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高手在都市〕〔一个不一样的魔法〕〔美漫里的小邪神〕〔我家美女幽魂的搞〕〔圣骑士盟约〕〔一夜沉沦总裁轻轻〕〔她比蜜糖甜〕〔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冰冷少帅荒唐妻〕〔山野春情〕〔神运武医〕〔山村最强小农民〕〔稻香王小根〕〔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都市之我就是神豪〕〔重生军嫂逆袭记〕〔星战萌娘〕〔明匠〕〔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冥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嫡枝为上 第105章 狗急跳墙
    阮玉兰知道了礼佛的事儿之后,几乎一瞬间就慌了。

    她不知苏老夫人只是想要给她一个警告,还只当是真的触怒了苏老夫人,还真当是自己这个苏家太太的地位彻底坐不稳了。

    阮玉兰这一瞬间想了许多。

    最后,阮玉兰就这么下定了一个决心。

    “就在这几日找个机会——”阮玉兰咬牙着,一句话没完,却已经是心虚的出了冷汗。

    徐阮氏看一眼阮玉兰,有些迟疑:“这事儿……可要想清楚了。”

    阮玉兰咬牙切齿:“她越发能耐了,若是不早点解决了,日后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阮玉兰是真的对苏酒卿恨之入骨了。

    徐阮氏垂眸,有点儿迟疑不确定是不是真要这么做。

    “现在博雅也都被她哄了过去了。”阮玉兰只用这么一句话,顿时就让徐阮氏彻底的下定了决心。

    来京都也有些日子了,徐阮氏已算是彻底看明白了,徐真珠的婚事,还真的不好办。

    回去倒是好,大把的人来求娶,可是在京都里,就分明是无人问津了。

    徐阮氏是不甘心的。

    所以迟疑一下之后,徐阮氏到底是默许了这件事情。

    二人也算是一拍即合。

    晚上回去最后,徐阮氏将这件事情大概和徐真珠提了提,不过具体打算怎么做,她是没,毕竟也是太过腌臜,哪里适合一个没出阁的姑娘听?

    徐真珠也不傻,听了那些,自然也是产生了许多不好的联想。

    最后,徐真珠就皱眉对着徐阮氏:“母亲这又是做什么呢?损失些银子也就罢了,若做这样的事情,一旦被发现,那就不是银子的事儿了。”

    “怎么会被发现——”徐阮氏只觉得不可能。

    “凡事总有个万一——”徐真珠紧紧皱着眉头:“姨妈到底有多不靠谱,想来母亲也是看出来了。她是必然靠不上的。”

    “更甚至,若是需要金蝉脱壳的时候,她是会毫不犹豫将咱们推出去的。”徐真珠轻声将这个事儿点明,颇有些怨言道:“而且,苏家又不是真的多好的人家,咱们又何必如此巴上去?”

    徐阮氏听着徐真珠这个话,倒是真的惊了一惊。

    最后,徐阮氏轻叹了声:“苏家是不算特别好的。可是咱们总不能好高骛远吧。而且那孩子的心性也是不错的,若是真能成了——”

    至少不必担心徐真珠吃苦受罪,或是被欺负。

    徐真珠微微低下头去,语气竟是有几分怨怼:“若成了又如何呢?他那样的性子,只怕苏家比现在还不如。”

    徐真珠这样的话里,透出了一点点的情绪和想法来。

    徐阮氏听着这些话,终于是明白了几分是徐真珠的心思。

    徐真珠这是根本就看不上苏博雅的。

    徐阮氏彻底的糊涂了,对于之前信誓旦旦的事儿……也是有了一个不确定。

    徐真珠神色复杂再劝了一句:“这件事情,母亲还是想清楚吧。别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事情闹得家里不太平。”

    徐真珠心里很明白,与其是徐阮氏为了她好,倒不如是徐阮氏这是为了给徐有钰找个靠山。

    苏家虽然不是什么极好的,却也真的是徐家能攀上的最好的。

    若真图人品能力,那些商户人家,难道就没有青年才俊了?

    却偏偏看中了官宦之家的苏家。

    这其中的猫腻和关系……

    徐真珠是真觉得想多了心里都膈应得厉害。

    “可若不做,你姨妈那儿怎么?”徐阮氏最担心的是这个。

    徐真珠低头垂眸:“我早就跟母亲了,不行咱们搬出去单过。那么些银子拿去打点,也都足够了。”

    完这话,徐真珠也懒怠再,索性一转身就出去了。

    徐阮氏这头心里如何犹豫,旁人自然不知道。

    不过,苏酒卿倒是知道,阮玉兰又见了徐阮氏。也不知商量了什么。

    苏酒卿当时就冷笑了一声:“看来这是又要兴风作浪了。”

    只是要害怕,她还真的半点不害怕。

    苏酒卿只一沉吟,就让人去盯着徐家那边的动静。

    反正阮玉兰真要做什么,必定是通过徐家,而不可能自己动手。

    当然,这一次,苏酒卿想的可不单单是防备了,而是……反击。

    既然阮玉兰要作死,就让阮玉兰彻底的知道害怕才好。

    又或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那她不想死,就干脆让阮玉兰去死就是。

    秦复桢当天下午,就从外头回来了。

    苏酒卿只看了一眼,倒是惊了一下:“这才几日,怎么就憔悴成了这样子。”

    秦复桢喝一口茶,也不当回事儿:“这么大的商行,事情自然多。银子哪有那么好赚的。”

    苏酒卿听了这话,总觉得秦复桢这是又在嘲讽讥诮了。

    苏酒卿有些无奈,而后看一眼秦复桢,试探着问一句:“之前宫中发生了不少事儿,我这些日子琢磨着,觉得只恐怕局势要变了。表哥你怎么看?”

    苏酒卿刚完这话,秦复桢就直接点头了:“要变天了。”

    秦复桢得很笃定,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了这样的消息,竟是深信不疑。

    而对于苏酒卿的担心,秦复桢回答得更加干脆:“你不是要开粮食铺么?现在可以开始着手了。毕竟不管什么时候,粮食都是真的。”

    粮食都是真的。

    这句话,苏酒卿不由得仔细的咀嚼了好几遍。

    最后,她才猛然一下子惊醒过来:是了,若是乱世,粮食肯定是要涨价的。毕竟打仗行军,都要粮饷。

    苏酒卿看住秦复桢,忽有些惊疑不定。

    犹豫再三,她还是问出了口:“表哥一开始上京都,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

    秦复桢没话,只是悠然的喝了一口茶水。

    苏酒卿自然也就明白了。

    沉默有时候,本身就是最好的回答。

    苏酒卿忽然就意识到,只怕这个天下,是真的要迎来一次巨变了。

    上一辈子,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深宅后院,这些事情也仿佛和她没关系。但是这一辈子……不管是她的处境,还是她的打算,都是避不开这些巨变的。

    她只能……迎头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