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律政大人轻点吻〕〔医统江山〕〔末世版凡人修仙〕〔明朝假太监〕〔一剑独尊〕〔魅色撩人〕〔极品道士闯三国〕〔完美神话世界〕〔幽暗囚笼〕〔谋断九州〕〔迫降异星球〕〔妖孽夫君,找上门〕〔超级工业霸主〕〔漫威之反英雄〕〔回到八零当女兵〕〔穿越到1931〕〔科技改变异界〕〔仙在大明〕〔傲骨狂兵〕〔女神归来:总裁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嫡枝为上 第243章 喜事
    圣旨的内容自然是不能随意泄露。

    所以当下那宦官就笑着问一句;“不知现在苏小姐方便不方便接圣旨?若方便,我现在也就宣读了吧?”

    追了这么远,本来也就是为了宣读圣旨的。

    苏酒卿想了一下。而后看一眼管事,轻声道:“劳烦管事你替我准备香案吧。”

    圣旨是何等尊贵庄重之物?

    所以每次宣读,都是要先设香案,等到宣读完毕,就要立刻供奉起来。

    苏酒卿现在也是十分好奇,到底是要怎么一回事儿。

    等到香案设好,苏酒卿就看一眼那宦官,轻声道:“还请公公选读圣旨。”

    那宦官也就应一声,随后庄重的从自己身后人手里捧着的匣子里头,取出了圣旨。

    苏酒卿率先跪下——其他人也紧跟着跪下。

    圣旨是必须跪着听的。如此才能显现出恭敬来。

    等到众人都跪下,那宦官这才徐徐展开圣旨,朗声郑重宣读起来。

    等到宦官宣读完毕,苏酒卿就彻底的愣住。

    圣旨上的内容不算多,抛开了那些官方话语之外,就只剩下了——苏家长女苏酒卿,赐婚于成青侯府世子,蒋旬。

    苏酒卿能不彻底愣住么?

    这样的事情,怎么听都像是天方夜谭吧?

    苏酒卿看着宦官将圣旨卷起来递给自己,下意识的就抬起手来,双手接住。

    等到接在手里,沉甸甸的往手心里一压的时候,她才陡然一下子回过神来。然后自己赶紧又将圣旨打开来,看了一眼。

    圣旨上的内容的确是和刚才念的如出一辙。并无半点偏差。

    苏酒卿盯着那一行字,只觉得整个人都是换不过劲儿来了。

    她,被赐婚给了蒋旬。

    赐婚给了蒋旬。

    蒋旬。

    这怎么可能呢!

    苏酒卿深吸一口气,将圣旨一卷,看了一眼四下里同自己一般懵的人,艰涩出声问一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苏酒卿看着宦官。

    那宦官却笑盈盈的,一脸恭喜的样子:“怎么,苏小姐这是高兴傻了?蒋大人是如何的青年才俊?如今多少人想要嫁给他?苏小姐心情我也能理解,不过更该高兴才对。”

    苏酒卿唯有苦笑:“这个事儿太过突然了,而且我也是……还有婚约在身——”

    苏酒卿一时之间,也就真的只能想出这个事情来,作为自己的借口和理由了。

    得了这个圣旨,她除了震惊之外,第一个反应就是……抗拒。

    她不想嫁进蒋家,再一次成为世子夫人。

    虽说这一次嫁的人不一样了。可是她心里却还是别扭——她总觉得,不管如何,再一次嫁进去蒋家,结果也是好不了哪里去的。

    况且她对蒋旬……也没有那样的心思。

    最重要的是,嫁过去,那就得看见蒋容那些人。

    她心里会非常不舒服也不自在,更会时时刻刻想起上一辈子的事情来。

    那她这辈子,都开心不起来。

    所以,即便是知道这算是违抗圣旨,可苏酒卿还是不愿意退让半点。

    她想力争。

    苏酒卿这话一出,就让周围气氛更加的……变成了静谧。

    船上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一个字。

    谁承认这个事儿,就等于是在说皇帝乱来,那一个不小心,就是要有性命之忧的。

    谁也不愿意惹麻烦。

    唯有苏酒卿,笑了一下,哭笑不得的再重复一次:“我已经订了亲,这可怎么是好?”

    那宦官也没料到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毕竟,换成是正常情况,就算是真定亲了,那也是事后再悄悄提出来,或者说是干脆的将之前的婚事就这么退了,那肯定是不会当即就反驳的。

    这陛下也不在这里,也没办法当场就改一改,或者说是给众人一个准信交代,所以这样闹出来,除了尴尬之外,还能有什么?

    那宦官本以为自己抢了一个好差事,这个时候……是真后悔不当初了。

    早知道,就该将这个活儿推了。

    或者知道人不在京城,就直接在苏家宣读了,让苏家去着急去,让苏家去找人去。他自己跑来追个什么劲儿?!

    原本以为是个皆大欢喜的好事儿,他跑来追,将来蒋旬那儿知道了,也记着他的情。

    可没想到……没打了狐狸,反而惹了一身腥臊。

    宦官语气都有些发干:“这个……那就只能苏小姐回去之后再说了——”

    宦官干脆一推四五六:“这个事儿,毕竟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或者我现在回宫去,先禀告给陛下,再由陛下定夺——”

    宦官这是想要脚底抹油直接就走。

    苏酒卿沉吟一下,也断然道:“我跟着公公您回宫去。”

    说完这句话,她看一眼春月,果断吩咐:“春月你依旧去一趟,替我去吊唁舅舅,再问问表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个时候,她是真不敢丢下这么一摊子事儿还继续往秦家去——

    因为她不知道,这去了之后,到底是给秦家添麻烦,还是错失了最好解决这件事的时机。

    如果赐婚这个事儿传开了,那她再想改变,就不容易了。

    而且那时候,蒋旬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就算蒋旬不计较,蒋家能不计较?

    苏酒卿不敢冒险。

    此时此刻,苏酒卿是真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

    两头都需要她亲自走一趟,可是她人只有一个,也没办法劈开用——

    两害权衡取其轻,苏酒卿这会儿也只能选一个最要紧最需要立刻处置得事情去办了。

    只希望,她连夜回去之后,这件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宦官干笑一声:“那苏小姐现在就随我回去?”

    春月也没迟疑,果断应一声:“姑娘放心,我一定将姑娘的意思带到。”

    苏酒卿给春月留了一个小丫鬟,而自己领着另一个小丫鬟跟着官船回去。

    在临走之前,苏酒卿又将春月拉到了一遍,轻声嘱咐一句:“这件事情我也不知结果如何,你就替我吊唁舅舅就是。至于退婚一事儿,就只问问表哥是为什么一定要退婚就好。我这头事情办好了,就来接你。”

    她是想着快点办完了,就还能抓紧时间过去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