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空间之异能商〕〔为将死之人献上卡〕〔星沙若梦〕〔魔武永生〕〔来吧,试试我做的〕〔钢铁之序〕〔焚霜之歌〕〔超神制卡师〕〔最燃宠婚:军少深〕〔废土征途〕〔最强宠婚:老婆大〕〔逍遥小修理工〕〔都市夜战魔法少男〕〔秘碟二十一〕〔史莱姆的进化之路〕〔吞灭万古〕〔从超神开始的无限〕〔史上最牛帝皇系统〕〔重生之巅峰人生〕〔大道逆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三百八十四章 驱邪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日,月华懒觉,送走陌孤寒以后,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方才起身。洗漱过后水悠进来问她想吃些什么。

    她思忖半晌,突然想起昨日出去路过一家山西面馆,招牌上写的几样面食蛮独特,好像是什么转盘剔尖,莜面栲栳栳,剪刀面等,听名字便有些好奇,就让水悠去御膳房里问问,可会这门手艺?

    过了不一会儿,水悠从御膳房里回来,果真端了两碗面,说御膳房里恰好有山西籍的师傅,就是食材不凑手,所以只做了一碗剪刀面,一碗叫什么豆面抿曲。

    月华见那碗热烫的雪菜豆面抿曲煞是稀罕,加了一丁点芝麻辣椒油和山西老陈醋,尝一口特别劲道滑溜,豆面香气浓郁,就情不自禁地惦念起子衿来,想吩咐丫头们叫她过来尝尝。

    外面院子里静悄无声,月华感觉奇怪,往日里这个时候,子衿早就在外间大呼小叫着跟几个丫头热闹了,怎么今日静悄的没有动静?

    她抬头问水悠:“子衿呢?怎么今日不见人影?”

    水悠正在忙着收拾床褥,漫不经心道:“今日一早,兰主子就过来,把子衿姑娘叫走了。”

    “她们两人没说做什么去?”月华胃口大开,吃得一头涔涔热汗。

    “两人神神秘秘的,也不说。但是听说今日宫里来了两个道士开坛,她们定是看热闹去了。”

    “道士?”

    月华有些奇怪。昨日陌孤寒的确是应下寻人进宫来给鹤妃超度的,但是按照常理而言,应该是请僧人才是,如何竟然请了道士进宫?

    “宫里这种事情不是都是请得道高僧的吗?怎么竟然换成道士了?”

    一旁的水悠不以为然:“和尚和道士不是一样么?”

    月华摇摇头:“自然是不一样的。僧人讲究慈悲为怀,普渡众生,所以若是有什么丧事,都是请和尚前来念经超度,做一场法事,期盼故去的人可以早登极乐。

    道士可不一样,道士开坛做法那是降妖除魔,愚昧一点的说法,若是有什么污秽之物,道士可以降服,或者祛除,手段说起来比超度要残忍一些。

    就是因为此,皇家礼佛敬佛,宫里建的大佛殿,向来都是请和尚进宫的,这请个道士进来,又是去的悠然殿,在我们看来一般无二,但传扬出去,若是被鹤妃的家人知道了,想法可就是天壤之别。

    请僧人超度是皇上的恩德,请道士作法可就是镇压亡灵,蒋家能乐意吗?”

    水悠恍然:“竟然不知道一僧一道,竟然还有这样的说法。听说,是昨日里泠妃去瑞安宫太后跟前说了什么,然后太后就做主今日请了道士进宫。”

    泠妃竟然也搀和了进来,可见雅婕妤昨日叫嚷着闹鬼,言之凿凿,泠妃心里多少也是有些心虚的。

    月华略一思忖,放下手中筷子,站起身来:“不行,我还是去看一眼稳妥。”

    “毕竟鹤妃娘娘刚刚新丧不久,那些地方不太干净,娘娘身怀有孕,还是不要去为好。”

    月华刚吃了一头热汗,摇摇头,用帕子擦干净,从一旁取过一个斗篷,连头一起罩住:“你不知道,这鹤妃虽然去了,但是鹤妃娘家的兄弟如今在朝中仍旧官居要职,皇上还要继续依仗。这稍有不对,可别出什么岔子添乱,让皇上为难。”

    水悠慌忙停了手里的活:“还是娘娘顾虑得周全,奴婢跟你一起去。”

    月华点点头,不敢耽搁,与水悠一同出了清秋宫,打听着,那道士一进宫,便先去了雅婕妤的寝宫,然后耽搁片刻后,去了鹤妃的悠然殿。

    月华立即脚下一拐,便径直去了悠然殿。

    悠然殿里,门口围拢了不少的宫人,抻着脖子静悄地向着里面张望。原来是太后和泠妃宫里伺候的宫人们,想来太后与泠妃定然是都在。

    月华和水悠一来,宫人们自然跪下齐声请安,月华径直急匆匆地进了殿里。

    一个身穿道袍的白眉道士正盘膝坐在院子的蒲团之上,身下八卦图,身背铜钱剑,头戴道冠,单手念决,闭目喃喃自语。身后立着一个小道童,头束双抓髻,缀着两串红绳编的铜钱,眉清目秀,灵气十足。

    太后和泠妃就站在两人跟前不远的位置,怀恩垂首立于一旁,子衿混在宫娥堆里,见到月华进来,冲着她挤眉弄眼地笑笑。

    月华上前见过太后,太后一抬手,示意她起身。眼睛仍旧专心致志地紧盯着两位道士,一言不发。

    子衿偷偷地摸到月华近前,月华低声问:“怎么样了?”

    子衿掩嘴偷笑:“好戏还没有开始呢。”

    子衿也是江湖上闯荡久了,各种蒙骗人的把戏都见过,更是不信鬼神之说。别人看着那道士都是满脸虔诚,她却是当做热闹来看。

    “这是做什么呢?”

    子衿又往月华近前凑了凑:“这道士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适才一出手就镇住她们了,你看看她们全都紧张成什么样子了?看得目不转睛,一惊一乍的。”

    “怎么说的?”

    “一进宫就奔着锦瑟宫去了,查验过雅婕妤的气色,就满嘴胡说八道,说雅婕妤是撞了邪了。”

    月华自然也是不信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讥讽道:“不说是撞邪,如何彰显自己的本事呢?他们惯会两样把戏,一样察言观色,一样便是见风使舵,胡说八道。”

    “嗯,”子衿点头神秘兮兮道:“适才那道士随意拿了一枚鸡蛋,在雅婕妤后背上滚了一圈,然后敲开来,那蛋黄里面竟然就果真有一个黑色的小人样的东西。他说那就是雅婕妤撞到的鬼祟。我到现在还琢磨不清楚究竟是什么猫腻呢。”

    月华笑笑:“这个倒是简单,我在杂记里面见过相关记载,是提前将鸡蛋用醋浸泡,那蛋壳就变软了,可以用细草杆扎进去,将墨汁一类的东西灌注到蛋黄里。等过上一段时间,鸡蛋壳重新变硬就会恢复如初。到时候使个障眼法,调换了手上鸡蛋,就没人会疑心是提前做的手脚。”

    子衿恍然大悟:“怪不得人家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在江湖中见多了这种故弄玄虚的江湖骗术,竟然还不及你足不出户知道的多。”

    月华伸指戳戳她的额头:“进宫几日,学会了奉承了。”

    子衿抿着嘴笑,指指那院中老道,示意有好戏。

    月华扭过头,见院子中央的道士装腔作势,故弄玄虚一番,方才睁开双目,冲着太后道:“烦请太后娘娘差人备一张红纸,一个空碗,一壶清水。”

    太后并不多问,立即吩咐宫人们照做,片刻功夫,东西便准备齐全。

    白眉道士冲着身后的道童一努嘴:“请神。”

    道童接过红纸,低头三两下就撕成一个人形,取笔口中念念有词,在纸人背面写下几个大字。月华看不真切,大抵便是什么天尊之类。

    白眉道士接过纸人,转身走到寝殿门口,冲着道童一伸手,道童从随身挂着的包袱里摸出一铁钉递给老道。老道接在手里,将铁钉扎进纸人心口位置,然后一转身徒手将钉子按进了门框之上。

    小道童与老道配合颇为默契,不用白眉老道吩咐,便将那空碗递给了他师傅。

    老道端着水碗,放在纸人心口靠下一点的位置,然后将那纸人的两只胳膊抬起,圈住了水碗。

    月华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他是何意。

    奇迹发生了,老道慢慢放下手来,口中念念有词,那水碗竟然被纸人牢牢地抱在怀里,四平八稳!

    纸人,片纸之力。

    竟然承受住了水碗的重量!

    一旁围拢的众人皆啧啧称奇。

    这还不算!老道接过水壶,竟然是慢慢地向着空碗里注水。而且一连注入了多半碗水,那水碗依旧空悬在纸人怀里,稳稳当当。

    这次,就连月华也无法保持淡然了。虽然明知道,世间没有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但是这术法委实神奇。以前听闻过剪纸为马,撒豆成兵,难不成就是这种法术?

    四周惊呼声一片,此起彼伏。

    太后与泠妃更是瞠目结舌,连连惊叹。

    那白眉道士目中难掩一抹得意,唇角轻轻抽搐,努力隐忍,扮作仙风道骨,云淡风轻。

    月华身后的子衿悄声嘀咕:“这是什么戏法,倒是果真没有见识过。难不成那碗和纸人有古怪?”

    月华摇摇头:“不可能的,水碗是宫人刚刚端来的,能有什么古怪?若是有什么蹊跷,应该是在那枚钉子上面。”

    子衿点点头:“这老道倒是有些本事,徒手就能将钉子钉进木板里,看来是练家子。”

    白眉道人浑然不觉月华与子衿正在研究他的把戏,自顾莫测高深地捻须颔首:“仙人抬碗,清水指路,果真是有阴气。”

    子衿又窃笑道:“装模作样。倒是挺像的。那碗和纸人肯定有猫腻,看我怎么揭穿他。”

    手腕一翻,月华低头,见她指尖已经多了一粒绿豆。顿时明白她的用意,是想用绿豆射向那水碗,只要掉落在地上,肯定就能清楚那纸人上面有何玄机,拆穿道人把戏。

    子衿分明就是有备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