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小逃妻:冷少〕〔蔺先生,一往情深〕〔末日小镇长〕〔斗破苍穹之水君〕〔重生完美时代〕〔诸天业务员〕〔重生支配者〕〔我在美漫开超市〕〔变成僵尸穿诸天〕〔人间最得意〕〔恶女休夫〕〔史上最牛轮回〕〔一剑平天II〕〔重生之前方高能〕〔进化之眼〕〔未来天王〕〔异度冲击〕〔口袋之数据大师〕〔鬼医凤九〕〔娱乐圈之女王在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嫡枝为上 第293章 进展
    苏酒卿回了府里,去了苏老夫人那之后,就去见苏博雅了。

    路上又听小丫鬟说,阮玉兰肚子里的孩子,最终还是保住了。

    很是惊险。

    苏酒卿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最后就只是神色复杂说一句:“老天爷偏爱她吧。”

    只是这样的偏爱,到底能持续多久?

    她就冷眼看着,慢慢等着。

    只是老天爷这样的偏爱,也不知是因为什么道理。

    苏酒卿见了苏博雅的时候,苏博雅那儿气氛却不对劲。

    苏博雅冷着脸,小丫鬟们正收拾地上的狼藉。

    苏酒卿微微挑眉:“这是发脾气了?”

    可是为何?

    苏博雅神色稍有缓和,深吸一口气后,却又渐渐显出怒色:“欺人太甚!”

    苏酒卿讶然:“这是怎么的了?”

    苏博雅不说话,小丫鬟战战兢兢说一句:“自从奶嬷嬷走后,少爷就这样了——”

    苏酒卿听完这话,顿时明白。

    无奈摇头之后,苏酒卿这才看住苏博雅:“明明早知结果,何必如此介怀?如何?与我仔细说说。”

    苏博雅紧紧抿着唇,却并不开口。

    看着苏博雅这幅样子,苏酒卿自然更加无奈。

    不过无奈也没有什么法子,苏博雅看似温和,可脾气也和她差不多。

    真拧起来时候,也是十分的倔强。

    如此看来,也只能够等到他自己想明白了。

    苏酒卿叹一口气,“那你想告诉我了,再告诉我。”

    “我想找到最开始的奶娘。”苏博雅忽然开口,如此说一句:“当初她被赶走,倒是太太的好手笔。”

    这件事情,倒是丝毫不出人意外。

    苏酒卿叹一口气,而后看着苏博雅劝一句:“当年的事儿,已经过去许久,你现在着急生气也无用。倒不如好好的调查,到时候奖惩分明,才是正经。”

    真一桩桩一件件去生气,那哪里来得及?

    当年也不知发生了多少事情,更也没有那个精力了。

    苏酒卿的劝说到底还是起了作用。

    苏博雅叹一口气,想了一阵子,最后好歹开了口:“只是心里头觉得不舒服。”

    苏酒卿又好气又好笑:“有什么好不舒服的。你早就知道她是什么人了,难道还抱着期望么?”

    苏博雅说不出话来。

    是了,他怎么还能继续抱着希望呢?

    这样的事情……

    一次也就罢了,次次都是如此,那就真的是没有必要再继续期待什么了。

    苏酒卿看他这样,干脆叹一口气,笑道:“既是如此,那就不用多说了。”

    苏酒卿也没再问,只说了两句宫里的事儿,就道:“眼下要过年了,你先生那头,你还要亲自去送一趟年礼才是。”

    唯有亲自去,才能够彰显出诚意来。

    提起这个,苏博雅就郑重起来:“阿姐再替我多准备几样果子点心之类的,小师妹喜欢吃这个。”

    当初要不是那个小丫头,苏博雅倒是没有机会了。

    苏酒卿点头含笑:“放心,早就准备好了。”

    苏酒卿回去之后,心里又将船队的事儿琢磨了一番。

    越想倒是越觉得这个事儿靠谱。

    但是没有蒋旬的帮忙,那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问题来了,蒋旬到底是想要什么好处?

    这个问题,苏酒卿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出来。

    于是第二天做药膳的时候,她一大早就亲自去酒楼盯着了。

    今儿自然不可能是红枣枸杞粥了。

    苏酒卿让厨子做了一个当归桂圆党参老鸡汤。

    这个算是简单的药膳。但是味道还不错。

    做好之后,苏酒卿就马不停蹄的往宫里赶。

    结果这一次,在宫门口就遇到了一点事儿。

    马车碾到了石子儿,顿时就颠簸了一下。

    苏酒卿抱着食盒,险些整个人都被颠出去。

    食盒里的汤,也不知道洒出来没有,吓得苏酒卿当时就僵了。

    等到马车停下来,苏酒卿这才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食盒里头,发现很不出意外的洒了一些出来——

    “怎么回事儿?”苏酒卿扬声问一句。

    小丫鬟更是探身出去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片刻小丫鬟就嚷嚷起来:“谁这么缺德,洒了一路石子儿。”

    这别说是马车,就是人走上去也容易崴了脚。

    苏酒卿一听这个,就掀开帘子看了一眼,果然发现是洒落了不少石子儿。

    当下苏酒卿就眯了一下眼睛。

    她又不傻。

    自然知道宫门口肯定是有人盯着打扫的。

    所以,不应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巧合她不信。

    所以只剩一个可能。

    苏酒卿思来想去,觉得跟自己有仇的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谢云澜。

    谢云澜不知该说她是长本事了,还是该说她活得退回去了。

    苏酒卿想了一想,很快就有了主意:“去叫人来清扫了吧。然后石子儿给我留着。”

    反正也不着急,等一会儿也无妨。

    苏酒卿坐在马车上慢慢悠悠的等着,等到宫人来清扫完了,这才叫车夫继续进宫。

    然后等下了马车,她就故意走得更慢了。

    如此一来,等到了蒋旬面前时候,时辰就又是昨日那个点了。

    果然,谢云澜又在。

    谢云澜今儿聪明,送的是点心。

    茯苓饼。

    这东西也是吃了极有好处的。

    苏酒卿看着眼前这幅情景,顿时一勾唇角。

    然后心里的怒火就“腾”的起来了。

    这谢云澜,还真的是蹬鼻子上脸上瘾了么?

    还是说不找抽心里不痛快?

    苏酒卿看一眼蒋旬,直接将食盒提上去,意味深长说一句:“正好我的是汤,吃得嘴里发干,也可润润喉。”

    苏酒卿当着蒋旬的面儿,将食盒打开,露出里头的狼藉来。

    蒋旬神色未变,眉头却慢慢挑起了。

    苏酒卿解释一句:“在宫门口很多小石子儿,马车颠簸,就成了这样。世子若不喜,我就撤了。”

    蒋旬看苏酒卿:“颠簸了?人没事儿吧?”

    苏酒卿面不改色:“撞了一下,可能有些淤青,不算严重。”

    蒋旬却道:“东西不要紧,先搁着。去叫太医。”

    后半句是对着宫人说的。

    宫人赶忙去了。

    苏酒卿还半点不心虚——反倒是理直气壮的说一句:“这件事情,也该问责。宫门口那样狼藉——”

    蒋旬颔首:“按你说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华夏战狼项少龙〕〔天骄战纪〕〔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纯阳第一掌教〕〔豪门霸总养女是海〕〔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凌天至尊〕〔回流大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