,没想到,竟然被人趁机钻了空子。

    简直岂有此理!

    自己一时心善,救下陆袭,没想到竟然偶有所得,发现了其中端倪。否则,不仅自己,就连经常来清秋宫里用膳的陌孤寒怕是也难逃毒手!

    能是谁,竟然这样心狠手辣。一而再,再而三,还罔顾陌孤寒的安危?会是宫里妃子吗?

    月华瞬间没有了审问周远的心思,命檀若将负责管理菜棚的两个小太监唤过来。两人得知情由之后,吓得抖若筛糠,连声求饶,任是如何审问,都是一问三不知。

    这菜棚并非是什么看守严密的所在,平素里也无人看守,谁都可以偷偷潜入进去,也未必就是二人的责任。

    月华审问半晌,没有个结果。只能挥挥手命二人退下,寻个借口将暖棚废了,没敢惊动陌孤寒,给他添乱。

    第二日清晨散朝早,陌孤寒赏了众大人朝食,然后就率领着众臣浩浩荡荡地出宫去了。

    宫外炮仗声早就此起彼伏,太后率领着众妃到大佛堂里上香,并且按照民间习俗,将几碗素面供奉到供台上,等到上罢香,撤下来,这面就是福面了,吃了以后福寿绵延。

    所以,面端下来以后,宫人们就恭恭敬敬地端给了宫里的几位主子。

    面里就是加了盐和香油,洒了几粒小嫰葱,比较清淡,而且因为供了一会儿,所以都不太劲道了,口感极差。

    泠妃皱着眉头挑了挑,就把碗搁置在了一旁:“一股烟火气,怕是碗里落了香灰,好难吃。”

    太后瞅了一眼,小口小口吃得津津有味:“今天这面无论如何都要吃一些,你就算是吃不进去,也要强忍着吃一口,一餐一饭当思来之不易,若是丢弃了,田地公公会生气降罪。”

    泠妃撇撇嘴,不甘愿地端起碗,强忍着吃了一口。

    月华是受过清苦日子的,所以并不觉得有多么难吃,相反觉得这素面正好突出了面的原味原香,吃着顺口。

    雅婕妤不知道是不是忌惮着太后,想要讨她欢心,低头勉强下咽。

    鹤妃因为一心向佛,所以今日来大佛堂,是带了抄写的经文的。众人鱼贯地退出来,她仍旧跪在佛堂地上,亲手将经文投进火盆里,虔诚地跪拜半晌,口中念念有词。待到福面几乎冷了,众人都快要吃完,方才跪拜完毕出来。

    佛堂里的宫人将面呈上,她端起碗吃了几口,津津有味。

    泠贵妃唇角抽搐了一下:“有这么好吃么?”

    鹤妃点点头:“虽然熏得有香火气,但是味道真不错。”

    泠贵妃讥讽地笑笑:“听说神仙吃过的东西是没有味道的,就如同嚼蜡。鹤妃这潜心向佛,修为就是比我们要高。”

    一厢看着自己手中的面愁眉苦脸。

    太后看着不忍,但是话已经说出口,总不能在泠贵妃这里破例。只能站起身来,催促道:“若是吃完了福面,我们就去准备做春饼了。”

    当先站起身,其他人自然相跟着,泠贵妃如逢大赦,将面碗丢下,就跟在最后面一起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君临星空〕〔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