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怒指苍穹〕〔我的时空旅舍〕〔99次逃婚:顾少,〕〔古代的温馨小日子〕〔都市至尊花帝〕〔魔法之徽〕〔重生再世:竹马装〕〔绝品野医〕〔综上所述我爱你〕〔都市妖孽修真高手〕〔校花的透视狂少〕〔重生之逆转仙途+番〕〔都市阎罗狂少〕〔叶哥的传奇人生〕〔盛世绝宠:纨绔小〕〔修真传人在都市〕〔高冷学霸撩妻365式〕〔最后的神徒〕〔高冷男神,限量宠〕〔启禀王爷:王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四百一十九章 采买小太监的供词
    沈心才被陌孤寒“提拔”进了豹营,在大家不约而同的“关照”之下,简直生不如死。

    陌孤寒散朝之后,便将自己的良苦用心告知给了太后,做出最为天花乱坠的承诺。因此,面对沈侍郎的央求,太后非但没有心软,还进行了一番淳淳告诫。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让心才历经一番磨难,如何担当大任?皇上如何堵众臣悠悠之口,令人心服口服?这操练不过是走个过场。

    偏生,沈心才那不是吃苦的料。他进了豹营之后,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历经了最为惨绝人寰的折磨,犹如刑部地牢里的十八般酷刑。

    浑身没有一处不疼,可是又全身完好,一块皮都没破,连个淤青都不显。

    沈心才心知肚明,自己是受到了特殊的“优待”,吃了哑巴亏。他为了逃离豹营,走投无路之下,一狠心,从高处跳下去,摔断了自己的左臂。

    终于如愿以偿回到侍郎府的沈心才嚎啕大哭,招惹得泠贵妃珠泪连连,心疼唏嘘,太后对陌孤寒一通埋怨。

    泠贵妃依仗着太后的袒护,暂时逃过一劫,并且因为了太医的诊断,愈加骄纵,宫里人谁也不敢招惹,担心一句话不合适,再惹祸上身,对于她退避三舍。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月华就会就此善罢甘休。

    今时不同往日,她褚月华以前可以容忍泠贵妃的为所欲为,甚至数次暗算自己也就罢了。但是现在,自己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他们就是自己的责任,绝对不允许有人在背后打什么阴险主意。

    若是此事就此罢了,只会换来对方愈加地猖狂,肆无忌惮。

    不能正大光明地调查,那就暗中搜查蛛丝马迹,寻找可以一举击倒泠贵妃,令她再也没有翻身机会的证据。

    只有杀一儆百,才会令这紫禁城里的人全都对自己心存敬畏,不会认为自己软弱可欺。

    原本对于刺客的来历,月华的确是有所怀疑而已,在她与怀恩之间左右摇摆不定。

    但是泠贵妃的反应,太过于激烈。她好歹也是大门大户沈家出来的女子,教养得体,不是市井之上的泼妇悍民,但是她在陌孤寒跟前却自毁形象,使出这种寻死觅活的手段来,更能说明,她做贼心虚,害怕陌孤寒追查,已经是黔驴技穷,狗急跳墙。

    她的疑点,就更加加重了一分。

    她想,刺客想要杀自己,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存在,独占了陌孤寒全部的疼宠,所以对方容自己不下。

    但若泠贵妃果真就是幕后真凶,所有的事情如同自己预料的那般,就还有一个可能,对方是想杀人灭口。

    时间太巧合。

    自己与沈心才在韩家后门处狭路相逢,扪心自问,并未对沈心才咄咄逼人,而是轻巧地一抬手,事情也就轻描淡写地过去了。他为什么那样害怕,立即就带了人进宫,密谋要杀害自己呢?

    还有泠贵妃那日在瑞安宫里那样心虚的反应。

    难道是因为石蕴海的事情?

    可是石蕴海已经死了,这件事情也了结了,纵然是石蕴海在宫里果真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出格事情,与含翠有染,已经是一死百了,死了也就什么事情都烟消云散了。

    不过,沈家为什么要赶石蕴海的遗孀出京,不允许她在京城居住呢?难道石蕴海的妻子还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自己?

    还有,自己那天在韩府大门口,正好遇见了当初宫里的那个采买太监,难道是因为此事沈心才才要杀人灭口,不想让自己深入调查?若是果真因为此的话,那就说明当初绣线内藏鹤顶红一事沈家是知情的。

    可雅婕妤跟前璇玑招供,鹤顶红一事分明是周远有意透漏给泠贵妃知道的,虚虚实实,究竟真相如何?

    许多事情堆积在一处,就犹如一团乱麻,怎样都理不清头绪。而且也不知道究竟应该从哪里插手才对。

    暂时间还没有那个采买太监的消息,月华就将目光转移到了石蕴海妻子石氏的身上,她想暂时先从她的身上着手,看看究竟有什么原因令沈家这般忌惮。

    月华想见谁,自然是轻而易举,只消一句话吩咐下去就可以。但是她担心过于直接地传诏石氏,会令沈家瞬间生了提防,再作出什么不利于她的事情。因此就暗中传话给凌曦,让她若是有机会就寻那石氏,聊天一般,暗中查探查探。

    带话的人回来,一并带了一个好消息给月华,那个采买太监已经找到了,褚慕白已经带进宫里来。

    陌孤寒因为她正在月子里,不想她忧思过甚,所以想隐瞒了她,亲自审问一番。她得到了消息,自然坐不住,陌孤寒就将那采买太监提审到了清秋宫里。

    小太监一身褴褛,显而易见出宫之后相当窘迫,否则,他也不会出现在施粥的人群里了。

    他被褚慕白像提一只小鸡子一样提进来,一把贯在地上。

    小太监浑身抖若筛糠,战战兢兢地叩头不止,哀哀央求。

    月华与陌孤寒坐在榻上,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

    “什么名字?”

    “小人钱进,原来宫里人都叫我小金子。”

    “说吧,你应该知道我们将你捉进宫里来是为了什么。”陌孤寒清冷地开口道。

    小太监身子一震,低垂着头,磕磕巴巴地道:“不知道。”

    “”不知道?”陌孤寒一声冷哼:“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急着出宫?”

    小太监紧张得语无伦次,却是依旧油嘴滑舌:“奴才……奴才知罪。奴才在宫里趁着采买之便捞了点油水,心里颇虚,唯恐事发,小命不保。所以,不得不自请出宫。”

    一派搪塞之言。

    陌孤寒不想废话,冲着褚慕白使个眼色,褚慕白就立即会意,上前一把就钳制住了他的肩胛骨,手下猛然使力,小太监一声惨叫,顿时汗如雨下。

    “再有一句谎话,立即先拆了你的骨头。”褚慕白冷哼一声道。

    小太监抱着胳膊痛得整张脸都开始抽搐变形:“奴才不敢。”

    “说!”

    “奴才,奴才其实是净身的时候没有净干净,如今又生了凸肉。马上这就五年大查了,宫里若是有净身不净的,都会再挨一刀子刷茬,那生不如死的滋味奴才尝过,委实不想再尝第二次了。

    正好奴才手里多少也有了一点积蓄,就想着,自请出宫,到宫外逍遥快活,也能享个人伦之乐。所以奴才就提前趁着职务之便,在宫外添置了田产,将细软转移了出去。”

    “这就是你自请出宫的理由?”

    陌孤寒莫不经心地问。

    小太监忙不迭地点头:“奴才早就已经跟总管请示过了,句句是实。”

    陌孤寒头也不抬,只一声冷哼,褚慕白上前就要再次动手。

    小太监吓得面如土色,惊慌道:“还有,还有。”

    “说吧!”陌孤寒慵懒地道:“不见棺材不落泪。”

    小太监苦着一张脸:“奴才所言句句是实,果真是因为这个原因自请出宫的。结果,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就走露了风声,在奴才出宫前那几日有人找到奴才,以此事相要挟,将一些绣线交给奴才,让我出面献给皇后娘娘。”

    终于说到正题,陌孤寒抬眼看了他一眼,厉声问:“什么人?”

    小太监摇摇头:“奴才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就敢受她的胁迫为虎作伥?”

    小太监瞬间涕泪横流:“皇上,皇后娘娘,不是奴才糊涂,而是那人以此事要挟奴才,说我若是不听她的吩咐,就将此事回禀给您知道,说我意图秽乱宫廷,隐而不报。到时候就不是重新刷茬这么简单的事情了,是要掉脑袋的。

    奴才原本都已经为将来铺好了路,好日子就在眼前了,突然冷不丁地冒出这样一件事儿,奴才委实是犹豫了两日,被逼无奈才应下的。

    那人神出鬼没,漫说她是什么身份,就连她的样貌奴才都不知道。她想要奴才的性命那是易如反掌。奴才想着,不过就是些绣线而已,总不会有什么猫腻,就无奈照做了。”

    “那人是男是女?”

    “女的,女的!”小太监忙不迭地回答道。

    “高矮胖瘦,年纪?有没有什么显著特征?”

    “是个年轻的,个子不高,有些娇小,身材么,裹在一袭黑衣里,好像不胖。”

    “相貌?”

    “她脸上蒙了黑巾,严严实实的,大多时候都是背对而立,奴才也没见到。”

    身材娇小,个子不高,而且还神出鬼没,功夫不差,竟然是练家子。月华一阵狐疑,难道不是泠贵妃?泠贵妃自幼养在深闺,应该是没有这样的身手。

    “那她后来有没有再找过你?”月华疑惑地问:“既然你不知道绣线有毒,又何须诈死金蝉脱壳?”

    小太监笃定地摇摇头:“她倒是言而有信,我将绣线给了娘娘之后,就再也没有来找我的麻烦。几天后,总管在我一再催促下,就批准了奴才出宫了。当时,奴才害怕那绣线果真会招惹什么麻烦,而且那人手眼通天,再寻上门来,就无处可逃了,因此留了一个心眼。

    奴才回去乡里之后便诈死,然后隐姓埋名回京城里享福来了。谁知道当初购置田产,竟然被人骗了,来到京城发现自己一无所有,又不敢报官,害怕泄露了身份,只能吃个哑巴亏。

    再后来,银两花光,又无处可去,就流落街头行乞,遇到了皇后娘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