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与罪〕〔一生一世笑皇途〕〔超级存储系统〕〔电竞男神是女生:〕〔妖皇神宠进化系统〕〔万圣纪〕〔炮灰女配大逆袭〕〔女帝当自强〕〔我本港岛电影人〕〔无限欺诈师〕〔舰队司令〕〔网坛巨擘〕〔抗日之绝地土匪〕〔将白〕〔重装帝国〕〔99次逃婚:顾少,〕〔神厨狂后〕〔超神武道副本〕〔腹黑校草:恶魔甜〕〔神豪的悠闲人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后保卫战 第四百二十七章 捉捕林公公
    赵酒儿“嘻嘻”一笑:“这件事情那就是天衣无缝,就连那钱进都不知道自己是受了谁的指使,怎么破案?”

    “你知道不?”

    赵酒儿迷离的眸子里仍旧有精光闪耀,一本正经地摇头:“不知道。”

    一旁一直沉默不言的祁右斜着眼睛看他:“我知道是谁。”

    “喔?”赵酒儿挑挑眉:“是谁?”

    祁右冷哼一声道:“是你和林公公同谋,将他拉下水。他背后的指使者就是你们的主子,对不对?”

    赵酒儿一愣,眯着眼睛盯着祁右,酒醉心不醉:“你在故意灌醉我,套我的话?”

    祁右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是你小子狡猾,一直兜圈子,不肯跟我们说实话。那绣线就是你经手从宫外带进来,交给林公公的,是也不是?”

    赵酒儿直着舌头:“你有啥凭证?”

    “你那背后的主子其实就是指使钱进的人,你也见过是不是?所以你才认定,一定不是泠贵妃。”

    赵酒儿“噌”地站起身:“胡说八道!”

    “谁胡说八道了?”祁右突然抬手,一杯酒泼了赵酒儿一脸:“你帮着你主子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能不知道她是谁?当初是不是你主子授意你,故意到我们兄弟二人跟前透漏,说鹤妃让你寻蜜蜂进宫,以至于君迟一时意气用事,毁了鹤妃的脸,然后自己也落得惨死的下场?”

    赵酒儿顿时瞠目结舌,愣了片刻,火气也上来了:“是......是你们兄弟二人故意套取我的话,我也是实话实说,你们自己误会,关我什么事情?今天又想着从我嘴里套话好去邀功请赏吗?这多管闲事可是会惹祸上身的。”

    面对着赵酒儿略带威胁口气的话,祁右杠头脾气就上来了,顿时就怒了:“你承认就好,爷有一样东西,专治不服。”

    他作为御前侍卫,平时都是刀不离手,养成了习惯,因此一扬手,就将腰间的刀抽了出来,抵在赵酒儿的脖颈上:“究竟是谁指使你的?”

    赵酒儿害怕地低头看一眼那闪着寒光的刀刃,酒顿时醒了一半,不得不说了软话:“哥,哥,喝多了不是?有话好好说不行?一点点小误会,这动刀动枪的多伤感情。”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赵酒儿愈加害怕,愁眉苦脸地双手乱摆:“我是真的不知道。”

    祁右的刀离他咽喉又近了一点:“你给她卖命这么长时间,能不知道她的身份?”

    赵酒儿此时脑子里那是一片空白,压根就无法思考,更不知道这祁右为什么就突然翻脸不认人了呢?

    “你今天就算是真的杀了我,我也啥都不知道。”

    祁右手下一沉,把赵酒儿吓得连声尖叫:“会出人命的!手下悠着点儿。”

    “说还是不说?”

    赵酒儿抖若筛糠:“不是不说,是真的被蒙在鼓里。有什么任务那都是林公公交代的,包括透露蜜蜂一事给你们两人。我只管卖命。其实主子是谁,我也想过不止一次两次,可对方隐藏得极深,从来就没有露过面。不过,这次加害皇后娘娘,林公公倒是不知情,好像是上面主子亲自出马。”

    “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绣线是我采买夹带进宫的,我并不知道那是用来害人的。后来事发之后,宫里人都在传言说那些绣线里面有毒。我就试探着问过林公公,林公公当时很是诧异。”

    “那他有没有说绣线交给了谁?”

    赵酒儿摇摇头:“对于上面那人林公公一向讳莫如深,只字不提。”

    “那你那绣线是从何处采买的?”

    赵酒儿好言央求:“那绣线就是寻常的绣线,不过是染色稍微亮泽一点而已,我随手所取,断然不会有毒。”

    “那钱进之事你又与谁透露过?”

    “林公公,林公公叮嘱过我,他需要笼络人手,让我暗中留心身边的宫人平素里有没有什么致命的把柄,也好被他所用。”

    “既然你不知道她究竟是谁,你又如何就能肯定不是泠贵妃呢?”

    赵酒儿愁眉苦脸道:“我也只是猜的,因为鹤妃没了以后,林公公原本是想着寻个机会将我送进椒房殿里,让我监视椒房殿里的一举一动的。不过泠贵妃十分警惕,命沈家从宫外选了两人进宫,顶替差事,不愿意用别的宫里的人。您想想看,若是上面主子就是泠贵妃的话,林公公还用多此一举吗?”

    如此说来,此事果真是与泠贵妃没有多大的关系,而且此事赵酒儿是果真并不知情,不过就是代人跑腿受过而已,一时间祁左祁右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样审问了。

    “将他押回宫里交由慎行司继续审讯吧。”

    门外有人沉声道。

    “是,将军!”

    祁左祁右恭声应是。

    赵酒儿瞬间就瘫软下来,吓得差点溺了,比祁右手里的钢刀还要骇人。将军,除了褚慕白,还能有谁?

    看来此事,并非是祁左祁右想要邀功请赏,那是皇上知道了,命他们兄弟二人设下这个圈套,套问自己的话。平日里自己是足够机警的,嘴巴绝对严实,可惜今日酒后误事,竟然口不择言,胡说八道这么多。

    祁左一脚踹下去:“起来,走!为虎作伥,丧了良心了你。”

    林公公在内务府里不算是老人,原本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杂事太监,在宫里不受待见。若是让宫里人说,他是如何起来的,谁也说不上,反正他就是一步一步,稳扎稳打,几年的时间就做到了一个小主管的位置。

    这个位子自然是跟总管比不得,也没有多大的油水,但是他暗中却有流水的银两上下打点,所以在内务府里那是如鱼得水,顺风顺水。

    他的人并不起眼,所以很多人都没有将他看在眼里,若非是赵酒儿将他吹嘘得那样厉害,谁都不会怀疑起,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憨厚老实的人,能有什么背景。

    陌孤寒也想放长线钓大鱼,暗中监视看看他究竟是在与谁暗中勾结。但是赵酒儿说他消息很是灵通与警惕,如今赵酒儿被捉,即便是在宫外,宫禁了仍旧不回,他一定很快就能收到消息,若是有所准备,也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步尘立即领命,带人前往内务府,抓捕林公公。

    林公公提前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所以当褚慕白带人闯进来的时候,还有一点惊诧,莫名其妙。

    “哪位是林公公?”

    &n

    bsp;  内务府里的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他,他站起身:“杂家就是,褚将军,有何吩咐?”

    褚慕白一挥手:“将他绑起来。”

    林公公慌了手脚:“褚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一会儿见了皇上,你自然就知道了。”

    御林军来势汹汹,林公公心里尚且存了一丝侥幸,许是自己哪里没有做好,有什么闪失,所以被怪罪?

    “这......这我究竟犯了什么错?”

    褚慕白只是一言不发。

    御林军已经上前,将他双臂反绑,然后搜遍全身,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武器与致命的毒药。

    褚慕白吩咐其中几人:“你们立即带几个人到他的房间搜查,务必仔细,有任何可疑的物件都立即交到乾清宫。”

    几人领命,立即退下去。

    林公公脸上顿时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慌乱,眼皮情不自禁地抽搐了两下。

    内务府里的人全都远远地围拢了,指点着林公公窃窃私语,猜度着他究竟是犯了什么罪过,又与自己有没有关联?

    褚慕白一扭头:“走!”

    御林军推搡着他,径直向着乾清宫的方向。

    林公公不安地扭动着身子,忿忿不平地大声抗议:“褚将军,老奴究竟是犯了什么罪过,还请明示。”

    褚慕白一言不发,并不理会他的质问。

    他走两步,停一停,大声喊冤,御林军则一边推搡一边叱骂。引得宫里人纷纷侧目,悄声议论。

    他叫嚷得更热闹:“你们御林军就能随便入内廷捉人吗?我林全向来遵规守纪,勤勉本分,究竟犯了什么错?”

    “林全”两个字咬得尤其清楚,那是他在宫里的名字。

    褚慕白心里突然警醒,他这般张扬地叫嚷,莫不是在意图向着别人传递信息?他被捉的消息传扬出去,人尽皆知,背后的人定然会有所准备。

    自己太疏忽大意,这林公公也太狡诈。

    褚慕白转身吩咐侍卫:“堵住他的嘴,拖去乾清宫!”

    林公公杀猪一般地嚎叫,挣扎着妄图脱离侍卫的钳制,着实吃了一点苦头。

    一时混乱,再加上周围宫人的指点议论,有些嘈杂,但是不能妨碍褚慕白极为敏锐的听觉。

    他听到了暗器破空之声,极为细微,犹如春雨润物,但是裹夹着凌厉的风声与杀气。褚慕白没有想到,在这皇宫大内,竟然会有人躲藏在暗处偷袭,他猛然扭过头,一声呵斥,犹如斗牛:“谁!”

    身后的侍卫猛然抽出腰间佩刀,环顾四周,静悄无声。

    而正在不甘心地左右挣扎的林公公,却突然停顿下来,圆睁着双目,愈睁愈大,好像眼珠要从眼眶里挣脱出来一般。

    ,!

    9

    ps:书友们,我是百媚千娇,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