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盛宠:厉总请〕〔国师帅爆直播打脸〕〔摇曳花瓣爱落泪〕〔罪爱金水〕〔妖魔战神〕〔七冠王〕〔深夜鬼食堂〕〔重生之修真狂徒〕〔女总裁的绝世狂兵〕〔道镇苍穹〕〔重生之巨变〕〔兵王无双〕〔绝版猎灵师〕〔通天剑匣〕〔娇宠农门小医妃〕〔孤星刀客〕〔乡村鬼术〕〔黑红女星洗白白[穿〕〔我的美女主播姐姐〕〔宠物天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 第145章王妃消失
    “大人,怎么办?如果是国巫大人那边的人的话……”霁月有些颤抖着身体,女子也露出了惊惧的眼神,她眼珠一转道:“先带回去再说,她已经放了信号了,不管是不是咱们这边的人,都得先离开保得自己安全。”

    宁止带着西凌宇赶往苏子真离开的那个地方的时候,突然远处的天空亮了烟花,宁止一看立马到:“王爷,那是王妃的信号!”

    西凌宇脸色一沉:“你去找籽落,我们在那里汇合。”

    说完西凌宇便加快了速度,宁止连忙跑回去叫籽落。

    烟花散落之后,彩色的烟花带落得满地都是,西凌宇看着这一地的烟花带却没有苏子真这个人的时候,心里没找落地空了一下,虽是半夜,但是还是能在月光下勉强看见那棵枯树前面有许多彩色的烟花带悬在空中,仔细看来,居然是落在了银丝上,才会看上去仿佛悬空了一般。

    银丝还在,人却不在了,西凌宇环顾了一圈,除了几棵枯树之外什么也没看到,银丝环绕的外部的地面上有一个洞,西凌宇走到那洞的旁边却发现有些血迹。

    “王爷。”籽落和宁止迅速地赶了过来,看到了这满地的烟花带和一旁挂着烟花带的王妃的标志性银丝的时候,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

    “把‘落棋八子’全部叫过来,‘御影’也全部叫过来,在这里集合等待本王的命令。”

    籽落心中一抖,连忙道:“是,王爷。”

    西凌宇蹲下,看着地上的这个洞,似乎和某个地方相通,他顺着那个洞过去,居然一路钻到了一个枯树的旁边,出来之后才发现,这个枯树的周围完全被银丝所包围,但是洞口前面有一大摊子的血,西凌宇摸了一下,还没有结块,看来是新鲜的血液。

    “嗯?”

    西凌宇低头,发现自己的衣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沾了血迹,他朝着洞里一看,果然,这血是一路从这头被硬生生拉扯到了洞的那头,只是这血迹,会是苏子真的吗?如果不是,苏子真现在到哪里去了?

    “王爷。”

    整齐的几个声音从周围传来,宁止警惕地环顾四周,却并没有发现有人,心中暗暗吃惊,这就是三王爷身边“落棋八子”的能力么?居然看不到人在哪里却能听到声音。

    “齐落,给你一刻钟的时间把狼头村里的老李头给本王抓到这里来。”

    “是。”

    应声之后,便陷入了寂静,西凌宇的脸色已经难看到让宁止觉得浑身都在颤抖了,平日里跟王妃一起的时候,就算三王爷的脸色再难看也不过是耍耍性子而已,今日当三王爷真的动怒的时候,她居然感受到了三王爷身上散发出来的骇人的杀意。

    “王爷,人带到了。”

    老李头浑身哆嗦着,看着面前这位冰冷目光直直落在自己身上的被称为王爷的人,说话都结巴了:“王……王王王爷……”

    “我问你,今晚你可有见到什么人?”

    老李头虽然害怕到额头冒汗,却眼神滴溜溜地转,道:“什……什么人?我……我没见到什么人啊。”

    西凌宇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配剑,不知道有多久没用过这柄佩剑了,看来是安稳了太久了,西凌宇猛地从腰间抽出佩剑,直接砍断了老李头的一只胳膊,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老李头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等到疼痛贯穿了他的全身的时候,他已经被西凌宇的剑指着脖子一声都叫不出来了。

    “最后一遍,把你今晚见到的人说出来。”

    老李头哪里还敢有所隐瞒,连忙道:“是……是霁月大人,霁月大人……”

    西凌宇听到这个名字却并不知道是谁,映着月光射出锐利光芒的剑轻轻擦过老李头的脖颈:“霁月是谁,把你知道的都给本王吐出来。”

    老李头连忙道:“草民……也不知道霁月大人是谁……只是前段时间来……来村子里收一些尸骨,高价收购!村民们本来就穷……哪里见过那些钱,都到后山去刨尸挖坟,挣了不少钱,霁月大人就是来收尸体的,其他的草民什么都不知道了……真的。”

    “霁月是怎么知道你们这里有尸体的,你如何联系他?”

    “霁月大人说……只要有尸体的时候,拿针扎一下他给草民的小草人就行了……”

    西凌宇思索了一下,道:“齐落,把他带回去,让他今晚就扎那个草人,本王今晚就要见到那个霁月。”

    “是。”

    “剩下的人,全部去老李头家周围埋伏好,今晚要是抓不到霁月这个人,你们全部的人都不用再跟着本王当暗卫了。”

    其他的落棋八子的成员们听了都寒风中一个哆嗦,纷纷找地方隐蔽去了。

    南越国的皇宫里,虽然是皇宫,却完全看不出来一丝的豪华与奢侈,可以说像是邪教的魔宫一样诡异,到处挂的都是死了风干了的羊头牛头和狗头。

    “国巫大人,琉璃月和霁月回来了。”

    与外面的诡异风格不同,这位被称为“国巫大人”的男子的宫殿却华丽亮堂,彰显着富贵和荣华,这男子,就是那日下令给苏子真下蛊的男子。

    只见男子眉眼之间风情万种,那狐狸眼似乎一个眼神就能滴水勾人心魄,他火红的长袍露着自己结实的胸膛,手里把玩着一杯酒却迟迟没喝下去,墨发任凭它肆意散落,整个人斜躺在正中央对着大门的榻上,眼角火红的泪痣在华丽的宫殿的映照下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来就来呗,还是什么稀奇的大事儿么。”

    这位国巫大人叶青并不在意,继续玩着手里的酒杯。

    “国巫大人,琉璃月说,她带回来了一个人,身上有国巫大人下的蛊,所以想问问国巫大人,是不是国巫大人的人。”

    这句话让叶青把玩着酒杯的手一顿,眼神终于从酒杯中剥离,道:“让他们俩进来,顺便把人也带进来。”

    “是,国巫大人。”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帝焰神尊〕〔大千劫主〕〔不灭剑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