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追魂梦〕〔无限婚契,枕上总〕〔舞所不能〕〔魂魄碑〕〔蛮妻欠调教〕〔最强农女之首辅夫〕〔蔺先生,一往情深〕〔神术武装〕〔符霸异世〕〔透视兵王在都市〕〔为美丽的舰娘献上〕〔九尾狐之五灵珠〕〔神兽召唤师〕〔九瞳至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重生影后:总统的〕〔重生之权宠小仙妻〕〔主宰星河〕〔娇妻,别想逃〕〔难言之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 第175章承个人情
    薛婉清今天没有出去,苏子真拉过她道:“薛姑娘,多谢你们昨天的帮助,要不是你们昨天收留了我们,我们可能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冻死了。”

    薛婉清小脸一红,道:“没什么的,帮助有困难的人,是应该的。”

    苏子真道:“我们也不打算在这里麻烦你们太久,只希望能够回去,可是这掉下了断魂谷,不知道该如何回去,还希望姑娘能告诉我们。”

    薛婉清皱着眉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出过村子,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去那潭水那里打水了,要不等刘哥和阿爹回来了,你们问问他们?我到底是女儿家,不方便出门的。”

    苏子真也知道这里的民风淳朴,比较传统保守,只能作罢。

    只是到了晚上该吃晚饭了却也迟迟不见刘力章和薛荣回来,薛婉清有些担忧,苏子真给西凌宇使了个眼色,西凌宇道:“我出去看看,他们是去哪里砍柴去了?”

    薛婉清道:“朝西有个树林子,现在是冬天枯树很好砍,他们应该是去了那里。”

    西凌宇起身刚走出房门,都没走出院子,院子的大门就被打开了,西凌宇抬眼看过去,突然就把手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道:“你们还真是穷追不舍。”

    苏子真连忙跑出去,却发现薛荣和刘力章被那剑架着脖子,身后是四个白衣人和那个白衣人的头领,薛婉清听到了动静跑了出来,看到这个场景惊叫了一声就晕了过去,苏子真连忙接住了倒下的薛婉清,眼神清冽地瞪着那群白衣人。

    “放开他们,这事儿跟他们没关系。”

    苏子真说完,那白衣人的头领一个手势,薛荣和刘力章都被放开了,他们连忙跑过来接过来昏过去的薛婉清,道:“对不住了,我们……我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和活命。”

    苏子真笑着摇摇头道:“你们收留了我们,已是大恩不言谢,怎能怪你们。”

    白衣人的头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既然王爷王妃都没死,那还请跟我们走一趟?”

    西凌宇牵住苏子真的手,眼神十分警惕,但是为了不波及到薛家的人,两个人必须离开这个地方。

    被白衣人包围着走了很远的一段路之后,白衣人的头领道:“动手。”

    周围的白衣人一跃而起,朝着西凌宇就杀了过去,苏子真连忙冲过去帮忙,却被一边原本不动的白衣头领一把拉到了旁边去,苏子真想要打开他禁锢着自己的手,却惊诧的发现自己被禁锢得动弹不得,这种蛮横的力道让她有些熟悉。

    “王妃最好别动,有人不希望你死。”

    白衣人的话在苏子真的耳边炸开,她更加拼命地想要挣脱,西凌宇身上还有伤,怎么可能是那四个武功高强的白衣人的对手?

    苏子真的动作一大,就扯到了自己才接好的肋骨,一痛,力道就弱了,白衣人的头领直接把苏子真的双手背在了后面,让苏子真的身体根本没办法动弹了。

    突然,一个身影闪了过来,脚底铲起来的一片白雪直接阻挡了那些白衣人的视线,只是眨眼避开雪的瞬间,四个白衣人就已经倒在了地上,雪地上,人明明都已经死了,却没有血迹出现,而且刚才发生的一切,根本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

    苏子真目瞪口呆地看着,白衣头领更是四处张望,可是根本没看到哪里出现的人,就在他寻找的时候,靠在白衣头领身前的苏子真听到了金属碰撞到硬物时发出的声音,接着她就感觉到被禁锢的双手得到了释放。

    她连忙转身,一个腾空飞踢就踹在了白衣头领的头上,脚部一痛,那白衣头领蒙着的脸上的布被她踢开,露出的是赫然的骷髅头骨。

    苏子真一惊,倒退了好几部,那骷髅头骨却发现自己暴露了之后,不做任何挣扎,仿佛真的只是一具尸骨一般,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苏子真抬头,看着刚才出手帮助他们的人,婀娜身姿,冷清面容,不苟言笑,杀伐却不眨眼,此人可不就是昨日帮助自己接骨的药师宫惜么?

    宫惜看着倒在地上的尸骨,没有说话,苏子真道:“多谢宫药师出手相救。”

    宫惜收起来手中的匕首,道:“不是为了救你们,是为了这个村子的安危罢了,别多想。”

    苏子真心中疑惑,她真的只是一个村子里的药师么?刚才的身手,不经历重重磨难和训练,是不可能拥有的,这个宫惜不简单,却只是隐藏在这么一个不被世人所知道的小村子里,难道是有什么隐情?

    她看向西凌宇,却看到西凌宇朝着自己摇摇头,苏子真没再继续问下去,反而是看着地上的尸骨道:“我们还真是跟尸骨有缘分呢,没想到离开了南越国回到了西岳国,还能看到这东西。”

    西凌宇目光凛冽,道:“真是不错,一路追到了这里来,看来那日击杀了巡逻队,打伤了宋杉副将,并且伏击了我们的应该也是南越国的人了,而且肯定是那个国巫干的。”

    “不对,那日伏击我们的白衣人是有血有肉的人,当时我们杀了不少,地上的鲜血,还有刀剑砍下去的肉体,都是真实的。”

    两人还沉浸在推理之中,宫惜却突然开口道:“你们两个的伤口都扯开了,跟我回去上药吧,你的肋骨,没个把日子,是好不了的,你还是别乱动了,当然,你们这些皇亲国戚在这里是招惹是非,但是作为一个药师,不治好病人就是不负责任的事情,相信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苏子真无奈抱拳道:“今日多谢宫药师了,我苏子真承你一个人情。”

    宫惜冷笑了一声,道:“人情么?人情还真是个不值钱的东西呢……”

    苏子真看着宫惜的背影似乎有些落寂,但是恍惚间又觉得她的身影格外的高大。

    西凌宇看着宫惜突然对苏子真小声道:“我怎么觉得她有点儿像一个人。”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