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世武尊〕〔锦绣修仙路〕〔覆手〕〔古穿今:丑颜悍妻〕〔玄医枭后〕〔声优养成大师〕〔夏酱的推理事件簿〕〔神器种植空间〕〔小学文娱大亨〕〔逆袭大清〕〔汉兴八百年〕〔重生明末之中州崛〕〔我在洪荒打钱〕〔大医凌然〕〔抗日之铁血战将〕〔豪门暗宠:抢个老〕〔我有神珠能种田〕〔光之小镇〕〔我不是大仙尊啊〕〔无敌炼药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嫡枝为上 第64章 失手
    苏博雅的确没多大事儿,就是头上破了个口子,大夫已经看过,是皮外伤。养个七八日也就好了。

    不过苏博雅脸色有点儿发白,也不知是因为伤,还是因为受到了惊吓。

    见了苏酒卿,倒忽然一下就露出几分委屈来:“阿姐。”

    这样的苏博雅,忽然就像是个委屈可怜的兔子一样。平日里装出来的样子,一概不见。

    苏酒卿看在眼里,心里顿时揪着一样疼起来。

    想伸手碰碰他头上的纱布,可到底不敢,只能转而捧住苏博雅的脸,仔细的看他的伤——

    虽是什么也看不见。

    可仿佛这样看着,她心里头就会多少好受一点。

    苏酒卿问他:“疼不疼?”

    苏博雅点点头,不过情绪已经恢复几分。

    “怎么会这样的?”苏酒卿看着苏博雅这幅样子,心里又心疼又着急,却也没有办法来改善——疼也只能忍着,伤口好起来,总要有个过程。

    苏博雅却不吭声了。

    他这样的态度,苏酒卿顿时皱眉。

    不等苏酒卿想个明白,徐真珠已经红着眼眶上前来,对着苏酒卿就是一个大礼:“这件事儿,是钰哥儿不好。”

    苏酒卿一瞬间想到了其中关节:“是你弟弟打的?”

    徐真珠红着眼眶应了:“是钰哥儿一时失手。”

    苏酒卿顿时就冷笑一声:“一时失手么?”

    不知道还好,一知道这个,苏酒卿顿时就觉得心中那些情绪瞬间都转化成了愤怒——而且迅速找到了宣泄的地方。

    苏酒卿灼灼的看着徐真珠,声音严厉:“你弟弟呢,叫他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苏酒卿这样的态度,像是要吃人一样。

    徐真珠哪里敢让徐有钰过来?于是只能勉强笑了一笑:“这件事情,钰哥儿已经知错了。也被我母亲罚了。这件事情,便由我来赔罪——”

    “是你打的,我自然不会饶了你。可既不是你,我自然也不找你。”苏酒卿此时也算慢慢冷静下来,不再那样急躁:“冤有头,债有主,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苏酒卿这是不肯善了了。

    苏酒卿如此气势,最为震撼的还是苏博雅。

    苏博雅呆呆愣愣得看着苏酒卿的脸,心跳忽然都有点儿快。

    那种感觉,很雀跃。苏酒卿的这样反应,让他意识到:他的阿姐,是真的很在意他的。

    这种不顾一切都要护着他的架势,这种像是山岳一样可靠的巍然不动架势,让他心都是安定下来。

    而徐真珠则是无措。

    徐真珠只能求助一样看向自己母亲。她本来以为,这件事她来出面道歉,是最合适的,也是最能让大家接受的。

    可是现在,苏酒卿分明半点要接受的意思也没有。

    而且还如此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徐阮氏这下也是有点下不来台了。

    然后她看一眼苏老夫人,见苏老夫人脸色平平的坐在那儿,纹丝不动连开口架势都没有的意思,顿时就头大如斗。

    苏老夫人显然心里不满意。

    所以纵容了苏酒卿这样的态度,也不为过。

    苏老夫人不肯开口,徐阮氏只能看向阮玉兰。

    可阮玉兰怎么敢开口?

    昨日出了那样大的事情,阮玉兰这会儿都恨不得在苏老夫人跟前夹着尾巴着人了,哪里可能开口什么?

    更必要是在这样的事情上。

    苏博雅再不好,那也是苏景峰唯一的独子。

    苏酒卿冷冷的催促一声:“怎么,连个道歉都没有,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徐家就是这样的家教?”

    苏酒卿如此不客气,如此的不给徐家留脸面。

    徐真珠顿时又急又气,颇有些难堪的意有所指一句:“表姐一时气愤,我也能理解表姐的心情。只本来就是孩子打闹,咱们再不依不饶的闹起来,也是有些让长辈为难了。”

    徐真珠这话,就是提醒苏酒卿:长辈们都没话呢,你何必如此得理不饶人?

    后退一步,大家面子上也都还和和气气的,难道不好吗?

    对于徐真珠这话,苏酒卿的回应是嗤之以鼻。

    “做错了事情,就该道歉。这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苏酒卿语气冷得像是冬日里的碎冰:“还是,什么时候这个世道变了?变得竟是如此是非不分了?”

    苏酒卿如此一,徐家人自然更加下不来台。

    而苏酒卿即便是如此,却还犹嫌不够。

    当即苏酒卿又看了一眼阮玉兰,微微一笑眼带讥诮:“怎么太太这个时候却不话了?太太不是一贯自己疼博雅么?”

    作为长辈,真疼爱就不会连个道歉都不要。

    阮玉兰现在看见苏酒卿,就觉得肯定没什么好事儿发生,一听这话,牙都气得疼了。

    可有什么办法?

    不仅苏酒卿在,秦复桢那个话没皮没脸的杀神也在,阮玉兰心里还真忌惮。

    一时之间又想到嫁妆问题——如果不是这个事情被抖出来,她还真不至于这么直不起腰板来。

    任凭阮玉兰心思如何复杂,反正最后还是只能憋屈看一眼徐阮氏,咬牙道:“将钰哥儿叫出来。总归也该道个歉。”

    反正这么多人在,苏酒卿总归是不可能动手吧?

    无非就是被训斥一顿,也不少一块肉。

    阮玉兰觉得没所谓的事儿。

    徐阮氏却不觉得没所谓。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后半辈子的指望——他们徐家都如此低声下气了,还要让徐有钰出来被一个毛丫头训斥,这算是什么事儿?

    徐阮氏丝毫不觉得自己会慈母多败儿。

    最后,倒是满心都对阮玉兰是怨气。

    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徐阮氏最后还是只能低下头,忍气吞声的让人去将徐有钰带来——心里也不知多厌恶苏酒卿。

    一个毛丫头罢了,咄咄逼人算怎么一回事儿?哪里有一点点姑娘家温柔的样子?

    苏酒卿将众人面上神色看得分明,连带着将他们心中的想法也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但是……她是根本就不在意的。

    憎恨厌恶又如何?恼怒又如何?她们能怎么样?

    既然要借光,那就给她好好夹着尾巴做人!好好的看着她这个主人的脸色!

    世上,哪有得了好处还要对着人耀武扬威的好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