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月牙〕〔完美神话世界〕〔超级工业霸主〕〔大明钉子户〕〔腹黑总裁狠给力〕〔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校花的绝品术士〕〔家有娇妻驭鬼师〕〔宋先生的陷阱太温〕〔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大明天启〕〔网游之自创乾坤〕〔圣人准则〕〔英雄联盟之奇异战〕〔[综]鸣人来自晓组〕〔末世裁决者〕〔将军拜上〕〔修改超凡〕〔都市厨王〕〔热力学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嫡枝为上 第122章 起波澜
    蒋旬如此配合识趣,苏酒卿又意外的看了一眼蒋旬。

    蒋旬神色不改。

    苏酒卿忽然又觉得蒋旬这个人更讨厌了——完全读不懂他这样的人,也猜测不到他的心思。

    蒋旬微微低头,对上苏酒卿的目光,然后——一脸平和。

    苏酒卿顿了一下,默默挪开目光,侧头看一眼刚要话的苏博雅,“你先去祖母那儿报个平安。”

    苏酒卿完这么一句话之后,苏博雅还要再开口。

    苏酒卿就再一句:“快去快回。”

    苏博雅这才没坚持自己的意思。

    苏酒卿则是跟着苏景峰和蒋旬后头,一路去了苏景峰的书房。

    苏景峰书房不算远,苏景峰走得缓慢,蒋旬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跟着,竟是足足走了一刻钟。

    苏酒卿就在心里头想了一想今日发生的这个事儿。

    按照络腮胡子的法,她现在倒是不能直接是阮玉兰。

    毕竟,络腮胡又没直接是阮玉兰。

    所以这件事情,怎么引到阮玉兰身上去,她得好好想想。

    阮玉兰和苏景峰夫妻也这么多年,她也不信二人之间没有恩情。更不相信苏景峰会半点不心软。

    所以,若是轻易是阮玉兰,苏景峰也未必会相信。

    苏酒卿刚想了个大概,就到了苏景峰的书房。

    进去之后,苏景峰请了蒋旬坐下,又让人沏茶上来之后,这才心谨慎的开口:“今日**子不知遇到什么事儿了,怎么还劳烦上了蒋世子您?”

    苏景峰这样一问,蒋旬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神色也是瞬间凝重起来:“今日在城门口,我本在巡检,却刚好遇到了一辆形迹可疑的马车。掀开帘子一看之后,就看见苏姐和她弟弟都在马车上。”

    “苏公子被人制住了。”蒋旬言简意赅,再补上了这么一句。

    苏景峰看着蒋旬,有些愕然:“所以,当时……当时……”

    苏景峰话还没完,汗水都浸出来了。

    一个姑娘家,被带人劫持,还险些出了城,若是传出去,外头会传出多难听的话来?

    而后,苏景峰才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姐弟二人都被人劫持了,若是没被发现呢?她一共就三个孩子,这一下去了两个——其中还有一个是独子……

    这不是要让他绝了后么?

    苏景峰顿时又惊了一下,随后更加震怒。

    好半晌,苏景峰才算是缓过神来,而后才又跟蒋旬了一句:“今日多谢蒋世子了,多亏蒋世子能够及时发现,救下女和犬子,否则也不知是酿成什么样的后果。”

    蒋旬也是十分老实,听见这话之后,就十分诚恳的了一句:“并非如此。而是……我当时投鼠忌器,并不敢做什么,打算跟着,再寻找合适的机会。也是苏姐自己聪慧,给自己寻找了机会。”

    苏酒卿低头不言语。

    苏景峰则是半晌不能接受:“所以,是出了城了——”

    这要是传出去……

    苏景峰眼前一黑,捏着扶手,好半晌才算是缓过劲儿来。

    蒋旬轻声问一句:“苏大人不要紧吧?可要请个大夫先看看?”

    蒋旬这个时候,倒是比平时更多话。而且得还挺像是个温和儒雅又谦恭的晚辈,半点看不出来平日里的样子。

    苏酒卿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嘴角都是不由得抽了抽,只觉得蒋旬是故意伪装呢——就是不知道他的目的和心思是什么。

    苏酒卿却浑然不知,自己这一番动作,完全就被蒋旬看在了眼里。

    蒋旬微微挑眉,不过并不明显,其他的情绪也是被他借由低头喝茶这个动作掩盖过去了。

    而苏景峰总算是回过神来,干着嗓子庆幸一句:“幸好也是没发生什么事儿。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万幸是万幸,不过事情并不是什么偶然的意外。”蒋旬见苏景峰缓过来了,就又很干脆的直接又丢了一个更吓人的事情过去。

    蒋旬就这么一步步的,将苏景峰成功吓得喘气都不均匀了。

    苏景峰为人虽然迂腐,可是也不是真正的傻子,蒋旬这样的话,他如果还想不到隐藏的意思,那也是真的没有资格混迹官场了。

    苏酒卿看一眼苏景峰,这一瞬间,倒是真有点儿害怕苏景峰会因为这个事儿,一下子昏厥过去。

    不过,苏景峰倒是比苏酒卿想的更加沉稳和承受力强一些。

    苏景峰用力喘息了几口之后,就问蒋旬:“不是意外?那么是谁要如此算计我苏家——”

    苏景峰语气有些迫切,更隐隐有点儿咬牙切齿的意思。

    苏景峰显然也是真的动了火气。

    不过现在,他显然想的也是外人。

    苏酒卿顿时心里头就冷笑了一声。

    苏景峰的心思,她真的是半点也没估算错误。

    只这样的事情,蒋旬显然也不可能撒谎,当下斟酌了一下之后,反倒是问了一句苏景峰这个话:“这个还没查出来,不过我想问问,苏大人是不是和人结怨了?毕竟,苏姐一个姑娘家,想来也不至于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蒋旬这话得就有点儿精妙了。

    苏酒卿瞬间惊诧的看着蒋旬。

    她闹不清楚,为什么蒋旬会这样的帮她了。

    是的,蒋旬这是在帮她。

    这样一之后,苏景峰会先怀疑自己,然后更加内疚。最后,等到一切水落石出的时候,这些情绪,都会化成愤怒憎恨,落在阮玉兰身上。

    阮玉兰到时候,就算是再提起什么一夜夫妻百日恩,必然也是没有半点作用了。

    所以蒋旬这样一句话,分明就是精巧的替阮玉兰挖了个坑。这样一算,可不是帮她了么?

    苏酒卿看着蒋旬,心中疑惑不已。

    蒋旬却是一脸坦然,微微低头和苏酒卿对视。

    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来。

    苏酒卿最后反倒是又怀疑:或者蒋旬本来也是这样猜测的,所以才会这样问一句。倒并不是在帮她。

    苏酒卿看着蒋旬,最后自己挪开目光去,无奈的想:既然蒋旬也自己都这样状态,她自己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